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門後,秦伯看了柳林一眼,隨即便對我和秦之允說:“少爺,夏小姐,你們都先彆着急,這件事我會跟老爺說說的,但……這件事確實蹊蹺,你們還是先登記結婚去吧!?”

0

看着秦伯,我有一種說不出話的感覺,側頭又看向柳林,看着她失落的身影,我忽然覺得好心疼。

柳林,對秦之允一見如故,視我們爲秦哥哥和親姐姐,她長得漂亮,又是一個很懂事的孩子,就連阿彩一見柳林都喜歡,爲什麼秦之允的父親偏偏不喜歡呢?

就在這時,秦之允不解的看着我問道:“夏雪,你怎麼知道柳林是我的妹妹?這似乎不大可能啊!”

我看着秦之允,咬了咬脣說:“秦之允,你還記得纖瑤的話嗎?她說你母親沒有屍體,你不覺得很奇怪嗎?就算柳林不是秦家的孩子,她們也沒有必要對柳林這樣吧?”

秦之允深深的嘆了口氣,隨即便說道:“夏雪,我知道你想要說什麼了,算了!別說了,免得柳林難過,這件事你就交給我好了,我會調查清楚的,至於我們……是不是應該去登記結婚了?”

我看着秦之允,忽然覺得秦家真的好奇怪,之前秦之允被秦修文殺了,後又經歷了種種復活了,現在……又出現了柳林和秦之允母親並沒有去世的事情,這一切的一切到底是怎麼回事?爲什麼沒有人給我解釋一下呢?

“秦之允,你也不相信柳林嗎?你可以跟柳林做DNA的吧?你要不要……”

我的話還沒有說完,秦伯立刻焦急的看着我說:“夏小姐,您還是別管這些了,相信秦伯跟少爺,我們會處理好這件事的,您還是跟少爺去登記吧!”

我咬着脣,看着秦伯和秦之允,心中很不是滋味,而柳林或許是看出了我的心思,急忙跑過來,紅腫着眼睛對我笑道:“雪姐姐,你跟秦哥哥怎麼不去結婚呀?哎呀!萬一是木樨騙了我們怎麼辦?過幾天我再去找他就是了,假如我真的是秦家的孩子,我遲早是要認祖歸宗的啊!你還是儘快的去登記結婚吧!”

我看着柳林,拉着她的手想要說什麼,但最終還是沒有說,因爲我知道再說下去就沒意思了,而且……說不定還會影響我跟秦之允的心情。

不過……我看着天氣倒是不錯,只是天色漸晚了,我立刻看向秦之允說:“想要跟我結婚?你求婚了嗎?這樣就想把我娶走?秦之允,我不能太便宜了你是不是?你可以因爲一個幫忙而送阿彩一個那麼貴的包,你什麼都沒有送我,更沒有求婚,我纔不要呢!”

說罷,我拉着柳林離開了秦家,柳林不解的看着我,我對她偷偷地一笑,柳林立刻心領神會。

秦之允……想要跟我在一起,娶我,你還不想點浪漫的事情?這是二十一世紀,並不是舊社會,婚姻是要父母包辦的,我也是女人,我當然是要一個浪漫的求婚,和一段值得會議的求婚啊!

“雪姐姐,你這樣真的好嗎?”柳林看着我問着,或許她不能理解我爲什麼會忽然喜歡那些華而不實的東西吧?

呵呵……我只想說,因爲我是女人,所以……我要的東西自然是跟其他女人要的是一樣的,人生就一次婚禮,我跟許哲雖然結過婚,但那一切的一切都顯得很單調,所以……我想讓秦之允給我一個浪漫的求婚,最起碼,等我們來了,我們還可以回憶一下,也可以給孩子講講我們曾經的故事不是?

