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也不是很遠,走路也就一個多小時便到,何弘翰那麼偷的人自然是不會走。

0

讓人開車去的話容易暴露了目標,這不,還沒有走二十分鐘呢,剛好過只有一米五寬的峽道處被人用石頭和木頭攔住。

這個地帶不該有土匪,因為原本的在這個地盤的土匪都被何弘翰收編了。

他們那是用最原始的打劫法,蘇心優將窗帘拉了起來問他「翰哥,這塊地不是你的嗎?怎麼還有人在你的地盤裡攔路打劫哪?」

這塊地盤確實是他的,眉頭微皺「小劉你下車去看看怎麼回事。」

他喊了司機下車去看看怎麼回事。

「好的!」

司機應了聲下車去查看,見四周都沒人他便動手去把那攔路的東西拿開。

「我覺得那東西如果不是爹放的那就是鬼子放的。」何弘翰突然說到。

「鬼子不大可能,目前鬼子都被我優爺打劫怕了,他們還敢明目張胆的在這裡安營紮寨嗎?」

不是她吹,她蘇心優的名號可是鬼子一聽就怕了。

記得有一回,有一隊鬼子不知在哪吃了敗仗只剩殘兵敗將,路過飛龍寨時,她還沒下手去收拾他們呢,光是聽見有人喊蘇心優的名字便四處逃竄。

「我爹也不太可能,他不會幹這種事情。」

車子繼續向前走去,到一米寬路時,車子是過不去只能走路。

何弘翰讓司機先回去告知她娘他們兩個去找爹了。

走過最窄之地,蘇心優察覺到了這周邊全是扛槍的在他耳邊低聲問他「翰哥,你帶槍了嗎?」

也是察覺到了這裡不對勁回道「那是必須的!兩把夠嗎?」

「我猜不夠!」這裡最少有一百號人除了有槍還放了石頭機關,抬頭望了下頂上有塊岩石突出來,而那無法站人,只跳上那裡才安全「抱緊我!」

確認他抱緊自己之後,抬手用自製鋼絲飛鷹爪勾住凸出來的石頭上固定好,猛地一收兩人很快被帶了上去。

因她的飛鷹爪是細鋼又是純銀色,在遠處守著準備將他們一槍斃命的人還沒反應過來人就到了上面去。

一但到了上面,他們也是沒有辦法,但又不甘,明明是布下天羅地網都被飛了,亂開槍掃射。

子彈一顆顆在地面上落下濺起沙石,但她對此早已習慣淡定的在這十幾平方的地方走來走去,毫不畏懼那隻能打到腳邊的子彈,還還槍回首就是一槍一個,打倒了五個不想浪費子彈才停手。

