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中這精靈族釀造的果酒,就是木武口中常常提到過的一種美酒,在做夢都在想著能喝上一口。要說夢想的話,這也許算是木武的唯一吧。

0

但木白就算現在身為至尊強者,也無法逆改死亡法則,而將死去之人復活過來。

那服務生聽了木白的話,頓時一驚,沒想到木白的感應力這麼強,連埋藏在地下千米酒窖的精靈族果酒都能察覺到,歉意一笑道:「這種酒價格高昂,所以我們是不對一般人客人推薦的。」

「多少錢?」木白輕笑著問。

「一斤一千萬金幣。」服務生說。

這種精靈族釀造並珍藏多久的果酒,本身就蘊含了很強的元素力量在其中。哪怕是一個廢物喝下一口,都能擁有三星級以上的魂力,價格自然不菲。

一斤一千萬金幣的價格,也確實沒有多少人支付得起。

木白輕輕點頭,左手銀光一閃,出現一柄湛藍色的神劍,為雷屬性。其中蘊含的元素氣息波動,連周圍那些客人都感到震驚。

「精靈族果酒先上兩桶。我這柄劍,足夠買下你們所有精靈族果酒的存貨。」木白將手中神劍遞給那服務生。

服務生雖然只有三星魂力修為,但也是識貨之人,一眼就看出木白手中這神劍品質非凡,連忙用雙手恭敬接去。

然而他的雙手才剛接住劍柄,那神劍傳來的重量,就像接住了一座大山般,那神劍便從他手中朝地面落去,筆直插在地面。

服務生雙手用力拔去,臉上都憋得滿是豆大汗珠,也無法將這神劍從地面拔出一絲來。

這一幕看得那些客人目瞪口呆。

「不好意思,先生,請您稍等。」服務生滿臉尷尬看了眼木白,轉身便朝酒台走去。

木白等了一會兒,一名俊雅的青年,帶著那服務生手裡各自抱著一個橡木酒桶走來,將酒桶放在木白桌前。

俊雅青年朝木白微微一笑,道:「我是這裡的館主,亞歷曼拉。這就是我們本酒館最好的美酒,請慢用。」說完,朝木白微微頷首,目光這才朝腳下的那柄湛藍神劍看去,一眼就看出以這神劍的品質足夠支付酒錢了。

伸出右手,五指用力握住那雕鏤著一層精美紋路的劍柄,頓時將魂力注入其中拔出

試了一下。

那神劍紋絲不動。

青年內心徹底震撼了。

他身為這裡的第七十八代館主,也是擁有十星帝級魂力,用單手卻也拔不出這柄劍! 原本熱鬧的酒館,頓時陷入短暫寂靜。所有喝酒談笑的客人,眼眸睜得圓大,凝望向亞歷曼拉的身影,不少客人的身子都僵硬在原地,目光隨即落在亞歷曼拉身前那柄閃耀著湛藍光芒的神劍上,露出狂熱的貪婪之色。

稍微了解亞歷曼拉背景的客人,對他的魂力修為都有所耳聞,至少也是九星聖級,以他這麼強大的魂力,卻連一把插入地面的寶劍都無法拔出來,這是什麼概念?也只有傳說中的神器才有這樣強大的能量。

所有人都屏住呼吸靜靜看著眼前這一幕,目光更多是在仔細端詳那柄藍色神劍,放佛周圍所有的人和物體都忽然消失,眼前所見的世界,只有這柄神劍是唯一的存在。

亞歷曼拉心中雖然知道眼前這柄寶劍品質不凡,但沒想到這品質高級到居然連自己都拔不動的程度,在這麼多人的注視下,剛才的拔劍動作讓他感到臉面掛不住,臉頰有些灼熱,朝木白尷尬一笑,魂力凝聚在兩手掌心,那奶白的肌膚泛著一層土黃光芒,雙手用力握住劍柄,用盡全力拔去。

