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俊馳臉上露出一抹淺笑不語,便隨子軒一同離開了。

0

一直站在原地目送著南俊馳的背影消失在了轉角處,慕青青這才緩緩的收回視線,轉身回屋照顧香巧去了。

馬車內的南俊馳突然恍然大悟,他之前怪不得傾青布莊的掌柜看着有幾番眼熟,今日見了慕青青才覺得,他倆倒是有幾分相似,突然他的腦海有了一個很大膽的猜想。

一直留在府上照顧香巧的慕青青已經很久沒有去傾青布莊了,不過有南俊馳在,她倒並不是有多擔心。

在這期間她倒也沒有閑着,研究出了很多獨特的花色,想着在等過些時日,正好可以給靖柏送去,那小子又該看的愛不釋手了。

「小姐,都怪香巧拖你後腿了。」慕青青為了她在府上大鬧的事情早就被府上的人傳的沸沸揚揚了,香巧頓時覺得自己無能,無時無刻都需要小姐的庇護,只會給她惹麻煩。

「我不許你這樣說。」慕青青放下手裏的筆,起身來到床邊,替她蓋好被子,「你就什麼都不要想,乖乖的養傷。」

「小姐,香巧還有一事想說。」香巧突然想起那日她恍惚之間像似看到了上次出府在傾青布莊看到的人,「那日怎麼傾青布莊的掌柜也在啊?是小姐特意叫來的嗎?」

本以為她已經將這件事情給忘記了,想不到還是想起來了。

慕青青纖細的手指輕輕將香巧額頭有些零碎的頭髮給理到一邊,「那位就是南王,你未來的姑爺。」

「那小姐你的身份?」香巧像似知道了什麼驚天動地的大消息辦,趕緊用手捂著嘴,小心翼翼的問道。

「他不知道。」慕青青坦然的搖搖頭,或許是她的演技太好了,沒辦法,「所以啊,你也要替我保守這個秘密才行,不然以後我可就不帶你出府玩兒了。」

「嗯嗯。」香巧明白的點點頭,隨後一臉疑惑的看着慕青青,「小姐,為何她們都對你的每天的行蹤感興趣,那日二小姐亦是如此。」

「因為她們都各懷狗胎,不安好心。」慕青青一聽到慕亦瑤就來氣,日後她再也不會任由她們欺負她了。

「小姐,南王一定是個很好的人。」香巧一臉欣慰的看着慕青青,在她卧床養病的這期間,慕青青倒是給她講了不少她不知道的事情。

從這些事情香巧已經總結出了,南俊馳對自家小姐一定是一心一意的,看來日後她可以不用在擔心小姐會過不好了。 「磂月哥哥,沒想到這個東海龍王這麼壞,你說他好好待在海裡面不好嗎?」媸雅嘴上吃著爆米花,卻沒有停止對面前這部電影的吐槽。

磂月無奈看了兩眼面前的大屏幕,陪著來看電影就算了,竟然還是看這個叫什麼《哪吒》的,聽說是小孩子看的電影,讓磂月感覺非常不自在。但是看了看身旁興緻盎然的媸雅,磂月只好忍了。

媸雅也沒指望磂月會回復她,她是什麼都想評論一下的,畢竟地球上感覺什麼都很不一樣吶,難怪小韻兒這麼好玩了。

待看到敖丙為了哪吒不惜撐開自己的萬龍甲,兩人被天雷擊打得體無完膚的時候,媸雅哭得像個淚人。

「磂月哥哥,嗚–嗚,他們好慘吶。」媸雅哭著扯了一下磂月的袖子用來擦自己的眼淚和鼻涕。

磂月看著自己慘不忍睹的袖子,張了張嘴想說自己也挺慘的,不過他很識時務沒說話,只是一把撈過媸雅的腦袋抱在懷裡。

「好了,看完電影,你準備去吃什麼呢?」這種時候,只有轉移媸雅的注意力唄。

「吃烤肉。」媸雅馬上想起來看過的韓劇,那裡面好吃的女主用蔬菜葉子包著烤肉左右開弓塞得嘴巴滿滿的樣子,那種感覺別提多美味了。

磂月看了一眼已經謝幕的電影,點點頭,「那我們就去吃烤肉吧。」別說媸雅,磂月自己對地球上的某些食物也是很滿意的,當然並不會想媸雅一樣牽腸掛肚,畢竟到這個程度,很能控制自己的慾望了,唯一不能控制的,想來也只有面前這個吧……

說回萌寵大陸這邊,張無心看著遠去的身影,他頓覺身體像是被掏空了一般,為什麼不管是在地球上的時候,還是現在,趙韻兒都能如此乾脆拒絕自己。張無心躺在地上,抬頭看著藍色無垠的天空。

