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就是想讓原主自己發現的。

0

原主:「你剛說的,我都知道了。」

「那段時間確實挺煎熬的。」林雪初道。

「你說你在來這裡以後,先是被蘇娘背叛,在葯里下毒,接著被你的朋友背叛,你的朋友只是為了實驗人性。然後被你的下屬背叛,這個時候你又得知了一直以來你真心對待的妹妹其實那個背叛你的朋友,還有蘇霄漠是一夥的。」原主開口。

其實經歷這些事情的時候林雪初真的沒覺得自己怎麼慘過。

但是就這麼被安歲和一說,林雪初覺得真的簡直了。

自己相信誰誰就會在未來的某一天背叛自己。

林雪初還是在這個位面里收穫了東西的。

比如,各種形式的背叛。

可能是因為安歲和在說這些話的時候語氣裡帶著一絲推敲,所以林雪初便有了信心說出下面的話。

「我以前不知道人心竟然會這麼恐怖……所以我現在感覺我不會再相信什麼人了。」

「你今天找我來的目的,就是為了跟我說這些事。」安歲和道。

林雪初:「我就是想找個傾訴的人。」

順便讓你意識到我自己為你擋了多少災難。

就是抱著這樣一個心情,林雪初很期待的看著安歲和。

「可是這些事情跟我本就沒有任何關係。」安歲和開口。

林雪初沒反應過來,在安歲和說出這句話的時候,林雪初覺得自己之前的路全都塌了。

「你說…..什麼?」林雪初開口。

安歲和:「我說這些事,跟我沒有任何的關係,都是你自己的選擇。」

「是我的選擇,但是……」

原主並沒有搶話,是林雪初不知道自己應該怎麼說下去了。

「我知道你的目的,你說的這些話,目的都很明確,我也都聽在心裡了。」安歲和道:「可是如果是我,我不

會讓他們背叛我,他們沒有機會的。」

「當時的事情就是這樣發展的。」林雪初道。

「不,如果是我,我不會讓事情這樣發展下去,我是我,你是你,是你自己選擇了相信那些人,換句話說,跟我沒有任何的關係。」

沉默了許久后林雪初開口:「那如果是你,你會怎麼做?」

「我會在一開始的時候就選擇不相信。」

林雪初知道安歲和的意思。

說白了就是自己蠢。

是自己一直相信著出現的每個人。

但是在一開始的時候,他們就是抱著很好的態度。

怎麼可能會直接以惡意去揣摩。

「從小到大,我在看人的時候從來都是從下往上看的。」安歲和開口,「所以,這樣就會杜絕掉一切會被傷害的事情,還有那些人。」

那些知人知面不知心的人。

在一開始就選擇不相信的話,那麼不管他們做了什麼,自己也不會受到多大的感動。

也不會在真的被背叛的時候有多麼的傷心。

不過既然自己沒把他們放在眼裡,那麼就沒有「背叛」這個詞的存在了。

「背叛在我看來,只用於互相信任之間。」安歲和說,「所以,只要沒有那個自己信任的人,那麼所有的事情,所有那些被自己擔心的事情就都不會發生。到現在,你認清楚你自己的問題了嗎?」

林雪初沒有說話。

因為安歲和說的每句話都直接砸在了林雪初的靈魂深處。

她說的全都是對的。

因為過於理性,在事情發展之前就想好了可能出現的各種結局,所以在一開始的時候就退一萬步。

杜絕自己跟他們可能會有的關係。

「可是你這麼想,永遠這麼想,你的追求又是什麼?」林雪初叫住了安歲和。

安歲和開口:「就是因為這麼久以來我的重心一直放在這個地方,警惕各種人的身上,所以我失去了對我自己的判斷能力。」

「對你自己的判斷。」林雪初淡淡開口。

「這次回來,我只想作為我自己活著,不會再像以前那樣,就像你一樣吧,嘗試著去接觸一些光亮,還有,去相信一些人。」

安歲和的目標很明確,明確到林雪初不知道怎麼去承接她的觀點。

自己之前的那些信任,被安歲和說的一文不值以後,安歲和自己要去追求她口中的那些一文不值了。

事情好像就是在這樣的兜兜轉轉里發展的。

這次林雪初沒有再叫住安歲和。

安歲和剛剛的話是暴擊。

直接打在林雪初的靈魂之上,讓林雪初有時間來反思自己的問題。

在選擇里,自己到底得到了什麼?

