刁明一臉無奈:「如果可以的話,我會不跟院長提起嗎?」

0

還不是因為說了也沒有用,所以他就直接放棄了?

刁明都沒有辦法了,其他幾人只能長嘆一聲。

只是慕卿卻絲毫沒有任何的擔憂,彷彿明天要來的那個人,就是個陌生人。

「卿卿,你沒事吧?」刁明擔憂的望著慕卿。

「我沒事啊。」慕卿回過神,笑著搖了搖頭:「我能有什麼事情?你們就不要一驚一乍了。」 當天晚上江帆立刻給薛奎安打了電話,把今天在東城區的事情說了,並囑咐他要時刻關注藍幫的一舉一動。

第二天早上,江帆回到了醫院上班,剛進疑難雜症科室,李秘書就來了,

「江助理,趙院長請你來院長辦公室來一趟,有事找你。」李秘書道。

「好的,馬上就去。」

江帆在院長辦公室里見到了趙院長,「小江,告訴你一個好消息!經醫院研究,決定派你到京城御醫學院去進特訓一個月,只有一個名額,這可是別人眼紅的美事啊!」

剛回來就要去京城御醫學院特訓,江帆心裡很不願意,「趙院長,這特訓的好事就讓別人去吧,我就不去了。」

「小江,這可是個評職稱的好機會啊,只要你參加這次京城御醫學院的特訓,你回來后就可以評到醫師的職稱,這可是千載難逢的機會哦!」趙院長拍著江帆的肩膀道。

「江主任,這名額整個東海市只有1個,趙院長第一個就想到了你,不要辜負院長的期望啊!」李秘書道。

作為實習醫生的江帆,現在只是普通醫生的職稱,醫院醫生的職稱提升是很緩慢的,一般醫生要提升到醫師要五到十年,至於主任醫師的時間更長,有的人要二十多年才評到。

這確實是個好機會,江帆思索了片刻,「趙院長,御醫學院特訓什麼時候開始?我什麼時候去呢?」

「京城御醫學院特訓班開學定在後天早上,去的人都是全國醫院派去的精英,你明天早上十點鐘就動身去京城,飛機票都給你訂好了!」趙院長微笑道。

我靠!趙院長這隻老狐狸,飛機票都準備好了,江帆微笑道:「多謝院長關心,我到科室安排下工作,明天就去京城特訓。」

江帆出了院長辦公室,回科室的路上遇到張小蕾,「你可回來了,人家都想死你了!今天晚上你要陪我!」

「好,今天晚上只能陪你兩個小時,明天早上我要去京城御醫學院特訓一個月。」江帆道。

「什麼,你要去京城特訓一個月!,那我想你怎麼辦?」張小蕾驚訝道。

「那你就坐飛機到京城御醫學院找我唄!」江帆見四處無人,摸了一把張小蕾的屁股。

「這可是醫院,小心被人看到。」張小蕾緊張地環顧四周。

「最近李寒煙怎麼樣?」江帆問道。

「精神狀態不是很好,好像有什麼心思,我問她,她不肯說。」張小蕾道。

「哦,我還要去可是安排下工作,晚上再見。」江帆道。

「今天晚上我值班,在兒科住院部十三樓,我等你!」張小蕾見江帆很忙,急忙道。

「知道了!」

圍城 ,梁艷道:「帆,院長找你去有什麼事?」

「他讓我去京城御醫學院進修一個月。」江帆道。

「什麼時候去?」梁艷心裡泛起了漣漪,如果一個月見不到江帆,日子真的無法過!