那神劍依然紋絲不動。

一旁的服務生在一旁看得臉色頓時獃滯住了。

那群客人中也不知道誰最先驚呼一聲。

「館主用雙手都沒有拔出來的劍!這肯定是神器!」


這句話最後一個字音落下,整個酒館內都跟著掀起一片嘩然。

「這……這居然是傳說中的神器!那個穿著灰色斗篷的前輩,他到底是什麼人?出手大方到直接用神器支付酒錢,說出去都能嚇死人。」

「是啊,他身上應該還有很多神器吧,要不然也不會隨便就拿一件神器出來了。」

「嘖嘖嘖,神級強者就是不一樣。我要是那館主,得開心得要死。」

客人們彼此情緒極激動的談論。

原本還有客人想要嘲諷這格蘭酒館的館主,也不過如此,連一柄寶劍都拔不出來,魂力修為肯定不會強到哪兒去。但明白這柄寶劍,是神級品質后,沒有人再敢有這種想法了。

亞歷曼拉憋紅了臉,連拔三次都沒能拔動那柄神劍,只好無奈放棄,沒有說什麼,朝木白弓腰致禮,帶著服務生轉身離去。

木白沒有理會周圍客人們的談論和目光。身前的女侍從起身給他倒滿一碗果酒,那酒水呈現一種水晶般的湛藍,酒香四溢,極為濃郁,只是吸一口酒香,那醉人的芬芳立即能讓人有一種美妙夢境般的錯覺。

「大人,請用吧。」侍從說。

「謝謝。」木白輕輕點頭,一手端那做工精緻的陶土酒碗,放在雙唇前,略微品嘗一口。

這果酒入口柔順,不似烈酒般燒喉嚨,而是帶著一絲香甜恰到好處的綿柔口感,整個口齒瞬間瀰漫著一股奇異芬芳,從喉嚨流淌而下,給人一種極為舒適享受的感覺。

木白雖然喝過很多品質很高的美酒,但在他的味蕾中,沒有一種美酒的味道能夠比得上這精靈族的果酒。 此刻,木白並不是在醉心品嘗這美酒如何美味,他喝的是回憶。

回憶著自己曾經在大陸上所經歷的點點滴滴往事,一幕幕熟悉的畫面在腦海中不斷回放著,好像一切都發生在昨天。

……

……

「最近怪事真多。夏爾,你不覺得今天突然出現一名神級強者進入我們酒館,顯得很不尋常嗎?我們格蘭鎮這樣一個小地方,又沒有什麼珍貴寶物,有什麼值得這位神級強者來這裡?」

酒館門口,兩名武師耳邊聽到酒館內那嘈雜的動靜,不禁彼此閑聊。

叫做夏爾的武師輕輕點頭,目光眺望天穹深處那道空間裂紋,喃喃道:「這東西真是一個不祥的預兆,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了,居然會出現這麼怪異的一幕。我認為神級強者今天出現在我們鎮子上,很可能跟這件事情有關。」

「說的也是,就算天塌下來也還有那些傳說中的神級強者頂著呢。有災難,也不會降臨到我們這些小人物身上。」夏爾對面,一頭微捲起金色長發,臉上有幾點麻子的武師,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道。