那時候自己先趙韻兒進入公司,雖說工作內容匱乏無趣,但是他這樣的人在哪兒不是一樣呢。一切都在趙韻兒出現那天變化了。

「小張,一會兒來面試的,長得好看你就把人帶進來,長得不好看的就算了吧。」辦公室彭姐接了開水走到他面前敲了敲桌子。把還在發獃的自己驚醒了,看著笑面虎的人。

「好的,彭姐。」

然後那天隨著電梯打開,張無心打量著來人,這個姑娘倒是長得乖巧可愛,比之前來的都好很多,按照流程帶了她進到彭姐的辦公室,關門的時候聽到,原來她叫趙韻兒啊。

再之後一起搭建年會舞台,看著笑面虎彭和鬼見愁王一會指示她去布置會議室,一會去列印表格,隔著大開的門聽到鬼見愁痛批她們部門的人,張無心總是能在人群中發現那個嬌小的身影。

他一開始就知道這姑娘不會喜歡自己的,畢竟除了工作之外,她就沒有主動找過自己。控制不住的是自己,自己接過她搬不動的A4紙箱,自己看到她的水杯空了就不自覺就續上的小動作,最難忘的是年會回宿舍的路上,下著的白雪那麼動人自己呼之而出的告白,沒想到她答應了。

在一起的時候真的很快樂,張無心現在想起來嘴角都會微微笑。

但是一切卻在她離職之後變了,自己也苦苦挽留過,難過悲傷過。甚至為了她自殺過,要不也不會湊巧來到萌寵大陸。可是為什麼即使換了一個環境換了一個身份,她還是不接受自己,到底是什麼環節出了差錯?

張無心看向旁邊斷裂的橋,剛剛明明那麼近,卻實際上那麼遠。或許自己從來沒了解過她到底想要什麼吧,她以前就比自己厲害,現在那一身本事更是比自己不知高出多少。就好像自己在她身後不停追,拚命追,但是她從來就不是站在原地等著的,而是以更快的速度在前進。他好累啊,原以為自己已經放下,可是再見面才發現他根本放不下,甚至更加想要得到她。

但是現在,她身邊還有那樣優秀的男子陪伴,想來二人關係自然不簡單,而自己不過像個小丑罷了。

心死如身死,張無心這樣想著慢慢挪動身體,他其實身上根本沒有傷,但是卻覺得身體僵硬異常,爬行的動作像是幾十歲的老嫗幾乎支撐不住。是的,此刻他只想從斷橋跳下,不想再繼續了,或許很多人會覺得不過是愛而不得,不至於自戕一次又一次吧。但是張無心本就不想活了,來到萌寵大陸也只是聽從師傅的安排,卻不想再次遇上趙韻兒再次受到打擊。

