古天方沉聲道。

0

“師父,你是要滅掉離火宮?”華文斌有些不敢相信的問道。

他知道太古宗與離火宗之間關係一直很緊張,雙方也曾發生過血鬥,但總體來說,天界三宗還是能共處的。如今古天方前腳讓他娶南宮鳳,聯合離火宮抗秦,後腳就要急着滅掉離火宮,這心也太狠太毒辣了吧。

古天方見華文斌面有難色,頗爲不滿道:“怎麼難道你還想真想成爲他們家的女婿?別忘了,你的小師妹還在等你,一旦她從地獄回來,爲師就安排你倆完婚。”

“待爲師將來追求仙道歸隱後,再把太古宗傳給你,文斌,屆時你可是天界真正的人生大贏家啊。”

看着古天方那張無比卑劣的小人嘴臉,華文斌心在滴血。

都到了這個時候,老狐狸還在滿嘴謊言,若非他知道了小師妹已經死了,怕是仍然被這老雜種矇在鼓裏,忽悠的團團轉。

什麼小師妹,什麼宗主之位,人生贏家,全都是狗屁。

“我聽師父的就是了。”

華文斌壓住內心的怒火,平靜道。

“很好,走吧,秦侯也該來了。”古天方滿意道。

師徒倆一前一後,進入了會場。

南宮鳳見着華文斌,連忙一把挽着他的胳膊,關切問道:“文斌,你去哪了,父尊他們都等着呢。”

華文斌連忙上前,向南宮霸天拱手致歉。

“文斌,你師父怎麼還不來,莫非他懼怕秦侯,想要打退堂鼓了?”南宮雄不滿問道。

華文斌笑了笑道:“雄爺放心,師尊素來言出必行,他一定會來的,再說了,今日抗秦誰不想分一杯羹。”

正說着,古天方穿着黑色符文大披風,在幾個弟子的簇擁下,走進了場。

“哎呀,古某來遲,來遲了,讓離火宮各位弟兄久等了,罪過,罪過。”

古天方上前拱手笑道。

“無妨,自家人不用客氣,請上座。”南宮霸天心中雖然不爽,但畢竟今兒要一同共大事,也不敢當衆發作,唯有冷着臉,擡手相讓。

待坐定下來,南宮霸天道:“古宗主,你說衍道會不會已經與秦侯達成了一致,聯手對付咱們?”

古天方沉聲道:“有這種可能,不過,你我加上離火宗的陣法,怎麼着都有八成勝算,宮主用不着擔心。此戰,你我必勝。”

古天方這純粹是站着說話不腰疼,反正若是南宮霸天這邊能搞定秦侯,他就上前去添把火,搞不定嘛,他就立即反水,宣誓效忠秦侯,然後順便踩了離火宮,分一杯羹。

只可笑南宮霸天這蠢貨,被他玩的兜兜轉,卻絲毫不知情。

“有宗主這句話,我就放心了。”

南宮霸天舒了口氣道。

他雖然不信任古天方,但畢竟古天方是與他並肩的高手,有他的承諾,心裏也就有點底了。

“師父,衍道來了。”

這時候一個弟子,快步上前彙報道。

“來了多少人?”古天方與南宮霸天同時問道。

“就衍道一人。” 重生之黑道巨星 那人回答道。

“你確定後面沒有別的弟子,或者靈獸一類的嗎?”南宮雄皺眉問道。

“沒有,就是一人。”弟子再次回答。

哦?

兩人同時詫異。

這情況有些不對啊。

若是衍道已經跟秦侯打成了一片,他起碼也得帶上個上千弟子來充充門面吧。

眼下怕是有兩種可能。

其一,衍道並不是敵人,也並未與秦侯聯手,至少也是個中立派,這無疑是有利的。

其二,衍道確實已經與秦侯達成了一致,只是秦侯太過強大,根本用不着他太清宗的人來充數,是以孤身一人前來。

若是後者,只怕今天會有一場硬仗、苦仗。

“太古宗宗主,衍道天尊到!”隨着外圍弟子的一聲長喝,一聲白色長袍的衍道郎笑走進了會場。

南宮霸天與古天方連忙起身,上前相迎。

“衍道天尊,可算是把你盼來了,我們三界三宗素來親如一家,今日若是少了你,這會談將毫無意義啊。”

古天方套了個近乎道。

“是啊,三宗親如一家,以前如此,現在如此,將來也會如此。”

“兩位宗主,請。”

衍道淡淡笑道。

古天方與南宮霸天兩人互相望了一眼,原本還想從衍道口中探聽這傢伙的立場,哪曉得他這話說的滴水不漏。

這到底是幫誰呢?將來是秦侯的天下,還是依舊的局面,這都沒說清楚啊。

“天尊,聽說你門下有個弟子叫敖可兒,跟秦侯可是結髮夫妻,我想你應該與秦侯走的比較近吧。”

待坐定下來,一旁的南宮雄問道。

“確實有這麼一樁子事,不過,這背後的隱情你們卻是不知道,秦侯曾經斬殺了二獄的龍王,那可是敖可兒的生父。所以,要說因爲這事,我跟秦侯走的近,倒是無從說起。”

“不過嘛……嘿嘿。”

衍道說到這,賣了個關子。

“天尊,你笑啥,有話不妨直說啊。”

古天方道。

“待會就知道了,我估摸着秦侯也該到了。”

衍道含糊道。

“離和談只有不到一炷香的時間了,秦侯莫不是不敢來了吧?”南宮霸天道。

“不至於,你這又不是龍潭虎穴,來談個事而已。”

“你看這不就來了嗎?”

