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者第一是閻王傭兵團,後者第一是血閻王林天。

0

但是見過林天的人沒有太多。

狼牙傭兵團不如閻王傭兵團,但實力也不容小覷,在榜上的人有三名,分別是二十八名,六十九名,以及九十八名。

排名聽着不高,但這可是全世界範圍內選出來入榜的。

「羅王來了。」最後剩下的那個人畏畏縮縮地說道:「不過他和我們不在一起。」

「排名第六十九的,黑羅?」林天皺了一下眉頭。

狼牙竟然這麼重視他,這種等級的人都是派了出來?

黑羅的能力不簡單,接過一百六十個任務,只失敗了三次。

而且他是狼牙傭兵團的副團長,已經很久沒有執行過任務了,這一次也重新出山了。

「是羅王。」那個人回答道:「本來羅王不會來的,但是聽說閻王傭兵團給我們下了通牒,羅王生氣了,就親自帶人過來了。」

「你們狼牙傭兵團,現在這麼膨脹嗎?」林天玩味的盯着他。

那個人沒有回答,他不知道應該怎麼說。

「算了,不管這麼多了,既然你們狼牙傭兵團自己作死,那我就滿足你們。」林天動手解決了他。

告訴了漠雨這裏發生的事情,就去找趙賢了。

趙家遠在帝都,林天想從趙賢這裏解決。

此刻的趙賢正神色不善的坐在沙發上,在他的對面,有三個不凡的人。

中間的看起來最普通,但是實力也不簡單,來自武道世家,人送外號冷麵書生。

右側的也是來自武道世家,名為石驚天,力大無窮,數百斤的巨石他單手就能輕鬆舉起。

左側的是一名濃妝艷抹的女子,身材很火辣,她是一名殺手,代號為曼陀羅。

「趙叔,你這一次不是給軒弟找老婆嗎?怎麼看起來你不太開心呢。」冷麵書生開口道。

「別提了,這上官家真是不識好歹,竟然敢這麼欺負我們,當我脾氣好呢?」趙賢冷冷的說道:「還有那個小子,我一定不會輕易地放過他的。」

「趙叔,我們是來拜訪您的,現在發生了這種事情,讓我們來替您解決吧。」石驚天道。

「你們出手?這有點麻煩你們了。」趙賢神色一動,還是拒絕了他們的提議。

他們的身份都不簡單,要是被他們身後的家族知道,就很麻煩。

「不麻煩,趙叔,讓我們去吧,在家裏也不能好好的發揮一下,現在剛好替你解決麻煩了。」冷麵書生笑着說道。

「既然如此。」趙賢剛想答應,林天就進來了。

「你們在商量什麼呢?說出來大家一起聽聽。」林天玩味的說道。

「林天,你竟然敢來這裏?」趙賢怒了。

「趙叔,他就是讓你鎩羽而歸的那個人嗎?」冷麵書生打量了一下林天:「小子,看起來挺面生,不是武道世家的人吧?」

「不是,我就是一個無名小卒而已。」林天點點頭。

「這樣你還敢來這裏?」石驚天用拳頭錘了一下胸口,就向著林天沖了過去。

林天伸出一隻手,擋住了石驚天的進攻,接着一腳踢出,石驚天向後退去。

「哥們,你該減肥了,這也太重了,你是單身吧?」

「什麼意思?」石驚天被林天的話整蒙了。

「沒什麼。」林天微微搖頭,剛才這一腳已經用出了自己的三成實力,竟然沒有打敗他。

他看起來也不像受傷嚴重的樣子。

這人不簡單啊。

「有點意思。」冷麵書生淡淡的說道,從腰間抽出一把軟劍,向著林天斬了過去。

「賢侄,打傷就行了,別殺了他。」趙賢開口道。

在這裏殺了人,不太好處理。

曼陀羅盯着林天,總感覺他的招式很熟悉,看起來像是在哪裏見過一樣。

但一時半會兒,她想不起來。 分別的時刻來得那麼快,凌柯帶著要走的人準備兩日,除了糧食、日用品、飲用水這些基礎的東西,他們還帶了一半的武器和汽油,留下的人都沒有異議,因為這些東西都是凌柯帶人拿命換回來的,他能留下一半的物資已經很是慷慨。

分別在即,小秋抱著亦然哭成了淚人,大家都依依惜別,凌柯走到李明西身邊,對他說道:「照顧好大家,我相信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嗯,你們也多保重。」李明西和他握了握手,目送著大家上車離去。

