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岑田此次前來,除了拜訪白扶蘇之外,還有一件事想求白扶蘇幫忙。

0

邊塞總司令的兒子,不知道得了什麼怪病,一到晚上就渾身冰冷,就如同從冰箱里剛拿出來的凍肉一樣,渾身僵硬。而且他還說,自己的耳朵,永遠都有一種大風在呼嘯的聲音。

這個病困擾了司令兒子好幾個月。

後來岑田突然想起來,是不是跟詩妖有關?所以就請假來到京城找白扶蘇來了。

白扶蘇微笑道:「既然是有求於我,那我的收費可是很貴的。」

「沒事,你想要什麼,我們司令都能答應你,只要你能治好他兒子的病就可以了。」

白扶蘇搖搖頭說道:「我不要什麼物質,只要一個承諾。」

「什麼承諾?」

白扶蘇撇了一眼桌子上的鹿肉,他微微一笑說道:「每年給萬詩閣送些鹿肉就好。」

「啊?」岑田一愣,他有些不敢相信的問道:「報酬就是點肉?」

「對啊。」白扶蘇疑惑道:「只不過這鹿不是保護動物嗎?」

岑田點點頭說道:「不過每年生老病死的鹿,還是可以的。況且邊疆那邊的生態圈已經建立起來了,天山鹿的數量也變得多了起來,所以你這點要求還是可以答應的。」

兩人結束后,白扶蘇便跟著岑田重新回到邊疆。

在白扶蘇的幫助下,司令兒子的病也得到好轉。當然,萬詩錄上,也多了一首詩。

……

十一月四日風雨大作二首

(陸遊)

風卷江湖雨暗村,四山聲作海濤翻。

溪柴火軟蠻氈暖,我與狸奴不出門。

僵卧孤村不自哀,尚思為國戍輪台。

夜闌卧聽風吹雨,鐵馬冰河入夢來。

……

院中。

青蓮喃喃道:「鐵馬冰河入夢來,那些邊塞戰士,真的很厲害呢。」

「把青春獻給邊疆,守衛國土,當然厲害。」白扶蘇笑道:「不過這幾年來,岑田那小子每年都送鹿肉過來,也真是辛苦他了。」

白燭在一旁嘟著嘴,雙眼緊緊的盯著大門,就這麼在等王胖子端著吃的過來。

「對了。」白扶蘇一拍手,他說道:「不光是岑田,軍方那邊我還認識一個人。一說起岑田我就想起他了。」

「哦?公子又有以前的故事啊!小青很期待哦。」青蓮趴在桌子上,一臉期待的看著白扶蘇。

「那是三年前,有一個特種兵來到萬詩閣,尋求幫助。」

……

「你好,我叫國十七,來自國安特別行動隊,十七號。」一個英俊帥氣的男人站在門口,一身西裝看起來十分精神。

走進萬詩閣后,他率先開口道:「受上級指示,來此看病。」

「何病?」白扶蘇坐在太師椅上看著國十七疑惑道:「還請先生跟小說說明一下。」

國十七隨後說道:「想必老闆並不是常人,應該能看出來我的身體狀況吧。」

國十七的雙眼緊盯的白扶蘇,白扶蘇只是點點頭說道:「你已經是個死人了,只不過身體里還有一絲魂魄吊著。」

「沒錯!」國十七面無表情的說道:「我已經死了一個月了,再一次任務中受到重傷,不治身亡。不過在火化之前,我復活了。」

「不,這並不是復活。」白扶蘇搖搖頭說道:「你只是懸念太深,不願意死去罷了。」

國十七就這麼站在那,並沒有任何動作,就好像一座雕塑一樣。

「我從小進入部隊,接受特殊訓練,為國家服役十二年,期間執行任務四百二十七次,無一失手。」國十七面無表情得說道:「即使死了,我也願意為國家奉獻一切!」

「可是……」

白扶蘇站了起來,他走到國十七面前,然後伸出手解開了國十七的衣服,露出來上身裡面只剩皮包骨頭的身材。

「你自己也看到了,你不屬於這個世界了,即使有科技幫你維護身體機能,可是過不了多久,你的身體就會腐爛,這是自然的定律,你逃不掉的。」白扶蘇幫他把衣服穿好,「你現在已經失去了情感,失去了任何知覺,只剩下吊著你命的那一點點怨念。」

