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響的時候,陽頂天還以爲哪家放鞭炮呢,後來一聽不對,這纔想起,這是金三角,不是內地,這邊放鞭炮的少,打槍的倒是多。

0

“我靠。”

陽頂天騰地坐起來,到窗前一看,槍聲離着不遠,在東頭五六十米開外,不過屋子攔住了,看不到。

這難不倒陽頂天,他立刻控制了一隻夜鳥,借眼看過去。

夜鳥飛過去,居高臨下,便看得清楚,一夥黑衣女,給人堵住了,衝不出去,正邊打邊往陽頂天這邊撤。

黑衣女大約有七八個人,攔截的卻非常多,陽頂天讓夜鳥飛高看了一下,嚇一跳,整個鎮子都給圍住了,兩頭都有人,而且非常多,估計至少得有好幾百,甚至上千都有可能。

“這麼大架勢,誰啊?**軍?不對,這裏面沒**,單寧好象是斑頭雁的地盤,難道是斑頭雁的人?”

陽頂天心下琢磨,控制夜鳥飛回來,看向那幾個黑衣女。

其實不必要借夜鳥了,因爲那幾個黑衣女邊打邊撤,剛好這邊小旅館還開着門,她們直接就撤進來了。

旅館老闆是個中年跛子,這時嚇得蹲到了櫃檯後面,根本不敢露頭。

幾個黑衣女進來,其中一個叫:“刀衣姐,三妹受傷了。”

“刀衣姐?”

聽到這個名字,陽頂天愣了一下,又驚又喜,他在樓上,聽得到,看不見,忙讓夜鳥飛下來,借眼看進去。

“給她包紮一下。”

一個清婉的女聲,清脆,果斷,猶如山間的野火,潑辣辣的燒着。

陽頂天借夜鳥看清了說話的人,不由得暗讚一聲:“原來她就是刀衣姐,果然漂亮。” 刀衣姐大約二十五六歲年紀,高挑苗條,這邊人普遍偏矮,她個頭卻比較高,大約跟陽頂天差不多,至少也得有一米六七到一米六八左右。

她是瓜子臉型,這邊的女子膚色偏黑,她皮膚卻很白,身材也很好,她穿着一身黑衣黑褲,胸部高高挺起,腰卻很細,臀部緊崩崩的,她這時探頭往外看,臀部向後翹着,更顯豐滿。

“這身材長相,琴霧也不見得能超過她,真想不到,金三角里面,居然有這樣的美人,還真是柴禾堆裏飛出了金鳳凰。”

陽頂天暗暗感慨。

“子彈好象卡在腿骨裏面了。”一個黑衣女叫。

“我看看。”刀衣姐轉身。

“不要管我。”

那個叫三妹的黑衣女兵極爲驃悍,坐在竹椅上,雖然痛得臉部抽搐,卻仍咬着牙叫道:“刀衣姐,你先撤,我掩護。”

“胡說什麼呢?”刀衣姐瞥她一眼:“我從來沒有扔下姐妹逃走的習慣。”

“不是啊刀衣姐。”三妹急了:“這明顯是個陷阱,不趁夜衝出去,明天天一亮,就更走不了了。”

另一個黑衣女也點頭:“是啊刀衣姐,只要你衝出去了,我們哪怕落到斑頭雁手裏,他也不敢害我們,但如果你落到他手裏,我們整個刀衣團都完蛋了。”

刀衣姐微一沉呤,對一個黑衣女道:“上樓頂看看。”

“是。”

那是個單瘦的黑衣女兵,個子極爲瘦小,估計撐死一米五,但卻極爲靈活,幾步就跑到樓上,樓道一角有樓梯,開着天窗,她爬上去,到樓頂看了一下,又飛快的爬下來,對刀衣姐道:“四面都給圍住了,至少有七八百人。”

“果然是個陷阱。”三妹急了:“刀衣姐,趕快撤,我往東,棉姑你帶兩個人往西,刀衣姐你悄悄的從南邊出去,直接上山,上了山他們就沒辦法了。”

她說着要站起來,卻又啊呀一聲坐下來,牙一咬,對旁邊一個黑衣女道:“玉妹,幫我找根棍子來。”

“哎。”先前那個很矮瘦的黑衣女應一聲,到門後找了個棍子,三妹把棍子撐到腋窩下,一咬牙站了起來,道:“玉妹,你跟我走。”