“少爺,夏小姐……”身後是秦伯的擔憂聲。

而秦之允立刻打斷秦伯的話,隨即一笑說:“放心!我秦之允一定會給夏雪一個浪漫的求婚,不過……哎呀!我該怎麼浪漫呢?夏雪喜歡什麼風格的?尼瑪,讓我靜靜。” 離開秦家,我跟柳林去公寓了,張萌想必已經被送回去了,也不知道她現在是什麼情況,我想阿彩應該給消除張萌關於上官澈的記憶吧?

哎!我托腮,坐在出租車裏不禁想着秦之允會給我一個怎麼樣的求婚呢?是浪漫?還是落入俗套?還是……哎呀!好煩吶!爲什麼我不是男人呢?我要是男人的話……我肯定會想一個別人從來都沒有過的求婚方式。

秦之允啊秦之允,千萬別落入俗套啊!不然我會打死你的。

下車後,柳林一臉擔憂的看着我問:“雪姐姐,你真的沒事嗎?”

嗯?我不解的看着柳林,我怎麼了嗎?我這不是挺好的嗎?我四下掃視了一下自己的身體,沒毛病啊!衣裙什麼都也都沒有曝光呀。

柳林見我看自己,立刻噗哧一笑說:“雪姐姐,你太逗了!我其實是想說你真的不打算跟秦哥哥結婚什麼的嗎?萬一……萬一他不能給你一個理想的求婚,你是不是準備不答應嫁給他了?”

“那當然啊!”我立刻說:“你想想,秦家已經籌備婚禮了,弄得特別像包辦婚禮似的,我以前嫁人的時候,就從來都沒有過什麼浪漫,一直是被包辦,所以……我想跟秦之允有一段浪漫的婚禮,就像我們的相識……我們的愛情那樣轟轟烈烈,結婚了,就算塵埃落定了,婚後浪漫的機會肯定是少了,所以……我打算讓秦之允跟我有一段值得回憶的事情。”

此話一出,很明顯……柳林根本就沒聽懂,她搖搖頭,努起嘴說:“反正你的事情我是不懂的,你想怎麼樣就怎麼樣唄!千萬別把秦哥哥折騰壞了。”

我嘿嘿一笑,肯定是要折騰折騰他的呀!不過……一想到柳林跟秦家不能相認,我又覺得好心疼柳林,千萬別說我是什麼白蓮花,柳林爲我付出,大家可都是看得到的,我對柳林的記憶,始終都停留在她爲了救我,吃掉那些鬼嬰的事情。

說着說着,我們已經到了公寓,房間裏,阿彩和蘇聆風在爲纖瑤做飯,兩個人在廚房裏,真是好不浪漫。

當阿彩得知我的奇葩要求時,恨不得一鏟子拍暈我,立刻瞪大眼睛罵我:“夏雪,你是不是腦殘?這都要結婚了,你還要折騰?你是不是過消停的日子過不起?”

“算是吧!”我狠狠地白了一眼阿彩,她可真是說話不嫌腰疼,要是蘇聆風不求婚,難不成她就那麼嫁給蘇聆風了?

然而……阿彩一副我已經不可救藥的模樣,她耐心的跟我說:“夏雪,我告訴你,秦之允可是一塊肥肉,你別忘了,他現在可是人了,不是一隻纏着你的鬼了,萬一……”

不等阿彩的話說完,我立刻一笑說:“萬一他被搶走是不是?你可真行,我們都要結婚了,你詛咒我是不是?”我伸手要去抓阿彩的癢癢,阿彩見狀,立刻舉起鏟子,我只好惺惺的收回手。

“夏雪,其實我贊同你折騰一下秦之允,但我勸你還是別太折騰了,真的,你們倆的婚期只有那麼點時間了,你還是抓緊吧!你要準備拍婚紗照,還要去選婚紗,哎呀……一想到結婚就好麻煩。”阿彩聳聳肩,忽然一副很害怕麻煩的模樣。

我撇嘴,一雙眼瞟向蘇聆風,剛要說話,阿彩立刻發現了我,回頭對我一笑說:“夏雪,我和蘇聆風已經商量過了,我們倆只是請你們吃飯,就算結婚了,我們可不要什麼轟轟烈烈的,豪門似的婚禮,我們要的是平平淡淡的生活。”

尼瑪——

你是在說我愛折騰嗎?不過……阿彩確實是想要一個平平淡淡的生活,只是她們倆未免也過於平淡了吧?

