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頌秋直接一手撐不住摔在了地上,隨後身子一輕,已經開始被曲天馳帶著走了。

0

「老實點吧!」

曲天馳將千頌秋摔在地上后,便是不再出手,他看著千頌秋淡淡地說道。

「你看吧!就你這個實力,連我小弟都打不過,還想跟我們出去救人,別再把自己搭進去了,你還是老實待在這裡吧!」

秦穆然看了眼地上的千頌秋,隨後便是不管她,轉身走出了別墅。

曲天馳看著秦穆然離開的背影,他怎麼感覺剛剛秦穆然那話說的有問題的,一點都不像是在誇他,怎麼感覺連他都被損了呢! “大人,我錯了!求你饒了我吧!”

鬼婆婆看着成浩指向自己時,心中已經生出了一絲不祥的預感,如今看到校尉無所謂的態度更是大驚失色,連忙趴在地上不斷地哀求着。

成浩看着鬼婆婆痛哭流涕的模樣,微微搖搖頭,走到她的面前,擡起她的下巴,輕聲說道:“放心吧!像你這樣的美女,我疼愛都來不及,怎麼會傷害你的?”

不得不說,鬼婆婆的行爲雖然狼狽,但是盯着鄭菲兒的一張臉求饒,別有一番風味,那梨花帶淚的樣子讓每一個男人不由心底升起一絲強烈的保護欲。

“大,大人,你說的是真的麼?”

鬼婆婆看着成浩一雙乾淨的雙眸,臉上閃過一抹嫣紅,有些害羞的說道。

校尉看着兩人之間的舉動,皺起了眉頭,說道:“成浩,你若是喜歡這個女子,事後我把她交給你處理就好,不過這鬼婆婆的話你還是不要輕信的好,她的年齡算起來可是比你大不知道多少歲!”

聽到校尉開口,鬼婆婆臉上一白,原本還想魅惑成浩的心思頓時消散的一乾二淨,身體更是不由自主的顫抖起來。

“呵呵,瞧你說的,嚇得這美女都害怕了!”

成浩先是對着桂婆婆調笑了一句,然後轉頭看向校尉,又繼續說道:“不過,你說的也對!現在是該做正事的時候,一些兒女私情確實應該放在一旁了!”

鬼婆婆聽到成浩的前半句,心中鬆了口氣,以爲自己逃過一劫,但當成浩說道最後一個字節時,猛然加重了語氣。

一道黑氣立刻從成浩的懷中飛出,緊緊的纏繞住了鬼婆婆的脖子,並且那些黑氣像是有生命一般從她的鼻孔、嘴巴、耳朵立刻竄了進去。

鬼婆婆當即失去了知覺,而一旁的觀察着成浩的校尉看着兩眼翻白,四肢顫抖的鬼婆婆,眼中閃過一絲忌憚和驚訝。

“你這是要做什麼?”

校尉看到所有黑氣鑽進鬼婆婆的身體後,鬼婆婆便癱倒在地上一動不動,出聲問道。

成浩輕笑一聲,說道:“沒什麼,請你看個好東西而已!”

“好東西?”

校尉看着成浩嘴角詭異的笑容,眉頭緊鎖。

就在這時,原本倒在地上的鬼婆婆瞬間睜開眼睛,從地上站了起來。

校尉看着眼前雙眼赤紅,口中流着涎水的鬼婆婆,眼中閃過一絲驚異,轉頭看向成浩。

“美女,來,給這個客人轉個身,讓他看一看你的身段!”

成浩並沒有理會校尉的好奇的目光,而是對鬼婆婆說了一句。

鬼婆婆雙眼閃過一道紅芒,嘴角露出一絲微笑,在原地轉了個圈。

校尉驚訝的看着成浩,疑聲道:“奪舍?恩?不對,應該是你控制了她,但是你怎麼可能瞬間就控制了她?”

“這就是我之前所說的新技能了!”成浩看着校尉驚訝的神情,笑着說道。

校尉沉吟片刻,似乎想到了什麼,疑聲道:“你是想要通過這種方法來控制王平的鬼物大軍,讓它不攻自破?”

