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魯阿媽走到床邊。

0

「我來看看吧!」

胡芷依站起身,給她騰出位置。

「我該怎麼稱呼您?」胡芷依

「叫我卓魯就行。」

胡芷依點點頭。

「謝謝卓魯阿媽。這麼晚了打擾您。」

「不用客氣的,每年都有不少探險者經過這裡,能對你們有幫助就好。」

卓魯阿媽蹣跚著走到床邊。附著身子看著胡景珅。

胡景珅意識已經開始模糊,臉色蒼白。額頭掛著豆大的汗珠。

「他怎麼受的傷?」卓魯阿媽一邊說著話,一邊掀開毯子。胡景珅的手臂裹著紗布,卓魯很容易就找到傷口。看到傷口,卓魯阿媽愣住了,突然渾身顫抖,臉色發白。

「你,你們遇到那東西了?」

胡芷依知道卓魯阿媽說的是什麼東西,輕輕點點頭。

楚陽站在一旁,聽到卓魯阿媽這麼問,心道:看來這裡的村民,應該比我們了解這隻怪物。

胡芷依突然看到了希望。

「您老人家知道那個怪物是什麼東西?」

卓魯阿媽點點頭。「它是這裡的守護者,天神的寵物。」

胡芷依驚愕:「守護者?它在這裡多久了?」

卓魯阿媽叨念道:「很久了,我也是聽祖輩們這麼說的。」

卓魯阿媽說完話,匆忙站起身,快步走回裡屋。

屋裡傳出噼里啪啦的聲音,像是在翻東西。卓魯阿媽用藏語和一個稚嫩的聲音講話。聽聲音是個小女孩。

不一會兒,卓魯阿媽掀開布簾從裡屋走出來,懷裡抱著一個紅漆木箱。布簾動了一下,從裡屋伸出一個小腦袋。一個小女孩,十多歲的樣子,梳著兩個小辮,典型的高原面孔,用好奇的眼光打量屋裡的陌生人。