“好。”那玉妹看着瘦小,年紀也不過十七八,膽氣倒壯,毫不猶豫的點頭。

三妹又對另一個黑衣女道:“棉姑,你帶兩個人,往西衝。”

“好。”那個叫棉姑的黑衣女同樣毫不猶豫的點頭,隨手點了兩名黑衣女:“你們跟着我。”

那兩名黑衣女齊聲答應,沒有絲毫猶豫。

陽頂天借夜鳥看着,這些黑衣女,年紀都不大,刀衣姐年紀可能算是最大的,其她的,三妹,玉妹,棉姑幾個,都只有十七八最多二十出頭的年紀。

要是在中國,這還是高中生大學生呢,可她們,卻已經成了戰士,看她們沉着冷靜的神態,驃悍生冷的作風,明顯是身經百戰,根本不知道怕字怎麼寫。

“這刀衣團還真是名不虛傳。”陽頂天暗贊。

這時刀衣姐卻阻止了三妹幾個,道:“不要衝動,先等一下。”

“還等什麼?”三妹急了:“再等他們就圍死了,一旦天亮,就真的走不掉了,我們不要緊,刀衣姐你絕對不能落到他們手裏。”

“不急。”

相對於三妹的衝動急躁,刀衣姐卻始終保持着冷靜,道:“現在還早,要突圍,也最好選在三四點鐘的時候。”

“可是……”三妹猶豫。

“先給你處理一下傷口。”刀衣姐讓三妹坐下:“鎮子裏地形複雜,房屋多,他們怕我們打冷槍,不敢進來的。”

她的話成功的安撫住了三妹幾個,而她在絕境中仍能保持着的那種淡定的風姿,尤其讓陽頂天佩服。

“果然是名不虛傳。”他暗贊。

他本來只在樓上看戲,但刀衣姐的風姿感染了他,他決心要幫一把刀衣姐。

怎麼幫呢?

這邊不是麻坦共和國,金三角雖然在外人眼裏是魔窟一樣的存在,但其實開發千年,人口不少,大型猛獸之類的,已經非常稀少了,至少獅羣鬣狗羣什麼的是不存在的。

牛有,但野牛羣也不存在,農業文明,牛都給抓來養着了,沒有野牛。

蜂和蛇都有,但也不多,因爲鎮子邊上人活動太頻繁,比較毒的蛇類都逃開了。


要是三五十個人,陽頂天湊足二三十條蛇還是不成問題的,但斑頭雁包圍的至少有七八百人,而且這邊的人,見慣毒蛇,不那麼害怕的,就好象亞古他們不怎麼怕蜂一樣。

召毒蛇襲擊,好便好,不好時,反而是給悍匪送菜。

陽頂天一時間想不到辦法,把靈力放開,最近的山在南邊,靈力掃過去,陽頂天突然看到一羣猴子。

這是一個很大的猴羣,估計至少得有兩三百隻猴子,本來猴子晚上都會上樹歇息,不過今晚上有月亮,而且月光非常亮,有幾隻閒不住,還在竄來竄去的玩鬧。

“來個孫猴子大鬧天宮。”

陽頂天心念一動,立刻把猴羣召下山來。

斑頭雁在這邊放了有兩三百人,形成一條攔截線,陽頂天先讓猴羣悄悄靠近攔截線,暫不攻擊,而是召喚一隻小猴子進鎮。

毒匪們的攔截線攔人可以,攔猴子是不可能的,那小猴子得了陽頂天召喚,如飛而來,攀牆上屋,從窗子跳進來。

陽頂天讓它跳到肩膀上,再讓它吱吱叫了兩聲。

猴子的叫聲果然引起了刀衣姐幾個的注意,紛紛往樓上看上來,三妹叫:“樓上有什麼人?”

玉妹道:“我上去看看。”

不等她上來,陽頂天直接開門下來了,玉妹看到陽頂天,手中槍就端起來,她又瘦又矮,臉也小小的,但眼神極爲兇悍,手中的AK47端得極穩,陽頂天可以肯定,只要稍有一點不對,她就會毫不猶豫的開槍。

陽頂天當然不怕,心中反而有點憐惜,這樣的小姑娘,在中國,就是中學生啊,還在媽媽懷裏撒嬌呢,而玉妹卻滿臉殺氣,那殺氣是真實存在的,陽頂天能清晰的感覺得到,他可以肯定,玉妹絕對殺過人,而且不止一個。 陽頂天立刻舉手表示自己沒有惡意,到下面,親眼看到刀衣姐,比鳥眼看到的,更漂亮,氣質更加獨特。

“你是什麼人?”