「明天早上十點鐘的飛機票。」江帆道。

「這麼快!你走了我怎麼辦?」梁艷幽幽道。

「你想我時就坐飛機去御醫學院找我。」江帆拉著梁艷的手,其實他也捨不得離開梁艷。

「嗯,想你時候,我就和舒敏一起去京城找你。」梁艷偎依在江帆的懷裡,雙手緊緊地摟著他,好像他立刻就要走似的。

「我去進修的一個月里,科室就交給你管理了,具體工作你自行安排好。」江帆道。

「你放心吧,我會安排好工作的,你去進修的消息告訴了舒敏沒有?」梁艷道。

「還沒有,我處理完科室的事後,就去師範學院接她。」江帆道。


「舒敏可想你了,你剛回來就要走,舒敏免不了要哭鼻子了!」梁艷輕輕地揉了下眼睛,因為眼鏡已經濕潤了,再不揉,淚水就要留下來了。

梁艷是一個很重感情的女人,她是真的捨不得江帆,那可是一個月啊,沒有愛人的呵護,孤枕難眠啊!

江帆察覺到了梁艷的酸楚,他雙手捧著她的臉,「艷艷,我會天天給你打電話的,東海市距離京城雖然遠,但是我的心會一直陪伴在你身邊,我愛你!」

梁艷十分感動淚水禁不住流了下來,那是真摯的感情,江帆溫柔地吻了上去,這是發自肺腑的愛吻,完全沒於情慾。

江帆處理完了科室里的事,駕著寶馬車到師範學院,此時已經中午已經下課了。江帆直接去了舒敏的宿舍,宿舍里有好幾個女生,當江帆出現在門口時,立刻就有女生喊道:「舒敏,你男朋友來了!」

舒敏立刻跑出門口,當她看到是江帆的時候,喜悅道:「帆!」立刻撲上去,緊緊地抱住江帆。

「寶貝,我好想你啊!」江帆道。

「我也好想你!」舒敏道。

江帆發現舒敏瘦了點,關心道:「寶貝,怎麼瘦了?生病了?」

「還不是你害的,沒有你的日子,我沒胃口,睡也睡不好,能不瘦嗎?」舒敏幽幽道。

江帆心疼地摟著舒敏,「傻丫頭,不就離開七天嗎?如果離開一個月怎麼辦?」

「七天對我來說就像度過了七年似的,這次你不再外出了吧?」舒敏把頭緊緊地貼在江帆的胸脯上,聽著他有力的心跳。

江帆心裡感到莫名的酸楚,馬上就要離開一個月,這話如何開口呢?

「走,我們回家去。」

回到了海藍花園,剛進門,立刻緊緊地摟著江帆道:「老公,好好地愛我吧!」

這句話如同給了江帆打了一針興奮劑,他抱起了舒敏,用腳把門關上,然後抱著她走進了卧室。輕輕地把她放在床上,吻如雨下,吻得舒敏氣都喘不過來,龍虎秘術按摩術施展開,什麼腎俞穴、促精穴、鳳翅穴,關元穴統統不放過,片刻之後舒敏如同燃燒的火焰,嬌聲連連。

「好老公!我好癢,快來給我抓癢!」舒敏滿臉通紅,扭動腰肢,如同八爪魚緊緊地纏著江帆。

「寶貝!我來了!」

一聲暢快的歡呼聲后,緊接著是歡樂的哼聲。

給讀者的話:

兄弟們大力支持啊!把書給頂入新星榜!迫切需要支持啊! 「可是……」看她的樣子貌似不太好啊!

知道他們擔心她,慕卿忍不住嘆了口氣:「我真的沒事,你們不用擔心我,不過我有件事需要你們幫忙。」

「你說。」幾人異口同聲的回答道。

「林憂回來以後,肯定是沖著我來的,所以我希望你們能夠幫我一起保護小睿,否則我忙起來的話,怕是會顧不上他。」慕卿眼底滿是擔憂。

她們這群大人怎麼樣都沒關係,但是換成了小睿的話,就不得不多關注一些了。

誰知道林憂喪心病狂起來會是什麼樣子?

