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應該放在行李箱的身份證件已經不見。

0

怎麼會這樣,傅自橫明明一直守在門外,根本沒有看到南初出去!

傅自橫一雙凌厲的眸,立刻開始審視這間客房,終於讓他看到不對勁,客房有面牆,似乎沒有特別平整。

傅自橫試著推動這面牆壁,結果這面牆壁居然可以推動,居然可以連接另外一間客房,而另外一間客房裡面,藏著一個穿著南初衣服的女傭。

傅自橫只要稍稍一聯想,立刻可以知道究竟發生什麼事情。

「傅南初,這個臭丫頭!」

「知不知道濱城現在有多危險!」

傅自橫氣的一掌拍在牆壁上面,然後急匆匆下樓,準備追出去。

只是這時樓下傳來汽車聲音,然後幾名警員魚貫而入,女傭,徐管家,通通都被他們逮捕。

戰材昱逆光而來,一雙丹鳳眸泛著邪氣掃過琉璃別院客廳,最後目光落在一個男孩身上。

「侄兒,初次見面,你好。」戰材昱說著,一把就從徐管家手中,抱起蘋果。

「要做什麼,放開我們少爺!」徐管家激動的說。

「老頭,欠打是不是!」

「滾開!」戰材昱一下就把徐管家撞在地上。

「壞蛋,壞蛋!」

「放我下來,不然讓我爸爸收拾你!」

「小傢伙兒,你的爸爸回不來啦,他被轟的一聲,炸成碎片。」戰材昱表情誇張的說。

「戰材昱,大人之間事情,和小孩無關,放過蘋果。」傅自橫從三樓下來,冷著語氣說道。

「呦,呦呦!」

「這是誰,這不是我們傅秘書長嗎!」

「真是好久不見,不過還和從前一樣帥氣,難為我們盼夏公主,等你整整四年!」戰材昱放下蘋果笑著說道。

蘋果連忙跑進傅自橫懷中,害怕望著戰材昱,這人五官和爹地有些相似,但是看著就是不舒服,看著就是可怕!

「放心,舅舅在這。」

「誰也不能拿你怎麼樣。」傅自橫拍拍蘋果後背說道。

「這個說法不對,陸儲可是戰家的種,自然應該住在議長府。」

「而你傅自橫,你是叛國賊的兒子,就該蹲在牢里。」

「你們通通給我上去搜,搜搜傅南初在哪,還有找到議長印章!」戰材昱吩咐道。

所有警員立刻行動起來,琉璃別院角角落落都被翻遍。

傅自橫剛剛還在惱火,但是現在卻在慶幸,慶幸南初已經逃離琉璃別院,沒被戰材昱抓住。

幾名警員搜完琉璃別院以後,在戰材昱耳邊輕輕彙報成果。

「怎麼可能!」戰材昱說著,一把推開警員,朝著二樓書房走去。

找不到傅南初,戰材昱覺得沒有關係,左右不過一個女人,陸司寒一死,根本掀不起風浪。

但是議長印章沒有找到,肯定不行,沒有議長印章,議長這個位置,就是坐的名不正言不順!