卓魯阿媽把木箱放到地上,隨手打開箱子。箱子里裝著滿滿的瓶子。卓魯阿媽從裡面拿出幾個棕黑色擴口瓶。

「阿果,過來幫我一下?」卓魯阿媽回頭對小女孩說道。

小女孩答應一聲,頭卻縮了回去。

胡芷依一看阿果調皮地躲進裡屋,趕緊過去幫忙。

「沒事,她去取手電筒了。」

卓魯阿媽話音未落,門帘一挑,阿果拿著手電筒跑出來。

「阿乙。」

卓魯阿媽看了一眼阿果,慈祥的笑著。「我的眼睛不好,夜裡看東西模糊,阿果經常給我打光。」

胡芷依對阿果笑了笑。阿果有些害羞,悄悄躲開。

卓魯阿媽把幾個瓶子里的藥粉倒出些,攪拌均勻,敷在胡景珅手臂上。

「你們去過那裡了?」卓魯阿媽問道。

「您說的那裡是廢墟?」胡芷依反問道。

「是的。它是屬於那裡的。」

胡芷依點點頭,沒說什麼,從包里拿出繃帶。

卓魯阿媽擺擺手,不用了,隨手掏出一卷白布,蓋在胡景珅胳膊上。

「他的傷不能包裹的太嚴實,要保持透氣。」

「我們在這裡居住,每家都準備克制它的草藥,還好你們來得及時,他的傷敷過葯就沒事了,但是要多休息幾天。」

「謝謝卓魯阿媽!」胡芷依一個勁感謝卓魯阿媽。

阿果跑到爐火旁,提著銅壺,給每人倒了一碗酥油茶。

卓魯阿媽對怪物也很好奇,打聽事情的來龍去脈,楚陽一五一十的對卓魯阿媽講述了過程,中間隱藏了有人指引自己走入北哈陌的事。

卓魯阿媽開始很平靜,直道後來聽楚陽說道在山腳遭到怪物襲擊,突然臉色一變。

「那東西出來了?」

楚陽沒想到卓魯阿媽會有這麼大反應,一時有些蒙。

「什麼出來了,那怪物難道以前在底下么?」

卓魯阿媽喃喃自語一般地說道:「它終於出來了。」

眾人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

卓魯阿媽對阿果說了幾句,阿果匆匆忙忙跑出去了。

胡芷依對楚陽小聲說道:「阿媽叫阿果去叫人。」

卓魯阿媽對楚陽解釋道:「北哈陌忤逆天神,神一怒之下毀掉了整個村子,臨走之際留下雪彌勒,讓那裡成為一片禁地,雪彌勒從古至今都沒走出那裡。」

眾人面面相覷,無言以對。如果那東西一直沒離開過廢墟,自己運氣真夠點背的。 卓魯阿媽盤坐在地上,手裡攆著佛珠,小聲叨念著。

「古老的預言,這一天終於還是來了。」

「能告訴我是什麼事么?」胡芷依站在卓魯阿媽身邊,低聲問道。

「我的孩子,你們的到來,證實了一個古老的預言,預言說雪彌勒走出北哈陌,災難即將來臨。」

楚陽和胡芷依對視一眼,這地方古怪的很,楚陽也不得不相信卓魯阿媽的話。胡家人對於預言更深信不疑。更何況雪彌勒大夥也見識過了。如果這許多年來,雪彌勒一直在北哈陌遺址生活,當然不會危害到這裡,但是一旦雪彌勒離開廢墟,這座村子一定在雪彌勒活動範圍內。

胡芷依坐在卓魯阿媽身邊:「我們來到這裡,雪彌勒剛好逃出結界,不知道我們是不是預言的一部分。」

卓魯阿媽神態安詳,目光平靜如水。似乎對這件事開始適應。

「您可以和我說說這個預言么?世間萬物相生相剋,或許我們能幫上忙。」胡芷依說這些似乎有些牽強,但是現在她必須知道更多有關雪彌勒的信息。

「北哈陌因雪彌勒覆滅,南哈陌因它而生,天神把我們安置在這裡,就是為了等這一天。我們這個村子是為雪彌勒存在的。」卓魯阿媽笑道。

「你們是哈陌族?」

卓魯阿媽點點頭。

大家正談論之時,屋外突然傳來雜亂的腳步聲。

卓魯阿媽帶著大夥來到院子。阿果從院外跑進來,對卓魯阿媽說了幾句,卓魯阿媽點點頭,阿果躲到卓魯阿媽身後去了。

村子里燈火通明,似乎一瞬間所有的屋子都亮起燈光,卓魯阿媽門口聚集了十幾號人,有的拿著手電筒,燈影搖曳,這陣式看著有點混亂。原來是老族長帶著村民來到卓魯阿媽門外。看得出所有人都很緊張。

為首的老人虛發花白,是哈莫族老族長。老族長咳了一聲,眾人立即安靜下來。老族長沉聲道:幾位客人可以將經過說給我們聽?楚陽把前後經過詳細的講了一遍。哈陌族長眉頭緊鎖,輕輕嘆口氣。

「該來的終究會來。」

哈陌族長對身後一位黝黑的中年漢子招招手。

「桑布你過來!」

桑布走到哈陌族長身邊,哈陌族長在他耳邊低語幾句。

桑布點點頭應下,然後轉身走了。老族長然後吩咐其他村民把村子周圍點上火把。村子進入緊急狀態。

哈陌族長對楚陽等人說到:「我的客人們,這裡將要發生什麼,你們想必也都心中有數,還是儘快離開這裡,從這裡向東行走,有一條小路,你們的車可以通行,天亮之前能出山。」

「也許我們能幫上忙!」

楚陽到。

胡芷依臉色有點難看,楚陽對於胡家的重要性可想而知,她和胡景申此行的目的就是確保他的安全,這種情況下她當然不希望楚陽冒險。

楚陽根本沒理會胡芷依。

自己此行的目的是尋找楚矯,楚矯出現在這裡,雪彌勒也突然出現,絕對不會是偶然,古老的哈陌村隱藏在這裡,是否和楚矯有關係?楚陽意識到自己將要面對的危機,或許和哈陌族人有著某些關係。

