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到那裡的時候,葉雄看著望雲樓上,那無數花枝招展的姑娘,個個衣著暴露,滿滿都是纖纖玉手跟小肚臍,他終於明白,為什麼火焱來的時候,眼神那麼怪異,原來這望雲樓,居然是間妓院。

0

「火兄,你這不是坑我嗎,怎麼不告訴我望雲樓是這樣的地方?」葉雄笑罵。

「葉兄,這望雲樓雖然是妓院,但僅僅是底下十層而已,十層以上的,可都是像咱們這樣過來賞雲的。」 霸道首席俏萌妻 火焱從身上掏出一把扇子,搖了一下:「這裡有一個規定,十層以上的,非處子不可以上去。」

「還有這等事?」葉雄有些意外。

但凡男人,哪個沒有處子情懷,聽火焱這樣一說,葉雄倒是有些興趣了。

「在上面看到的女人,至少身體是乾乾淨淨的,不會褻瀆了咱們看雲的心思。」火焱笑道。

「既然這樣,那我們就上去看了。」葉雄笑道。

兩人進門,一名老鴇走過來,正想說話,火焱直接從身上掏出一塊金色的令牌,在她面前展現了一下。

「原來是至尊貴賓,兩位請這邊請。」

那老鴇眼睛一亮,連忙將兩人帶到了一條專用的樓道。

樓道口有兩人在守著,見兩人進來,目光掃了他們一眼。

火焱再次展露了一下令牌,那兩人就放行了。

兩人上樓。

「剛才火兄手裡的是什麼東西,有那麼大的作用?」葉雄奇怪地問。

「至尊貴賓令牌,整個望雲樓,發出不到三十塊,有了這東西,咱們的服務都是最好的。」火焱介紹。

「這東西,花不少錢吧?」

「不多,五十萬顆上品靈石一年。」

以葉雄的身價,五十萬顆上品靈石,他還真不看在眼裡。

不過,對於一般的修士來說,這可是一筆天價。

花這錢沒有作何作用,只能看看風景,也只有火焱這種富家公子捨得出這個錢。

兩人一路登梯而上,可以看到無數的好風光,特別是在三層之後,整個火雲城的繁榮開始展露在眼前,那種一點點看盡無盡風光的感覺,真是讓人賞心悅目。

「設計這條樓梯的人,真是個天才,從三層開始,一幕幕景觀就展露在眼皮低下,三層能看到寶塔,四層能看到火雲湖,五層看到十里長街,六層看到皇城……」

葉雄一邊走,一邊嘆息。

「葉兄可知道,設計這條樓梯的是何人?」

「我還正想問呢!」

這樣的天才,如果能挖到修真界的新城,設計一下,也許能讓整個新城,別具一格。

「她們就是火雲城最有名的雙姝,沒有人知道她們的名字,只知道大的叫阿詩姑娘,小的叫阿畫姑娘,兩人都是才女,精通建築風流,咱們皇城新城那邊,也是由她們專門設計的。」火焱介紹。

「這樣的才女,真是想見識一下。」。

「葉兄想認識,我改天可以介紹一下,只不過這兩姐妹經常神龍見首不見尾的,我都未必找得到她們。」

「連火兄都找不到了人,真讓人意外,你這樣說,我更想認識一下。」

兩人邊走邊聊,很快就到頂樓的十五層。

從十樓以上,就可以看到不少的人在觀光,看這些人的打扮,都是身份不簡單的人。

「把望雲樓建在妓院之上,這想法真是天才,下面是齷齪的事情,而上面是觀光雅士,這兩極化的反應,竟然有種特別的感覺,真是讓人嘆絕!」葉雄感嘆。

由此可見,這雙姝想法,真是膽大超前,一看就知道不是普通的女人。

「當初,雙姝在此建望雲樓的時候,很多人都覺得,她們的想法很荒唐,但是沒想到,建成之後,望雲閣的生意非常的好,客人絡繹不絕,承包的老闆,賺得盆滿缽滿的。」

「人與人之間,原本就沒有高低貴賤之分,心清者,哪怕是在妓院里,也是讓人敬佩,委瑣的人,哪怕站在這望雲閣上,也一樣的是齷齪之人。」

「你這說法太錯了,雙姝也曾這樣說過,只是……」

「只是什麼?」

「算了,不說了,免得你掃興。」

(本章完) 「火兄,你這就不厚道了,話說到一半,就不說了。」

「這望雲閣,在老闆的經營之下,漸漸就變質了。」

「此話怎講?」

「一年前,望雲樓老闆為了提高這望雲樓的檔次,定下規矩,凡是非處子之身,不得進入十層以上。表面上是怕下面妓院的女人,褻瀆樓上,其實是在做人肉生意罷了。」火焱道。

葉雄一聽,馬上就明白了。

這樣看來,很多人來這望雲樓,只是為了處子而已。

「現在望雲樓的老闆,每天都是從全國各地,精挑各種絕色的美女,表面上是在望雲樓上當侍女,其實就是為了做人肉生氣,新來的侍女還沒呆上幾天,就被客人高價買走了。」

「這樣的話,這就就完全變質了。」葉雄嘆了口氣。

本來,他還挺有興緻,搞得現在都沒什麼興緻了。

他現在上去,搞不好被別人知道,還以為他們來買處子的呢!