戰材昱看著強行拆開的保險柜,裡面很多重要文件,唯獨缺少議長印章。

「三少爺,現在應該怎麼做?」馮德港走過來,在戰材昱耳邊輕聲詢問。

「哥哥,簡直就是一隻狐狸,都已經死的不能更死,但是還要給我惹出麻煩。」

「前段時間,哥哥離開錦都時候,應該故意將議長印章藏起來。」

「這樣,先把樓下所有女傭管家,通通關押起來,必須撬開他們的嘴,從他們嘴中得出,這段時間有誰來過琉璃別院。」戰材昱有條不絮發布命令。

「可是沒有拿到印章,只怕我們現在說話根本沒有話語權。」馮德港再次開口,說出心中顧慮。

七十多歲風裡來雨里去,馮德港自然相比戰材昱做事更加謹慎。

「不用擔心,馬上就是出師有名。」

戰材昱說著撥通一個電話,電話很快就被接通,電話那頭雜音很多,非常吵鬧。

「三少爺,究竟還有什麼要說的?」

「嘖嘖,怎麼感覺我們戴禮警衛心情很差,也對,也能理解,舊主剛剛去世,是該哀悼幾天。」

「但是現在,這邊有點特殊情況,需要讓你幫忙。」

「需要讓我做些什麼?」

「現在立刻舉辦記者見面,對外公布,就說哥哥死前曾說,一直覺得站在高位壓力過重,一直想要讓賢,想讓弟弟繼承議長位置。」 恰似傲慢遇上病嬌 戰材昱淡淡的說。

「三少爺,不覺得這樣說,未免無恥些,前段時間,你們剛剛吵架,甚至打架,這個時候這樣說,記者,群眾根本不會相信!」

「從來都是成王敗寇,他們相不相信,不重要!」

「是的。」戴禮沉默幾秒,最終還是答應下來。

南初是在傍晚抵達濱城,剛下飛機,打開手機網路,立刻看到關於陸司寒死訊消息。

與此同時,上面說到陸司寒身邊得力警衛,戴禮,將在稍後公布陸司寒死亡細節。

南初不肯相信,陸司寒真的已經死亡,這個時候,在濱城唯一可以找的就是戴禮。

順著新聞說的地址,南初一路風塵僕僕,來到濱城意宇酒店。

意宇酒店門口,圍滿汽車,水泄不通。

南初直接說自己想要見到戴禮,他們肯定不能同意,所以只能選擇說謊。

「我是濱城電視台記者,剛才我的同事比我先到一步,現在需要進去送個東西。」

「可不可以通融通融。」

南初長相甜美,看著就是非常乖巧。

這樣一個姑娘,軟著聲音說話,門口保安無法拒絕。

「進去吧,進去吧,但是裡面很多高官,可別得罪。」

「謝謝,謝謝。」南初應下以後,進入酒店內部,來到新聞記者發布現場。

進入裡面,南初一眼看到戴禮,戴禮坐在最中間,眼眶通紅。 “是啊,赤腳大叔,今天是我頭一次玩。”郝健這才如實回答。“所以有很多不懂的地方,還請多多指教啊!”

“哈哈,原來如此!”這時赤腳大仙捋了捋他的鬍鬚,恍然大悟的笑道:“不妨事,不妨事。”

這赤腳大仙的笑容,在郝建的眼裏也太滲人了。感覺有種又要被坑的節奏!

“大叔,你笑啥?”於是,郝健乾脆索性就把他的疑問,問了出來。“赤腳大叔,我第一次玩,服裝和角色不會要收我錢吧?”

“你放心,小夥子,本遊戲對新人有特權,按慣例,第一次進店都是免費的。你就放心大膽的挑吧!”

“呵呵,既然是這樣,那赤腳大叔我就不客氣了。”郝健指着遊戲人物、服裝特製區,賊兮兮的對那赤腳大仙說:“就算我要特製的服裝和角色也不會收錢!?”

“是的,沒錯,按理說是這樣。”那赤腳大仙明顯有一點不悅了,但也是一閃而過。“那你有什麼服裝和角色的要求?說來我好差人給你定做。”

沒想到這小夥子還挺精靈的,果然,現在的年輕人不好坑了。原本我還想隨隨便便給他一套基礎服裝角色,就得了。罷了,既然他想要我就當我送他一套。

“要求啊,我想想。”郝健瞬間陷入了沉思。既然是全民cs,那我就應該選一個酷一點的,拉風一點的服裝和角色才行。

想罷,郝健嬉皮笑臉道:“赤腳大叔,服裝嘛,我的要求不多,服裝搞得像特種部隊一樣炫酷就行了!角色嘛,性別是男,技能要強大,怎麼打都打不死就行了!這些能做到嗎?”

我去,這小子瘋了吧?!這要求還不算多?!真是人不要臉,樹不要皮呀!不過,特種部隊服裝?這小子是不是腦子有病?

真是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別多。

那赤腳大仙下巴拉的老長,看郝健的眼光變得意味深長,他眉頭緊皺,擺了擺手道:“好吧,小夥子,你說的這些要求我儘量(儘量加重了語氣)給你滿足,這定製服裝和角色時間要稍慢些。現在時間還早,你先回到新人招待區,去找精靈小詩要做坐騎和武器吧!去吧!”

“好的,謝謝赤腳大叔,小健還會再來看你的,拜拜。”

瞬間,郝健隨着箭頭又回到了那塊空地,心裏美滋滋的,就像撿到了寶貝似的。

在路上雖然郝健心裏有點納悶,一個真人槍戰遊戲,咋還需要坐騎呢?奇怪。不過,他心裏更多的是好奇和期待。

所以,這次還沒等精靈小詩開口,郝健倒先樂呵呵的對着天空大吼大嚷道:“小詩,你快出來,我來找你要坐騎和武器了。”

——“是小健啊,這麼快就回來了?你服裝和角色選好了?我咋沒見你換上?”

