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米古木心中浮現了一抹恐懼,為何蘊生出來的世界之樹會吞噬它的生命精華?

0

它想將樹枝全部收回,但世界之樹可是樹人族的起源,哪怕它實力再高,也不能忤逆世界之樹的意志!

所以它只能任由世界之樹幼苗貪婪地吞噬。

「同類吞噬嗎?」

易林眸光微眯,不管如何,他都不能坐視這幼苗繼續吞噬下去,誰知道待會會發生什麼?

而且眼下,周圍的虛空變得極為不穩定,很像是傳送的樣子。

樹人族做出這等事,是不可能在人類的地域上繼續待下去了,所以它們只能去海域,或者是北大陸!

他雖然想去這些地方看一看,領略下不一樣的風光,但絕不是現在。

所以他往前一踏,血氣化刀,足足有數百刀芒斬向世界之樹幼苗。

但,

鏗鏗鏗!

刀光落在幼苗身上,卻像是碰到了最為堅硬的金鐵一般,無法傷及分毫,甚至反而被震碎!

「怎麼可能?」

易林瞳孔微縮,他雖然沒有使用魔刀,但這力量也足以重傷一名初級宗師了,但這幼苗卻像是用純粹的防禦力擋下了。

似乎被易林的行為惹怒,幼苗體表一圈圈血紅色的漣漪擴散開來。

刷!

虛空中一條纖長的樹枝出現,看上去極為柔弱無力,但易林看到這樹枝的時候,心中頓時冒起了寒氣,頭皮發麻起來。

他連忙將魔刀召回,橫在了胸前。

砰!

樹枝宛如長鞭,劃過虛空,抽在了魔刀身上。

恐怖的力量傳遞,易林喉嚨一甜,一口血從面具下淌落,他衣物碎裂,皮膚如瓷器,出現了密密麻麻的裂紋,鮮血瘋狂地溢出,天空中頓時下起了猩紅的血雨。

宛如流星,易林朝著下方墜落而去,重重地砸進了下方的地面中。 「鐵面!」

「主人!

上官南天等人驚呼,飛速往易林位置飛去,畢竟易林可是他們活命的希望,如果易林隕落了,那麼他們也將成為那株世界之樹幼苗的養料。

然而,虛空一條條樹枝出現,可怕的力量氤氳,這讓上官南天等人停住了腳步,不敢再上前。

樹人島還在崩塌,一片末日的景象,空間紊亂的氣息也變得愈來愈濃厚,一個個小型的漩渦出現,撕扯著周圍的虛空。

轟!

地面炸碎,一道身影飛了出來,正是易林,只不過他現在的模樣有些凄慘,渾身鮮血淋漓,裂紋遍布。

施展出血甲衣,易林輕呼一口氣,他雙手微微發顫,凝重地看向了世界之樹幼苗。

這玩意的力量太過可怕了,只是隨手一擊都能將他差點重傷。

揉了揉胸口,易林雙手握住魔刀,說實話,他對於眼前的局面已經失去了把握,別說帶其他人出去,就連自己能不能活下來都是一個問題。

「還好。」

看到易林重新出現,上官南天長出了一口氣,只要易林活著,那就還有希望。

「鐵面兄,樹人島上有傳送陣,並且已經開啟,用不了多久這座島嶼就被會傳送走,我們得抓緊離開了!」

上官南天高喊。

易林沒有回答,他如何不想走?但這幼苗的氣機卻是已經將他鎖定,不可能逃脫的。

「魔刀,能爆種嗎?」

易林問道。

魔刀:「……」

「好吧,看來只能用那個辦法了。」

易林搖頭一笑,他從背後將兩把斬刀取下,看著這兩把斬刀,易林眼中有亮澤泛起。

「為何斬刀不排斥他?」

桑侖看著易林握著斬刀,有些不敢置信地說道。

斬刀可是傳承武器,只有傑西卡這一族的人可以使用,其他人連碰都不可能碰到的。

「不知道。」

傑西卡也是沉默下來,她看著易林的身影,雙拳下意識地握緊。

「難道他能使用斬刀?」

露易絲說道,「斬刀上的封印如果全部解開,那將會是半神級的力量。」

「不可能的,我用了二十多年的時間,連第一道封印都無法破開,他怎麼。」

傑西卡搖頭,然而她話說了一半就停住了,只見遠處的虛空中一道巨大的虛影正在慢慢幻化而出。

……

「融兵煉體!」

易林眼中厲芒一閃而過,他手中湧起了滾滾血氣,纏向了兩把斬刀。

斬刀感應到生死危機,頓時顫動起來,裡面所蘊藏的力量也在瘋狂的躁動。

「可行!」

至尊王妃請當家 易林加大力度,現如今想要打破現在的局面,唯有借用斬刀的力量了,但他不知如何使用斬刀,所以只想出了這種簡單粗暴的方法。

斬刀里蘊藏著恐怖的力量,這種力量如果釋放出來,絕對可以與幼苗抗衡,甚至將其鎮壓!

咔咔咔!