衍道笑了笑,指着遠處天際道。

PS:今日更新完畢,明晚再會,晚安,朋友們。 衆人放眼望去,只見那少年黑髮飄飄,身如青山雪嶺,負手而立,縱覽天地,傲氣非凡,仿若來自九天真仙,凌駕凡間。

在沒有見到秦羿之前,南宮霸天等人都在猜測這位打敗了夜問天、廣王的地獄高手究竟是何方神聖,是否有三頭六臂般神奇,然而此刻一見,卻是翩翩英俊男子,不禁皆是大爲驚奇。

尤其是華文斌、邢滿軍等一見,大有星辰比與浩瀚宇宙,心生慚穢。

同樣都是年青一代,秦侯已經稱霸地獄,令他們的師尊膽戰心驚,而他們這些自詡爲天才的人,卻還在仰仗旁人的鼻息而活,當真是人比人,氣死人啊。

仙鶴穩穩在廣場上降落,秦羿緩步走進了會場。

孤身一人,但那強大的氣場卻彷彿天地都由他主宰,哪怕是離火宮的弟子,也是一個個心神莫名緊繃,呼吸也變的困難了起來,所有人同時噤聲,偌大的廣場一時間竟是變的無比安靜。

南宮霸天也生出一種怪異的感覺,彷彿今日的東道主是秦侯,他反倒是成了受制於人的那一位。

這種感覺真的太糟糕了,令他極度的不爽。

是以,南宮霸天洪聲大笑了一聲,打破這該死的沉悶,他絕不想就這麼被秦羿支配。

“久聞秦侯大名,今日一見果然非凡,無怪敢問三界大鼎。”

“本座是太古宗宗主古天方,這位是離火宮的宗主南宮霸天,以及他的胞弟南宮雄!”

古天方主動示好,打了聲招呼。

他對秦羿是持懷疑態度的,一旦秦侯真有一統天界的實力,古天方不會去觸其鋒芒,而是會選擇順從,以確保自己和太古宗的利益。

是以,在明面上他不會像離火宮一樣,一上場就擺出一副你死我活之態。

秦羿只是冷然一笑,並未回他,他也算是閱盡天下蒼生,無論是從衍道、敖可兒口中所知,還是目見古天方之氣相,便知道此人乃是兩面三刀的小人。

若真是與離火宮一條心,又豈會跟他主動這般熱乎。

古天方的主動示好,熱臉貼了冷屁股,一時間好不尷尬。

倒是一旁的南宮霸天不滿冷哼道:“古宗主,什麼非凡?不就是一個鼻子兩個孔,跟我等一樣,我看也沒啥區別嘛。”

“秦侯,既然來了,那就坐吧,正好今兒我跟你說說天界的規矩。”

南宮霸天連身都沒起,只是擡手示意秦羿坐下。

在坐的三尊與南宮雄所坐的椅子全部都是由上等晶石打造而成,而給秦羿準備的確實一把藤椅,明顯要低了好幾個檔次。

“侯爺……”

衍道見狀,剛想要起身讓座。

如今他已經效忠秦羿,更指望秦羿造化天界蒼生,說秦羿是他的主公也不爲過,哪能讓自家主公如此受辱?

秦羿卻是很隨意的坐了下來,一撣青衫,微笑道:“好,我初來乍到,正想聽聽天界的規矩。”

“我們天界自後天期三千二百萬年以來,一直是三宗執掌牛耳,三宗令行,弟子歸心。”

“換句話說,我們三人就是天界的秩序,我這麼說,你能聽明白嗎?”

南宮霸天叩了叩桌子,努力的想要表現強勢,突出自己在主場的霸主地位。

秦羿不置可否的點了點頭,“你們的秩序對我來說沒有任何的意義,我只知道三界必須按照我的意志轉移,這麼說,我提出的新秩序與兩條規定,你們是不打算接受了。”。”

“你說呢?讓天界的靈氣以你的什麼石運轉,莫說你有沒有這麼能耐,就算有,我等從此豈不是要看你的臉色修煉?”

“還有,三界通道,那是我們三宗祖先花費了無數鮮血與精力纔打通的,你說關上就關上,那世上還要神幹嘛?”

南宮霸天一拍桌怒吼道。

“神?”

“你還真說到點子上了,從今天起,這世上再沒有神,如果有,也只能是我。”

秦羿看着南宮霸天等人,無論是南宮霸天的憤怒,還是離火宮衆人的殺氣騰騰,一切都彷彿空氣一般無趣。

“你……古宗主,你說幾句吧。”

南宮霸天原本想跟秦羿來點硬的,沒想到秦羿壓根兒就沒放在眼裏,登時肺都給氣炸了。

古天方見秦羿如此自信,心中也是更加沒底了:“秦侯,我說你在地獄裏已經算是所向無敵了吧,我們天界與你井水不犯河水,你犯不着來這爲難我等吧?”