“對呀,小詩,我都已經選好了。”郝健特別洋洋得意道:“而且還是特製的喲!不過,赤腳大叔他跟我說特製的服裝和角色要稍等一會兒,所以我就先來找你要坐騎武器啦!”

“特製服裝和角色?!”精靈小詩重複了一遍,加重了驚訝的語氣。

“怎麼了?有問題?”郝健也不知道他在驚訝個啥,不就是一套角色服裝嗎?反正以前在遊戲裏特製角色服裝,用錢也買得到。大概也沒什麼不同的?

——“沒,沒……”

其實郝健並不知道,精靈小詩這麼驚訝的原因。那赤腳大仙是一個出了名的摳門兒,按照往常,不給他一套破破爛爛的乞丐服,也就算不錯了。沒想到還專門給他特製!在他們這個遊戲裏特製的服裝和角色是花錢都買不到的!只有靠通關獎勵獲得!或者憑那赤腳大仙的心情!這小子真是走了狗屎運了!

“喂?小詩,你還在嗎?我該到哪裏去挑選坐騎和武器啊!?”郝健靜等了半天,也沒聽見人說話。

——“這隻鳥是我的坐騎,它叫阿翔。 妖孽來襲:逆天小凰妻 它將帶你去挑選坐騎和武器。”

精靈小詩一說完,天空中就多出了一隻飛翔着的滑翔大鳥,有點像是他在電視劇裏面看過的,對,沒錯,就是那隻叫阿翔的胖鳥。

“阿翔?”郝健忍不住捧腹大笑道:“哈哈,這小胖鳥是你的坐騎?!”

“臭小子,不準笑,我哪裏胖了?!”突然,一道小女孩斥責的聲音傳入了郝健的耳朵,原來是那個叫阿翔的小胖鳥竟然說話了。

“你,快跟我來!”那小胖鳥對郝健招呼了一句,就轉身往遠處飛走了。不過它飛得特別低,特別慢,是個人都追得上。

“哇,會說話的阿翔!”郝健驚歎之餘,就跟着追了上去。一邊追還一邊好奇的問道:“小胖鳥,我們這是要到哪去啊?”

“我警告你,不許叫我小胖鳥!信不信我啄你!”那隻小胖鳥突然停了下來,懸在郝健的面前,正對他的眉心,威脅他道:“你跟我來就是了。哪來的這麼多廢話?我可不像主人那樣彬彬有禮的待見你。嗯哼!”

“那好吧,小”胖鳥兩個字還沒說出口,郝健就連忙捂住自己的嘴巴,生怕被這隻小胖鳥給啄死。

很快,那隻叫阿翔的小胖鳥要把郝健帶到了一個懸崖峭壁上。

“好了,就是這裏了,我們到了。”小胖鳥撲噠撲噠兩下翅膀,就停了下來,懸在懸崖上。

“啥?”郝健不可思議的看着懸崖,他站得老遠的,都不敢靠近。“你這小胖鳥該不會是聽見剛纔我說你長得胖,你就想不開,要跳崖自殺吧!?不對不對,你該不會是要拉着我和你一起死吧?”

“和你一起死,美的你。”那小胖鳥用翅膀指着懸崖下,回頭對郝健道:“你靠那麼遠幹嘛,快過來,喏,你要的坐騎和武器全在下面。你自己選一個吧!”

“你確定沒有騙我?坐騎和兵器的懸崖下?!”郝健還是第一次見到這樣的遊戲,真是不按套路出牌啊!

“騙你幹啥?快過來,再不過來我就走了,看你以後沒武器,沒坐騎怎麼辦?”那小胖鳥說着就撲噠撲噠兩下翅膀,打算走人了。

郝健一下就急了,衝到懸崖上往下一看,喲呵,懸崖底下居然像個農場似的!農場中間是各種各樣在打鬥比武玩耍的坐騎和寵物,還有小精靈。

農場四周是一些掛着兵器的鐵架子,琳琅滿目的,全是各種各樣的武器。不過大多是各種各樣的槍支!德國的法國的美國的,當然還有我們中國的小米加步槍!我去,這麼老式的都有!