從地面上來到打掉神秘人五個用不到三分鐘,何弘翰是越來越佩服這個他費盡九牛二虎之力才娶到手的媳婦。

「媳婦,你這麼強悍娘知道嗎?」他指的是蘇心悠的娘。

「讓她知道幹什麼?一會她又該亂想了。」以她那個愛胡思亂想的娘,肯定又會聯想到別的事情在那煩惱著,才不想讓她知道。

「你很顧忌她的感受!」

「嗯,她是這個世上唯一一個不求回報,真正關心我對我好的人。」

聽她這麼說何弘翰不高興了,嘟起嘴來個何式撒嬌「老婆,我也是真心愛你關心你的人哪!」

「你就得了吧,你對我的好,對我的真愛,我可是要付出很大的代價的,比如用身體回報,用生孩子回報,用孝道回報對吧?可我娘是真的什麼都不用我回報一心只要我好」

他們在一起也有一年多了,她一直遲遲不肯給他生孩子,除了不愛他之外,還有一點唯一能解釋合理的是「你不肯給我生孩子是因為怕疼嗎?」

她想說不是她不給他生孩子,而是他的親妹給她下了葯,目前懷不了孩子,如果是永久的那麼蘇府所有未生育或是想要二胎的都不可能再懷上孩子了。

「你認為我會怕疼嗎?」蘇心優無語了,反問他。

「不像,親愛的你可以跟我說一下到底是什麼原因嗎?」

「孩子緣未到急啥?」

他輕嘆口氣,也只能這樣了。

兩人無視那群人瘋似的想要爬上他們的高度,無奈他們所在的地方目前是最高的位置,而且像蘑菇狀想要從下面射擊上來打種他們是不可能的。

但同時他們也不能下去,兩人盤腿從在這十幾平方米的中央位置坐下,手環於胸。

「翰哥現在怎麼辦?」

他神情淡定無所謂道「別急,你相信我那老爹,他不會讓他的兒子死於非命的!」 第二百一十章龍鳳聖力的變化

大祭靈石里的能量明顯不是小祭靈石中的能量可比的,沒入體內以後,莫東明顯感覺到體內力量的波動。

他當即盤坐下來,追逐這能量最終到了他身體的什麼部分,良久他睜開眼睛,一絲喜色閃過。

「沒想到葉家祖地竟然有這等機遇。」莫東臉上洋溢著喜意,一開始那小塊祭靈石突然有能量進入他體內,他便感受到自己的體魄似乎有了一點變化。

這樣的變化很小,但馬上一個不可抑止的念頭便蕩漾在他心裡,只有葉族人才能吸收的祭靈石,他也可以吸收,但這只是一個猜測。

當試過大祭靈石后,他的猜測便得到確認,他可以吸收祭靈石,並且能強化體魄肉身。

這要是說出去,一定引起軒然大波,葉族人能吸收祭靈石,是因為葉族血脈,而且他們吸收祭靈石,是利用秘術打開祭祖之門。

祭靈石對他們來講就是打開祭祖之門的鑰匙,而不是能夠提升修為或者體魄的能量。

所以說,祭靈石對莫東和葉族人的作用是不同的,這一切都是源於莫東體內的龍鳳聖力。

龍鳳聖力自誕生之時起,到莫東打開第二道石門發出龍鳳異變后,龍鳳聖力和他本身的力量近乎融為一體。

也就是說他的力量就是龍鳳聖力,聖荒功對龍鳳聖力的修鍊很有幫助,因此修鍊聖荒功就是在修鍊他自己的力量。

他能吸收祭靈石中的能量強化肉身,就是因為龍鳳聖力的壯大。

此刻,莫東欣喜不已,但也沒有多少震動,畢竟曾經的他連那股邪惡的力量都吞過,壯大過龍鳳聖力。

這祭靈石中的能量能為他所用,也不是那麼不能讓人接受。

「吸收了這一塊大祭靈石,竟頂的上我修鍊聖荒功十天之功,而且還是用煉體靈材修鍊的。」

大祭靈石中的能量消失,這塊祭靈石最終化為飛灰,莫東站起身來,再望著葉家祖地,就好似望著一座寶山。

「這葉家祖地對除過葉族外甚至葉族人來講,枯燥並沒有其他珍貴的靈材,但對我來說卻是寶藏般。」

莫東目露精光,這裡的每一個祭靈對他來講都是提升實力的寶貝。

「轟。」