“阿彩姐姐,你的養父母……她們是不是私吞了你父母的錢呀!”柳林一臉無辜的看着阿彩問着,被柳林這麼一問,我倒是想起來了,確實是有這麼回事。

想想阿彩母親臨死前的囑託,她的養父母還真是……不僅沒有好好的對阿彩,還私吞了錢。

阿彩嘴角一咧,看着我邪惡的說:“夏雪,我有秦之允這個大財主就夠了,你以爲我還會在乎那些錢嗎?就當她們養了我這麼多年的回報了。”

“阿彩……你行!!”我咬牙,我千算萬算,沒有算到阿彩竟然把目標放在了秦之允的身上,哼哼!!還真是便利呢!不行,等我回去後,我一定要告訴秦之允,千萬要小心盯着阿彩這個心機重的傢伙!!

吃過飯後,纖瑤去慕容瑾那邊休息了,柳林也陪着纖瑤去了那邊,我在公寓裏等着秦之允來接我,可這都幾點了,他還沒有來……

就算製造不出什麼浪漫的求婚,也不至於不來見我吧?這傢伙到底是要鬧哪樣?坐在公寓裏,我看到阿彩連連的打哈欠,頓時坐如針氈。

叩叩叩——

就在焦急時,門終於被敲響了,蘇聆風剛要起身去開門,我立刻起身,尷尬的一笑說:“我去得了。”

我高興的去開門,心想着打開門是不是秦之允手捧一束花來接我?那樣的話,我要不要接花呢?要是接了,秦之允萬一遞給我一個戒指怎麼辦?

不行……我還是別接花,看看他接下來的行動是怎麼樣的再說。

然而……當我打開門的瞬間,我發現我想多了,因爲來的不是秦之允,而去秦伯。

我看着秦伯,瞬間臉色就變了,讓秦伯來接我,這算幾個意思?難道是在爲我準備着其他的驚喜?

“夏小姐,少爺和大少爺以及老爺去公司了,最近家裏一直籌辦着婚禮的事情,服裝廠以及外地的公司正在籌備,所以……少爺讓我來接您。”

“哈哈——”

秦伯的話音剛落,只聽阿彩赤果果的在我身後嘲笑着,我黑下臉來,看着阿彩朝我走來,她邊走便忍着笑,一副要笑道內傷了的模樣。

“我還以爲秦之允來求婚了呢!哎……夏雪,你也應該多體諒一下秦之允,畢竟公司裏有事,你也得……多體諒體諒不是?哈哈……”阿彩笑瘋了,我覺得她絕對是在故意演戲,故意氣我。

我伸手狠狠地掐了一下阿彩的臉,隨即看向蘇聆風不滿的說道:“蘇聆風,其實我覺得你應該好好管一管阿彩,不然的話……我會去警局說你對我一見鍾情!還對阿彩……哼!”

丟下這麼句話後,我就跟着秦伯走了,小樣的,你堂堂一個警察,就不怕被人說感情生活混亂?哼!誰讓阿彩笑話我了?友盡!!!

回海灣別墅的路上,我忽然想到秦家三個男人都去公司了,這似乎不大對勁吧?於是,我看向秦伯問:“秦伯,我想去公司看看之允,要不……您送我去公司吧?”

“這……”秦伯看着我一臉的爲難,但還是沒有多說什麼,這是他一貫的風格,立刻要求司機把我送到了公司。

去公司的路上,我看着秦伯問:“秦伯,公司是不是出什麼事了?”

