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他開始時有些害怕,以前他雖然在森林裡殺過猛獸,可是,真實殺人,還是第一次。

0

但是看到娘的死,蒼浩叔叔的死,他已不怕殺人。他明白,這個世界,除了殺人就是被殺。

現在,自己如果不能殺了這些武士,就會被這些武士殺。

許風動作越來越快,進入帳篷的武士,他總是幾招就砍殺!

到後來,已沒有武士衝進來了!

許風沖了出去,他知道,現在得不許任何人離開,不然自己會被人追殺!

許風看到幾個武士在拚命跑著,他們想逃走。

不能讓他們逃走,許風想,他看到地上的石塊,趕緊拾起幾個。他將內力貫注石塊,對著那幾個武士,扔了過去。

那幾個武士慘叫一聲!倒在地上。

許風走了過去,這幾個武士都被石塊貫穿後背從前胸出來。

許風一驚,原來自己內力這樣足,娘給自己那些草藥泡身子,還有蒼浩叔叔的傳授,給自己打下的基礎這樣好。

這樣說來,自己真達到八級武士水平了?

一般這些武士也就是最多二三級水平,優秀的,也不過是五級水平。許風知道,自己除了一些臨戰經驗欠缺,如今已是很強武士水平。

當然,自己還受一些東西制約,比如持久力等等。自己年紀還小,如果遇上持續力很好的同等級對手,自己一定不能輕易贏他。

還得抓緊修行內功。

許風轉過身,他看到那幾個侍女,此刻,她們在瑟瑟發抖。

許風正在猶豫該如何辦,他走向這幾個侍女,殺了她們?許風有些不忍。

可是,正在他猶豫那瞬間,突然,幾個侍女拔出短刀,沖向了他。

許風嘆息一聲,螳臂當車!

許風劍揮了出去,對付這樣幾個女人,不需要殺牛之力。很快,那幾個女人血濺當場。

許風知道情況很險惡,當初就是因為自己不小心,才害死母親和蒼浩。

如果自己不和小兗比試,再忍一忍,或者決定打了,就快速打敗小兗,也許不會這個結果。

現在,自己一定不要犯錯。

許風咬緊牙,他流露出的剛毅和他這個年齡孩子不一樣。他來到帳篷里,玉笙郡主還沒有醒來。

無敵兵王 ,遠處有些聲音傳來,許風急忙出去察看。


他看到了遠處山林里,有一些火把光亮。

許風知道,這也許是趙熊的家族人馬,這裡離他們家族沒多遠,不排除是他另一些隨從。

許風急忙回去搖晃玉笙,可她沒有任何反應。許風知道情況危急,他一把抱起玉笙,將她放到自己背上。

雖然許風自己也很稚嫩,但他力氣還是很不錯。他背起玉笙就開始跑。

這樣一個嬌媚小美人在背上,許風感覺到一陣緊張,雖然他年紀小,可也是近十六了,氏族裡很多這個年紀小夥子已可以娶親了。


許風沒過多心猿意馬,他背著玉笙往前跑去。

他去的地方是大峽谷,那裡是他必經之路。他得從那幾個大峽谷出去,許風知道,那裡只有一條路,很多都是絕壁上的棧道,那是由力大之人用大斧頭開鑿出來的。

許風一直跑,這**作用實在大,玉笙一直沒醒來,反而,她全身還在發熱。

許風不知道就裡,可他也在書上看到過,這雪山氏族發明的一些**,能讓人萌發春興。

許風曾仔細研究過那春興是啥東西,他突然臉紅了,難道玉笙此刻動情了?

哎,幸好自己救了她!許風想。

這姑娘雖然不重,可久了還是感到有些沉。許風一會兒抱著她,一會兒扛著她。

想到必須要離開危險,許風還是使勁在跑。

一直跑到天明,許風看到晨光乍現。山間濃霧在消散,一切都是清晨樣子。

許風看到自己來到一個峽口,兩岸高大山峰入雲,拱衛著一個險峻峽谷。

這裡就是大家說的巴峽了吧!許風想。

看著長河在這裡怒吼,從上游而來,往下游衝去。在峽口,一個巨石堵在那裡,長河水打在上面,激起千層浪花。

真是壯觀!許風心裡說道。這一刻,他好像忘記憂傷。母親和叔叔去世的悲傷一直堵在他胸口,現在,因為這壯麗景色而消減。

許風感覺到懷裡姑娘有些動靜,他有些驚喜,原本不知道她會在何時醒來。

他把她放下,給她餵了幾口水。

當玉笙睜開眼睛時,看到這個少年!

