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我還以爲是個很小的閣樓,但是現在看上去,這閣樓竟然也不算小,而且看上去和下面的小賓館佈局都差不多,只不過只有單排的房間。

0

進來之後,我就一直在喊着那個年輕警察的名字,但是卻沒有任何的迴應。

無奈之下,繼續打電話,循着那個震動的聲音走過去。

往前走了十來米,震動的聲音越來越清晰,就在眼前的這個房間裏。只不過,這個房間也是房門緊鎖,而且用的還是之前的那種鎖頭,同樣的鏽跡斑斑。

這房間都是鎖着的,而且也沒有任何的被開過的痕跡,那麼年輕警察的手機,爲什麼會出現在裏面呢?

我也顧不得想那麼多了,直接用剛纔的木棍,再次撬開了這扇門的鎖。

門被推開之後,一股發黴的味道撲面而來,準備不足的我,差點被這股味道嗆的窒息了。就在門被打開的瞬間,我竟然看到了有一個黑影,正背對着我坐着,好像在梳頭髮。我壯起膽子,從揹包裏掏出手電筒,朝着那個黑影照了過去。

更讓我沒有想到的是,那個黑影子正是之前的那個年輕警察。

他坐在鏡子旁邊,一隻手拿着梳子不停的在腦後的空中往下梳着,就好像那裏有一頭秀髮一般。從鏡子裏看到他的面部表情十分的詭異,看上去像是在笑,卻笑的相當殘忍。

看樣子,應該是中邪了。我掏出拍魂尺,慢慢的朝着他走過去。

本來想要突襲,在他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直接拍下去,把他體內的那鬼物給逼出來。但是沒想到,我還沒有到他旁邊,就看見他站了起來,轉過身來朝着我說道:“如果你想讓他活着,最好別那麼做。”

這聲音十分的沙啞,並不是年輕警察的聲音,而是另外一個女聲。

“你想怎麼樣?”我握緊拍魂尺,緊緊的盯着年輕警察那張扭曲的臉,朝着他問道。

“我在等人,只要等的人來了,他就不會有事兒。”從年輕警察身體內發出來的女聲十分的冰冷,好像沒有任何的情感。

“丁家村的事情,是你做的?”我繼續朝着他問道。

“算是,也不算是。好了,你走吧,我知道你手中的東西很厲害,但是如果你不想要他死的話,不要輕舉妄動。我等我的人,你做你的事情,咱們互不干涉。”聲音落下之後,年輕警察再次對準鏡子開始梳頭髮,而我這次看到鏡子裏面出現的,竟然是一個穿着紅色連衣裙的女子。

那女子長得很漂亮,不過臉色慘白,而且額頭上還有一個非常大的洞。

“你如果再不走,我不保證他會繼續活下去。”正在我驚訝的時候,年輕警察忽然轉過身來,用那張扭曲的臉看着我。

我知道現在對我來說沒有選擇,如果再這樣僵持下去,那個厲鬼完全有可能讓年輕警察死去。所以,無奈之下,我只好退了出來,朝着樓下走去。

“怎麼樣,他人呢,找到了沒有?”中年警察看到我之後,立刻朝着我問道。

“叔,咱們先把這兒的事情做完再說,而且到時候還需要你幫忙。”我並沒有告訴中年警察剛纔發生的事情,而是想趕緊把這邊的事情全部處理完畢再說,尤其是現在還被困在裏面的那些村民。

中年警察聽到我這麼說之後,也沒有繼續再問,而是協助我開始救治這些村民。

由於之前就已經救治過一次了,所以這次算是輕車熟路,速度上比之前也要高出很多。在天亮之前,終於把所有的人都救治好了。

這邊接下來的事情,就交給了中年警察去處理,讓他來問丁家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爲什麼他們所有人都要出來避難。