秦伯看了我一眼,立刻搖頭說:“寰球國際在蘇城是頂尖,怎麼可能出事?只是大少爺之前把公司的一部分錢投到了外地的分公司,這個公司老爺一直沒管理好,還有那個服裝廠,因爲接手了以後就一直沒動,但是這服裝廠欠了不少的訂單,一直都沒完成,老爺的身體一直都不好,這件事就給耽擱了,但是,婚禮在籌辦,公司的事情也得繼續啊!” 秦伯說的好像很輕鬆,但我覺得秦伯應該是隱瞞了什麼吧?算了!還是別問了,問也是白問,秦伯一向不多言多語的,怎麼可能告訴我?

到了公司,我進去後,尼瑪——這公司裏的人就像幽靈似的,一個個忙的低朝天了,這是在處理一些簡單的事情?

迎面走來的是沈浩然,看着他,我忽然想到了安然哥哥,不過……他應該是不記得我的,所以,我還是別嚇唬他了。

於是,我上前打了個招呼問:“總監,怎麼回事?公司的員工怎麼都連夜加班了?”

沈浩然看了我一眼說:“夏雪,公司現在正在忙服裝廠和分公司的事情,你怎麼來了?回家休息吧!用不着你什麼的。”

說完,沈浩然就直奔會議室了,我蹙眉,不禁納悶了,沈浩然看起來好像很擔憂似的啊!真的只是忙服裝廠和分公司的事情?

我疑惑的剛要去會議室,我忽然想到了洗手間!哈哈……那可是流言蜚語的好地方啊!

見洗手間門口沒人,我立刻站在門口偷聽,立刻傳來了兩個員工的聲音。

“知道嗎?服裝廠那邊欠了好多訂單,現在根本都沒有設計圖紙,更別提什麼設計師了,這樣下去,那個服裝廠遲早要關門不說,我看咱們公司也是要受到損失的。”

“這件事我也聽說了,不過……我好像聽說跟一個一夜之間立足蘇城的公司有關。”

“什麼意思?”

“哎呀!你想啊,那個服裝廠規模並不大,訂單什麼的肯定都不是很多的啊,而且,跟服裝廠合作的能有什麼大公司?那個公司一夜之間就火了,跟咱們寰球國際都差不多平起平坐了,你不覺得這是一個商業陰謀?”

商業陰謀?我頓時心中一顫,那服裝廠可是秦之允留下來給我的啊!難道……我又成了害人精了?

噠噠的高跟鞋聲響起,我就知道洗手間有人要出來了,見狀,我急忙跑開,直接去了秦之允的辦公室。

這一路,我想了很多,最主要的一個問題就是,秦之允一定隱瞞了我什麼。

然而,等我進入秦之允的辦公室後,我發現他根本就不在,難道他也在會議室?我回身,準備去會議室瞧瞧,不管我是什麼身份,我也是公司的一份子,我想我進去應該沒錯吧?

可就在我要離開時,秦之允進來了,他一臉驚訝的看着我問:“夏雪?你怎麼來了?怎麼不在家好好休息?”

秦之允走到我跟前,伸手在我臉上摩擦,我看着他憔悴的面容,不禁問道:“秦之允,你怎麼了?看起來好像很疲憊的樣子,公司出了什麼事了嗎?爲什麼都沒有叫上我?”

秦之允一聽,立刻一笑說:“這不是爲了準備婚禮的事情嗎?公司的一些業務如果急的話,肯定是要加班的。”

不可能!!!秦之允在撒謊!就算她們再怎麼忙,也要顧及一下秦之允父親的身體吧?秦之允一定對我隱瞞了什麼,一定的!

我長吸一口氣,看着秦之允剛要說話,他卻在我額頭上親了一下說:“夏雪,婚紗照的地方我已經選好了,我們明天去拍婚紗照,你回家好好休息一下,休息不好,明天你會有黑眼圈的哦!”

秦之允用調皮的語氣跟我說話,可我卻覺得他這樣很假,一定是在對我隱瞞了什麼,於是,我假裝聽他的話,但我說:“秦之允,我自己在家睡多沒意思啊!不然,我在公司裏等你好不好?”