他的話才說完,頭頂空間忽然被一片巨大陰影籠罩。

那是一隻身長數十米的巨大黑鷹,雙翼展開,猶如一片黑雲,以閃電般的速度破空飛來,眨眼降落在酒館門口。

在酒館門前街道上走動的路人,陡然見到這隻恐怖的黑鷹,都被嚇得半死,膽子弱一點的,直接癱倒在地。

他們都是普通人,何曾見過這麼威猛高大的巨獸,更別說承受這巨獸身上的氣勢。

兩名武師看著身前這隻黑鷹,被它身上散發出的氣勢壓迫得一陣窒息,也不知道能夠駕馭這種強大巨獸的人是什麼級別的高手。

「你們難道沒有想過如果那些神級高手頂不住天塌會是什麼情況?只有弱小愚蠢之人才會把自己的生命希望交到別人手中。」一道冰冷沉穩的男子聲音從黑鷹神獸背上傳來。

一名穿著藍色勁裝長袍,身材修長筆挺的黑髮青年,身影輕如落葉,從數十米高的黑鷹神獸背上跳躍到地面,站在酒館門口。

青年身後用一根高級堅韌的灰色皮帶系著一柄古樸黑色寶劍背在身上,雙手抱在胸前,略微抬起那冷如冰的瞳孔看了眼酒館招牌,完全無視兩名武師的存在,邁步朝酒館內走去。

他身後那隻黑鷹神獸身上閃耀出一道黑色光澤,龐大的身軀瞬間縮小得一隻普通黑鷹大小,飛落在青年肩膀上。

兩名武師顯然是第一次見到這青年,按照酒館規矩,這青年必須得接受魂石測試,證明他的魂力修為才可以進入酒館。

但他們都被青年身上自然散發出的一股冰冷之意震懾住,別說攔在青年身前,就是開口喝止都辦不到。

就算白痴也知道,擁有這種氣勢的強者,會連三星魂力都沒有?

直到青年推門進入酒館,兩名武師身上的氣勢壓力這才驟然消失,然而他們還沒來得及鬆口氣,大地劇烈顫動,好似發生地震一樣。 很快,一頭如小山般的巨獸身影從酒館前的街道盡頭奔行而來,這種巨獸外形像是蜥蜴,青色皮膚,腦袋上有一根數米長的血紅巨角,背部一排金色堅硬長刺,身高足有三十多米,它出現在寬闊的街道上,連整個街道都顯得擁擠不堪。