而我的注意力,全部放在了閣樓上的那個厲鬼身上。它說自己在這兒等人,那麼到底等的是誰呢,而且那個厲鬼的死,肯定是和這個小旅館有關。所以,我直接去找了小旅館的老闆,問他這件旅館有沒有發生過命案。

聽到我這麼問之後,那個小旅館老闆整個人臉色都變綠了。之前他就看到我和兩個警察走的比較近,還以爲我也是警察呢,趕緊說沒有命案發生。

“老闆,我不是警察,也不是來查案子的,你們旅館不乾淨,你應該知道吧。”我說話的時候,把昨天晚上撬閣樓的那個大鎖擺在了小旅館老闆的面前。

看到那把大鎖之後,小旅館老闆的臉色,比之前還要難看。

“放心吧老闆,我只想知道事情的起因經過,不是查案,我也不想查案。” 有一些事,他還是要問問李光明,不為別的,就是不想李光明心中的偶像突然坍塌,這對他這樣的人來說是一個極大的打擊。

「曾鳴?我師弟啊!和我是同一期的……都是我老師張明華的徒弟,不過他可比我有出息多了,現在是天華研究所的副所長了。」李光明毫不在意地回答。

「天華研究所以前就是你老師的研究所嗎?」樂天問。

「沒錯!我老師將研究所給我師弟很久了,就連女兒都嫁給了他。」李光明模糊地說道。

「什麼?女兒?」

樂天一愣,那個曾鳴不是沒結婚嗎?

李光明奇怪的看著樂天,他雖然有點喝多了,但是距離醉酒還是有一段距離的,所以他的神智是清醒的。

「我老師啊,張明華……有一個閨女!年紀大概和我差不多。」他說道。

「可是據我所知……曾鳴沒結婚。」樂天看著他。

「什麼曾鳴……和曾鳴有什麼關係?我那個師妹是嫁給了我老師的另一個徒弟!我不是說了,當時老師有三個徒弟的嘛。」李光明說道。

樂天點了點頭。

「這麼說……你老師的兩個徒弟一個當了研究所的所長,另一個當了副所長?」

「沒錯!只有我現在居然成了一個警察……嘿嘿。」

李光明彷彿自嘲一般地說道。

「怎麼了?後悔了?」樂天笑了笑。

「你還別說……我這兩個師弟現在可都是百萬千百級別的土豪了,你的一句話說的還是對的,做研究的人,現在也有有錢的,畢竟現在技術就是金錢,就我一個警察窮的要命!」李光明哈哈大笑。

