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身懷鬼軀的朱白,更完全的收回了打入鬼葬之棺之中的力量,竟然沒有半點佔據上風的意思。

0

而此刻我更是看到了不遠處一個略顯熟悉的背影,不過他的臉上帶着一個烏黑的鐵面具,身上也是穿着一件烏黑的鎧甲。

但是這個人給我的感覺卻是十分的熟悉。

就在這個時候兒子臉色微微一沉道:“父親,這個人就是我們在天山之上見到的那個,來自天界的魂魄附身屍軀上的高手!”

聽到兒子的話,我頓時心中一凜!

(本章完) 嗤嗤嗤!

嗡!

在我們身前,朱白長槍攢動,一陣陣鬼氣槍芒纏繞住了那幾個屍皇,但於此同時幾個屍皇所組成的的陣法也已經將朱白牢牢的困在了中央。

看到這一幕我的心頓時猛地一顫,因爲朱白的力量我可是見識過的,到此時卻是被幾個屍皇就死死的困住,雖然這會兒這幾個屍皇不能將他擊殺,但他卻也是沒有在反抗的餘地。

就在我們就要出手的時候,頓時那在最前面的那個渾身都是烏黑色玄鐵鎧甲的男子轉過了身,那雙眼睛看向我的時候,我幾乎是本能性的退後一小步,那是一種來自心底的畏懼。

“父親,這可是個高手,估計我們加起來都不是對手呀,在天山見到的時候這具屍體還並沒有完全的融合天界之魂,現在看來這個天界之魂已經完全的復甦了,沒想到天界之魂在人間也能夠徹底的復甦,這簡直有些匪夷所思!”

兒子的話,每一句都刺激着我的神經,也就是說在我眼前的這個不是一般的殭屍,或者根本就不能把他當做屍族之人來對待,在我眼前的人是一個強大的天界之人,天界之中的修者來到了人間,那豈不是無敵的存在了?

正在我思考之間,那一身烏黑色玄鐵鎧甲加身的男子用那雙略帶血色的眼睛突然之間朝着我看來。

“我正要去找你,沒想你卻自己跟上來了,很好!”

因爲他帶着烏黑色的鐵面具,故而我看不見他的容顏,不過我能夠想到那日在天山之上看到的那張腐爛的臉。

“相公,看來天山之時,這天界降下來的天魂纔開始進入這具身體,而現在已經能夠完全的控制,你看那身軀之上的玄鐵鎧甲,完全是從身軀之中長出來的,看來此人的肉身強大程度絕不是我們能夠破開的。”

朱白站在那裏,四周的屍皇屍氣所凝結的鎖鏈,將他直接壓在了中央,雖然他在水下能夠不用呼吸,但是這樣的壓迫加上水下的壓力也是讓他有些難以承受!

那一身玄鐵鎧甲的面具男子輕笑一聲,只一步便到了我的面前。

玄鐵鎧甲被水吹得肆意飛動,這個玄鐵男子出現的時候,我眼前的空間瞬間顫抖起來,一陣陣的水下暗流飛快的朝着我們涌來。

嗷嗷!

佛龍的身軀都因爲這個天界之人的靠近,退後了數步。

嘶吼着,接連退後起來。

“父親,此人的實力深不可測,我們是不是……”

“不可,凡兒,神葬之棺不能落入這些人的手中。”

小蝶站在我的身邊道:“要是奶奶在就好了!”

我心中微微苦笑,要是奶奶在的話,自然不會畏懼眼前之人。

“困!”

玄鐵男子轉身一掌拍出,幾乎是瞬息之間便已經完全困住了朱白,而此刻的朱白卻是已經在那幽暗的水

下化作了一片烏黑色的冰塊一般,身軀不能有絲毫的動作。

好強!

這是我的第一感覺,恐怕屍君都不是這個玄鐵男子的對手,只是不知道這個玄鐵男子有沒有力量的限制,如果完全沒有了規則的限制的話,那他在人間豈不是無敵的存在。

吼吼!

佛龍嘶吼一聲,佛光肆意,在水中發出道道璀璨的光芒。

退!

在這個玄鐵男子一把朝着我們抓來的瞬間,我的識海之中只產生了這樣的想法,因爲對手的實力實在是太強大了。

佛龍身子猛地一顫,瘋狂的退後,嘶吼一聲便朝着來時的路瘋狂的奔逃。

“在我太一天的面前,還想逃走?”

