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是你,我正要去找你,想不到你自己送上門來了。”楚躍鴻聽了那保鏢的話,竟然沒表現出多大的憤怒,只是那一雙眼中卻孕育着濃濃的殺意。

0

萬一心頭微微一動,這楚躍鴻能很好的控制自己的情緒,看樣子多年在部隊的生活,讓他的心性得到了很大的錘鍊,情緒不顯於色,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看來你們楚家已經認死了就是我殺了楚躍荊,也好,這也是你們楚家自找的,沒殺也說殺,殺一人是殺,殺十人殺百人也是殺,我無所謂。”萬一也乾脆懶得解釋,反正已經打定注意要對付楚家了。

“好大的口氣,我倒要看看,你的底氣是從哪裏來的。”楚躍鴻一臉冷笑的看着萬一。

“你馬上就會見到。”

萬一舉步向楚躍鴻走去,不用楚躍鴻下令,那十幾個保鏢立刻圍了上來。

萬一腳步不停,直視着前方的楚躍鴻,大步向前,正眼也沒瞥圍上來的這十多個保鏢,雙手隨意一探,準確無誤的抓住了兩隻手臂,隨手一扔。

兩個保鏢橫飛而出,撞到七八人,而後滾着一團,躺在地上哀嚎,爬不起來,剩下的幾人,萬一隨手幾巴掌,直接給扇飛了出去,虛空中,飄飛過幾道血跡以及幾顆帶血的牙齒。

楚躍鴻瞥了瞥躺在地上,自己家中那十多個保鏢,面上依然是表情冷峻,好不變色,只是看着萬一,低沉的說道:“原來是個武修,你的確很強,但和我楚家作對,註定只有死路一條。”


“我倒要看看,你楚家是如何讓我死路一條?”

萬一微微一笑,舉步向楚躍鴻走去,表情宛如見到了久別多年的老友一般。

楚躍鴻雙眼緊緊的盯着萬一,渾身的鐵血氣勢不斷高漲,宛如一頭蓄勢的猛虎,待萬一走進,楚躍鴻一聲暴喝,一記衝拳,直奔萬一胸口。

虛空中傳來一聲悶響,萬一雙眼微微一亮,這楚躍鴻絕對不是一個簡單的軍人,這一拳即便是一般的先天高手也未必打得出來。

萬一也是同樣一記衝拳,二人拳頭對碰,好比兩個巨大的鐵錘對轟在一起,發出一聲震耳的轟鳴之聲。

萬一腳步微微向後一撤,收回拳頭,心頭一驚,他很清楚自己這一拳,雖然只是用的左手,但絕對也有千斤以上的巨力,尋常的先天高手,早就被轟飛了。

然而楚躍鴻卻不過只是小退了三步而已,而從楚躍鴻剛纔的氣力來看,萬一可以肯定,對方也只是武修,不過萬一卻隱隱感覺到,這楚躍鴻絕對不只是單單的武修那麼簡單。

而對於楚躍鴻來說,心頭的驚駭卻不知道要比萬一勝過多少倍,當年他一次野外訓練時,無意中撿到一顆獸牙,一時起意,將它掛在了胸前,卻不想一身氣力卻莫名的與日俱增。

這些年在軍隊中,楚躍鴻幾乎已經打遍所在的軍隊無敵手了,想不到這次回家省親,竟然會碰到一位比自己年輕,而且修爲似乎還在自己之上的強者,試問楚躍鴻心頭哪能不驚。

不過,楚躍鴻卻偏不信,身形一動,又是一拳向萬一砸了過來,這一拳,他幾乎調動了全身的氣力,一拳之下,空氣被強勢的排開,化爲一顆空氣彈當先向萬一轟去。

萬一也完全沒有想到楚躍鴻會有如此強,自從突破後,除了那蠱樹真身之外,這楚躍鴻就算是他遇上最爲強大的敵手了。

即便是變異後的陳耀,也恐怕要比楚躍鴻弱上一點,面對這次楚躍鴻幾乎全力的攻擊,萬一也不敢輕視,左拳一輪,轟了過去。

“轟!”

一聲悶響,空氣宛如水面上被一顆大石砸落,瘋狂的向四周排開肆虐。

原本那十幾個剛剛站起來的保鏢,還沒來得及躲閃,直接被二人對轟的拳勁給震飛出十幾二十米遠。

“轟轟轟!”

二人就在楚家門口,展開了氣力的比拼,每一次的碰撞,都真的空氣嗡鳴,旁邊的綠化帶中的花草樹木,連連被肆虐的氣勁斬切,碎葉殘枝,飛濺得老高。

轉瞬間,二人就對轟了幾十拳,但卻絲毫沒有分出勝負,不論是萬一還是楚躍鴻都是越打越心驚,心驚彼此的力量竟然在對戰的過程中,都在不斷的攀升,似乎沒有個盡頭。

就在二人打得如火如荼的時候,兩輛警車以及兩輛豪車幾乎同一時間到達別苑外的空地上。

先從警車上下來的是楊帆,而後,竟然還有瘸着腿的薛馨,而從那豪車上下來的,正是楚躍荊的父母,楚忠雄與倪敏,還有幾個保鏢,其中,那個在江大與萬一交過手,與倪敏滾過幾次地的那先天高手也在。

“住手!”