秦之允深嘆一口氣,見自己也拗不過我,只好放棄,無奈的嘆息一聲後,立刻打開他辦公室後面的牀,說:“你去那邊睡,我去開會了。”

秦之允拿起辦公桌上的文件後,在我額頭親了我一下,隨即便急匆匆的離開了。

我看了一眼秦之允的身影,隨即回身便在他的辦公桌上翻了起來,既然公司遇到了麻煩,總得有什麼證據留在這裏吧?可是……我找了半天,還是沒有找到。

最後,我放棄了,我躺在秦之允辦公室的牀上,雖然牀很軟很舒服,可是,沒有秦之允的陪伴,睡在哪裏還不是一樣?

我側身從枕頭底下拿出了秦之允保留的照片,我一陣陣的翻閱,上面全都是我在學校裏的樣子,有我在學校裏的照片,有我跟樑茵茵在一起吃東西的照片,看着這些照片,我忽然覺得以前快樂的時光真好啊!

放下照片,我剛要收起來準備睡覺,可就在這時,雪白的牀單上,照片的最底下,出現了一張血紅色的照片。

我詫異的拿出照片,頓時嚇得我從牀上跳起來,那是一張我跟秦之允之前P過的婚紗照,照片上的我一身血紅色的衣服,臉煞白煞白的,就像鬼一樣。

怎麼回事?之前不是這樣的,而且……上次我記得我也沒有看過這個照片啊!並且,我從來都沒有穿過這種紅色的呢子大衣……

太可怕了!

我怔怔的看着那些照片,一股不詳的預感立刻涌上心頭,爲什麼會有這樣的照片?秦之允弄得?不可能,他纔不會把我P的這麼詭異呢。

難道……公司出事跟我有關?不,不可能,我緊張的看着那些照片,忽然想到了慕容瑾,他雖然說對寰球國際不是很瞭解,但他應該能看出來這個照片的出處吧?

於是,我摸着自己的吊墜,心裏呼喊着慕容瑾的名字,不管怎麼樣,我想慕容瑾應該會來吧?

片刻,我只感覺一陣陰冷的風颳過,等我睜開眼時,慕容瑾出現了。

“夏雪。”慕容瑾來到我跟前,眉頭緊鎖,看着我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樣。

我看着慕容瑾,急忙拿起那張照片,隨即便滿是不解的問道:“慕容瑾,你能看出這張照片有什麼詭異的地方嗎?”

慕容瑾看了我一眼,接過照片看了一下後,深思了許久,弄得我更加緊張了,難道又有什麼不好的事情出現了?

“慕容瑾,到底是怎麼了?你怎麼不說話?”

慕容瑾看了我一眼,隨即說:“夏雪,這照片沒什麼的,你是不是眼花了?你看到什麼了?”

我穿着紅衣服呢,慕容瑾看不見?我接過照片一看,徹底嚇傻我了,這是什麼?剛剛我不是穿着紅色的衣服嗎?怎麼這會兒又是白色的了?

我詫異的看向慕容瑾,不對!一定是慕容瑾搞的鬼,一定是他把這個照片換掉了什麼的。

我拽着慕容瑾,生怕他跑掉似的說:“慕容瑾,不是這樣,我剛剛看到的照片不是這樣的,是紅色的,我的衣服是紅色的。”

慕容瑾對我微微一笑,伸手在我頭上摸了摸說:“夏雪,你看看現在是幾點了?你一定是熬夜熬得眼花了。”

不是的!我確定我不是眼花了!我急着要嚮慕容瑾解釋,可是他卻說:“夏雪,我聽說秦之允明天要帶你去拍婚紗照,你們倆就要結婚了,你最近一定要好好休息才行。”說話間,我只感覺我的頭上好像被什麼東西覆蓋了似的,就在那一瞬間,我的睏意席捲而來。