三妹雖然受了傷,卻最急躁,一見陽頂天就問起來。

其她黑衣女,包括刀衣姐都看着陽頂天。

這邊的男子偏黑瘦,陽頂天雖然不是很高,但要超出這邊的平均身高,然後他膚色白淨,在中國,他不算帥哥,最多是不醜,但在這邊,還真要算小帥了。

刀衣姐這些人,眼光都很精的,自然一眼就看出陽頂天不是本地人。

“我是緬甸那邊過來的,受一個老闆委託,來救他給綁架的女兒,他被綁架的女兒,最後露面的地方,就在單寧。”

陽頂天沒有瞞,直話直說,但這個時候,說這樣的話,卻實在讓人有些難以置信。

三妹幾個眨巴眨巴眼晴,都看向刀衣姐。

刀衣姐沒吱聲,只是緊緊的盯着陽頂天的眼晴。

“她能在金三角這地方打出一片天地,可不僅僅只是長得漂亮這麼簡單。”

陽頂天暗暗點頭,對刀衣姐道:“刀衣姐,我們來做個交易怎麼樣?”

“你到底是什麼人,老實點。”刀衣姐沒答,三妹卻一聲怒喝。

隨着她的喝聲,玉妹棉姑幾個全拿槍口對着了陽頂天。


刀衣姐也沒有阻止,她一直冷冷的盯着陽頂天,看着他的反應。

陽頂天也看着她。

四目對視,刀衣姐看出來了,陽頂天一點也不害怕,沒有半絲慌張,眼光中甚至隱隱帶着一點笑意,似乎成竹在胸,又似乎是表示一種善意。

她不確定他眼光中的意思,但有一點可以肯定,他眼光中沒有惡意。

刀衣姐神情不變,道:“什麼交易。”

“你們幫我找人,我幫你們衝出去。”

陽頂天確實想幫刀衣姐一把,但讓刀衣姐幫他找人,也是實話,打人容易,找人難啊,而刀衣團是地頭蛇,有她們幫着找,那就容易多了。

“你怎麼幫我們衝出去。”三妹叫:“刀衣姐,不要相信他。”

這三妹還真是個急性子,先前沒注意,這會兒到近前看,陽頂天發現,這三妹長得其實還不錯,尤其胸部極爲飽滿,不在刀衣姐之下,這時一叫,飽滿的胸部不住的顫動。

刀衣姐卻冷靜如恆,就靜靜的看着陽頂天,好一會兒才道:“斑頭雁包圍鎮子的人,至少有七八百,你怎麼幫我們衝出去?”

“我會養猴。”陽頂天摸了一下肩頭的猴子:“我可以叫來南邊山上的猴子,對斑頭雁的人發起攻擊,然後你們就可以趁機溜出去了。”

“猴子?”


這個建議太奇怪了,三妹等人一時間面面相窺,就是刀衣姐,眼中也透出疑惑之色。

似乎說得有理,可是,真的行嗎?所有人都有些懷疑。

還是三妹先叫起來:“那怎麼可能,刀衣姐,不要信他,這也許又是個陷阱。”

就在她的叫聲中,陽頂天肩頭的猴子突然跳向旁邊的櫃子,而陽頂天身子同時一閃。

他速度快如閃電,刀衣姐等人幾乎完全來不及反應,陽頂天已經到了刀衣姐背後,順手抽出她腰間的砍刀,架在了她脖子上。

在他完成這一連串動作後,三妹等人才反應過來,驚叱聲中,紛紛端槍,但陽頂天躲在刀衣姐身後,刀架在刀衣姐脖子上,她們也不敢開槍。

“都不要亂動。”陽頂天笑着叫:“小心走火。”

“快放開刀衣姐,否則我把你碎屍萬段。” 農門肥千金 ,猛地站起來,卻又一聲痛叫,身子一蹌,靠到旁邊的桌子上,沒有摔倒,槍口卻指向了陽頂天。

可惜陽頂天躲在刀衣姐身後,她打不到,急得杏眼圓瞪。

玉妹棉姑等人也又驚又怒,卻一點辦法也沒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