「如果是我,最後我不會讓所有人都背叛。」安歲和說。

所以,現在林雪初深深的意識到了一件事。

自己其實不是在為安歲和擋災。

在這麼多事情發生了之後。

而是她自己的經歷。

雖然在安歲和說每句話的時候林雪初想要反駁。

—你的切入角度是錯的。

只是你的內心陰暗而已。

可是在同時,林雪初卻在心裡深深的為安歲和的這些觀點所折服。

因為這是很理性的判斷。

直接說出了自己平時最不想去思考自己的問題。

矛盾跟糾結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下出現的。

雖然受不了安歲和在評價復仇三人組對自己的背叛的話語。

但是林雪初回憶起安歲和說的每一句話后,隨之而來就會有欣賞的感覺含在裡面。

「明天去秋林吧。」在安歲和走到篝火旁的時候聽見慕錦航說。

「去那裡幹什麼?」安歲和問。

慕錦航:「我們三個都有傷,先去那裡處理一下吧。」

像是為了跟慕錦航的話進行呼應,這個時候安歲和才感覺到自己臉上的疼痛。

但是疼痛一直在告訴著自己真切的活在這個世界上。

安歲和看著眼前的火焰。

就像自己剛剛給那個聲音說的那樣。

不管什麼時候,也不管自己到底會碰見什麼人,遇見什麼匪夷所思的事。

這一次一定要為自己而活。

「睡吧。」慕錦航把自己身上的衣服蓋在了安歲和身上。

安歲和躺在山洞裡,明確的感受到自己的睡意。

而後的視線逐漸變得模糊了起來。

看著安歲和閉上眼睛后,慕錦航從山洞裡走了出去。

「殿下。」蘇霄漠等在外面。

「你也去休息吧。」慕錦航開口。

「接下來您打算怎麼辦?」蘇霄漠問。

慕錦航:「把傷養好,然後回御靈城。」

(本章完) 御靈城裡的情況複雜,慕錦航自從在今天得知了一些林雪初的事情以後覺得自己的思維都停滯了。

在林雪初可以確切的說明他內心所想的時候,慕錦航覺得自己確實被她看穿了。

明明想要趕緊承認的。

但是在林雪初說話的時候,慕錦航覺得自己的心馬上就縮了起來。

靈魂好像也得到了什麼壓縮。

所有的事情在頃刻間都不重要了。

「你還在嗎?」看著蘇霄漠走進山洞以後慕錦航開口。

「我還在。」林雪初說。

慕錦航:「你的情緒不好嗎?」

林雪初乾笑了兩聲后道:「你怎麼知道。」

慕錦航:「我聽出來了。」

林雪初:「殿下,你現在怎麼不睡覺?」

「睡不著。」

「你不用特意陪我的。」林雪初道:「等你睡醒以後我又會出現的。」

慕錦航:「我沒有說過。」

「我知道你內心的真實想法。」林雪初開口。

「那不是我的真實想法。」

「你放心吧,我不會走的。」在捕捉到慕錦航內心的及時想法后林雪初開口。

慕錦航:「我不說話了。」

「你不去睡嗎?」

「白天已經睡夠了。」慕錦航道。

「那我們就賞月吧。」

林雪初話音剛落,慕錦航就抬起了頭。

「不管在什麼時候,月色都不會變的。」林雪初說。

在上個位面,自己跟季玉澤也是這樣。

會一起抬頭看著月亮。

「我自己一個人的時候,看這些沒有什麼意境,但是現在我覺得,這是一件很有意義的事情。」林雪初開口。

慕錦航無聲的點了點頭。

「你也這麼感覺是嗎?」林雪初開口。

慕錦航:「很好看。」

今晚的月色跟那晚,自己無限沉淪的時候一樣。

第二天便帶著蘇霄漠跟安歲和啟程了。

秋林離這個地方並不遠,只是山路比較崎嶇一點。

在中途,安歲和因為鞋子破了的緣故停在原地。

慕錦航走過去后安歲和道:「可以等一下我嗎?」

「你要去哪兒?」慕錦航問。

安歲和搖了搖頭:「我現在走不動了。」

蘇霄漠推了推慕錦航,讓他看看安歲和的鞋。

慕錦航看來一眼。

最後,安歲和到了蘇霄漠的背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