「老族長你看,我們科考隊畢竟裝備精良,而且我們這還有個傷員,不便行動。」

胡景申的傷也是因雪彌勒引起,雪彌勒如果真像族長所說的有仇必報,那留在這裡安全係數不是更大嗎?楚陽必須為隊員下一步行動計劃做好準備。

哈陌族長猶豫一下,還是答應了楚陽的請求。「接下來我們要做的事很危險,我們恐怕無法顧及你們的安危,如果非要留下來,你們就自便吧!」

「我們有什麼能幫上忙的,可以吩咐。」楚陽說到。

「嗯,既然你這麼說了,有事我會叫你!」哈陌族長說到。

桑布在村子中心燃起篝火,村周圍也十米左右一個火把,把整個村子圍起來。

哈陌族長吩咐每三人一小組,在村周圍巡邏。

桑布帶人隔一段時間把每個火把加上油,以保證火把持續燃燒。其他活楚陽也幫不上忙,索性就和桑布圍村檢查布防。

桑布為人直爽,不拘言詞。說話像扯著嗓子喊一樣。很快兩個人就混的很熟悉。

楚陽他們要做的事其實很簡單。村子中心有一個平台式建築,角落裡有一個地窖,裡面裝滿成桶的油脂,村民把桶放置到各個位置,楚陽負責把這些油脂塗抹到火把上。

桑布把準備好的油桶打開蓋子。

油脂細膩,略微發黃,楚陽似乎聞到一股淡淡的香味。

「這是什麼油脂?」楚陽好奇地問。

桑布說道:「這是村子特製的酥油。專門續火種用的!」

「這酥油很珍貴的,每年生產出的數量有限!平時捨不得使用的,不看這些都是從很久以前積攢下來的!」

桑布說著話,用木鏟鏟少許油脂,木鏟放在火把頂端,距離火焰半厘米的高度,火焰熏烤油脂,油脂很快融化,滴落在火把上,火炎並沒有太大的變化。

原來這酥油也是特製的,不需要火焰有多大,主要燃燒時間夠長。

火把很小,而且做工精緻,火焰不大,但是燃燒持久。

楚陽用手沾了一點酥油,聞了聞,確實很香。 房間燈光昏暗,古紅色桌案前,哈陌族長點燃藏香,淡藍色煙幕瀰漫飄散,中間一道木製隔段,牆壁上掛著一副藏毯,顏色很暗,使得藏毯看上去很古老。哈陌族長面對藏毯,坐在桌案前。煙霧在藏毯上上留下氤氳的影子。透過氤氳霧氣,隱約看到藏毯上一隻渾身白色的怪物,躲在山林之中。山林外一群村民打扮的人,手持弓箭火把,追擊怪獸。