火焱打了自己一嘴巴:「你瞧我,就不應該說,你都完全提不起興趣了。」

「別把我想那麼高大至上,我就是個庸俗的人而已。」葉雄笑道。

兩人登上頂樓,火焱已經預訂了位子。

槓上澀總裁 「這是看雲海最好的位置,葉兄,請坐。」

葉雄不客氣地坐了下來。

從這個角落,可以看到西邊的落日,還有一片環繞著全城的湖。

可以看到,在湖上有很多人在游泳。

「火雲城常年溫度很高,這雲湖,就成了這裡的人最喜歡去的地方,如果葉兄喜歡的話,咱們明天去游一下泳如何?」火焱問。

「行,那明天去玩玩。」

兩人正閑聊著,突然一個漂亮姑娘走過來。

她穿著紫色裙子,五官端正,柳葉眉,桃花眼,眉目傳情,氣質不俗。

可惜,境界只有築基初期。

「兩位客官,請問需要點什麼?」那姑娘問。

「來兩杯九花靈茶。」火焱吩咐。

「請稍等。」

那姑娘特意看了葉雄一眼,微微一笑,這才離開。

「葉兄,你這易容得還不夠,還是很帥,這姑娘怕是看上你了!」火焱笑道。

「火兄,你就別笑話我了,她看上的怕是你吧!」葉雄苦笑。

「沒見她朝我笑。」火焱攤開扇子,搖了搖,又道:「別看這裡的姑娘實力很低,全都是低階的築基期,甚至只有鍊氣期,但是她們看人非常准。剛才那姑娘,肯定看出你不是一般人物。要是讓她知道,葉兄就是鼎鼎大名的江南王,金丹中期修士,估計直接就嚇傻了。」

火焱一邊說,一邊哈哈笑。

「哪有你說得那麼誇張。」葉雄道。

「實話說,這裡的姑娘都挺可憐的,她們一部份是沒有背景的窮人家女兒,一部份是從下界上來,沒有後台,但是一心追求強大的女人。擺在他們面前只有兩條路可走,第一,平平凡凡過一輩子,當下等人;第二,找機會傍上大樹,用她們的身體做資本。望雲樓的消費價格非常高,單單是剛才我所點的那杯靈茶,都要五十顆上品靈石,不是一般人能夠消費的。 獵心者 如果能在這裡傍上一株大樹,就能改變她們的地位。」

聽到這些,葉雄不由得嘆了口氣。

修真一道,原本就是實力為尊。

沒有背影,沒有資源,永遠都只能當下等人。

當初,如果他不是及時找到鳳凰,現在她都不知道成什麼樣子了。

當然,這跟這些女人的性格有關,換在鳳凰跟何夢姬,哪怕一輩子當下等人,一輩子只是鍊氣修士,她們也不會出賣自己的身體。

這些女人的情操,比起她們差遠了。

很快,茶就上來了。

紫衣姑娘走過來,將兩杯靈茶放到兩人面前,柔聲道:「兩位客官,請慢用。」

葉雄拿過靈茶品了一下,味道不錯。

那姑娘還在站著,並沒有馬上離開,還是用那默默含情般的目光看著葉雄。

打心裡,葉雄知道這目光之中帶著功利,她之所以這樣看著自己,只是希望傍上豪門而已。

原本他心裡應該很厭惡的,但是一想到她們可憐的處境,就恨不上來了。

他想了一下,從身上掏出兩個小瓶子,放到桌面上。

「這裡面有兩個顆突破丹,一個顆能讓從築基初期進入中期;一顆能讓你從築基中期進入後期;拿著吧,離開這裡。進入築期後期,能讓你在此界活得好好的。」葉雄說道。

紫衣姑娘看著桌面上的瓶子,頓時又是喜又是驚又是疑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這世界上,還有如此豪氣的客人?

這兩顆突破丹,就算幾百萬顆上品靈石,都不一定買得到,而且有價無市。

她在這裡,姐妹們遇到最豪華的客人,就是打賞幾萬的上品靈石,哪有這麼豪氣的?