我這才知道這個從天界下來的大人物名字叫做太一天。此時此刻的太一天帶着一絲戲謔,身子便已經消失了,等再一次出現的時候,已經出現在了佛龍的背上。

不但出現在佛龍的背上,而且是站在我的面前。

看着那雙血紅的雙眸,我整個人都不好了。

這完全不是一個檔次的好嗎?

在太一天對着我一掌拍來的瞬間,我毫不猶豫的捏碎了戴在胸口三顆佛珠之中的一顆。

就在我捏碎的瞬間,我的身後突然佛光萬丈,一個巨大的身軀出現在了,這個身軀一出現,那朝着我抓來的太一天臉色微變。

“阿彌陀佛!”

一聲佛號,那巨大的影子的便飛快的凝結成了一個人形,凝成人形的剎那之間,便是一掌朝着太一天拍來。

頓時整個水下空間都開始顫抖起來,道道佛光化作了一個個的囚籠直接將太一天完全困在了原地。

“小小伎倆,就想要困住我,哈哈哈……”

太一天一步踏出,他那雙手之間出現了一道恐怖的鋒芒,鋒芒一出,那原本困住他的佛光囚籠陡然之間破碎開來,太一天更是一指點出,那道鋒芒直接洞穿了層層水下暗流,將我身後那道巨大的佛影都瞬間擊穿。

嗡!

這個時候我身後一聲巨大的悶響,那巨大的佛影竟然陡然之間碎裂,化作了翻滾不止的暗流,將我沖刷得險些就要從佛龍的身上飛出去。

“父親,太一天的力量太過於恐怖了,不是我們能夠應對的,我們還是先撤吧!”

說話之間,兒子一掌拍出,還凌空畫出了一張古樸的符文,此時此刻這一片水下空間再也不是之前看到的那般平靜,四周都是瘋狂涌動水下漩渦。

“哥哥,我們現在走不了了,這個地方已經完全被封鎖了!”

“封鎖!”

我一臉不解的看着飛到我面前的朵朵,這會兒的朵朵臉色極爲的難看,似乎之前那簡單的出手,已經讓他們受傷。

“是的,哥哥,這些水下的漩渦都是之前那一掌所瞬間凝

結而成的無數困殺小陣,我們也受到了陣法的衝擊!”

朵朵說完便有化作一股陰氣直接圍繞着我們旋轉起來,瞬間和呆爺交織在了一起,形成了陰陽大轉盤,載着我們飛快的擺脫那四周大陣朝着我們圍攻而來的局面,佛龍嘶吼連連,張嘴便吐出精純的龍氣,壓制住身邊的陣法束縛。

“想走?”

“困!”

太一天的嘴裏突然吐出了一個字,就是這個字一出,我瞬間感知到了自己身體周圍那原本只是空間封鎖的暗流漩渦,開始化作了一條條的水凝結而成的實質鏈條,朝着我們捆綁而來,最先被困住的便是佛龍,這會兒佛龍幾乎是剎那之間便被這一條條的漩渦之中飛出的鎖鏈捆綁住,最後動彈不得。

我們雖然藉着陰陽大轉盤不斷的躲閃,不斷的想要逃離這裏,但最後也是被這樣一條條的鎖鏈給困住。

我甚至能夠感覺到那鎖鏈直接穿過了我們身體周圍的陰陽二氣,直接鎖住了我的手腳,甚至連我的脖子都被套上了這水凝成的鎖鏈,我連控制身體骨骸異變的時間都沒有,便已經被完全的鎖住,甚至這一刻我感覺體內的靈氣都完全的龜縮進入了丹田氣海之中。

“破!”

而一邊的小蝶此刻渾身都伸出了鋒利的指甲,將那從四處伸展而出的鎖鏈完全撕碎,以我們爲中心頓時出現了無數鋒芒利刃。

陰陽大轉盤之中小蝶長髮肆意,每一根秀髮此刻都化作了最鋒芒的利刃。

“有點意思,不過也只是負隅頑抗罷了!”

突然之間太一天隨手結出了幾個手印,然後不斷的打出。

那一刻兒子飛離我的身軀,咬破自己雙手的中指,然後互相疊加在一起,嘴裏念動着一串我完全聽不懂的古咒語。

一時之間四周那不斷伸出鎖鏈的空間開始轟然炸碎,而且在我們身體周圍出現了一道晶瑩透明的結界,就如水晶一般。

“嗯?一個小娃娃,竟然精通如此天地祕術,看來你的身份不簡單呀!”