淡藍色煙幕虛化了藏毯的視角,隔段對面傳里一陣輕微的腳步聲。

藏毯後走出一個人,一身青布藏袍,手中握著天珠。

「阿吉旺?你什麼時候下山的?」哈陌族長問到。

天進午夜,阿吉旺出現在村子里,這無疑是個意外。

「今晨!」來人淡淡的說了兩個字,語氣冰冷,但是仍雙手合十,躬身施禮。

「剛才的事你都聽到了?」

「是!」

「什麼原因讓你留在這裡?」哈陌族長不由得起疑。

阿吉旺沒有回答哈陌族長,而是反問道:「那些人您打算怎麼處理?」

哈陌族長目光轉向藏毯。藏毯中心位置,山林間還有另外一支隊伍,這支隊伍為首的是兩個人,而在兩個人身後卻是一群狼。哈陌族長眯著眼,看著那兩個背影。

「古老的預言,它的再次出現,也會像哈瑟王朝,有神降臨,驅駕萬物,抵禦惡魔!」

「但是您應該知道,來這裡的人都是為了什麼目的,他們也許是另一種危險!」阿吉旺陰沉的猶如漆黑的夜色。

「不管他們出於什麼目的,我都不允許你節外生枝。」

「是!別忘了他們會把它引到這裡的。」

「勞煩儘快通知山上,做好防範,如果我們不能制止它,那麼它一定會去那裡的!」

「那我先走了!」阿吉旺轉身隱入黑暗。一雙眼睛在黑暗中一瞥凌光。

村外:

楚陽嘗試著把酥油滴在火把上。看似簡單的工作,幹起來可就不是那麼回事了。

木鏟沾滿酥油,稍有不慎,木鏟就會被引燃,每個人手中都會拎一個水桶,一旦木鏟被引燃,就迅速把木鏟插入水桶,漆滅火焰。

「桑布首帶!」

「有什麼異常嗎?」桑布問到。

「沒有!」那人回答哦。

「小心點!」桑布囑咐。

「好的!」

一隊巡邏的村民遠遠走過來,和桑布打了招呼,匆匆離開,每個人的神經都綳的緊緊的。

村子依山而建,房屋因坡度顯得有層次,高低錯落。西面是一個不太陡峭的山坡,房屋在火焰的照耀下若隱若現。

吳磊帶著小川竟之趕回村子時,已經凌晨,小川萎縮在車裡,抱著筆記本,明顯受了驚嚇。好在沒什麼大傷。

楚陽和胡芷依急忙趕到村口,桑布做天亮前的防範。

「誰在那裡?」桑布對著一處黑暗的角落吼道。隨手抽出藏刀。

阿吉旺從角落裡走出來,手裡牽著一頭氂牛。

「阿吉旺?你怎麼會在這裡?」

阿吉旺的出現,桑布很是意外。

阿吉旺躬身施禮「扎西德勒,桑布首帶!」

「雪山就將迎來溫暖的春天,道路能夠通行,我下山運送些物資。」

「冬季太漫長了!」

桑布點點頭。「你見過村長了吧?」

「剛剛見過,這裡的情況我也知道了!」

桑布搖搖頭。「沒想到這種事居然發生了!」

阿吉旺湊到桑布身邊,小聲說道:「小心外來人!」

桑布臉色一變,頓覺詫異。

「族長和你說什麼了?」

阿吉旺陰笑道:「前幾天山上也去人了,他們的目的你應該清楚。說不定眼下這件事也是因他們而起!」

「那我們該怎麼辦?」桑布問道。

「我到有一個辦法!」阿吉旺在桑布耳邊小聲說了幾句話,桑布連連搖頭。

「不可以這樣做,詰曲大師不會允許我們這麼做!」

「除非你還有別的辦法!」阿吉旺說完,轉身走向村外。 阿吉旺的身影消失在夜色中,桑布轉身看了村口一眼,遠處燈火通明,楚陽正小心翼翼地整理酥油,表面上並沒覺得有什麼異常。

桑布目光猶豫不定,阿吉旺說的話也不是沒有道理,但是有些事,桑布還是要聽聽族長的意見。桑布最後轉身走進村子,接下來的事他必須和老族長商量。

楚陽低頭看著手裡的木鏟,一顆心難以平靜。阿吉旺一現身,楚陽就已經看到了。阿吉旺的出現,令楚陽陷入新的危機。阿吉旺不是別人,正是白天引他們入北哈陌的那個人。

如果阿吉旺和哈陌村有關係,或許阿吉旺根本就是哈陌族人,那自己豈不是羊入虎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