忽然空氣如炸開一般,一個碩大的拳頭宛如洞穿了虛空對著莫東砸了過來。

莫東反應極快,腳踏易步同時一拳也是狠狠擊出,兩股驚駭波動撞擊在一起,頓時飛沙走石,周圍樹木山石粉碎。

莫東身體飛退,勉強才控制住身形,望著眼前這個肌肉虯結,渾身上下透露著爆炸氣息的趙霸王,眼神微微一凝。

「你很像狗一樣,尋著人的味道便追了過來。」莫東對於敵人從不留情,口中也不留情。

「找死,你就會逞口舌之快嗎,我會讓你體會到後悔的滋味。」

趙霸王眼眸射著凶厲之光,腳掌在地面狠狠一跺,裹著壓迫氣勢瞬息臨近莫東身前。

莫東呼吸急促,彷彿眼前的一切都放慢了時光,趙霸王的一拳也是放慢的數倍,然而他眼皮急跳,這是強烈的危險情況。

轟。

一道聖影自莫東身後顯化,隨著莫東一拳打出這道身影卻潰散而去。

此地禁靈禁制果然厲害,果然是聖人手段,說起來聖荒之影屬於靈技,但因為龍鳳聖力的特殊,所以莫東以為在這裡是可以施展一二。

不過聖人畢竟就是聖人,其威能不可揣測,莫東本想施展聖荒之影,卻沒有想到聖荒之影自潰。

兩拳相碰,虛空波浪席捲,兩人衣服鼓鼓,莫東身上金色紋絡爆閃,臉色凝重,也有一絲戰意。

好似過去很久,又好似在剎那,兩道身影一起退開。

「霸王之拳。」

但就在退後之時,趙霸王眼中殘忍之色閃過,身上氣勢更加狂暴起來,有一股霸臨天下之勢。

其肌肉如虯龍涌動,一拳打出來,所有的波動都彷彿立即受到壓迫,飛起的樹葉殘枝狠狠落在地上,風也驟然停了,只有趙霸王這霸道的一拳。

莫東感受到了這一拳的威力,令他呼吸都困難,他臉色凝重,龍鳳聖力毫無保留的展開,一拳抵在霸王拳上。

這一刻,莫東宛如大海波濤中的樹葉,隨時被海浪撕碎,他悶哼一聲,拳頭竟然抵擋不住霸王拳。

「我要廢掉你。」趙霸王拳勢更強,神情猙獰,再次一擊霸王拳轟擊過來。

莫東躲閃不及,再次硬拼,這一次他終是忍不住一口逆血噴了出來,自己身體也被拋了出來。

落在地上后,他自己也是很震動,在比拼體魄上,他竟然敗了,而且敗得很慘。

就在這時一陣腳步聲傳來,葉曉瀟等人追到了這裡,當看到莫東臉色蒼白,受傷不輕的樣子都是臉色微變。

「怎麼你們想要救他嗎。」趙霸王身上氣勢未散,自由一種狂霸,其玩味一笑,目光掃過葉曉瀟等人,說不出的嘲諷。

「還請趙師兄高抬貴手。」葉曉瀟輕吸一口氣,希望趙霸王能看在她的面子上。

曾輝做好了準備,他暗嘆一聲,心中卻對莫東有些暗恨,惹誰不好偏要惹林家少爺,現在是把他們都連累了。

「高抬貴手?」趙霸王嗤笑一聲,「葉小姐是不是傻了,此人膽大包天,便是我放過他,林少也不會放過他,而且等我廢掉他,你們也要給我滾出這裡。」

「對,葉曉瀟祖地已經沒有你的份了。」葉詩詩踏著曼妙身姿走來,揚著下巴很是得意,王遠成等人將此地圍了起來。

葉曉瀟等人臉色俱變,此時前有趙霸王,後有葉詩詩,如果葉詩詩想要對付他們,他們將沒有任何獲勝的機會。

葉曉瀟冷聲道:「有沒有我的份不是你說了算,葉詩詩你真以為這裡你是主宰了嗎……」

話音剛落,葉曉瀟嬌軀忽然消失,隱約看到一道倩影瞬息閃過,王遠成等人還沒反應過來,葉曉瀟就站在葉詩詩身後,纖細如玉的手握向了葉詩詩的脖子。

葉詩詩能從一脈中能成為祭祖人選,不僅是因為身份的緣故,秀氣的拳頭向後砸出,那微微凹下去的虛空說明著她的力量,同時葉詩詩揚手摸到了頭上的銀釵。

誰都想不到,她頭上美麗的銀釵竟是一件靈兵。

不過很快,葉詩詩臉色就變得慘白起來,白皙的手放在銀釵上不敢再動分毫。