重生空間:首席神瞳商女 “不過此次本王下界就是要將你們這些餘孽剷除,就拿你開刀吧!”

說話之間太一天突然一掌拍出,方圓幾十米的空間瞬間出現了一個巨大的漩渦,這個漩渦的中心便是在我頭頂上的兒子。

“凡兒,快閃開!”

我猛地在地上一蹬,伸手便想要抓住兒子,可是此刻兒子卻是腳下一動,太極陰陽大轉盤瞬間飛到了兒子的腳下。

四周那滾滾的海水瞬間將我和小蝶浸溼。

一個冷不防,我差點被那冰冷的海水直接嗆到,幸虧小蝶一把抱住了我飛快的朝着一邊游去。

站定身軀,我便看到凡兒身子一閃消失在了虛空,等再一次出現的時候已經是在太一天的身前,伸手一指便點在太一天的眉心。

“天地祕術,泯魂!”

(本章完) 直到凡兒施展出這招天地祕術的時候,我才真正的意識到了,凡兒有可能和眼前這個太一天一般,乃是天界之人。

泯魂一出,寸草不生!

這是多年後我才知道的一句話。

泯魂施展到了極致,便能將一個空間範圍內所有的靈魂都徹底的抹殺,可以說凡兒也是放手一搏,施展出極致的祕術,想要在最短的時間滅殺太一天。

嗡!

轟轟轟!

就在凡兒那一指點在太一天的眉心上的剎那,瞬間整個空間都劇烈的顫抖起來,幾乎是片刻之間方圓百米範圍內的海水都開始炸開了,那原本的海底地貌驟然改觀。

凡兒也被那狂暴的力量直接震得退後數步,小蝶連忙一仰頭,長髮猶如手掌一般,將凡兒抓在了手上。

這個時候凡兒臉色突然臉色驟變,一口鮮血噴出。

嚇得我身子一哆嗦,趕緊揮手游過去,將兒子抱在懷裏。

這會兒的凡兒似乎是因爲施展了這等祕術,臉色蒼白的可怕。

“父親,別擔心,凡兒只是消耗過大,休息會兒就沒事了。”

我點點頭,抱着凡兒便飛快的躲開。

那凡兒出手的地方,依然是一片恐怖的暗流漩渦。

十幾分鍾之後,我纔看到了盤膝坐在那漩渦中心的太一天,這會兒的太一天周身的玄鐵鎧甲都出現了絲絲的決裂,不過他似乎並無事一般,站起身,一雙血紅的眸子看向我的時候充滿了赤裸裸的殺氣。

“快走!”

呆爺和朵朵飛快的凝結成結界,包裹着我們急速後退。

我的夫人是鳳凰 “沒想到呀,一個小娃娃竟然能夠傷到我,找死!”

太一天突然身子一閃,雙手之間凝結出了一口長劍,這口長劍通體血紅,氣勢逼人,在我們後退的瞬間,太一天的這口長劍直接朝着我的頭顱射來!

嗡!

一聲悶響,我感覺到了一股熟悉的氣息,在我們的身後突然出現了一隻水凝結而成的手掌,猛地朝着太一天飛出的長劍拍去。

“小伶姑娘!”

就在這個時候,我看到了那一身白衣的若小伶緩緩的出現在了我的身前,她一伸手便凝出了一口長劍,這口長劍通體雪白,就如冰山雪地之中抽取出來的一般。

邪惡男強奪愛:丫頭別想逃 “你又是何人?”

豪門:冷少的金牌女傭 太一天眉頭微皺,臉上顯出了一絲驚訝。

若小伶冷笑一聲道:“你還不夠資格知道!”

說話之間手上長劍猛然射出,氣勢磅礴,幾乎在眨眼之間我便已經深深的感知到了那股恐怖的氣息,將我瞬間包裹在了其中。

“楊森,趕快進入大陣之中,開啓大陣,

此人的身懷諸多祕術,我恐不是他的對手!”