暴風車隊正式出發,車隊是熙園安排的,依然是他和熙承騎摩托開道,刀頭開著裝甲車,後面依次是凌柯開的越野車,捕快開的小卡車,最後是劉健開的一輛麵包車。

他們出發的時候趕了個早,空氣清新而且也不熱,楚夕要試驗自己的能力,因此並沒有上車,他一開始只是一段一段地瞬移,悠閑地等車隊經過自己身邊再移動一段,後來他找凌柯要了一部對講機,想試驗一下最遠可以達到多遠,經估算,他的極限瞬移距離竟然能達到一千米以上,這一結果令大家都很驚喜。

中午,楚夕被曬得扛不住,終於停止訓練,回車上休息,此時,車隊正行駛在高速公路上,烈陽高照,大家將車停在路邊,下車吃飯活動一下。

凌柯掏出地圖比照了一下,對熙承和熙園說:「距W市還有六百多公里,咱們全速前進,說不定兩天就能到。」

然而事實總是很殘酷,下午兩點,暴風車隊在經過一個隧道之後被高速路上的一堆車攔住了去路。

刀頭下車看了看,有些頭痛地對凌柯說:「我擔心的事還是發生了,前面都是撞毀的車輛,沒辦法疏通。」

凌柯飛到高處看了看,無奈地對大家說道:「前面路被封死了,我記得剛才經過一個岔道,我們回去從下面走,看看能不能走通。」

大家都沒有異議,紛紛上車調轉車頭往回走,從岔道下了高速,一路還算順利,市區是肯定不能走的,那裡布滿了喪屍,熙園提議走山道,於是車隊又開上了山道,但是沒走多遠,又被山上滾落的巨石攔住了去路。

楚夕捂著腦袋,哀嘆道:「怎麼哪裡都不通啊,這可怎麼辦啊!」

車隊繞行了這麼久,天都黑了,無奈之下,眾人只好又將車停在一處安全的地方,商量接下來的路線。

凌柯皺眉看著地圖,半晌放下來,說道:「大家有什麼好的建議嗎?」

熙園說:「現在擺在我們面前只有一條路可以走了,就是徒步翻過這座山。」

捕快問:「意思是要放棄這些車嗎?」

熙園嘆了口氣說:「是這個意思,我也很捨不得,畢竟這些都是我一點一滴改裝過的。」

凌柯說:「是啊,但是如今車輛沒辦法繼續前進,我們只能選擇徒步過去了。」

大家悶悶地吃了晚飯,想不到出師不利,才上路就不得不丟掉代步工具。

吃完飯,大家整理著各自需要攜帶的東西,爭取最大限度地帶走車上的物資。

在這些人里,很多人都不清楚他們要去向何方,只是沖著信任的人,願意和眾人一起往下走,凌柯給大家介紹了一下自己的家鄉,說了一些劉烽的事,大家圍著火堆聊天,倒也沒有先前那麼鬱悶了。

山上很安靜,凌柯在路口設了一道鈴鐺牆,萬一有喪屍摸黑上了山,眾人也好有個預警。

「兩人一組負責警戒,其餘的人都回車上休息,明天需要大家有充足的體力來應對接下來的路。」張士木安排好警戒人員,其中一隻手從懷中掏出煙,另一隻手拿著打火機點火,配合的天衣無縫,凌柯在一邊看到了,不禁拍手叫好。