「你可拉倒吧,據我所知……你的工資在警局裡面是最高的,還有自己的實驗室,你還不知足嗎?」樂天也跟著笑。

兩個男人突然像好兄弟一樣的勾肩搭背了起來。

「你老實和我說……是不是天華研究所出現了什麼問題?」李光明突然看著樂天。

樂天笑了笑。

「你瞞不了我,雖然我就是個做研究的,但是我不是傻子……你拐彎抹角的問我兩個師弟的情況,你是不是以為我看不出來?」李光明定定的看著樂天。

「我怎麼看著你好像一點也沒喝多的樣子?」

樂天問。

「你別和我廢話!趕緊實話實說,否則你以後別再找我喝酒。」李光明哼了一聲。

樂天想了想。

「其實我對你的兩個師弟興趣不大。」他說道。

李光明看著樂天,神色慢慢的變了。

「如果一個人心中的偶像坍塌,那是一件非常殘忍的事情,我不太想看到這樣的事情發生在你的身上。」樂天慢慢地說道。

「你說我的老師……」李光明的臉上露出了思索的神色。

樂天點點頭。

李光明看著別墅外的景色,現在還不算晚,充其量也才晚上八點,別墅里那些女人還在聊天,那些醫學泰斗還在和顧小冷說著話,徐老怪還在查驗著包子的情況。

「呼……」李光明吐了口氣。

「去海邊走走?我這裡還有一小片私人海灘呢。」樂天笑呵呵的問。

「也好。」李光明點點頭。

兩個人就這麼勾肩搭背的離開了別墅,臨走的時候,樂天還順手拿了兩瓶啤酒。

別墅大廳坐著一邊看電視一邊聊天的女人們奇怪的看著這兩個傢伙。

「光明……」李光明的老婆喊了一聲。

「沒事……我們哥倆出去說說話。」樂天揚了揚手。

李光明也擺擺手,示意自己沒事。

「這……」

李光明的老婆也有點奇怪了,平時自己的老公不太會喝這麼多酒的,他總說喝酒喝多了會把腦子給燒壞的。

「沒事!兩個人估計是去後面的私人海灘了!」蘇紫萱說道。

「什麼?這裡還有私人海灘?」李蝶教授問道。

「有的!這裡幾乎就算是山海市最好的別墅小區了,每個業主都有一片自己的私人海灘。」蘇紫萱點點頭。

「那我們也去看看吧?海邊清涼一些。」李蝶教授看起來對大海很有興趣。

其實這些女教授如果不做學問的時候,和正常的女人區別不大,至少李蝶教授和席立春教授是這個樣子的。

「那……好吧。」蘇紫萱點點頭。

幾個女人起身離開了別墅,浩浩蕩蕩的往海邊走去。

樂天和李光明已經找了個好位置,兩個人慢慢的喝著啤酒。

看到那些女人也過來了,兩個人也沒在意。

「要不我們洗個海澡?現在溫度這麼高……我那裡有許多泳衣的!」蘇紫萱突然提議。

「這……好嗎?」

夏依愣了一下。

「有什麼不好的,這裡又沒有外人!又有燈光……這海灘都是經過改造的,水很淺的。」蘇紫萱說道。

幾個女人居然都同意了,施紫竹回去拿泳衣了,這些泳衣還真的是蘇紫萱買來了,至於她出於什麼目的居然賣了十幾件泳衣……這就不得而知了。

「什麼情況?」

樂天奇怪的看著這些女人。

杜小晗和李光明的兩個閨女就在沙灘上玩沙子,反正是夏天,冷是不存在的。

「好舒服……」

席立春教授吐了口氣,對她們來說,洗海澡的確是一種奢侈。

「女人之間的事情,我們不要管。」李光明喝了一口酒。

樂天點點頭。

兩個男人大部分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幾個孩子的身上,不過三個小丫頭對水好像沒什麼興趣,一直在玩沙子,嘰嘰喳喳的玩的不亦樂乎。

「你剛剛要說什麼?」樂天問。

他今天請李光明來的主要目的可不是吃飯,而是真正的有事要問,一起吃個飯不過是為了拉進關係罷了。

「上次我請了我的老師幫我研究抑製劑……你是知道的吧?」李光明問。

樂天點點頭。

「我和你一起去的,我能不知道?」

「有了我老師的幫助,我們只不過花費了一天多的時間就研製出來了,效果你也看到了……」李光明說道。

「效果很好。」樂天附和了一句。

李光明沒說話,樂天等了一會,等不了了。

「這有什麼問題?不是很正常的嘛?」他問了一句。 海邊的溫度其實也不低,比起帶空調的別墅還是差了許多,不過那些女人倒是在海水中玩得不亦合乎。

李光明搖搖頭,看了看樂天苦笑了一聲。

「你不是做化學的,不知道研究一種成分的抑制有多困難,需要注意的東西有多複雜,酸鹼環境的影響,對於接觸物的異象反映,人體內臟器官對於抑製劑的分解能力,甚至引起副作用的臨時解決方法……」他慢慢的說道。

樂天還真的聽出了一點意思,他倒是聽不懂李光明說的是什麼東西,但是他就是聽出了一點意思。

「一般情況下,一個從來沒有觸碰過這種化學成分的人,製造出這種化學成分抑製劑所需要的時間至少需要一個月,而且失敗的幾率高達百分之五十!可是……我和我的老師只花費了一天多的時間!抑製劑就出來了……」李光明吐了口氣。

這話里的意思簡直太明確了,李光明雖然是KLD的製造者,但是他在這近十年的時間內,卻根本不會去觸碰KLD,因為他知道這個東西絕不能流出去,否則自己將會有極大的麻煩。

而李光明的老師……那個叫張明華的男人!