說到這,他又打了個哈哈,看了一眼衍道:“我聽說衍道曾經在地獄裏有一個使者叫做神,還與你發生過一段感情,只是最後鴛鴦好夢難成,但即便是如此,你有仇有怨,不也應該是衝着太清宗去的嗎?爲何非要把我們兩家也給牽連上?”

衍道白眉一沉,冷清道:“衍道確實有過罪過,但今日是論天界秩序更改,古宗主切莫轉移話題。”

“既然如此,那大家就一起表態吧。”

“支持更改秩序,願意遵從秦侯爲上尊者,老道我算一個。”

衍道也懶的跟這二人演了,直接開門見山道。

南宮霸天與古天方互相看了一眼,兩者都是暗中抽了一口涼氣,衍道的實力不在他們之下,如此一來,與秦侯聯合,就是五五開了,今日怕是要有一場硬戰。

“你們呢?都在這了,就別磨蹭,都打開窗子說清楚了吧。”

衍道催促道。

“老子……”南宮霸天剛要發作,古天方擡手打住他,笑眯眯的看着秦羿道:“秦侯,咱們既然是來談的,總得有點誠意,要不你說說,我們服或者不服,有什麼好處,有什麼壞處,說清楚了,我們心裏也好有個底不是?”

“你跟他說那麼多廢話幹嘛?是不是想學衍道做反賊?”南宮霸天壓低聲音,狠然道。

“這不是聽聽嗎?談嘛,不談,那叫哪門子事。”古天方亦是小聲迴應。

秦羿朗聲道:“你們若是接受我的規則,天界三宗照舊,只是如你們所說,一旦靈氣轉換在我的手,我就是你們的神,你們的修行,你們的性命,所有的一切都將由我掌控。”

“那如果不從呢?”

南宮雄探着身子,狠狠的瞪着秦羿,一字一句問道。 “簡單,我會將你們連根拔掉,將三宗重組,就這麼簡單。”

秦羿聳了聳肩,無比平淡道。

“秦侯,你會不會太過分了?”

“這麼說,我們根本就沒得選擇?”

南宮雄大叫道。

“嗯,是這樣的。”秦羿沒有否認,這些傢伙如果敢反抗,爲了天地人三界,他絕不會有絲毫的心慈手軟。

“來人……”

南宮霸天兄弟倆就要發飆。

古天方連忙起身擋在南宮兄弟跟前道:“宮主、雄爺莫急,且聽我一言。”

“我看你就是慫了,有話趕緊說。”南宮霸天不滿道。

古天方笑了笑,然後向秦羿拱手道:“久聞秦侯神通蓋世,又擊敗了昔日的地獄第一高手夜問天,正巧,離火宮有先天離火陣,在天界也是第一大陣,前些時日聽聞秦侯上天,離火宮特意苦苦演練陣法,就是想待侯爺你來了,能指點一二。”

“擇日不如撞日,既然今日來到離火宮了,不如請侯爺親自指點如何?”

古天方這話說的滴水不漏。

他即是在暗示秦侯不要太猖狂,離火宮還是有些看家本事的。同時,也是在提醒南宮霸天兄弟,是時候動用陣法了。

南宮霸天還不算完全傻掉,冷笑道:“沒錯,我先天離火陣神魔無阻,姓秦的,你不是要主宰我等命運嗎?可敢入陣一試。”

“侯爺,先天離火陣來自先天期火族大神祝融遺留的法典改造而成,擁有七昧真火,每一道真火都能置人於死地,神魔可誅,大意不得。”衍道在一旁提醒道。

“無妨,既然來了,要鎮服離火宮,自然有些手段。”

“列陣吧,讓我領教你們離火宮的看家本事。”

秦羿淡淡一笑,起身道。

全場衆人皆是譁然。

自天界有先天離火陣以來,無論是太古宗,還是太清宗歷代高手,不乏野心之輩試圖滅掉南宮家族,搶奪南琅山的珍貴資源,然而,至今依然是三足鼎立,其中最重要的一個原因,就是先天離火陣太過強大。

甚至可以這麼說,只要這個陣法在,離火宮就無人可破。

兩大宗門歷代不知道使了多少破陣之法,都沒有結果,而如今秦侯居然要一人獨闖大陣,這不是白白送死嗎?

一時間南宮霸天兄弟笑了起來,他們還愁秦羿不入陣呢,畢竟像秦羿這樣的高手有衍道相助,在陣外想要殺他幾乎是不可能的。

“哈哈,敬你是條漢子,雄弟看你的了。”

南宮霸天拍了拍南宮雄的肩膀。

“大哥放心,陣在人在,陣亡人亡。”

南宮雄凜然領命,看了秦羿一眼,邁步往設置在離火宮正中的法臺上走去。

“陣起。”

南宮雄大喝一聲。

咚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