巨獸身上站著一名身材肥胖,一身威猛金色鎧甲,身後背著一柄血色巨斧和一面血紅大盾的男子。

男子雙手抱在胸前,臉色看起來古怪又複雜,滿頭紅色長發隨風飄蕩著,嘴角掛著一抹溫和淺笑。

巨獸來到酒館門前停下。

男子直接從巨獸背上跳躍到地面,招呼也沒打一聲,邁步朝酒館內走去。

這肥胖男子比起剛才那名冰冷男子的氣勢,一點也不弱。

兩名武師面面相覷,都不知道今天到底是怎麼回事,居然連續來了這麼多高手,也不知道他們是來自大陸什麼地方。

肥胖男子的巨獸見到主人進入酒館,就在酒館門口匍匐下身姿打盹。

它這龐大身姿可是嚇壞了不少路人,路人遠遠見到它,都是立即轉身繞路走。

夏爾長出口氣道:「剛才這兩個傢伙身上的氣勢真驚人,你覺得他們跟那名神級強者有關係嗎?」

金髮武師搖頭,複雜笑道:「這種級別的傢伙,在大陸上一定是很有名的人物吧,按照常理,我覺得應該是有關係的。」

夏爾輕輕點頭。

忽然,身前空間一陣漣漪震蕩,撕裂開一條數米高的裂痕。

兩名武師心臟猛地一抽,臉色凝固起來,下意識將右手伸到後頸,握緊劍柄,目光緊張的盯著那空間裂紋。

而後,只見一名穿著雪白薄紗長裙的絕美女子從空間裂紋中走到酒館門前,她身上那聖潔唯美的氣質,讓人只是看了一眼,靈魂都好似被吸吸引出體外。

兩名武師看著都陷入獃滯之中,感覺鼻子里有一股溫熱的液體在流動,欲要噴發出來。

一名渾身裹在黑色斗篷大衣下,身材修長纖瘦的人影,緊跟著那絕美女子一起從空間裂紋中走出。

絕美女子臉色極為激動,俏眸蒙上一層水的,牽著那纖瘦人影的小手一起朝酒館內走去。

兩名武師獃獃看著那絕美女子的背影,直到她的背影進入酒館內,他們都沒有從絕美女子忽然出現在眼前的震撼畫面中回神。

……

……

木白的酒桌周圍空間,被一股無形的神念屏蔽,外人根本無法聽到他們的談話內容。


劍無悔、丹尼兩人從星辰大陸方面收到消息,知道一支從域外空間而來的強大異族軍團進攻了鴻蒙宇宙的空間世界,而木白遲遲沒有出現,他們便選擇返回到天恆大陸等待。

作為木白身邊最為熟悉的兄弟,沒有人比他們更了解木白。眼下發生這麼大的戰事,木白卻好像神秘消失一樣沒有出面指揮,肯定是有原因的。


所以他們選擇在天恆大陸等待,這裡不僅是他們的故鄉,也是木白的故鄉。如果那異族軍團進攻到這裡來,他們哪怕付出生命,也要守護住自己故鄉的每一寸土地。

結果跟他們想象得一樣。木白第一時間現身的地點是在天恆大陸,察覺到他們的氣息存在,馬上用神念聯繫他們在格蘭酒館匯合

以他們現在的神力修為,直接用空間傳送神符進入格蘭鎮只是片刻時間。傳送到鎮子內,他們馬上就朝酒而來跟木白會面。

在酒館內見到木白,他們並沒有過多敘舊,喝下一碗酒,直接聊起鴻蒙宇宙空間內各大位面大陸的情況。

劍無悔問道:「木白,這次到底是怎麼回事?五大主宰之戰不是才結束百年,怎麼會突然出現一支這麼強大的異族大軍?大戰開始后的半個月內,我闖蕩過不少位面大陸,有不少位面大陸已經徹底被那異族大軍毀滅,我跟這些異族中的高手交過一次手,他們的戰鬥手段很很特殊,可以直接吞噬神力,這樣的敵人對付起來很棘手。」說到這裡,他略微皺起眉頭,顯然對那一次的交手印象極深刻,也是第一次遇見這麼難對付的敵人。 木白端起酒碗喝了口果酒,面對劍無悔和丹尼疑問的目光,他的臉色始終那麼平靜,沒有立即回答劍無悔的話,略微沉吟道:「這件事等人都到齊了,我再仔細跟大家解釋。不過你們要做好心理準備,這次位面戰爭,比起當年的五大主宰之戰,至少要慘烈百倍!」

「百倍!」劍無悔聲音低沉自語,身子略微僵硬了片刻。

沒有參加過五大主宰之戰的諸神,是很難想象到當年那場大戰的殘酷。能夠在戰場上活著歸來的諸神,都是從死人堆里爬出來的,絕不會有人再想經歷第二次這樣的大戰。劍無悔和丹尼顯然都太低估了現在的局勢,沒想到這次的位面戰爭比五大主宰之戰還要慘烈百倍,他們心中很清楚這意味著什麼。

丹尼摸了摸鼻子,嘴裡輕吐口氣,平靜下複雜的情緒,道:「老大,就算你不解釋,我也明白這次進攻入鴻蒙宇宙空間內的異族軍團,應該跟五大主宰當年修鍊過的域外空間有關。你這段時間神秘消失了這麼久,應該是去了那域外空間尋找真相。你剛才故意迴避無悔的問題,給出這麼沉重的回答,其實是不想告訴我們,這次敵人勢力很強大,甚至連你也沒有把握戰勝對手。當年,面對再強大的敵人,我也沒見老大猶豫過什麼,但這次從老大臉上,我看出了你內心深處的無力和不安。」

木白略微低下頭道:「還是你了解我。老實說,這次敵人強大到我連一招都擋不住的地步,你說我能有什麼把握戰勝他?」

劍無悔和丹尼臉色立即大變。

丹尼忍不住駭然失聲驚呼:「道老大,你這是在跟我們開什麼玩笑?你的神力修為都已經到了這麼恐怖的地步,還有什麼樣的敵人,居然是你一招都無法接下來的?」

劍無悔心中同樣也是震撼無比。

對修為提升有著強烈渴求的他,很清楚木白現在身為至尊強者所擁有的實力,這也是他自己多年來努力追求的巔峰,現在卻親耳聽到居然還存在著至尊都接不下一招的高手存在,他無法相信這是一種什麼神道境界。

木白的聲音依舊溫和平靜道:「那是一個我目前還無法理解的修鍊領域。」

劍無悔和丹尼面面相覷。

劍無悔擁有極高的修鍊天資,修為在多年前就已經邁入了中期古神層次。丹尼也修鍊到了初期古神。兩人的神力修為,放眼整個鴻蒙宇宙的位面世界,無論在哪兒都算是獨霸一方的強者了。

原本在他們的修行理論認知中,能夠達到木白的境界,已經是一個讓人無法超越的存在。但今天他們才明白什麼叫天外有天。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