「你這新長出來的手越來越靈光了,再也不像剛開始的時候那樣老是打臉了。」

「你就別笑話我了吧,我這兩隻手還要多練練,為了練它們,我原來的兩隻手都快生鏽了。」張士木從背後放出自己原本的手,活動了一下。

「我勸你還是少抽點煙,對你的超能力沒什麼好處。」

「知道啦,我現在聽你的話已經抽的很少了。」

兩人相視而笑,張士木催他道:「趕緊回去跟你的青青膩歪去吧,別在這盯著我。」

「周圍這麼多人,你還是饒了我吧,話說你這麼多手,以後你的老婆可怎麼招架得住哦。」

張士木「呸」了一聲,罵道:「我怎麼沒看出來你這麼混啊,快走快走,別在單身漢面前秀了。」

凌柯委屈道:「我秀什麼了我秀,青青一直不讓我碰她。」

張士木詫異地問:「為什麼?你們不是確定關係了嗎?難道你有問題?」

「別胡說,青青是個保守的女孩子,她可能是害羞吧,我也不急,慢慢來嘛。」

張士木壞笑地看他,凌柯怒,說道:「幹嘛,我說真的,不信算了。」

「好好,我沒說不信,那個,你還是早點回去跟人家培養感情吧,哈哈。」張士木笑得差點岔氣。

「笑死你!」凌柯沒好氣地瞪了他一眼,轉身回去了。

第二天,眾人就棄車步行進山,一路上,風景很美,山林中也格外的安靜,只是偶爾能聽到幾聲鳥鳴,步行其間,彷彿能讓人忘卻一切煩惱。

經過一處瀑布的時候,幾個女生流連忘返,說是要去洗洗臉,凌柯也沒在意,通知大家就地休息。

就在眾人準備生火做飯的時候,山林中傳出一陣驚呼,離得比較近的刀頭率先站起身,瞪圓了雙目,喊道:「有人!快,有人帶走了青青和悠悠,快追!」

眾人都愣了一下,太久的安居讓大家失去了警惕,凌柯奔到刀頭身邊,問道:「怎麼回事?」

「我,我也沒看清楚,不知道是人是猴,但我看到……哎呀,就是一眨眼的功夫,什麼東西把她們擄走了!」

凌柯這才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連忙招呼大家追趕。他飛到空中,無奈周圍都是參天的樹木,樹冠將視野遮得嚴嚴實實,他氣急敗壞地落到地上,此時他的心亂了,說好要保護青青,自己怎麼可以如此大意!

因為不知道擄走青青的人往哪邊去了,凌柯讓大家分開追擊,務必每一處都找仔細。

他心急火燎地低空飛行,其實這樣很耗體力,但是沒辦法,飛到高處就什麼也看不見。

他一邊飛行一邊思考著各種可能性,對方身份未明,這種直接搶人的行徑,不管怎麼想都凶多吉少。

凌柯堅持飛行了幾個小時,直到體力不支落到地上,他又奔跑著四處尋找,跑到一處斷崖邊,他累得腳下一軟,跪坐在地上,天快要黑了,他找到青青的希望更加渺茫。

就在他快要絕望的時候,眼角的餘光注意到斷崖的另一邊,有一簇篝火明明滅滅地燃燒著。一般人根本就看不見那麼遠的情況,但他不同,他有一雙飛飛賦予他的鷹眼。當他看清對岸的情形時,眼裡幾乎噴出火來。

有一群人圍著篝火在跳舞,而旁邊的架子上赤條條地綁著兩個人,不是別人,正是青青和悠悠。凌柯胸中的怒火累積到無可復加,他縱身飛過斷崖,重重地落在對岸。

青青和悠悠都光著身子,身無寸縷,兩人都驚恐地看著他。凌柯飛身到兩人身邊,拿起一旁地上的衣服將兩人蓋住,青青閉上雙眼,渾身顫抖,凌柯安慰她倆:「別怕,閉上眼睛,我來解決!」

悠悠還算鎮定,雖然被凌柯看光了身體,臉有些紅,但她還是出聲提醒:「姐夫,小心,他們是吃人的!」

凌柯回頭看到一群齜牙咧嘴的怪物將三人包圍,這些怪物應該是人類,但是跟正常的人類不太一樣,凌柯發現他們穿著隨意,有男有女,有的連下身都沒有遮擋住,他們每個人都是腳掌寬大,佝僂著身子,手指甲修長鋒利,牙齒也很尖利,怎麼看都像吃人的怪物。

凌柯盯著這群食人怪,冷笑了一聲,不管他們是經歷了什麼變成這個樣子,他都不會同情,因為他們傷害了自己最重要的人,他已經準備好要大開殺戒了。

「砰砰砰!」遠處依稀傳來一陣槍聲,秦韻抬起頭側耳細聽,喊道:「有槍聲!」

張士木、楚夕都停下腳步,三人尋著槍聲往回跑,與此同時,熙承、捕快他們也聽到了槍聲,紛紛往那個方向趕去。

等到眾人趕到的時候,凌柯渾身是血地站在檯子上,周圍倒了一片吃人的怪物。

「別過來!」凌柯將槍插回口袋,頹然跌坐在地,他沒想到這些怪物如此難纏,每一個都戰鬥力驚人,速度也很快,他雖然幹掉了這些怪物,自己卻是受了不輕的傷,他說道,「男人都把頭背過去,張琪,秦韻,你們幫我把青青和悠悠放下來,給她們找件衣服。」

眾人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但是還是遵照他的要求做了,天此時也完全黑了下來,大家奔波了一天都很疲憊,便在此處紮營。

刀頭和捕快熟練地搭起了幾個帳篷,熙承和熙園找來了許多柴火,張士木和楚夕、秦韻三人在周圍布置了警報裝置,確定周圍安全才回到篝火邊坐下。

凌柯臉色很差,正伸著手讓小秋給自己包紮,劉健忍不住問:「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