“聰明!我確實是這樣想的!”成浩笑着點點頭,說道。

校尉冷哼一聲,問道:“這就是你的戰術?可以解開當前局勢的戰術?”

“沒錯!”成浩點點頭說道。

“天真!” 地府巡靈倌 棄後重生:一品宮女 校尉怒斥一聲,說道:“鬼物本就不好控制,即使是王平也不過使用了鬼璽的力量才控制了他們,但即使是這樣,王平的精神力消耗也是極其嚴重的。”

“你?哼,如果我沒看錯!你的精神力連生死境都沒有達到,就妄想控制這麼多的鬼物,不怕撐死麼?”

成浩聽到校尉的怒斥聲,並沒有生氣,而是從手心中飄出一團黑色火焰,反問道:“我有說過是藉助我的精神力來控制麼?”

“地獄火種?不,是地獄火,雖然還不是很成熟,但是已經有了一定的雛形!”

校尉眼中閃過一絲疑惑,但當他的眼睛看到成浩手中的地獄火時,眼中露出了一絲震驚。

“你說你是來找李若曦的?怎麼可能?這裏我們都檢查過了,根本沒有其他人!”

地下,被白狐兒砸暈的趙小川清醒了過來,對着趙琳表明了來意,卻得到了這樣的消息,頓時轉頭看向了白狐兒。

“切,就憑她們要是能看破我狐山一族的幻術,那我們族人不久白混了麼?”

白狐兒看着趙小川幾人,不屑的說道。

“這麼說若曦真的在這裏了?”

原本聽到趙琳話後,心中有些失望的趙小川立刻大喜過望,抓住白狐兒的胳膊問道。

“你抓疼我了!”

聽到白狐兒的話,趙小川知道自己失態了,連忙鬆開了她的胳膊,然後緊張的看着白狐兒。

白狐兒原本還想埋怨趙小川兩句,但是看到趙小川的神色,哼哼了兩聲,說道:“你跟我來!”

白狐兒說罷,向前走去,趙小川連忙跟上,而趙琳和李明浩對視一眼,也連忙跟了上去。

“哎?你們跟上了幹什麼?別跟着我,去去~”

白狐兒剛走了兩步,發現了身後的趙琳和李明浩,連忙像是趕老鼠一樣說道。

“這裏本來就是我們的基地,我們憑什麼要走?”

看到白狐兒的舉動,原本對於鬼物沒有好感的李明浩梗着脖子說道,兇惡的樣子嚇得白狐兒立刻躲在了趙小川的背後。

趙小川身後升起一團黑霧,一張張面孔再次浮現,額頭上的鬼臉也越加的清楚。

趙琳攔住了李明浩,盯着趙小川的額頭看了好半天,自語道:“果然沒錯,是學院選中的人!”

“趙琳,你幹嘛攔我?難道我說的不對麼?明明這裏就是我們的基地!”

李明浩見趙琳攔住了自己,恨聲說道,手中不知何時幻化出一把黑霧繚繞的手槍。

趙琳反應過來,看着雙方劍拔弩張的模樣,喝道:“別緊張,我們沒有惡意,我們只是想要找尋一件東西。只是一直沒有找到,恐怕就在這白狐狸說的地方。”

“叫誰白狐狸呢?我沒有名字麼?”白狐兒聽到趙琳的話,揮舞着小拳頭說道。

趙小川聽到趙琳的解釋,心中鬆了口氣,然後壓住了白狐兒,說道:“好了,既然是誤會!那就算了!不過,你們究竟在找什麼東西?” 只是,等曲天馳反應過來的時候,秦穆然已經走出了門外。

「你…….」

千頌秋從地上此時已經站了起來,剛才曲天馳那一摔,將她摔的也是不輕。

「我什麼我!我那是在救你!」

曲天馳白了千頌秋一眼,雖然說對方是個美女,但是長得好看了不起嗎?長得好看就可以為所欲為,就可以不講道理嗎?