她大驚!她還就記得昨晚情景,她急忙看自己全身,衣服完整!她出了一口氣。

她原本沒受傷,這時馬上站了起來。

「你是誰!我為何在這裡?」玉笙郡主喊道。

葵葵好久不見 你別急,我救了你!」許風說道。

「你救了我?趙熊呢?」玉笙問道。

「死了!」許風輕描淡寫說道。

他看了河水一眼,然後看著玉笙。

「你殺的?」玉笙打量著他全身,看到那把包起來的劍。

許風點點頭。

「可是他身邊那樣多人?」玉笙問道。


許風又淡淡笑了。

玉笙打量著他,許風高高昂著頭,在風中,他的發在飄揚,雖然在路途,許風還是認真洗乾淨了頭髮,把頭髮挽起來固定在頭上,只有一些鬢角的發在隨風飄著。

本書首發來自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許風衣服雖也是麻布質地,可做工精細,那是良姬認真給他縫製的,那些針線是一等一的手工,王侯衣服也不過如此手工。

他的靴子,是用上好動物皮做成,那是村子里最手巧的制靴子高手送來的治療感謝費。

加上許風高貴的模樣,玉笙有些看呆了。

「你是從哪裡來的,我以前沒看到你?」玉笙說道。

「我一直和娘住在山裡!」許風說。

玉笙點點頭。

原來這是一個隱士一般的少年,他的身世一定不簡單。

只是玉笙想,自己下一步如何辦呢?

「你要去哪裡?」玉笙問道。

「我要去朝歌!」至於去朝歌做啥,他沒有說。

玉笙看著他,歪著腦袋想了想,原本她也要去朝歌,現在出了事,被這少年救了,這少年能打敗趙熊,武功一定不錯。

玉笙很想和他多接近,「我也要去朝歌,我們一起去吧!」

許風看著她,她一身墨綠衣衫,無限嬌俏站在那裡。

許風已孤獨很久,原本有個蒼浩叔叔來了,教了他很多東西,讓他感到類似父愛的東西。可是,蒼浩叔叔和母親都死了。

這樣多年一直在身邊的母愛也沒有了,自己一個人獨行。現在,一個這樣可愛的小姑娘說要陪自己一起前行,許風心裡一百個願意。

「你是巴王的女兒嗎?他們會找你嗎?」許風問道。

「原本我是要去朝歌凌雲學院的,沒想到那趙熊膽大包天,居然敢殺了我侍衛,搶我去做他的女人!幸好你把他殺了,你武功這樣好,我也不需要回去找父王要侍衛了,你就保護我,當我哥哥,送我去朝歌吧!」玉笙笑了。

看著她如春花般笑臉,許風也笑了。

「好吧,反正我也沒人說話,我們一起走吧!」許風說。

他們都開心了,說走就走,他們一路嘰嘰渣渣說著前行。

當他們來到大峽谷峽口時,看到一條棧道沿著峽谷一側向前。

「走吧!」許風對玉笙說道。

「嗯!」他們一起前行。

棧道很險,左右只容一人前行,他們一前一後走著。這些棧道是當地氏族的人在懸崖上用大斧頭開鑿出來的。

他們右手邊是山壁,左手邊是懸崖。 情深入骨:總裁囚心索愛 ,是湍急河流,河流發出怒吼聲。

當他們小心翼翼走了一段,在棧道中間,有一個坐著。

許風開始沒注意,還以為他只是累了,坐在那裡。

可很快,許風發現不對勁。他看到那人是武夫打扮,雙目如銅鈴,袒胸露乳,頭髮散披著,手裡拿著兩把大斧頭。

他閉著眼睛,像是在等人。

許風往自己身後看,後面沒人,遠遠的,從這裡可看到後面山頭,自己就是從那邊走來。

許風心裡有一絲不好的預感,這個人是針對自己來的。

他想這人到底是誰,是那趙熊家裡的武士?還是玄武的人?

看他樣子,不像是玄武的人,玄武和蒼浩明顯是鬥法中,無意來到這裡,最後死在這裡。

這人一看就是本地人。

也許他是傳說中巴族神人天望的後代,傳說中天望兩把大斧頭,保佑巴王在這片崇山峻岭間打出天下,難保天望後人不會為了富貴,給趙熊家出力。

許風輕輕對玉笙說道,「你等下我,我上去!」

玉笙也感覺到了啥,她點點頭。

許風走上前,「大叔,這裡如此狹窄,我們如何能通過呢?」


那人睜開了眼睛,「那就不過了!」他這樣說道。


「大叔,我們得通過這裡,不過不行的!」許風說道。

「你們不需要過了,直接跳下去吧!省得我動手!」那人說道。

許風一驚,他知道,這人是針對自己沒錯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