她不禁懷疑,這丹藥的真假。

「姑娘,你走大運了,拿著吧,這丹藥假不了,比珍珠還真。」火焱搖著扇,笑道:「如果你不相信,可以去城南的西湘丹師那裡鑒定一下,鑒定費用我出了。」

他從身上掏出一個儲物戒指,放到桌面上。

紫衣姑娘拿過來,用靈石查看,裡面有十萬顆上品靈石,頓時又是驚又是喜。

她雖然來望雲閣不久,但也聽說過西湘丹師的威名,那可全城數一數二的煉丹大師,經過他品鑒的丹藥,絕對沒有問題,就是鑒定的價格很貴。

現在,對方不但把丹藥送她,還送鑒定費,她現在幾乎可以百分之九十肯定,這兩顆丹藥是真的。

「收起來吧,別跟人說,以你現在的實力根本就保護不了這丹藥,明白嗎?」葉雄嚴肅地提醒。

他可不想自己好心,反而害了一條命。

紫衣姑娘連忙把丹藥跟儲物戒拿過來,收了起來。

激動之下,她的拳頭緊緊地握了起來。

「感謝兩位。」她激動地離開了。

「葉兄真是出手大方,兩顆突破丹,就這樣送人了。」火焱笑道。

「區區突破丹,對於我來說沒有多大作用。」葉雄道。

在神丹國,他讓林震風煉製出一批突破丹,突破到中期跟後期的數量不少,所以他才給的。

「葉兄的情懷,真是讓人敬佩啊!」

(本章完) 兩人一邊喝茶一邊聊著。

此時,天邊的太陽漸漸落下西山,天邊的雲開始紅了起來。

正在兩人欣賞的時候,突然聽聞轟的一聲,樓下傳來一聲巨響。

葉雄靈識掃過,馬上就將情況了解。

樓下面,一名外表二十三四歲的姑娘,正施展法術,摧毀那條上樓的樓道。

僅僅片刻,那樓梯就被毀得不成樣子。

「阿詩姑娘,她怎麼來了,而且還把這樓道毀了?」

火焱走到欄稈邊,望著下面的姑娘,一臉的不解。

「她就是設計這樓道的姑娘之一?」葉雄奇怪地問。

「沒錯,奇怪,她們為什麼要毀掉自己設計的樓道呢?」

「咱們下去看看。」

兩人飛身而落,來到下面。

場下已經圍了很多的人,全都在看戲的。

「誰這麼大膽,誰毀我的望雲樓。」一聲大怒的聲音傳來。

樓上飛落一名四十多歲的修士,一臉的憤怒。

但是當他看到毀掉樓道的人之後,頓時就尷尬道:「原來是阿詩姑娘,你怎麼來了,還把我這樓道給毀了?」

「什麼原因還用我說嗎?」阿詩冷冷地看了他一眼:「胡八,我們姐妹當初是可憐你,才幫你設計這樓道,讓你賺錢的,但是你看看,你現在把這望雲樓當成什麼地方了,對得起我們姐妹嗎?」

「阿詩姑娘,我……」

「少廢話,你以後愛怎麼著就怎麼著,跟我們雙姝沒有任何關係。」

阿詩說完,怒氣沖沖地走了。

火焱推了葉雄一下,然後追了上去。

「阿詩姑娘,好久不見。」火焱走到她身邊。

「你是?」

「我是火焱,不認識了?」火焱將自己的易容撕了下來。

「原來是五王子。」阿詩不咸不淡,甚至眼神里有些鄙視。

易容去望雲樓那樣的地方,很容易讓人想到不知道去幹什麼壞事。

「阿詩姑娘,你別誤會,我就是帶朋友來看一下火燒雲,不是你想的那樣。」火焱連忙解釋。

看得出來,火焱對這個阿詩姑娘,還是挺在意的。

「五王子做什麼,跟我們沒有什麼關係,告辭。」

阿詩說完,繞開他直接就離開了。

「阿詩姑娘,等一下。」五王子連忙追了上去:「我有個朋友,想認識你一下詩畫雙姝,我們正想找時間去府上拜訪一下,沒想到在這裡遇到阿詩姑娘。葉兄,過來一下。」

火焱朝葉雄招手。

葉雄當下走了過去。

「咱們姐妹只是凡夫俗子,五王子的朋友,肯定是非富即貴,我們怎麼高攀得起,告辭。」

阿詩說完,正眼也沒看葉雄一下,直接就離開了。

「看來人家把咱們當色狼了。」火焱攤了攤手:「葉兄,抱歉,幫不上你了。」

「相識是緣分,不相識也不必強求。」葉雄淡淡地回道。

被人這樣無視,他還是頭一次,當下有點不高興。

「早知道,剛才就不應該相認。」

火焱非常沮喪,似乎被阿詩誤會,讓他挺惆悵似的,並沒有發現葉雄不高興。

祈家福女 正在這時候,火焱身上震動了一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