「救我?」

千頌秋還沒有發脾氣呢,曲天馳就先發制人了,你說氣不氣人!

「當然!我要是不救你,現在你估計都不能站在這裡跟我說話了!」

曲天馳理所當然的說道。

「那我是不是還要謝謝你了?」

千頌秋聽到曲天馳這麼說以後,臉色陰沉的更加厲害。

「謝,倒是不用了,我這個人很好說話的,再說了,為美女服務,是我的榮幸!記住,以後不要再跟我老大遞爪子了,我能夠救你一次,下一次我就不知道能不能救了。」

曲天馳一副語重心長的樣子看著千頌秋說道。

「滾!」

千頌秋真的是受夠了曲天馳了,要不是她打不過曲天馳,恐怕早就已經動手了。

「哎!我說美女,你幹嘛罵人啊!我跟你說,罵人是不對的,罵人是沒有素質的,罵人是……..」

曲天馳看著千頌秋罵了自己一句以後,便是直接向樓上走去,瞬間就不服氣了,連忙跟著後面一陣嘮叨。

另外一邊,秦穆然已經帶著冥王軍向著爾城的那間酷天集團旗下的倉庫趕了過去。

當他們來到倉庫的時候,夜幕已經降臨,四周颳起了刺骨的寒風,但是這些對於精銳之中的精銳的冥王軍來說並不算什麼。

停車,熄火,下車,一氣呵成。

「講一下!」

秦穆然說了一句,頓時所有的冥王軍稍息等待。

「今晚的目標是救人,如果遇到反抗,格殺勿論!」

秦穆然冷酷地說道。

「是!」

冥王軍齊齊回道。

「好!大家各就各位吧!」

秦穆然手一揮,剎那,這群冥王軍就好似黑夜裡的幽靈一般,迅速地消失在漆黑的夜色之中。

此時,倉庫里依舊燈火通明,雖然說全美妍已經被帶走了,但是酷天集團的那幫人要等到明天才走。

他們一群人坐在偌大的倉庫里,喝著啤酒,吃著炸雞,聊著天,不過內容大多數都是跟今天發生的事情有關係。

「錘哥,你說憋屈不憋屈!這群人到底什麼來頭,橫成這樣!兄弟幾個什麼時候受過這種委屈啊!」

上午跟錘哥抱怨的那個人繼續說道。

「我怎麼知道從哪裡冒出來的這些洋鬼子!不過說真的他們的實力太變態了!根本扛不住啊!」

錘哥一想到上午的境遇就有些后怕。

「是啊!我也覺得跟撞邪了一樣,我們還沒動手呢,就飛出去了!」

這麼一回想,眾人也是一陣后怕,實在是太詭異了!

「是啊!而且我好疼!全身的骨頭都快要斷了似的!」

另外一人回想起來,現在身上還能夠感覺疼痛。

「我也不知道他們什麼來頭,不過看咱們辛董的樣子,應該是知道他們的身份,而且來頭大到,連我們辛董都不敢得罪!」

錘哥比較了解辛昶安,瞬間分析地說道。

「是啊!咱們辛董在爾城都是橫著走的人,哪裡不爽了,都是直接踩,咱們跟著後面別提多威風了,什麼時候受過這種窩囊氣啊!關鍵是,以咱們辛董的脾氣,竟然沒有發作,還很卑微!我想,那個洋鬼子的來頭,一定很大強!」

另外一人有理有據地分析道。

「我贊成!不過我就好奇,他們把大小姐帶走幹嘛?」

錘哥點了點頭,隨後問道。

「是啊!我也好奇,大小姐被這群洋鬼子帶走了,豈不是要被……..」

「便宜了這群洋鬼子了,要不是辛董事先說了不準對大小姐做些過分的事情,你看,現在到嘴的鴨子,沒了!」

一人不甘心地說道。

全美妍長得那麼好看,在整個寒國都是有名的,只要是個男人沒有不喜歡美女的,大好的機會放在他們的面前沒有珍惜,錯失了,這真的是太氣人了!

