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加上兩人是夫妻關係,更加爲這一次的項目做足了宣傳。

0

不過也免不了有些檸檬精和噴子的話。

“就你們在那兒自戀,墨家是什麼樣的人家,如果不是因爲白氏和墨氏有合作關係,有了墨氏這個可以搭橋的集團,誰還知道白氏啊?” 突然開了一張新的帖子,上面點贊量最多的就是這句話。

“我也這麼覺得,白氏根本不算是什麼,如果沒有墨氏的話,是絕對不可能達到今天這樣的程度的,不過都是因爲墨總是白家老總的老公而已。”下面也出現一堆附和的。

“對,我也這麼覺得,白氏能夠有今天這樣的成績,都是因爲背後有了墨氏,如果白總沒有老公的話,絕對不可能有這樣的成績。”後面附帶了一個不屑的表情。

在這個時候,越演越烈的情況下就分成了兩派。

雖然還是支持的人更多。

但是這裏面猜測和懷疑的人也不少,畢竟人向來喜歡以最壞的念頭去揣測別人。

總而言之,白漱寧在不少人眼裏就是靠着老公上位的,不然個人沒有什麼成績。

白漱寧也在刷微博,看到這些消息以後又好氣好笑。

不過還是掩蓋不住心裏面的鬱悶。

墨湛森這個時候正在處理工作,一偏頭就看到了她臉上落寞的神色。

眼裏閃過一絲擔心的神色,連忙走過來將她抱在懷裏,順便看下了她手上的手機內容。

隨即皺了一下眉頭:“要不我讓人把這些消息都給撤了吧。”

他這話剛剛一說出來,白漱寧立馬就阻止他了:“不用了,沒什麼的,讓他們說好了,我們撤銷了不就承認真的像他們所說的那樣了嗎?”

白漱寧一邊說着,一邊假裝做出了一幅憤怒的樣子:“怎麼,難不成你也認爲我沒有什麼本事跟這些人說的一樣,都是靠你上位的嗎?”

墨湛森看到她這模樣,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她的鼻子。

忍不住露出了一個寵溺的神色:“你自己說呢,我怎麼看你的難道你還不瞭解嗎?”

白漱寧當然瞭解,但是就是要他給一個說法。

當下一直盯着他,非要他給一個答案才行。

墨湛森笑着搖了搖頭,然後對着她說道:“你放心吧,我是絕對相信你的,我最清楚你的能力。”

墨湛森一邊說着,一邊還掐了掐她滑滑的小臉蛋。

白漱寧這個時候卻突然把她的手拍了下來,嗔怒地看着他:“我告訴你,你可不要得寸進尺了,明明你說的都是些敷衍的話,只不過是哄我好聽而已。”

不過,白漱寧又很快露出了一個笑容:“不過,我很喜歡聽。”

兩人相視一笑。

眼裏都透露出一股暖意來。

現在這個時候,也恢復了正經的樣子,對着他一臉嚴肅地說道:“你放心吧,我們有沒有本事,我們自己知道就好了,現在去迴應他們的話,只會越描越黑,說不定還會被有心人以爲我們是心虛了,所以纔會迴應。”

墨湛森聽到他這麼說以後,沒有回答,只是挑了一下眉頭:“所以呢?”

白漱寧看這傢伙明明知道還一臉裝傻充愣的樣子。

忍不住撇了撇嘴角:“我告訴你,你可不要裝不知道我的用意呀,我不是都已經說了嗎,等到產品出來以後,自然而然就能打這些人的臉了,現在的話根本沒有必要關注那些。”

墨湛森不知道想到了什麼,輕輕嘆了一口氣。

“我雖然明白你的意思,但是你把那些人想的太簡單了,如果是惡意辱罵你的,我會讓人進行處理,不過如果是一些質問的話,我當然也不會對他們怎麼樣。”墨湛森最後做出了這麼一個承諾,算得上是他的妥協。

畢竟如果讓他一直看着網上對白漱寧那些莫須有的不好的猜想和謾罵的話。

他可不一定能夠忍得住那些人。

所以現在最好的方法就是他剛剛提出來的事情了。

白漱寧仔細想了一下,覺得他這麼做也沒有錯。

畢竟雖然不需要完全乾預,但是也不能太軟弱了,讓人以爲他們好欺負。

當下立馬對着他點了點頭。

墨湛森處理了一些不好的謠言,白漱寧有時候刷着微博上面的信息,心情也好了很多。

過了幾天以後,白漱寧一直待在家裏面也覺得有些煩悶。

墨湛森敏銳性感覺到她的心情不怎麼好。

到了週日以後,特意給自己空出來的一天時間,打算帶她去郊外旅遊。

白漱寧得知這個消息以後非常的高興,不過又覺得只有兩個人非常的無聊。

所以後面又叫上了墨佳璇和成九一。

等到那天,一大家一起出去的時候,白漱寧特意換了一雙好看的裙子。

只不過那寬鬆的裙子還是貼在了她現在已經隆起了的肚皮上面。

“不知不覺,都已經三個月了,聽他們說,等到三個月以後,胎就已經穩了,現在出去走走應該沒什麼問題吧。”白漱寧輕輕撫摸着自己的肚皮,無意識說了這麼一句話。

墨湛森聽到她這麼說以後,立馬走到她旁邊,對着她說道:“你放心吧,就當作出去走走,也不會做什麼危險的事情的,畢竟你現在一整天待在家裏面,肯定也會覺得不舒服。”

白漱寧仔細想想,還真的覺得就是這樣。

雖然家裏面什麼都有,但是不能出去走,也覺得很悶。

幾個人準備好東西后就出發。

剛好帶好了一些燒烤的東西,準備來一次完美的燒烤。

墨佳璇眼裏滿滿的都是興奮:“哇,哥,你挑選的這個地方實在是太好了,看到沒有,這裏真是太漂亮了!”