眾人這才想起現在多了個小睿,忙不迭地的答應道:「放心吧,我們會看著小睿的。」

「不過說起來,這個林憂還真是個厚臉皮,就因為有她,醫院都變成了這樣」!司末忍不住吐槽了一句:「結果到了現在,她居然還敢回來!」

「她就是個賤人!」顧念更是惱恨不已,眼底閃過一抹恨意。

這個該死的女人,居然敢給她哥哥帶綠帽子,真是不可饒恕!

望著顧念憤怒的眸,司末不禁愣了愣:「念念,你這麼激動做什麼?」

顧念是來醫院最短時間的人,而且林憂也沒有傷到顧念,她這麼激動,貌似不符合常理啊!

「對啊,顧念,我記得你之前車禍的時候,還跟林憂關係很好吧?」喬治也想起來了,之前手術就是他給她做得!

面對司末好奇的眸,與喬治狐疑的目光,顧念頓時語塞,她總不能說自己是因為林憂給她哥哥帶了綠帽子吧?那樣的話,哥哥的臉就丟盡了!

可是不這樣說的話,還有什麼借口能夠掩飾啊?

看著顧念為難的神色,慕卿抿了抿唇瓣,低聲開口道:「顧念之前車禍就是因為林憂的原因,所以她討厭林憂也是很正常的。」

聞言,司末和喬治皆是瞭然的點點頭,沒再詢問,低眸處理著各自的事情。

顧念則是感激的看了眼慕卿,望著慕卿的眸底泛起一絲暖意。

無聲的說了句謝謝,顧念轉頭繼續逗弄著南宮睿。

慕卿不以為意,繼續整理著手裡的病例。

忙碌了一會,幾人紛紛停下手裡的工作,準備下班回家。


值班的刁明直接打開電視機,忍不住感慨了一句:「你們走了,我還是看電視吧。」

「刁主任,別說的好像是我們拋棄了你一樣,我們是無辜的好嘛!」司末無辜的眨了眨眼睛。

「且!」刁明忍不住翻了個白眼,嫌棄的看著司末:「你個臭小子是什麼德行我還能不知道?趁早滾蛋!」

「嘿嘿,刁主任別生氣啊,要不我陪你待一會?」司末耍寶似的拿出一份花生米。

看著花生米,刁明唇角不住的抽搐著:「你給我一份花生米有什麼用?我今天又不能喝酒!」

「不能喝沒關係啊,你可以看著我喝。」司末朝著刁明眨了眨眼睛。

「滾!」刁明頓時惱火不已,怒瞪著眼前的司末,卻又下不去手收拾他。

「嘿嘿嘿。」司末狡黠一笑,坐在一側耍無賴。

看到這一幕,慕卿和喬治皆是無奈的搖了搖頭,簡單收拾了下東西便打算離開。


【據悉,風氏集團今日上新了一款脫敏葯,效果十分不錯,很多市民紛紛入手。】

脫敏葯?慕卿和喬治紛紛抬起頭,封氏集團不是今天上新啊!

電視新聞里,女主播身後的畫面是風氏集團!

可是那個脫敏葯……慕卿驟然睜大雙眸,一臉不敢置信。

喬治更是詫異不已:「卿卿,這脫敏葯不是給了封時奕嗎?怎麼到了風嫣然的手裡?」

「我不清楚。」慕卿搖了搖頭,拿出手機給封時奕打了過去。

嘟……嘟……

「您好,您所撥打的用戶暫時無人接聽。」

冰冷的提示音令慕卿眼底閃過一抹焦急,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啊?

看出慕卿焦急,屋內的幾個人都上前勸說道:「卿卿,你也別太著急了,可能是他在忙。」

望著幾人擔憂的眸,慕卿無力的點點頭:「我知道,你們不用擔心我。」

[綜]我有祖傳的鏟屎技巧 ……不看到封時奕的話,她真的很擔心!

猶豫片刻,慕卿還是看向一側的喬治:「喬治,麻煩你幫我看一會小睿可以嗎?我想去封氏看看時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