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贊覺得這叔侄多少有點不靠譜,看來要好好的考慮一下待會兒的事情了。

0

沒過兩分鐘,剛剛被趕出去的烏米特再一次走了進來,不過這一次知道了大概狀況的他顯得嚴肅了很多。

簡單來說,就是總算了有些『深層海流』的樣子了。

「卡贊先生,久仰大名,那麼,事不宜遲,我先跟你說一下我如今的處境吧。」

「自堂吉訶德家族進入偉大航路並開始大規模全面進軍地下世界的產業之後,地下世界原本『平衡』的局面徹底被打破了,地下世界的戰爭正式打響。」

「如果在這一場戰爭之中無法脫穎而出成為地下世界的王者,那麼以後想要在地下世界裡面混,恐怕是難如登天了。」

「而我,『深層海流』自然也不肯能就這麼束手就擒、坐以待斃,我可不想從地下世界裡面灰溜溜的逃走,我想成為地下世界的王。」

「於是,我盯上了『樂園』裡面的命脈島嶼之一,海流島。」

「海流島的情況你應該多少了解一些,對於地下世界其它行業的人來說,這裡其實並不是很重要,但是對於涉及到海運事業的人來說,海流島可是至關重要的領地,它連接著整條偉大航路的大部分特殊航道,想要在偉大航路上成為海運這一事業的王,必須要坐擁海流島。」

「而最近,海運事業上有頭有臉的人物全部都匯聚在這個地方了,你應該也看得出來,現在的海流島一觸即發,隨時可能陷入戰爭的狀態,我雖然有信心拿下這場戰爭的勝利,但是就怕其它的人像現在我跟你一樣,請了別的領域的強者來幫忙。」

「如果事情真的變成這樣子的話,那我可就沒什麼信心了,所以,我希望可以獲得您的幫助,在有超出我們能力範圍內的強者出現時,您可以出手解決掉他們,在我打下了這座島嶼后,只需要一周,我就可以坐穩這個位置,到時候無論誰來都無所謂了。」

「只要幫我成為地下世界的『海運王』,那麼以後,您有什麼海運方面的事情只需要跟我說一聲,我立馬給你辦妥,決不食言,我烏米特的信譽還是很響的。」

烏米特說完這些之後,有些緊張的看著正在思考的卡贊。

如果有『七武海』撐腰坐鎮的話,那麼他就不需要去擔心在發展的路上被海軍和世界政府的人給找茬了,這樣也可以省下用來賄賂世界政府的錢財。

至於海賊…除非是像卡贊這種級別的強者,否則烏米特不覺得『樂園』裡面有人能撼動他的地位。

至於新世界,等他打算進入新世界發展的時候,自然也會是做好了準備,不會怕新世界的海賊了。

「可以。」

卡贊稍微猶豫了一下子就立馬答應了下來,本來他就是打算出手解決海流島上的事情的,烏米特這個完全就是意外收穫,利絕對大於弊。

而且卡贊考慮的不只有這麼一點點,他想了很多的東西。

卡贊記得很清楚,伽治也有帶著文斯莫克家族進入偉大航路地下世界發展的想法。

如果代表著實力,身為七武海的怪物家族,擅長科技戰鬥領域的文斯莫克家族,統治著海運事業的烏米特,這三個聯手起來進軍地下世界的話。

未來的地下世界,基本上就相當於成為了他們的領域了,整個地下世界的走向基本就是由他們說的算。

地下世界,可是一塊超級大的蛋糕,更是不容小覷的力量,就算是四皇,也是饞的很吶。

海書網 水冰兒等人面露驚訝,看著顧驀然手中不斷變化的魂力,感到無比驚奇,她們從未聽過這種說法,魂力構造萬物。

「日月帝國將其名為魂力轉換論,我們體內誕生的魂力,在沒有經過武魂前,都是無屬性的,而無代表有。」

「在剛剛二度王爵與那個唐三戰鬥時,你釋放了自己的武魂保護她們,是冰鳳凰吧。」

顧驀然看向水冰兒,開口說道,水冰兒點頭,準備展示自己武魂,卻被顧驀然阻攔。

「不用,只是確定一下而已,打個比方,你的武魂是冰鳳凰,屬性是冰,所以,你的魂力經過武魂后,產生的都是冰屬性魂力。」

「這也是魂力的一種轉化,無屬性魂力是最基本的,就像我剛剛,自己魂力不經過武魂,直接使用,根據冰的原理轉化冰屬性魂力,但我的武魂本源屬性不是冰屬性,這就是魂力轉化論。」