慕容瑾見我腿軟,急忙把我抱到牀上,隨即嘆息一聲說:“爲了他,你看你把自己都折騰成什麼樣了?夏雪,既然愛他,就要做到先保護自己,別想一些亂七八糟的了,睡吧。”

我就像中了魔咒似的,在慕容瑾說完話後,立刻乖乖的點頭,隨即便閉上眼,很快就睡着了,一夜無夢,睡的也很踏實。 翌日,等我醒來時,秦之允已經睡在我身邊了,我們倆還在公司的牀上,看着秦之允一臉的疲憊,我忍不住伸手在他臉上摸了一下,隨即又想到了那張照片,我手伸到枕頭底下,拿出一沓照片,可我發現那張我跟秦之允P過的照片不見了!

我的心忽然一顫,感覺自己身體裏的血液都在倒流似的,怎麼會這樣?昨天明明還在的,難道慕容瑾拿走?他爲什麼要拿走?

或許是我沒拿出來也說不定,我試圖的伸手去枕頭底下找那張照片,卻一不小心把秦之允弄醒了,他看着我,立刻一笑,並在我頭上親了一下,說:“昨晚睡的很好吧?又是親你,又是咬你的,你都沒有醒來。”

我蹙眉,看着秦之允頓時說不出話來,他有碰過我?那我未免也睡的太沉了吧?我看着秦之允不好意思的一笑,隨即便撓頭說:“可能睡的太沉了吧!”

秦之允翻身壓在我的身上,隨即對我一笑說:“怎麼樣?做好準備去拍婚紗照了嗎?”

我看着秦之允,不禁一笑說:“你確定你這樣帶着胡茬去拍婚紗照?而且……秦之允,你還沒求婚呢!”

秦之允狠狠地親了一下我的臉說:“就知道你還沒有忘記這件事,放心吧!我都準備好了,你就別擔心我的胡茬了,不過……在去之前,我們是不是應該……”

說話間,秦之允將牀外的書櫃門關上了,裏面傳來我們倆的“歡聲笑語”。

整天了半天,我忽然覺得好累,動都懶得動了,不知道怎麼了,最近身子特別的疲乏。

“快起來吧!約好了時間就要守時是不是?”秦之允把我的衣服丟給我,隨即便拖着不點都不願意再動的我離開了公司。

這一整天,我感覺我都不在狀態似的,整個人感覺昏昏沉沉的,甚至有一種想吐的感覺,我特別氣惱秦之允,早上帶我出來都沒有吃飯!這不是要餓暈我的節奏麼?

走過那春天 終於,拍好了婚紗照後,我可算可以坐下來休息一下了,可是……秦之允卻拽着我選照片,我無奈的嘆氣,最後還是陪着他選照片,幸好是坐着,不然我真的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堅持下來。

“這張不錯,你覺得呢?”秦之允把平板電腦遞到我面前,用手指着一張照片問着。

我無精打采的看着照片,忽然被嚇了一跳,同時也沒忍住,大叫了一聲。“啊——這……”我驚訝的站起身,可就在再仔細看着我們的照片時,那個照片沒有了血紅色,怎麼回事?難道是我的眼睛出問題了?

“怎麼了?”秦之允擔憂的看着問着,我四下瞄了一眼,見大家都詫異的看着我,我頓時尷尬的坐在椅子上,再次確認了剛剛的照片,一切如常。

怎麼回事?剛剛我明明看到是血紅色的照片,跟昨天我穿的衣服是一樣的,怎麼現在……

“怎麼了?”秦之允擔憂的問我,我看着秦之允,眨巴着眼睛想要說剛剛見到的事情,想想還是算了,於是,我假裝傻乎乎的說:“沒有啊!我就是覺得太好看了!嘿嘿……”我強顏歡笑的陪着秦之允選照片,心裏卻不斷的琢磨着到底是怎麼回事,難道真的是我的眼睛出問題了?

不行!等回去後,我得想辦法去找慕容瑾問清楚,到底是怎麼回事!

