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特看出顧錦的想法,「你想在肯定想要知道她為什麼會喜歡Steven?」

0

顧錦也沒有否認,「是,我想知道,為什麼?」

「在她小時候Steven曾經救過她一命,這些年來她一直在尋找她的救命恩人,甚至想要以身相許嫁給他,她等了他十五年。

也就是說早在你之前,她就已經愛上了Steven,你說有沒有一個可能,其實你只是她的替身?

很多年前Steven先遇上的人是她,他將你當成了她,我要是沒記錯,你和他相遇之時你是黑色的眼睛。

這樣的話你和她的長相是一模一樣的,如果性格也很相似,他弄錯了人也不足為奇。」

這句話說出來顧錦已經徹底懵了,就像是身體被人電了一下。

她傻傻的矗立在那裡,滿腦子都想著剛剛卡特說到那句話,她是替身,她竟然是替身!

之所以她會這麼生氣,絕大一部分原因是因為當初她無聊的時候問過司厲霆。

女人都會做一些假設,例如我和你媽掉入水裡了你會救誰之類的問題。

她曾經問過要是還有一個女人和自己長得一模一樣,性格比自己更好,他會不會喜歡那個女孩?

當初的戲言竟然變成了真的,這還不是最可怕的事情,因為那時候司厲霆提了一句,他說和自己第一次見面不是在夜場。

這麼說來很有可能驗證了卡特說的話,他一開始先認識的自己妹妹。

顧錦有一種將別人人生偷走的感覺,如果他傾心的是那個女孩,自己豈不是佔了別人的位置。

她的心很慌很亂,一時間腦子轟隆一片空白。

如果那個女孩回到司厲霆身邊,他會不會放棄自己?

想到這裡,顧錦不知覺將卡特的手狠狠一抓。

卡特知道她內心中的震驚和惶恐,並不在乎自己手上傳來的痛。

「以前我是不相信緣分的,我覺得這一輩子我都不可能愛上女人,是你讓我改變了這個想法。

也許一開始就錯了,Steven和她,你和我才應該是一對。」

顧錦連連搖頭,本就白的臉頰更加蒼白一片。

「不,不是這樣的。」

顧錦像是想到了什麼,她冷冷問道:「那個女孩性格是怎樣的?」

「很乖,就像是一隻小白兔惹人憐愛,她身體不好,從來沒有離開過歐洲,這一次是偷跑出來的。

為了見Steven,她豁出一切,因為她隨時隨地都可能心臟病複發。

說起來她還真是一個可憐兒呢,連我在她面前都捨不得大聲對她講話。

尤其是她的一雙眼睛很乾凈,像是漂亮的鑽石一樣不染雜質。」

為什麼偏偏是這樣的性格……

顧錦知道的,司厲霆最喜歡的就是這樣性格的女孩子。

當年兩人才相遇,她就乖巧的像只兔子,一個身體不好的小兔子突然出現在他的世界。

顧錦覺得自己的心臟彷彿被人揪起,對司厲霆她本來是最有信心的。

就算天下的男人都變心了,他也不會變心。

可顧錦沒有想到那出現的對手會強大到這個地步,強大到她恐懼的地步!而那人本身並不知道這一點,這才是最可怕的地方。 一切都按照顧錦所想,她被帶離了小島,可是她的一顆心卻搖擺不定,她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情。