「罷了,誰知道我們辛董怎麼想的呢?不過說真的,咱們辛董也是狠啊!怎麼說老董事長才死沒多久,大小姐好歹也是他的妹妹,他竟然能夠走出這樣的事情…….」

一人剛要接著說下去,便是被錘哥果斷的制止了!

「有些話,不要說出來,即便這裡沒有外人,但是隔牆有耳,傳出去了,給自己招惹殺身之禍!」

錘哥果斷地提醒道。

雖然大家都喝了酒,但是酒後亂言不代表不會出事情,這群人都跟了自己很久了,錘哥不希望他們禍從口出。

「知道了!錘哥教訓的是!是我口不擇言了!我自罰一杯!」

說著,剛才說話的那人便是端起面前的酒杯一飲而盡。

「我靠!錘哥,我是發現了,這小子是變著法的想要喝酒啊!咱們可不能上當了!酒本來就不多!」

一人打笑道。

「就是,這個小子,鬼心思就是多!」

一時間,整個人倉庫里都開始熱鬧了起來。

裡面的對話自然也是落入到了門外冥王軍眾人的耳中。

「全美妍被帶走了?」

秦穆然聽到這個消息以後,頓時愣住了。

千算萬算,沒有算到還是來晚了一步,不過剛才他們說全美妍是被洋鬼子帶走的,這件事又跟其他國家扯上關係了?

秦穆然有些不解,不過既然都已經來了,他覺得還是有必要將一些問題問清楚了再說。

「進攻!」

秦穆然單手一揮,頓時,早就準備就緒的冥王軍直接霸氣地破開了倉庫的大門,隨後槍聲響起,剛才還在喝酒,有說有笑的幾個人心臟上中了一槍,倒在地上,一命嗚呼!

酒瓶,酒杯摔倒在了地上,碎成了好幾片。

突如其來的槍聲將錘哥昏沉的腦袋瞬間驚醒了,尤其是現在,他的臉上還濺射著身旁一個兄弟滾燙的熱血!

「不好!有人襲殺!」

錘哥整個人的腦子都開始嗡嗡的響了起來。 金屬構成的通道,隨處可見的機械殘骸,還有周圍牆壁上掛着的槍支,讓趙小川意識到這裏大概就是類似軍隊中常提到的基地了。

隨着時間的過去,趙小川對這周圍的興趣漸漸地消失掉,然後看着前面走着的李明浩和趙琳,對着身旁的白狐兒低聲問道:“喂!你覺得他們之前說的話可信麼?”

“什麼叫‘喂’?我難道沒有名字麼?”

白狐兒腳下一頓,惡狠狠地對着趙小川大聲吼道,顯然還在爲剛纔的事情生氣。

趙小川被嚇了一跳,看着轉過頭望向自己的趙琳和李明浩神色有些尷尬。

“看什麼看?沒見過美女麼?”

白狐兒剽悍的回了一句,然後氣呼呼的看着趙小川說道:“姓趙的,你給我仔細聽好了,姑奶奶行不作姓,坐不姓名,大號胡魅兒!你給我記住了!”

“是行不改名,坐不改姓!”

“什麼?”

“我說是行不改名,坐不改姓,你說錯了!”

趙小川看着眼前剽悍的白狐兒,擦擦額頭的汗水,搖搖頭,暗道沒文化,真可怕!

豪門蜜戰,首席溫柔點 “哼,我說的一直就是行不改名,坐不改姓!是你聽錯了!”

趙小川看着眼前氣呼呼的白狐兒,瞬間有種秀才遇到兵,有理說不清的感覺。

“怎麼了?出什麼事情了麼?”趙琳看着這趙小川無奈的表情,好奇的問道。

趙小川無力地擺擺手,說道:“沒什麼,繼續走吧!”

趙琳和李明浩搖搖頭,轉頭繼續向着前面走去,而趙小川也悶着頭向前走着。

“喂,你覺得他們之前說的可信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