斬刀上出現了一條條黑色的鎖鏈,這些鎖鏈幽暗冰冷,像是封印一般,死死地鎖住了斬刀,但斬刀里的力量如同海浪一波又一波,終於在幾個呼吸將鎖鏈沖碎了。

感受到斬刀里傳遞過來的恐怖威壓,易林連忙將其甩向了幼苗。

他雖然激發了斬刀的力量,但卻無法使用,相反,他如果還握著,那麼斬刀的第一個攻擊目標絕對是他。

斬刀旋轉著,朝著幼苗飛去,過程中,一絲絲黑氣溢出,凝聚成了一個模糊的虛影。

虛影足足有百米,氣勢如淵似海,伴隨著滔天的海浪。

他左右手張開,斬刀變大,落入他的手中。

轟!

腳下的樹人島震碎,四分五裂,像是承受不住他的力量一般。

連易林都被震飛了出去。

「好強。」

易林擦去嘴角的血跡,僅僅只是氣勢就讓他受了輕傷。

「那便是先祖大人嗎?!」

傑西卡看著那虛影,眼中露出狂熱之色,她雙膝跪下,面容虔誠。

「曾經的第一任斬刀使,海域中最接近神的存在。」

桑侖也是面容震撼。

斬刀使的雕像,海國王城也有,但這種力量凝聚的卻是第一次看見。

幼苗葉片輕搖,感受到虛影所蘊含的力量,似乎也有些凝重,不過下一刻,它紅光一閃,萬千樹枝襲向了虛影。

虛影不慌不忙,他雙手一合,將兩把斬刀握在了一起。

咔嚓!

天空雷聲炸響,烏雲堆疊,瓢潑大雨滾滾而下。

虛影大步一踏,朝著幼苗沖了過去,刀光閃爍,樹枝破碎,二者力量在劇烈地碰撞。

「他娘的,這是宗師之上的力量嗎?」

易林被衝擊波掀飛了出去,從泥土中站起來,無論是虛影,還是幼苗在此刻展現的實力都遠遠超越了他,他甚至連靠近的資格都沒有。

「真是不甘啊。」

易林搖了搖頭,他本是嗜戰之人,但看著場中發生的戰鬥,卻無法參與進去,著實難受。

嗡!

空間紊亂程度似乎達到了一個極點,萬物都開始扭曲,樹人島頂端甚至出現了一個巨大的漩渦。

裡面有恐怖的吸力傳出,一切事物都在往裡飛去。

轟!

虛影與幼苗的戰鬥進入到白熱化狀態,爆發出來的餘波,粉碎著一切。

千米古木還沒有死去,不過也算是差不多了,它看著幼苗,眼中一片平靜,隨後閉上了眼,氣息慢慢消散,整個身體從地下拔出,往漩渦里飛去。

「看來是逃不了了,那就看看會被傳送到哪裡吧!」

易林本想抵抗吸力,但這只是無用功,除非他的實力已經強到可以將島下的巨型傳送陣給破壞掉。

「哥哥。」

忽然有尖叫聲響起,易林循聲望去,只見露易絲的身體不受控制,往漩渦里飛去。

因為樹人島不停地在崩壞,幼苗與虛影的戰鬥餘波毀滅著一切,所以傑西卡等人就如同風雨中的小舟,隨時都會傾覆。

而露易絲區區大師級的實力,在這裡更是如履薄冰,傑西卡也無法護住她,因此,在漩渦吸力傳出的時候,她與桑侖他倆分散了。

「妹妹!」

書穿八十年代小女不倒 大明星和小才女 桑侖大吼,他朝著露易絲伸出了手,但卻無法靠近,漩渦里的吸力就和鎖鏈一般,讓他無法動彈。

(本章完) 只有門主才能掌管血煞子。

祝媽媽的疑慮很正常,羅陽已做好準備用三寸不爛之舌勸服她。

「好,我就過去。」

掛了機,羅陽讓戴寶健先回家收拾東西,來了再給他錢。

下了土堤,羅陽向村尾走去。

忽然之間,見安玉瑩在前面的轉彎處走過來。

「安姐。」羅陽打招呼。

還道羅陽是來接她的,安玉瑩頗為歡喜。

她剛下了課,上午沒她的課了。

「牛仔,你在家等人家就行了呢,不用來找呢。」安玉瑩嬌聲道。

羅陽哭笑不得。

他是要去村尾,不意碰到了安玉瑩。

現今她已誤會了,他不便解釋。

不然安玉瑩跟去,瞧見祝子姍和媽媽在那兒,又會有想法。

若安玉瑩將看到的告訴唐桂花,那可不得了。

晚上睡覺時,恐怕左右兩邊的肋都要受到唐桂花掐功的伺候。

「安姐,你先回去補睡,你有黑眼圈了。」

一面說,一面將安玉瑩擁入了懷裡。

唐桂花不在旁邊的話,安玉瑩便能完全獨佔羅陽的胸懷,她雙手摟住他的豹腰,臉面貼在他的胸膛上。

「你也沒睡足眼呢,跟人家一起回去睡呢。」安玉瑩嬌聲道。

「安姐,我待會就回去。」

說著,又啄了啄安玉瑩的紅唇。

有村民經過,見了這對金童玉女,均羨慕之極。

安玉瑩雖害羞,但伏在羅陽懷裡,她感到很幸福。

早上她有課要上,不像其他美人可以睡遲一些再起來。

「你跟人家睡呢。」安玉瑩輕晃嬌軀。

「安姐,我很快回去的。」羅陽勸道。

他不便說去幹什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