穿越空間福滿園 原本話就不多的顧錦這樣一來話更少了,大多時候都是心事重重。

本就在生病的她顯得楚楚可憐,她不用刻意假裝,卡特就很心疼她。

「我會對你好的,從前他怎麼對你,我也可以。」

這一點顧錦是相信的,他們史密斯家族的男人骨子裡都流著專一的血液。

她怔怔的看著卡特,「可你不是他。」

就算對她再好,他也不是他。

換做之前卡特一定很生氣,此刻的他顯得安靜了很多,顧錦還在生病,他不能發火。

「總之事情已經開始,你無法逃避。」

下一步就是讓小七接近司厲霆,一切就迎刃而解。

他相信人是會發生變化的,就算現在顧錦還不喜歡他,隨著時間的推移,她終有一天會愛上自己的。

正如一開始她也並不喜歡司厲霆,後來她不會還是愛上了他。

顧錦沒有再開口,她本來身體就已經很難受了,為了見他一面,她將自己折騰成這個樣子,如果司厲霆敢負她,她就……

光是想想那麼愛她的男人有一天攬著其她女人,也許還會別人生兒育女,她的心就揪著痛。

淚水毫無預兆的落了下來,明明她知道自己應該相信司厲霆,她們一起經歷了那麼多風風雨雨,他一定不會忘記這些風雨。

你們這些NPC 再怎麼說服自己,也無法改變小七比她更乖巧更討人喜歡。

卡特用手撫過顧錦的臉上的淚痕,「一切都會過去的,我會愛你,很愛你。」

從卧室就是他一直將顧錦抱出來,哪怕是在直升機上,他也不肯鬆手。

顧錦再沒有說話,歸心似箭。

另外一邊,司厲霆已經快要到崩潰的邊緣,卡特去了歐洲,蘇蘇下落不明。

「爺,我們發現了一具女屍,因為泡了太久,面容已經看不清楚,但她手上戴著太太的訂婚戒指。」

這和之前司厲霆的預料一樣,他怕的是卡特沒有動手,既然卡特已經動手,那麼就證明卡特按捺不住。

「帶我過去。」

「爺,那個女人應該不是太太,你還是不要去看了,怕污了你的眼睛。」

林均沒有遺忘三年前打撈那具女屍上來的時候,司厲霆痛成了什麼樣。

「帶我去。」司厲霆聲音冰冷,語氣之中是不可置否的冰冷。

「……是。」

一妃難求,貴女不願嫁 停屍間,一具女屍被白布所覆蓋,她的臉像是被什麼魚類給咬了一些,導致面部很猙獰噁心。

譚洛汐本來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但她還是沒想到看到的時候回那麼……

才看一眼,她就反胃想吐。

國民的岳父 林均拍了拍她的背,「你出去等我們。」

「不,我要看看,她是不是太太。」她帶著哭腔,生怕那人真的是顧錦。

「她不是。」司厲霆斬釘截鐵道。

「這具女屍應該是最近才放入水中,頂多只泡了兩三天左右,而蘇蘇消失到現在已經有十天有餘。

這樣的程度絕對不是她,應該是卡特為了讓這女人戴上戒指,才會選擇正常死亡的女人。」

司厲霆冷靜分析,絲毫沒有一點慌亂。

譚洛汐眼睛這才亮了亮,「對,如果他拿一具泡了很多天的女屍過來,這戒指是戴不上去的,應該就是這幾天他才給這女屍戴的戒指。」

一邊的法醫也準確的報出:「這具女屍年齡在20—25歲之間,身高165CM,死亡原因是心臟病猝死並非溺死,屍體浸泡時間應該在48小時—60小時之間。」

林均一拍手:「這就對了,卡特以為爺一看到屍體就會沉浸在痛苦之中,你那麼愛太太,又怎麼會讓人別人去驗她的身體。

那時候只顧著傷心,哪裡還記得做其它的,卡特還真是煞費苦心,他怎麼都不會知道爺你早就猜到了他的心思。」

兩人性格太像也是一個原因,當卡特遲遲沒有拿顧錦來做交換的時候,他就猜到了卡特有可能是愛上了她。

一旦想通了這一點,卡特的每一步都被司厲霆洞察,卡特的花樣騙不了他。

「這麼一來就可以確定太太還平安,下一步我們要找到太太的位置。」

「我覺得太太應該被卡特限制了人身自由,暫時無法和我們聯絡,她一定會費盡心思找到機會和我們聯繫的。」

「總的來說這是一個好消息。」司厲霆用白布將女屍重新蓋上。

「爺,那這具屍體怎麼處理?想必卡特一定在關注咱們的反應。」

不要宣揚,尤其是媒體一定要守口如瓶,暫時營造我悲傷過度,不捨得讓她埋葬,你私下找個好地方將她埋了。」

如果是真的顧錦死了,他肯定不會這麼快就舉辦葬禮。

況且顧錦還是顧家的家主,她要一死,顧家那群人還不翻天覆地?

真死假死都不能隨便公布,司厲霆讓人封鎖消息才是最正確的選擇。

「是,我知道怎麼辦了。」

司厲霆從自己手指上取下那枚戒指,本來是對戒,現在卻被卡特給陌生的女屍戴上,他總不可能從女屍手指上取下來再給顧錦留著吧?

「將我這枚戒指和她一起藏了,就當是給她的陪葬品。」

蘇蘇不戴,他又何必再戴。

譚洛汐看著那兩枚戒指,尤其是那枚巨大的鑽石戒指,她咽了咽唾沫,好浪費。

吐槽歸吐槽,不過那具女屍都腫成那個樣子了,要拿下戒指只有砍掉手指了。

那樣未免也太殘忍了,即便是拿下了戒指,從女屍手上扒下來的誰會戴?

