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凍室之內。

0

“怎麼屋頂的腳步聲都消失啦?”

吳飛城側耳傾聽,只聽得外面大雨瓢潑的聲音,

冷凍室門外的走廊上,原本擠得跟罐頭似的的變異喪屍們,全都跑光了。

此時的走廊上,變得空空如也。

通過監控臺的顯示屏,可以發現食堂內部已經食堂周圍的變異喪屍,全都不見了。

不過,隱隱約約從體育館和宿舍樓的方向,傳來了衆多喪屍一起跑動的震動聲音。

“這樣看來,林大班長應該是把所有的喪屍都引開了。”

吳飛城這樣想着。

可是,一想到那些瘋狂的變異喪屍,吳飛城頭皮一陣發麻,又不禁爲林空的安危感到擔憂。

“希望林大班長可以平安回來吧。”

正當吳飛城如此期待的時候。

忽然,

“咳咳!”

有咳嗽的聲音傳來了過來。

吳飛城轉頭一看,發現是綁在柱子上的慕容靜。

慕容靜咳嗽完,又將一口的血痰吐在了地板上:

“呸!”

原本這只是一個正常的行爲。

可是,吳飛城的瞳孔忽然一陣收縮,因爲他驚訝地發現,那灘地板上的血痰居然在……

冒煙!

一縷縷白色的煙,在不斷從那血痰裏冒出來。

“咕嚕~咕嚕”

接着,那血痰竟是煮沸了一般,沸騰了起來。不斷地有氣泡從裏面冒了出來。

“這是什麼情況?你的痰怎麼……”

吳飛城指着地面上的血痰,臉色遲疑地靠近了慕容靜。

“咳咳……來,你把耳朵靠過來,我告訴你呀。”

慕容靜又吐了幾口沸騰的血痰在地板上,然後,對吳飛城露出一個悽慘又堅決的笑容。

“呃……算了算了……”

吳飛城非但沒有靠過去。反倒是趕緊後退了幾步。

這慕容靜雖然已經遍體鱗傷了,但是她好歹也是2級巔峯期的高手。

不敢惹。

吳飛城不敢去惹她,哪怕他比較好奇爲什麼她的血痰會沸騰。

正所謂好奇害死貓,爲了自己的小命着想,吳飛城又後退了幾步,和其它的新人類靠在了一起,防止慕容靜突然使出什麼奇怪的招式,來攻擊自己。

“既然你沒有靠過來,那我就……”

慕容靜擡起頭,用犀利的眼神望着吳飛城,隨後用淡淡的語氣說道,“那我就饒你一命好了。”


“哈?……”

吳飛城聽了,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慕容靜的傷勢之重,根本不可能在短時間恢復。所以,她應該是無法威脅到吳飛城生命的。

但是,看着慕容靜認真的表情,吳飛城也不敢去嘲笑慕容靜所說的話。

“我剛纔向你們展示了靈氣的初級技巧:發光

中級技巧:感知;

高級技巧:旋轉。

其實,我還會使用靈氣的超級技巧……”

說着,慕容靜緩緩閉上了眼睛。

“砰砰……”

“砰砰砰砰……”

“砰砰砰砰砰砰砰……”

她的心跳聲,越跳越快,越跳越響。

響到最後,整個冷凍室裏的人,都能聽得到慕容靜急促的心跳聲! 冷凍室之中。

綁在柱子上的慕容靜。

傷痕累累的身體,還在不停地流着血。

慕容靜的臉色蒼白如紙,但是她的眼神裏卻流露出得意暢快的精光:

“剛纔和那養恐龍打鬥的時候,我沒機會用出來這技巧。

現在,那個養恐龍的走了,2級的新人類謝旺也走了。

整個冷凍室裏,只剩下了你們這些1級的臭魚爛蝦。

所以,我終於有機會把這項靈氣的高級技巧展現出來了!”

說着,她的心跳聲已經和打鼓的聲音,差不多一樣響亮了。

所有的新人類,都不自覺地靠在了一起。

他們都以一種畏懼的眼光,緊緊地盯着慕容靜接下來的動作。

吳飛城雖然很想開口問她要幹嘛,也想警告她一番,待會兒林大班長就要回來了,你最好老實一點。

但是,吳飛城最終沒有說出口。

因爲,他的直覺告訴他,此刻的慕容靜非常地危險,最後離她遠一點。

越遠越好!

整個冷凍室都安靜了下來。

冷凍倉的新人類還在繼續凝結着靈氣之珠,躺在毯子上的李敏、孫愛新夫婦等人,仍然處於進化之中的沉睡狀態。


那個“牆堵同伴女”夫婦,正緊張地摟住了自己的小兒子。

爲了防止接下來出現什麼危險的意外,這對夫婦體內的靈氣正在瘋狂地涌動,超能力【大地之怒】隨時都可以出手。

衆人安靜了一會兒之後。

慕容靜眼睛猛地一睜,口中略帶痛苦地說道:


“靈氣的超級技巧便是……

燃燒!”

話音剛落,便聽見“嗤嗤”的聲音響起。

衆人仔細一瞧,驚駭地發現,慕容靜的左手手掌正在冒出一縷縷的白煙。

忽然,

“呼~~”


有火焰從那五根手指上燃燒了起來。

像是放進了爐竈的乾燥木柴,手指一燒起來,手掌也很快就被點燃了。

接着,便是整條胳膊!

那對“牆堵同伴女”夫婦,緊張地抱緊了自己的兒子。

吳飛城臉色驚駭地吞了吞自己的唾沫。

心中想着:

哇,這也太狠了吧!

靈氣的超級技巧竟然是讓自己的身體燃燒!


隱隱的,吳飛城甚至還聞到了肉香味。

在末世裏,肉是一種不可多得的珍稀食物。

一聞到這烤肉的香味,吳飛城的口腔裏不禁分泌出大量的口水來。

不過,一想到是人體手臂被火烤的肉香,吳飛城就覺得噁心。

他可不會去吃人肉。

“呼呼呼~~~!”

慕容靜左臂上的火焰燒得很兇猛。

不過,火焰也僅僅停止在肩膀的位置,並沒有往慕容靜的脖子上蔓延。

隨着火焰的持續燃燒,隨着誘人的肉香味在冷凍室裏瀰漫開來。

慕容靜那蒼白的臉龐,正在迅速地變得紅潤。

而她臉上被訂書機夾出的傷口,正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恢復着。

“叮!叮!……”

鑲嵌在肌肉裏面的訂書機釘子,也在一個個地被排出來,它們落在地板上,發出清脆的金屬撞擊聲。

很顯然,慕容靜的實力正在急速地恢復。

一旦她恢復到正常的實力,冷凍室裏的所有人都無法抵擋她。

不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