隨著顧驀然的忽悠,天水女團聽到更是眼冒金光,這完全是打開了她們新的大門。

「那,你們還使用武魂戰鬥嗎?」

水冰兒想起剛剛唐雅依舊使用暗黑藍銀草與唐三大戰,疑惑問道,顧驀然點頭。

「武魂始終是我們的根本,只不過魂環不是那麼重要了,我們不在依賴魂環產生的魂技,沒有魂環,我們依然可以開發出各種魂技。」

「自創魂技嗎,剛剛你說一萬年前就不在依靠魂環魂技,也就是說你們日月帝國已經研究自創魂技一萬年了!」

想到這種可能,水冰兒眼中滿是驚駭,就算現在顧驀然說到魂力轉換論遍布兩大帝國,可沒有具體的修鍊方式,也沒有人指導,而且,他們之間可是整整差了萬年之久!

顧驀然點頭,厚臉皮的承認。

「沒錯。」

很好,以及在她們心中留下日月帝國強大的印象,只等她們宣傳了,這樣,在斗羅大陸,日月帝國也會慢慢傳開。

水冰兒捏著自己精緻小下巴,面露沉思,日月帝國,從未聽說過,突然出現的帝國,難道不是斗羅大陸的?

她抬起頭,剛準備問顧驀然日月帝國在哪,卻見顧驀然接過店老闆還給他的金魂卡,向樓上走去,這讓水冰兒面色一急,想要阻攔,但被一道煩著金芒的牆壁擋住。

很明顯,顧驀然不想讓水冰兒跟著他,這讓水冰兒面露錯愕,不過,很快釋然了,反正他住這裡,她們也住這裡,有的是機會。

~

酒店房間內,顧驀然倒在床上,毫無形象可言。

「系統大佬,那個魂力轉換論是真的嗎?」

其實,顧驀然對魂力轉換也是一頭霧水,不過,他預感可以做到。

[真的,現在不是就有一個現成的實驗體嗎。]

系統的話頓時讓顧驀然充滿信心,得到大佬認可,那就行的通,至於實驗體。

「大佬,你是說戴沐白?」

魂力轉換論是基於魂力不經過武魂,一直保持無屬性釋放,變成各種屬性魂力,系統提到現成的,顧驀然想到了戴沐白。

被封印武魂的他,魂力無法溝通武魂,但卻可以直接使用,這不就是最好的實驗體。

[沒錯。]

顧驀然嘴角露出一絲邪魅笑意,他也沒想到戴沐白竟然還有這種用處,既然如此,就為了日月帝國獻身吧!白老鼠·戴沐白!

不過,日月帝國的人有點少呀!顧驀然有些苦惱了,就他和唐雅兩人,空殼子一個,不行,必須多搞點人!

「系統大佬,召喚一個人需要多少積分?」

[這個看你要誰,柳神,荒天帝,葉天帝,我都可以給你召喚出來,就是價格不便宜~]

「打住,這已經不是便宜不便宜的問題了,你怎麼敢的。」

好傢夥,顧驀然差點被嚇死,這幾位都敢召喚,你活夠了,我還沒有呢!

[切,慫包,我可是~]

「是是是,大佬你是諸天萬界,無量混沌第一系統,可我才一個弱雞,而且沒錢!」

最後一句沒錢,顧驀然說到理直氣壯,老子沒錢!隨後,他繼續問道:

「系統大佬,神代凌牙多少積分呀?」

《假面騎士聖刃》中時國劍·界時的擁有者,恆劍騎士·神代凌牙,顧驀然很看中的一個人,召喚他是為了擴充「真理之劍」。

[恆劍騎士·神代凌牙8000積分。]

聽到這個價格,顧驀然大驚,打劫是不是,這麼貴!

「我靠,這麼貴!都快趕上一個十萬年魂環了!」

[你不要忘了恆劍的能力,設計到時間類的,都會貴上一些。]

顧驀然聞言,若有所思,確實,恆劍騎士的能力很強,時間類的,而且,最重要的是,他的書[海洋歷史],還有界時三叉戟,這怎麼看都是未來的海神,沒錯,海神!