冷酷總裁,我要定你 我點點頭。

聽了若小伶的話,我自然知道其中的厲害關係。

太一天絕對不是一般的人物,與可能在天界之中都是聲名顯赫的存在,這等人物就算是降落了凡塵,也是隨隨便便有着超脫四道的強大法力。

果不其然就在我轉身的瞬間,若小伶出手之間,這一片的水域都因爲二人的交手而開始改變,海底風暴席捲,將無數的海底地貌破壞,方圓千里之內,沒有任何的魚羣敢靠近。

“相公,我們趕快進入中心的大山!”

我點點頭,身子飛快的朝着中心的那座大山而去。

此時此刻那原本就埋伏在中心大山周圍的屍皇紛紛飛出阻攔我的去路。

我猛地搭弓射箭,根根實體的龍蟒骨箭射出,直接洞穿了海底的水域。

小蝶更是突然爆發了一般,站在我的身前,雙目血紅,每一次出手都會直接逼退那些靠近的的屍皇。

我將龍蟒弓背在身後,用衣服將兒子纏在我的胸前,伸手之間,呆爺便將那杆從鬼域得到的鬼氣長矛交給了我。

我緊握住長矛,身子飛快的衝入了中心的大山之中。

這座大山遠不及我想象之中那般小,以至於我站在這座大山之上,沒有任何的頭緒。

一指點在眉心。

因果古咒,開!

一時之間因果古咒眨眼之間飛出了我的眉心,因果古咒一飛出眉心,那原本要圍攻上來的屍皇,紛紛後退,個個都是一臉的慘白。

這個時候我根本就沒有心思去看着眼前這些屍皇,因果古咒一出的瞬間,我便能清晰的感知到整個空間開始劇烈的顫抖,起來,四面的水域都開始暗流涌動。

最中心的這座大山之中似乎有一個聲音在召喚我,這種感覺就如我第一次下海的時候,那種對我的召喚。

我心中大喜,看來神葬之棺就在這裏。

當即我收了因果古咒,站在最中心的位置,咬破中指,靈氣包裹着鮮血不被水交融。

對着眼前的空間我便開始畫起了一張開棺古咒。

這也是我的一種嘗試,因爲面對眼前這座大山,我原本束手無策,但是我只要知道這其中有神葬之棺的時候,我便能通過開棺古咒直接打開神葬之棺。

就在我一掌打出那開棺古咒的時候,整個中心陣眼的山峯開始瘋狂的顫抖起來,不但如此整個這一片珊瑚海洋都在猛烈的顫抖起來,滾滾的暗流衝擊着我們的身軀,那之前被封鎖的朱白以及被條條術法鎖鏈困住的佛龍都瞬間脫困,開始朝着中心地帶飛奔而來。

一路上那些屍皇根本就攔

不住。

“哈哈哈,果然沒錯,只有你楊森才能打開這座古陣,不過現在這一切不過都是爲我做嫁衣罷了!”

就在我一掌拍出的剎那,一個沙啞的聲音傳入了我的耳朵,在我的眼前突然之間出現了一個幾乎只剩下皮包骨的男子。

男子的那張臉上彷彿只剩下骨頭,一雙眼睛空洞至極,還是在看到我們開口說話的時候,才顯出了淡淡的血色光芒。

“屍族的高手!”

小蝶身子一閃,已經擋在了我的面前。

“相公,小蝶來攔住他,你趕快打開大陣,這樣就能復甦當年追天所有的佈局,曾經追天手下的十大部落首領都會在這個時候復活,以屍鬼的形態!”

我點點頭,緊緊握了小蝶的手。

然後怒喝一聲,天涯行讓我在水中的速度猶如陸地一般,一下子便繞過了這個屍族的高手,而呆爺和朵朵此刻則是包裹着小蝶,瞬間化作層層鋒芒朝着那屍族高手而去。

我一掌朝着大山拍去。

轟轟!

那古咒一印在大山之上的剎那,整座大山突然之間劇烈的顫抖起來,四周無數的結界也是破碎而開。

這一刻朱白也感到了,長槍帶着森森鬼氣,直接朝着那屍族高手而去,這個屍族的高手乃是一個屍君級別的強者,就如我們之前在外面遇到的那個屍君高手一般十分的難纏。

而且就在我眼前的山體不斷的開始滾落的時候,我看到了從四面八方出現的屍族高手,想必這一次屍族可是下了血本了,想要奪取神葬之棺,那究竟神葬之棺之中有着什麼,不免讓我倍感好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