薛馨一聲大喝,場中,萬一與楚躍鴻咋分而開,二人都有些喘大氣,渾身的氣勢都還高漲並未散去,看樣子,剛纔的比拼,誰也沒有佔到多大的便宜。

楚忠雄等人急忙上前與楚躍荊會和,倪敏一臉關切的看着自己的大兒子,問道:“躍鴻,你沒事吧?”

“媽,我沒事。”楚躍鴻平復了自己的氣息,語氣輕鬆的說着。

“沒事就好,沒事就好。”倪敏連聲說着,小兒子死了,她經不起大兒子有什麼三長兩短的打擊了。

“萬一,你終於出現了。”

楚忠雄一臉殺意的看着萬一,語氣低聲而沙啞,顯然這段時間,失去小兒的他,日子並不好過。

萬一冷冷一笑:“爲了逼我現身,你們楚家真可謂是無所不用其極,今天,我是過來爲我爺爺的在天之靈向你們楚家討一個說法的!”

“哼,你殺我兒子,我楚家已經讓你多活了幾天,今天,你既然來了,就別想走出這‘香山別苑’。”

楚躍鴻的母親倪敏一臉恨恨的看着萬一,咬牙切齒,恨不得活撕了萬一。

“我也很想看看你楚家除了做些不敬死者,沒有人性的事情之外,還能幹些什麼?”

萬一冷眼瞥着楚家一行,絲毫沒有將楚家放在眼中。

雙方本就言語不和,此刻,倪敏揮手示意楚家所有的保鏢上前,她見識過萬一的手段,知道萬一的實力,但她也不相信,你萬一再厲害,還能厲害過楚家養了多年,壓軸的三個先天武修,而且,而且這次還來了個上面的人。

在倪敏心中,萬一今天絕對死定了,又一場大戰,立刻即將拉開序幕…… “周倉,紀靈,華雄聽令。”

“爾等三人立刻召集本部將士,對大食騎兵發動最後的衝擊。”

策馬疾馳的李易,看到華雄周倉紀靈三人趕來,立馬下達了將令。

因爲李易明白,此番血戰已久,大食騎兵如果招來疏勒城的兵卒,那他將會很危險。


所以李易想要發動最後的衝鋒,徹底打殘大食騎兵,給他們撤退回寧遠城爭取時間。

“末將領命!”

華雄周倉紀靈不是愚將,頓時知道了李易峯想法,紛紛領命調轉馬頭,聚集被衝散的幽冥鬼軍與山地騎兵。

“許諸,這個放着我來,你去快速斬殺其餘大食將領!”

李易趕到許褚附近大喝,隨即一刀劈向了受傷的大食將領。

瞬間。

唐刀呼嘯而至,斬斷了大食將領拿刀的右手。

“啊啊啊……”

斷臂之痛,讓大食將領當場慘叫了起來,不停夾馬後退,準備叫其附近大食騎兵圍殺李易。


“山地騎兵隨我衝鋒!”

“幽冥鬼軍隨我等衝鋒!”

但是。

他看到了,宛如地獄中走出的幽冥鬼軍。

他們無言,只管衝殺,無視身上戰甲以破碎,無視身上血液飄灑,只有口中鬼泣呼嘯。


不過,這還沒完。

因爲他看到了,藍色戰甲的山地騎兵,被自己這方騎兵斬斷了手臂之後,沒有一絲皺眉。

更是兇猛的繼續衝殺,直到渾身插滿了刀劍,這才停止了下來,保住附近的大食騎兵,同歸於盡了。

還有首級被斬的山地騎兵,脊背不彎的坐立馬上,他們就是死也不向敵寇俯身。

這一幕的一幕。

看的這名大食將領膽寒,心生恐懼。

“這都是什麼騎兵?!”

“大唐有這麼恐怖的將士嗎?!”

“……”

這名大食將領,心中發出了無數的問題。

因爲他知道,跟這樣有恐怖意志的大唐將士廝殺,將會是大食騎兵的噩夢!

這一刻,這名大食將領覺得,自己信仰的襖神拋棄了他們。

……

另一邊。

被救出的疏勒城與寧遠城的老幼婦孺,已經行走到了很遠的地方,卻還能聽見遠處夜幕中的廝殺。

他們面色悲傷。

心中萬分的不忍與愧疚。

“難道我們就這麼離去嗎?”

“是啊,少將軍他們還在浴血奮戰。”

“吾等年老,豈能苟活,我要回去幫少將軍。”

“走,走,同路。”

但是!

當他們沒走出幾步路,遭到了楊浩的阻攔。

“站住!”

“你們現在回去跟送死有什麼區別?!”

“那位將軍好不容易救出你等,難道你等又要去拖那位將軍的後退嗎?!”

“你們這一去,出了事,又豈不是陷那位將軍不仁不義嗎?!”

楊浩一連三問,徹響夜幕!

使得這些老幼婦孺們,當即冷靜了下來。

紛紛面露愧色,醒悟了過來。

少將軍這一切都是爲了自己等人啊。

自己等人不能在拖累少將軍了。

走,回去,回寧遠城,這纔是對少將軍最好的幫忙與報答。

所有人含淚轉頭,步伐堅定的向寧遠城走去。


而此時的李易,也徹底斬殺了那名膽寒的大食將領。

許諸也完成了最後的絕殺!

此刻,整個戰場上在無一名大食將。

“快撤,將軍們都死亡了!”

“逃,快逃,這些大唐騎兵太可怕了。”

“科兒救我,我還有大量金幣,我不想死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