國十七依舊面無表情得說道:「希望老闆幫幫我。」

「放心,我會幫助你回到你該回的地方的。」白扶蘇輕輕拍了拍他的肩膀說道:「況且,你確實該休息了。」

「我知道!可是……」國十七沉默了,過了一會,他繼續說道:「我知道我不該繼續存在,可是我不願意離開這個世界,不願意離開我熱愛的這個國家!但是……我確實該走了……即使不願意,也沒辦法。」

白扶蘇看著國十七的眼睛,雖然國十七全身上下都跟機器人一樣,機器化的行動,但是白扶蘇卻從他得眼睛中,感受到了他的情感。

萬詩錄現。

「如果不幫助你死去,你的殘魂就會一直存在,如果被心懷鬼胎的人發現,可能會造成不必要的災難。」白扶蘇隨後一手點在國十七的額頭上。

只見國十七的眼中飛出一個光點,進入到萬詩錄里。

詩成:

破陣子·為陳同甫賦壯詞以寄之

(辛棄疾)

醉里挑燈看劍,夢回吹角連營。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聲。沙場秋點兵。

馬作的盧飛快,弓如霹靂弦驚。了卻君王天下事,贏得生前身後名。可憐白髮生!

……

突然,國十七就好像提線木偶的線斷了一樣,他整個人直接倒了下去,白扶蘇立馬摟住國十七。

只見國十七雙眼含著淚花,看著天空一字一句的說道:「再見了,我深愛的祖國。」

「再見……」

……

與此同時,大青山遺迹內。

蘇子瞻坐在一塊石頭上,嘴裡鼓鼓囊囊的不知道在吃什麼。他對面站著十幾個先知把他圍在中央。

「你們真是無趣,追了我這麼久還在追。」蘇子瞻咽下嘴裡的東西,然後不滿道:「藏著幹嘛?傳說中的大先知,出來跟我一起玩玩唄?」

話音剛落,只見不遠處天空突然張開一個屏障,把這一塊區域全部都罩在裡面。隨後一道虛空裂縫出現,一身黑袍的大先知從中走出。

「蘇子瞻,我給你很多次機會了,跟我們走,或者死。」吉爾伽美什冷聲說道:「如今已經到達預言之境,所以無論如何,你都必須要跟我們走了。」

蘇子瞻眯眼笑道:「可以啊,但是我有一個前提條件。」

「說。」

「跟我打一架。」蘇子瞻突然睜大眼睛狂笑道:「打贏我,就跟你們走!」說罷。他直接脫掉上衣,手放在自己腹部的那個狼頭紋身上。

「貪狼……開!」

一場大戰一觸即發。

半小時后。

只見那十幾個先知全部倒在地上一動不動,顯然是已經被殺死了。

蘇子瞻喘著粗氣坐在之前的石頭上,他雙手沾滿了鮮血,冷笑道:「真是可笑,所謂的大先知就這點能耐?」

話音剛落,吉爾伽美什突然出現在他背後,手中匕首刺出,直指蘇子瞻的後背。

「還想偷襲?」蘇子瞻一個轉身,一拳轟在吉爾伽美什身上。

砰!

吉爾伽美什直接倒飛而出。

蘇子瞻搖搖頭說道:「小哥說的果然沒錯,你這個大先知實力很一般,是不可能從那個荒古年代活到現在的,所以……你並不是眾神先知會的最終老大,對嗎?」

吉爾伽美什從地上爬起來,他晃了晃脖子,然後冷笑道:「你還是管好你自己吧。」

說罷,吉爾伽美什翻轉手中的匕首,再次沖了過去。

「蠻沖直撞嗎?」

蘇子瞻擺好架勢,準備迎接吉爾伽美什的攻擊。

突然,吉爾伽美什化成殘影消失不見。

「嗯?」蘇子瞻一愣,只感覺自己全身汗毛都豎起來了,他直接轉身,本以為吉爾伽美什會出現在自己身後。

「嘿嘿嘿,你太天真了。」吉爾伽美什的聲音在蘇子瞻身邊響起。

噗呲!