張無心被趙韻兒救上來的地方本就離斷裂處不遠,只見他一點點挪動,很快就來到邊上。這麼高,這次肯定沒命活了。

張無心閉上眼,往前一投,瞬間再次感覺到失重之感,就像之前他跳下來救趙韻兒時的感覺一樣,風聲在耳邊呼嘯。

張無心仰面朝上,再也不見了。 楊戩一步一個腳印,慢慢在洞穴蜿蜒盤旋的通道之中前進著,戒備著隨時可能發生的意外狀況。

當來到通道盡頭的時候,沒有想象之中一片金碧輝煌的景象,而是一柄巨斧安安靜靜地插入地下,看不出其神異之處。

巨斧的外殼被一層岩石包裹,與地面彷彿結合在一起,形成一個整體。

在看到巨斧的一瞬間,楊戩的內心極度興奮,快步往前,但是在快要靠近巨斧的時候,被巨斧所帶的結界彈開。

「小子,來到這裡就該走了,讓你走到這裡,是因為你身上有人族血脈,趁現在我心情好,你還是離開這裡吧。」

開天斧緩緩說道,上方浮現出一個與大禹極其相似的身影。

「求神斧能不能幫忙,我想借用一下您的偉力,劈開桃山,救出我母親。」

楊戩對著開天斧下跪,懇求著開天斧的答應。

「起來吧,如果幫你破除桃山的天道封印,極可能我這麼多年的蘊養全部化為泡影,你還是走吧,而且一旦我出手,後果影響會很大的。」

開天斧的虛影搖了搖頭,用手中的指頭一彈,將楊戩送出了洞外。

「汪,主人,沒事吧?」哮天看到楊戩從中飛了出來,擔心地跑過來說道。

「沒什麼事,你繼續等著,我再進去和它談談。」楊戩眉頭緊鎖,不願就此放棄,繼續走進這處洞穴。

剛想踏進去的時候,哮天突然說了一句:「汪,主人,等等,有人過來了。」

此時,之間一個身穿獸皮大衣的壯漢,背上背著一把不知道材質的大刀,正一步步從森林外走來。

當看清來者的臉龐的時候,楊戩的雙眼在成年後第一次充滿了淚水:「大哥,大哥是你嗎?」

楊蛟聽到楊戩的哭喊,笑著說道:「二郎,我回來了,我說過,我不會死的。」

說完,楊戩從遠處跑過來,直接抱住了楊戩:「大哥,你沒事真的太好了,我有辦法救出母親了。」

「是嗎,這麼巧,我也知道怎麼救出母親了。」楊蛟安慰著楊戩,欣喜地說道。

「汪,拜見大爺。」哮天也很識趣,跑過來直接蹭了蹭楊蛟的鞋子。

「好了,大哥你來了,我們就一起進去吧,這次一定要說服開山斧。」楊戩整理好情緒后,正經地說道。

「放心吧,我有辦法讓開山斧答應。」楊蛟自信地說道。

「是什麼辦法啊?」楊戩此時也很好奇,許久不見,自己的大哥貌似也沒有什麼變化。

因為武道的特殊性,一旦將自身的氣血掩蓋住,旁人很難感知到對方的虛實強弱,所以楊戩並沒有覺得自己的大哥比自己強。

「先保密,我們進去早說吧。」楊蛟神秘地一笑,帶著楊戩走進這處幽深的洞穴。

「你煩不煩啊,不是說了我不會動手的,你帶多一個人也沒用。」

開山斧看到楊戩再次進來,有點不耐煩地說道,但是卻沒有出手傷害楊戩。

「開山斧,你看看這個是什麼?」楊蛟拿出一個土黃色的斧狀印記,此時印記發著光,進入到了開山斧之中。

「這是,主人的印記,你是主人的傳人嗎?」開山斧欣喜地說道。

「我在大禹老師的教導下學過一段時間,但是我的師父不是他,我的師父是平心娘娘。」

楊蛟此話一處,不只是開山斧傻眼了,連同楊戩也傻眼了,原先他以為自己的出身很值得驕傲,闡教十二金仙的弟子。

但是聽到自己大哥居然是聖人弟子的時候,除了替他高興,也有那麼一點的酸,但是這點情緒很快被開心所掩蓋。

「主人叫我聽從你的命令,不過我決定讓他來拿著我吧。」開山斧指了指一旁的楊戩,緩緩說道。

「有什麼不好的影響沒有?」楊蛟看到開山斧的選擇,第一時間想的是會不會這件事會影響到楊戩的未來。

「你雖然武道修鍊有成,但是打開天道封印,沒有八九玄功,還是抵擋不住那時候的反彈傷害。」

開山斧對著楊蛟說道,語氣也沒有之前那般生硬。

「大哥,放心吧,我沒事的,開山斧,多謝你的出手。」楊戩拍了拍楊蛟的肩膀,語氣輕鬆地說道。

開山斧震落身上附帶著的岩石,露出了自己原本的真身。

寬大的斧面佔據了整柄斧頭的三分之一的位置,斧柄與斧面沒有一絲銜接處,恍然一體。

當斧頭進入到楊戩的手中時,楊戩能感覺到自身的仙力在不斷被抽取,下意識往前一劈,直接將眼前的洞穴劈開成兩半。

「你把我家拆了幹什麼?」開山斧傳達出一陣不滿。

「不好意思啊。」楊戩對著開山斧道歉,同時心裡嘀咕這開山斧的威力:只是隨意一擊便有此威力,母親,我一定能救你出來。

一旁的楊蛟看到開山斧的威力,臉上也帶著笑容,這一次救出自己母親勢在必行。

……

「準備好嗎?」靈此時正在天庭的一處禁地,天規石的所在。

這裡擺放著一塊記載著天規的混沌頑石,上面有著各項天規的懲罰,其中私下凡間,與凡人私通的懲罰是:萬雷穿心。

但是此時天規石被一陣法力所掩蓋,感知不到外界的變化。

「昊天的法力我已經用污穢的精血開始侵蝕了,很快就能將它腐蝕掉。」幻此時一臉計劃得逞地說道。

「昊天居然敢這個時候分化萬身去歷劫,我們就趁這個時候,讓他與楊戩的矛盾激化,到時候他就回來我們這一邊。」靈此時也興奮地說道。

「現在就是保證計劃的進行,不能讓別人破壞了。」

幻此時也收起了自己的情緒,目不轉睛地盯著被黑色污血不斷侵蝕的天規。

……

「大哥,二哥,你們來的真的好慢啊!」楊嬋此時在楊戩他們必經之路上跳了出來。

雖然過去了很久,但是血脈上的聯繫,加上與幼時相符的容貌,楊蛟和楊戩一下子認出眼前之人。

「小妹!」x2楊蛟和楊戩同時呼喊,三人一時間緊緊抱在一起。

「大哥,二哥,我好想你們啊!」此時楊嬋的眼中,滾滾熱淚忍不住流了下來,積攢了百年的情緒一下子爆發出來。

「小妹,一切都已經結束了,這一次,我一定會救出母親。」楊戩看著楊嬋的淚水,斬釘截鐵地說道。 獵殺到足夠多的妖獸后,燕翎羽就離開了無常山,他並沒有在鳳鳴鎮多停留,簇太過魚蛇混雜,沒點實力最好不要在這裏來。

燕翎羽找了一處無饒地方,然後從儲物戒里拿出了自己的豪華飛梭,接着迅速啟動駕駛着它飛往陵江城。

「哎,真累啊,還是讓它自動駕駛吧,我歇會兒。」

燕翎羽選擇了自動駕駛模式,自己則把座椅放倒,平躺了下去。

一個多時的極速飛行后,燕翎羽回到了陵江城。

「讓我看看,交任務的地方在哪,嗯,玉門區慶德路88號,也不知道這些妖獸能賣多少錢。」

燕翎羽降低了飛行高度,開始按照導航前往任務交接地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