「我想殺你就是一念之間。」葉曉瀟低聲道,如玉的手上似散發著寒氣,使葉詩詩花容失色,卻連話都說不出來。

「放開小姐。」

「放開詩詩。」

葉詩詩的守護人皆厲聲喝道,其他人也才反應過來,然後一道道震動的目光看著葉曉瀟。

葉曉瀟剛才的身法絕對是他們有生之年遇到了最為精妙的,曾輝和趙霸王也是一臉震動。

莫東早就知道葉曉瀟不凡,沒想到其身法似乎比他還要快。

「放開詩詩小姐。」不過不同於葉大的喜悅,王遠成他們可是聲色俱厲,趙霸王也沒有想到會發生這樣的變化,沉著臉命令道。

「讓我放了她也可以,你放莫東離開這裡。」葉曉瀟看了眼莫東,沒有遲疑道。

此言一出,眾人都是一驚,畢竟此時只要制住葉詩詩,有很多利益能談,甚至將葉詩詩直接禁錮到祭祖結束后也可以,到那時葉詩詩必然得不到祭祖名額。

可葉曉瀟卻要用葉詩詩換回莫東,這讓眾人詫異時又覺得理所當然,畢竟傳聞兩人是情人關係。

蜜戰100天:獨裁Boss,撩一下 只有曾輝清楚莫東和葉曉瀟的關係並不是眾人所想,但也因此他對葉曉瀟的做法有理解也有不解。

葉大四人目露急色希望葉曉瀟能換個條件,趙霸王一人便可以碾壓他們,有趙霸王在,葉曉瀟的祭祖可能都沒有希望,但手裡有葉詩詩就不一定了。

但葉曉瀟無動於衷。

趙霸王想了想道:「可以,你放了詩詩小姐,我就讓莫東離開。」

「好,不過你得先讓莫東離開。」葉曉瀟眸光一閃,道。

「可以。」趙霸王有著很大的自信,他轉過頭看著莫東,「小子就讓你先多活一陣……」

「大言不慚。」

冷酷總裁的退婚嬌妻 莫東蒼白的臉色紅潤起來,剛才還有些萎靡的氣息變得正常起來,他冷冷一笑,「我想走你能留得住我嗎……」

旋即他望了一眼葉曉瀟,心裡有些感動,沒想到葉曉瀟寧願放棄祭祖也要幫他。

「葉師妹,我先走一步,我們待會見。」莫東身軀一晃已經是離開了十幾丈開外,他清楚自己就算恢復力很強,但依然不是趙霸王的對手,而且與葉曉瀟在一起,他不好吸收祭靈石中的能量。

趙霸王目露厲色,想要踏步追去,但最終還是停了下來,望著葉曉瀟,道:「莫東已經離開了,你現在放開詩詩小姐。」

「你覺得可能嗎。」葉曉瀟暗鬆一口氣,玉容微冷道。

現在莫東自己跑了,趙霸王沒有和葉曉瀟談判的籌碼,不過趙霸王畢竟是此地的第一高手。

「你必須放了詩詩小姐,不然的話你們也別想去尋祭靈。」趙霸王寒聲道。

霸道且含有碾壓的氣息籠罩了葉曉瀟數人。

最終,兩方達成協議,不到最後階段,趙霸王不能對葉曉瀟一方出手。

「可惡,我一定要這個賤人死。」

葉詩詩嬌媚的臉顯得有些惡毒,不過要真殺葉曉瀟,她也不敢在祖地中堂而皇之,隨後她想到莫東,目中殺機一閃而過。

「暫時殺不了葉曉瀟,就先拿開刀。」

葉家祖地不大,所以莫東並不能跑到哪裡,而且只要在葉家祖地中,到最後階段都得離開這裡。

「放心,就讓他多活一陣子,我會廢掉他為詩詩小姐解恨的。」趙霸王冷笑道。

雖然莫東的實力有些出乎他的意料,但依然在他掌控之中,在他心裡,莫東就是秋後的螞蚱,而他則是要踩死螞蚱的巨人。 等伺候她的走了之後才開始泡澡,外面很冷,屋裡燒了炕,整間屋子都特別的暖和,跟夏天似的。

她特別喜歡外面又冷又下雨然後自己能在溫暖的屋子裡,泡著澡或是喝著熱茶。

可能是因為從小她都特別渴望一個溫暖的家,有愛她的父母吧。

對於她來說洗澡是一件快樂的事情,泡在熱水裡享受著水的溫度,這可能那些冬天不愛洗澡的人感受不到的快樂。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