終於選完照片了,秦之允帶着我去吃西餐,我其實現在什麼都不想吃,滿腦子想的都是我爲什麼會看到血紅色的照片,難道這又預示着什麼嗎?

爲什麼我跟秦之允在一起,馬上要見到幸福時,我們就會遇到困難和阻礙呢?難道我們這一生註定不能在一起嗎?看着身旁已經熟睡了的秦之允,我忍不住難過。

嘔~~~

忽然,一陣作嘔,我急忙從牀上爬起來,跑到了洗手間去幹嘔,可是,到了洗手間,這種乾嘔的感覺又沒有了,我頓時一陣無奈,洗了洗手便準備回到牀上去休息。

本來是打算找慕容瑾過來問話的,可是我試圖的喊了幾聲,慕容瑾並沒有來,大概是秦之允在身邊,他覺得不方便,纔沒有過來吧?

哎!我拿着毛巾擦了擦手,轉身的瞬間,我好像從身後的鏡子裏看到了什麼!!!

我的心又開始止不住的亂跳了,我是不是眼花了?畢竟……大半夜的,是不是自己嚇自己呢?我緊張的嚥了口唾沫,不管怎麼樣,我總不能就這麼走了吧?

可是,萬一回頭看到了不該看到的東西該怎麼辦?帶着種種糾結的心情,我立刻回頭,但鏡子裏什麼都沒有,只有我這個二貨正一臉驚愕的看着鏡子中的自己。

噗哧——

我忍不住笑出了聲,我發現我最近怎麼疑神疑鬼的呢?無奈的對着鏡子中的自己一笑,我轉身回房。

“啊——”

我再次被嚇了一跳,這一次嚇我的不是所謂的影子,而是秦之允,我那麼一叫,把他也嚇了一跳。

“你怎麼了?嚇死我了。”秦之允看着我問着,我看着秦之允,立刻拍了拍胸脯說:“你還說,你嚇死我了好嗎?”

秦之允忍俊不禁,湊上前來,伸手便把我橫抱起,還不忘對我一笑說:“夏雪,大半夜的你不睡覺,是不是等着洗白白跟我完成那個緋聞呢?”

緋聞?我詫異的看向秦之允問道:“什麼緋聞?你最近說話怎麼沒頭沒腦的?”

秦之允把我放在牀上,俯身便壓了過來笑道:“是我沒頭沒腦,還是你最近貴人多忘事呢?你忘了公司員工們正關心着你備孕的事兒呢?”

我嘴角抽搐,看着秦之允瞬間有一種說不出話的感覺,這男人是不是有病?員工們說什麼也聽?婚都沒結呢!求婚還沒求呢!還想生孩子?切!

“秦之允!”就在秦之允的臉朝我吻來時,我立刻擋住了他,看着他滿是不開心的說:“你都沒有求婚呢,你什麼時候求婚?”

秦之允被我逗笑了,笑的我莫名其妙的,我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他這才說:“夏雪,你呀!我求婚不是要給你驚喜嗎?你說你整天問我什麼時候求婚,到底是你求還是我求婚?”

尼瑪——

我的內心無數只草泥馬奔騰而過~~

合着求婚的事兒,人家根本就不着急!人家皇帝不急,我這太監着急了是不是?我故作生氣的推開秦之允,翻身躺在了牀上說:“你愛求不求,不求婚我就不結婚!你們家愛怎麼折騰怎麼折騰!”

說着說着,我竟然不知哪來的瀉火,明明是假裝生氣,忽然就真的生氣了,弄得我自己也莫名其妙的,難道我得了精神疾病?

這時,秦之允抱起我,一臉驚恐的看着我,上下把我的身體瞄了個遍,又長吸一口氣問道:“夏雪,你最近是不是總是嗜睡?忘記事情,乾嘔什麼的有沒有?”

我看着秦之允,忍不住想罵他,難道我這些症狀他都沒有發現?不過……也奇怪啊!我自己好像也沒有發現,難道秦之允變成神醫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