召喚神代凌牙最重要的原因,就是讓他去繼承海神之位,到時間,當唐三通過海神九考時,神代凌牙卻提前被海神選中,啊,那是多麼殘忍的事!

「召喚神代凌牙!等等~」

[好嘞,承惠8000積分。]

突然,顧驀然想起一個很嚴重的問題,他剛剛忘了自己積分還有多少,現在,顧驀然看著出現在自己面前的虛擬投影,媽蛋,負債了。

[積分:-4220]

「emmm,你個坑貨,就不知道提醒我一下積分不夠了嗎!」

[本系統可以佘,所以,你現在欠我4220積分,無利息。]

看著系統這無比人性化的操作,顧驀然真想給它點贊,終於正常一回了! 「這……」雖然這人本來也是打算給了聖女的,可是眼下真的要送出去了,宇文天還真是有幾分不舍。

今日的瀟筠兒也是身着一件淡綠色舞衣,一如當日那般天姿國色,誘惑勾人……

宇文天壓了壓這個念頭,沒有接涼依晗的話,反而是笑了笑說:「看來聖女大人對這個美人還真的是念念不忘呢,自大年宮宴一見便是放到心裏去的啊……」

他說着還不忘瞅了渃墨離一眼,這意思可就明顯了,就問你紫陽大陸第一美人卻對着另外一個美人心心念念,作為未婚夫的你是個什麼感受?

渃墨離勾唇冷冷一笑,便道:「看來宇文皇還是心有不舍,不過沒關係。」

他繼續說:「左右不過一個美人而已,我媳婦兒想要搶來便是,你給與不給結果並無不同。」

「!!!」強盜,這分明就是強盜!

宇文天的臉色當即就變了,堂堂冷獄宮少主怎麼可以說出這種話來?!

這不就是赤裸裸的強盜行徑嗎,別說是宇文天了,在場的人無不驚的。

唯有涼依晗還非常地贊同:「正是此理!」

「……」在場人無不驚慌,難道冷獄宮就是這樣無理之地的嘛……

可是心中細想,這少主和聖女啥何時講過理了,別說這倆人了,就是那宮主和宮主夫人似乎也不怎麼講理啊!

「哈哈哈——」宇文天大笑幾聲緩和氣氛,他倒是很快想開了,改口就說:「二位大人說笑了,這位美人能入聖女的眼也算是莫大的榮幸了,只要能討大人心喜,朕又怎會不捨得。」

見渃墨離和涼依晗都沒接他話茬,他趕緊表態,就對着瀟筠兒說:「瀟筠兒是吧,以後你就跟着聖女大人了,還不速速去拜認新主!」

此話說的吧,瀟筠兒就心有不悅,她看看宇文天又看看涼依晗和渃墨離,最後目光又回到了宇文天身上。

一雙大眼睛望着他,滿是不解地問:「認什麼新主?又那來的舊主?」

還不等宇文天接話,她就又問三皇子:「三皇子,你當時不是說就讓跳跳舞,就幫我找小姨嗎?現在又在這新主舊主的啥意思?」

三皇子都給問懵了,他當時撿到這美人時一眼就相中了,只覺得送給父皇一定能討父皇歡心。

可是當時這女人一心要找什麼小姨,說什麼也不肯走。他就想着把人強行帶走吧,結果竟然被這女人給揍了一頓!

沒錯,就是把他揍了一頓,當時給他揍的真的是皮青臉腫,他堂堂三皇子一個月愣是沒臉出門見人,連府門都沒敢出。

現在剛是想想宇文禕都下意識地打了個哆嗦,這女人戰鬥力可真是太彪悍了啊!

但是放棄他又捨不得,無奈就答應幫她找小姨,這才將人哄騙入宮……

她當時怎麼形容她小姨來着?

哦,對了,她說:我小姨啊那可是貌若天仙,風華絕代,呸呸呸說什麼呢!我小姨可是真神,比那些小仙可厲害多了!

他當時就覺得這姑娘傻,就知道特別特別漂亮讓他上那去找?

於是瀟筠兒又給他細細想了幾個特點:冷傲,霸道,不講理,行事果斷,睚眥必報還花痴……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