他說自己已經很長時間沒有去過實驗室了,兩個幾乎都沒有觸碰過KLD的人,是根本不可能在短時間被研究出KLD的抑製劑!

「會不會是你們的運氣好?」

樂天問了一句。

李光明笑著搖搖頭。

「我們是做研究的,反正我是絕不相信運氣這種事!不過也不好說……這一次對於KLD抑製劑的研究,我的老師提出了一個全新的理念,我們按照這個全新的理念做了延展,這才製作出了新的抑製劑。」他說道。

樂天點了點頭。

「有些話我說可能不太合適……但是我又是個警察,煩躁啊……」李光明的目光落到了海邊那些嬉戲的女人中。

那其中就有自己的老婆。

「那可沒辦法了,你現在有自己的家庭,有三個女人是靠你活著的……她們才是你最應該保護的人。」樂天淡淡的說道。

李光明點了點頭。

「你有什麼懷疑……」樂天沉聲問了一句。

李光明看了看手中的啤酒,他一口氣就喝光了。

「我的老師張明華有問題!他並不是很久沒有去過實驗室,或者說……他曾經非常詳細的研究過KLD!」他肯定的說道。

「如果我和蘇紫萱開始對張明華進行調查,你不會有什麼意見吧?」樂天問。

「哈哈!」李光明看了看樂天,繼續說道:「你今天來請我喝酒……不就是為了讓我無話可說嗎?」

「胡說八道!我就是覺得你這個人是個老實人,可以做朋友……」樂天馬上反駁。

李光明沒說話,他站起身,晃晃悠悠的走到自己的兩個閨女面前,陪閨女玩沙子去了。

樂天看了看,也走了過去,陪著杜小晗一起玩。

「爸爸……今晚你要回家嗎?」杜小晗看到樂天就很開心的問。

「恩!今晚爸爸回家。」樂天點點頭。

「我要和爸爸一起睡。」杜小晗拍手。

樂天笑著同意了。

幾個女人玩累了,終於爬了上來。

「回去沖個澡……」蘇紫萱招呼。

看著這些女人離開,兩個男人也在後面帶著孩子返回了別墅,浴室有好幾個,足夠用的了,等這些女人再次收拾好自己,時間已經到了晚上十點了。

「樂天……你送夏依和小晗回去吧。」蘇紫萱吩咐。

「哦,我已經答應了干閨女了,今晚就陪干閨女睡了。」樂天很痛快的說道。

夏依嚇了一跳,她看了看蘇紫萱,樂天這麼光明正大的說要留宿自己的家?蘇紫萱不會有什麼意見嗎?

「行!開車的時候小心點啊。」蘇紫萱點點頭。

夏依愣了,她有點看不懂蘇紫萱。

李光明和他老婆都喝酒了,兩個人都不能開車,就由施紫竹他們去送,李光明一家子人很快離開了。

樂天去三樓看了看,那些醫學教授還在顧小冷的房間內,看起來有談一個同通宵的打算。

「幾位老師……如果累了的話就早點休息吧,以後有的是時間!」他說道。

「哦?幾點了?」王潔壽一愣。

他看了看時間,發現已經十點多了。

「這麼晚了……看來我說的太入迷了,休息……馬上休息!」他點點頭。

顧小冷終於解放了,這一晚上她得到的東西可要遠遠的超過前面的視頻教學,面對面的傳授也讓她受益匪淺。

至於樂包那邊,樂天過去一看,樂包和徐老怪早就躺在一張床上了,兩個人還在說著什麼東西。

「樂天哥……我明天想帶老師去心凌那裡看一看。」樂包問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