白漱寧聽到她這麼說以後,又看到這裏確實美麗的神色。

忍不住跟着心情也好了很多。

“你說的沒錯,好了,趕快把燒烤的食材拿出來吧,等一下,邊燒烤邊欣賞美景,那才逍遙。”白漱寧對着她催促了一聲,眼裏閃過一絲期待了。

墨湛森把她扶到一邊,讓她坐在餐布上。

然後自己親自動手取燒烤。

燒烤架很快就架起來了,墨湛森爲她挑選了一大堆她喜歡吃的肉。

白漱寧長長地吸了一口那味道,心裏面覺得更加躍躍欲試了。

“來,嚐嚐看,我這一次可是特意學了這個手藝,我保證味道你一定會喜歡的。”墨湛森這個時候已經烤好了一串羊肉串放到她的面前。 白漱寧接過來了以後吃了一口:“嗯,味道真是太棒了,沒有想到你做的這麼好吃。”

墨湛森拿着烤串坐到她的旁邊,她吃完一串給一串。

就在兩個人其樂融融的時候,忽然聽到前面傳來了吵鬧聲。

“喂,你這個到底是怎麼做的,爲什麼比我這個強這麼多,我的熟都沒熟。”墨佳璇看着成九一手上的烤串,眼裏閃過羨慕嫉妒恨的神色。

成九一雖然臉上依舊是冷淡的表情,但是仔細看上去竟然有幾分愉悅。


“要不我們倆交換吧。”墨佳璇一邊說着,一邊沒經過他的同意,直接就把他手上的烤串給搶過來了。

成九一看到這一幕,半天沒有反應過來:“墨小姐,你手上這個是我的,你自己有手有腳,難道就不能去烤嗎?”

墨佳璇聽到她這麼說以後,直接對他揚起了頭,一副大小姐的樣子。

“怎麼了,我說的是我的就是我的,而且你還要爲我烤,反正你烤得比我好吃,幫幫我怎麼了?”墨佳璇承認他做的比自己好吃倒是容易,但是讓她自己來做,就一千個一萬個不願意了。

成九一本來是一個很好說話的人,但是不知道爲什麼,碰到了墨佳璇就沒那麼好說話了。

“不行,這種事情你必須得自己來做!”成九一斷然拒絕了她。

墨佳璇一下子瞪大了眼睛看着他:“憑什麼,你是助理,這也算是你的工作吧。”

成九一一句話直接堵回了她的所有念頭:“可是抱歉了,現在是我的休息時間。”

墨佳璇聽到他這麼說,怎麼想也沒想出來一個好主意。

一下子愣在了原地,不知道怎麼反駁。

成九一看她傻乎乎的模樣,眼裏浮現出一抹連他自己都沒有注意到的笑意。

不遠處,白漱寧和墨湛森看到這一幕以後,不知道爲什麼,同時露出了一抹意味深長的笑容。

“這兩個人,還真是冤家。”白漱寧忽然說了這麼一句話。

墨湛森聽到她這麼說以後,立馬就明白了她的意思。

“他們總會知道的。”墨湛森最後只是說了這麼句話。

白漱寧瞬間明白了他的意思,兩人相視一笑。

一天下來,大家很開心。

到了分別的時候,墨湛森吩咐着成九一安全把妹妹送回家。

成九一一臉嫌棄,墨佳璇翻着白眼。

白漱寧在一旁看着,真的是一對歡喜冤家。

“好了,佳璇。到家了告訴我一聲。”

墨湛森走到副駕駛打開門等着小妻子。

“知道了,嫂子,你們回去吧。”墨佳璇邊說着話,邊進了成九一的車裏。

因爲白漱寧身懷四甲了,所有的動作都要小心。

“慢點。”墨湛森站在旁邊扶着自己的小嬌妻,生怕出一點差錯。

感受到丈夫的溫暖,白漱寧丹鳳眼的眉神情的看着丈夫,心裏很暖。

“好。”

兩個人都上了車,墨湛森開車回家。


車上,白漱寧還擔心:“你說佳璇和成九一真的有意思嗎?”

說道自己的這個助理,墨湛森放心的恨。

“放心吧,成九一這個人很靠譜。”

這麼多年了,兩個人的感情已經昇華到了兄弟的地步。

能把妹妹交給成九一,他很放心。


“多多留意吧。”

作爲嫂子,白漱寧覺得她有這個義務幫助妹妹選一個更好的人家。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