一刀刺入蘇子瞻的胸口。

「你!」蘇子瞻一驚,他肚子上的狼頭紋章突然發亮。

「貪狼破!」

說罷,並沒有發生什麼。

「什麼情況?」蘇子瞻一愣,發現自己根本不能使用自己的能力。

吉爾伽美什抬起頭看著蘇子瞻,邪笑道:「封神刃,只要刺入你身體里,你就別想再幹嘛了。」

「可惡!」蘇子瞻連忙後退,他咬著牙,直接擦掉胸口的匕首丟到一旁。

蘇子瞻喘著粗氣,不知道為啥,他只感覺自己的體力在不斷流逝,整個人越來越虛弱。

「順便告訴你,匕首上有毒哦。」吉爾伽美什緩步走過去,他躲在蘇子瞻身旁說道:「走吧,跟我回去吧。」

話音剛落,一道虛空裂縫出現,吉爾伽美什抓著蘇子瞻的衣服一手提起他。

蘇子瞻一使勁,掙脫了吉爾伽美什的手,然後撲向一旁。

「別掙扎了。」吉爾伽美什一揮手,他和蘇子瞻瞬間消失不見。

七殺星,貪狼星,現在全部都在眾神先知會內。

另一邊。

一座陌生城市的一個地下小酒吧里。

一個男人正坐在吧台喝酒,他穿著二道背心,這個男人雙臂紋滿了紋身,脖子處至胸口有一道駭人的刀疤,看起來跟社會大哥一樣。

這時,酒吧進來三個小混混一樣的人物。他們吹著口哨走到吧台。

「老闆,老樣子。」為首的那個小混混一擺手,然後看了一眼身旁的那個男人。

「哥們,混哪的?這個片區沒見過你啊?」那個小混混趴在吧台上壞笑道:「呦!看你身上這麼多傷口,以前當馬仔的吧?一看就是給自己大哥擋刀,嘿嘿嘿,真是蠢鯊幣。」

那個男人喝了一口手中的酒,並沒有說話。

只是低著頭,看著杯中的冰塊碰壁。

「呦?不理我?」小混混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指著那個男人的鼻子怒吼道:「老子在這條街混這麼多年,還沒有人能在這條街不回我的話!」

一旁的兩個混混也附和道:「對對對!」

那個男人把被子推到前面,毫無情感的說道:「幫我再加點酒。」

酒保咽了口唾沫,他看了看那個混混,然後尷尬的笑道:「哥,今天的酒我請,看在我的面子上,還請您別惹事……」

混混一巴掌扇在酒保臉上,怒吼道:「你他媽算老幾?敢讓我看你面子?」

酒保捂著臉爬起來,他連忙點頭道歉道:「對不起對不起,哥,求您了,您想喝啥我給您配,千萬別打架……」

小混混冷哼一聲,然後他看著那個男人疑惑道:「喂,老子給你最後一次機會,從我襠下爬過去,然後磕頭喊三句爺爺,小爺我就放過你。」

那個男人沒有理他,只是對著酒保說道:「幫我填些酒。」

酒保急的都快哭出來了,大哥啊,人家都要打你了,能不能別想著喝酒了?

小混混嘴角有些抽搐,他直接抽出背後的小刀。

砰!

插在了桌子上。

「老子跟你說話呢!」小混混咬牙切齒的說道:「信不信老子一刀捅死你!」

那個男人撇了一眼桌子上的小刀,冷哼了一聲。

「我靠!敬酒不吃,吃罰酒?」小混混直接拔出小刀,對準那個男人的脖子就刺了過去。

唰!

全酒吧的人都愣住了。

只見那個小混混滿臉驚恐,捂著自己的喉嚨緩緩後退,身後的兩個小混混被嚇的撒腿就跑。他們是混混,嚇唬人可以,可是他們真沒見過血……

那個小混混的喉嚨直接被切斷,然後整個人無力的倒在地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