司厲霆將自己的戒指一起葬了,這是最好的選擇。

如果不是蘇蘇,他寧願不要。

司厲霆大步離開停屍間,到了外面才大口大口的呼吸著新鮮空氣。

邪少追妻:法醫媽咪快跑 這麼多天了,也不知道蘇蘇過得怎麼樣,卡特有沒有好好對她,會不會餓著她,她的身體那麼不好……

當他一臉落寞的時候,一人急急忙忙趕來。

「你在這正好,有大發現!」

遲宴今天穿著一套休閑套裝,英姿颯爽的走來,要不是知道他的背景,一般的人還會以為他是什麼明星。

「怎麼了?」司厲霆見遲宴一臉凝重之色就知道是出了什麼大事情。

「我追蹤卡特,你猜我發現了什麼?」

「嗯?」

「你老婆可是大有來頭。」遲宴突然說了這麼一句話,讓司厲霆都一頭霧水。

顧家嗎?

「這裡不是說話的地方,換個地方。」

到了司厲霆家,兩人第一時間進了書房之中,司厲霆一直在想他剛剛說那話的意思。

「你說蘇蘇大有來頭是什麼意思?」

「看樣子你還不知道她父親的身份。」

「她從出生起就被母親送到了蘇家,一開始連她姓什麼都不知道,她的母親下落不明,而他父親的身份連整個顧家都不知道,難道說你已經查到了?」

遲宴倒了杯茶潤潤口,「本來是去卡特,誰知道是還有意外收穫,你自己看吧。」

遲宴從口袋裡拿出一疊照片,那是一棟歐式城堡,建造的年代應該比較古老了。

城堡裡面有很多薔薇花,在薔薇花渲染下的城堡顯得更加漂亮。

司厲霆一頭霧水,「這個城堡和她父親有什麼關係?」

「你繼續看。」

司厲霆翻到最後一張,城堡中出現了一個身穿白裙子的女孩,再看那個女孩的臉,他手中的照片落到桌上。

「她是……」

畫面上的小女孩和顧錦小時候一樣,但他很清楚那不是顧錦。「你老婆的同胞妹妹。」遲宴一字一句道。 詹嘯則像是一個路人看著幾人的互動,都說司厲霆性格陰晴不定,喜怒無常。

伴隨著這些稱呼之外還多了一個,寵妻狂魔。

現在看來,這寵妻狂魔比起想象中還要嚴重。

別說是他了,就連譚洛汐也都從來沒有看到過這樣的景象。

起初她很害怕司厲霆,畢竟一開始她還要想要對帝凰不利。

林均沒有說她什麼,那司厲霆會不會很討厭自己?

當她看到司厲霆對顧錦的態度,瞬間她就不害怕了。

顧錦挽著司厲霆的手,仍舊眉眼之中一片溫柔。

「都在外面傻站著幹嘛?小洛洛,咱們去裡面玩,今天一定很好玩的哦。」

她的笑容之中透著一抹神秘,林均朝著譚洛汐伸手,譚洛汐挽著他的胳膊。

今天他穿著白色的西裝,宛如童話故事中的王子一般。

「詹嘯,先失陪了。」譚洛汐打完招呼離開。

詹嘯只好眼睜睜的看著她們一起離開,兩人的背影十分相配。

內心中有些妒忌,但他卻無可奈何。

洛洛,你要幸福。

之前還擔心那個男人是窮小子,無法給譚洛汐幸福,現在知道了林均的身份。

譚洛汐這樣幸福的樣子,雖然得不到她,但能看到她這麼幸福,他也覺得沒有遺憾了。

也許,這樣就好……

顧錦和司厲霆進入大廳,四下周圍多了不少侍應生,不管男女,每一個都不是普通的人。

「有沒有發現目標?」她低聲在司厲霆耳邊道。

「暫時沒有,今天晚上是很好下手的機會,她們一定不會放過這個機會。

蘇蘇,你我都是卡特和愛麗絲的目標,今晚你一直留在我身邊,不要遠離。」

誰也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但卡特和愛麗絲在國內呆了這麼些天,早就按捺不住。

今天這樣好多機會,他們一定會下手。

殊不知這是請君入甕,司厲霆和顧錦早就埋下了地雷,就等著她們進來。

「小錦兒,我家小諾諾呢?」一道爽朗的男聲出現。

顧錦有些驚訝,「南宮,你怎麼來了?」

迎面走來的正是南宮墨,南宮墨笑容溫暖,「當然了,我最近在A市拍戲,正好聽到風聲就過來了。」

顧錦看了一眼他的周圍,並沒有看到秋葵的影子。

「小葵呢,她怎麼沒和你一起過來?」

雖然南宮墨和秋葵並沒有公布戀情,以南宮墨這個佔有慾強的男人,走哪都會帶著她。

而秋葵這一年來已經小有名氣,雖然她是上了南宮墨的電影才走紅,她自己也十分努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