“郝健不由得哇了一聲!這麼多?!我該選什麼呢?”郝健掃來掃去,特別猶豫。

“你小子快選,磨蹭啥?因爲你都快耽誤我睡美容覺的時間啦!”那隻小胖鳥有點不耐煩了。不停的催促着郝健。

“我還選啥?!我想想。”

郝健突然注意到農場最角落裏,有一個大坑,裏面居然有躺了只碩大無比的巨犀牛正在睡覺。

郝健頓時被巨犀牛的特別和孤傲自賞給吸引住了!

其他的寵物都在打鬥比武玩耍,也就這隻犀牛敢這麼悠閒的睡大覺了。它就不怕被人偷襲嗎?!

郝健心裏認定,這隻巨犀牛一定是特別厲害,所以別人都不敢來偷襲它。然而事實上是這隻巨犀牛睡覺的時候要放臭屁,臭燻燻的,其他的寵物都不和他玩。

“坐騎我選它!”郝健指着那隻睡覺的巨犀牛對小胖鳥說道。

(後面更好玩喲!!!) 第881章連傅南初都搞不定

南初想要衝上去,找戴禮問個清楚。

寵妻成癮 但是沒有做出行動,戴禮接下去說的話,猶如一盆冷水潑在南初頭頂。

「先生確實去世,現在這種情況,我們不該一直沉溺悲傷當中。」

「先生遭遇災難前曾經說過,雖然與戰三少爺吵架,但是戰三少爺才能,膽識都很優秀。」

「發生醜聞事件后,先生壓力很重,而且對戰三少爺非常內疚。」

「甚至先生說過,想讓戰三少爺接任議長這個位置。」

「作為先生身邊信任警衛,這種時候應該說出來,希望戰三少爺成為新任議長。」戴禮沙啞聲音傳進南初耳中。

南初感覺似乎是在做夢一般,感覺不真實。

陸司寒非常非常討厭戰材昱,怎麼可能說出將自己守護四年的國家,交到他的手中!

「說謊,說謊!」

「戴禮在說謊,陸司寒永遠不可能說出那種話!」

「司寒出事,可能就是戴禮故意陷害!」南初開始喊叫,只要有一個記者願意信她的話,只要有一個記者願意將這個消息發布出去,就能為陸司寒平反。

但是就在南初引起記者注意時候,戴禮同樣發現南初。

看到南初那一瞬間,戴禮眼中閃過一絲慌亂,但是很快鎮定下來。

戴禮給幾名警衛眼色,警衛立刻朝著南初靠近。

「趕緊記下來,所有一切都是戴禮與戰材昱的陰謀!」

「他們這樣不顧王法,他們肆意剝奪性命,應該坐牢,應該槍斃!」

「唔——」

南初還想繼續說下去,但是身後出現一雙手,直接捂住她的嘴巴。

記者們惶惶不安,有些不知道記者會應該怎麼進行下來。

「剛剛發生什麼?」

「好像什麼都沒發生吧?」戴禮淡淡開口說道。

幾名記者面面相覷,如果他們這個時候膽敢提出一聲質疑,很有可能和那個女的一樣下場,直接就被警員拉出會議廳,不知道帶往什麼地方。

他們通通有兒有女,有父母需要贍養,眼下就算知道整件事情充滿謎團,卻還是不敢發聲。

「剛剛發生什麼?似乎是有一隻蒼蠅飛進來嗡嗡叫?」

「沒錯,就是蒼蠅,根本沒有看到什麼人,沒有聽到什麼話。」

記者們立刻回應,紛紛選擇暫時性失憶。

這場發布會非常順利,結束以後,戴禮由警員簇擁來到房間,南初正被關在房間裡面,滿是憤怒瞪著戴禮。

「夫人,我們從前關係不錯,現在成為敵人,實在讓人意想不到。」

「不過你能過來真是再好不過,抓到你再和戰三少爺邀功,說不定能夠獲得更多好處。」戴禮淡笑著說,當他進入這裡以後,再也沒有剛才在外面那種悲傷語調。

「戴禮,你可真是讓我感到噁心,忘恩負義,豬狗不如!」

「當初司寒就是瞎眼,所以才會選擇你的!」

「隨便罵,無所謂,把你送到錦都,到時候死路一條,沒人能夠知道,我都做過什麼。」

「而且,其實我早就看不慣陸司寒,不過就是仗著出生好,所以可以成為議長,不然像他這種性格,只知道兒女情長,根本做不了大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