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一,直覺,並且我的直覺一向都很準。

0

其二,我想到。在同和小區被她嚇瘋的那個男人,非常有可能也住在精神病院,藍玉保留着他們過往的一切,對他一直念念不忘。那藍玉也非常可能會去醫館看他,而正巧,今天她看到了我跟小冉親暱的一幕,誤以爲小冉是我的女朋友。所以纔會用那種惡毒的目光盯着我!

雖然這一切都只是我的猜測,可這種猜測將我折磨的我幾欲崩潰。我心中暗自祈禱,事情千萬不要如我所想的這般,千萬不要。我好不容易找到了父親,有了一個如此懂事的妹妹,如果她被藍玉給……我不敢想,我搖搖頭,飛快的趕往醫院!

將車子停在醫院門口,我三步並作兩步跑上樓,猛的推開了門!

父親癡癡呆呆的坐在牀上,對我的到來無動於衷。

“小冉!”我喊了一聲,快速的在病房裏搜索了了一圈,簡潔的病房一目瞭然,那裏有小冉的影子?

“爸~爸,小冉呢?”我的心突突的跳,似乎要跳出嗓子眼,我用力搖晃着父親,最後又無力的撇下他,跑出了病房。

“小冉……”我在走廊裏大聲的喊叫。病房中有精神病人迴應我,一邊迴應,一邊哈哈的笑,笑的我心煩意亂!

“喊啥呢?沒看見嗎? 賢者與少女 不準大聲喧譁!”值班的小護士跑了過來,虎着臉敲着牆上的牌子示意我看。

我紅着眼,一把板過她的肩膀,瞪着她吼道:“小冉呢?202的那個女孩兒呢?”

小護士被我的樣子嚇壞了,呆愣了片刻道:“她~她出去了……”

“跟誰?啥時候出去的?”我急問。

“天黑的時候跟一個女人,就是經常來210的那個女人,病人家屬一起出去很正常,你緊張啥,快~快放開我!”小護士用力的掙扎,用手指甲掐我的手。

“210?”

我重複這,放開她,直奔210而去!

推開210的門,在我看清牀上男人的那一瞬間,我萬念俱灰!

雖然牀上的男人很瘦,很蒼白,可我還是一眼就認出,他就是跟藍玉合影的那個男人,他果然住在這裏,這代表~我的猜測是對的!

小冉被藍玉帶走了!藍玉這個殺人不扎眼的惡魔,她將小冉帶走會幹啥?她又把小冉帶去了哪兒了呢?

我急的像熱鍋上的螞蟻,在病房裏來回的走趟趟。我後悔,後悔當初爲何沒跟藍玉要個電話號碼?我想了一圈,最後又把電話打給了老何。

老何接起電話,迫不及待的問道:“找到‘張俊良’的鬼魂了嗎?問出啥了?”

我顧不得回答他的問題,直接道:“你快~快點幫我跟馮日升要藍玉的電話號碼,小冉在她的手中,我找不到她們了!”

電話那邊老何倒吸了一口涼氣,沉默了兩秒後低聲道:“這個~我早就問過了,馮日升說她沒有電話。”

“沒有?沒有電話咋辦?”我搓手頓足,這一刻,我都快哭了!沒有電話,沒有聯繫方式,找不到她,那我能做什麼?就這麼無動於衷的等着小冉被殺死嗎?

不!我一定要找到她。

想着,我跑出病房,下樓,跑到車子裏,發動車子就往同和小區駛去!病急亂投醫,我想,藍玉萬一去了那房子裏呢……

我心急如焚的往同和小區趕,走了一半多的時候,我的手機忽然響了起來。我接起電話,按下免提鍵‘喂’了一聲。出乎預料的,電話裏竟傳出了藍玉的聲音,“常生?你在哪兒呢?”她問!

聽到她的聲音,我火冒三丈,猛的一個急剎車,吼道:“藍玉,你在哪兒?你把小冉咋樣了?我警告你,你要敢傷害她,我一定不會放過你的!”

話筒裏傳來一連串的‘滋滋’聲,像是手機的無線電信號對音響的干擾!這種響聲讓我很不安,因爲我曾聽人說過,鬼身上的陰性物質,同樣會給電磁波帶來影響,就像現在這樣!

對於死而復生的藍玉,我本就不敢確定她是人是鬼,此刻話筒中這‘滋滋’的聲音,似乎給了我一個確切的答案!

“喂!你他孃的倒是說話啊!你把小冉咋樣了?”受不了這種折磨,我對着電話歇斯底里的大吼!

那邊又沉默了片刻,藍玉的聲音幽幽的響起,她道:“太平苑小區三號樓b棟601,你來吧,來了就知道我把她咋樣了!”說完這幾句話,電話便掛斷了!

我把手機往副駕駛座上一丟,掉頭,風馳電掣的往太平苑小區駛去!

十幾分鍾後,我‘咣咣’敲響了601的門!

我剛敲了兩下,門就開了,藍玉披散着頭髮,穿着一件蕾~絲吊帶睡衣,站在門內笑眼盈盈的看着我!

“小冉呢?”我推了她一把,側身從她身邊擠過去,尋了一圈,客廳中並未見到小冉。我推開了主臥室的門,沒有,側臥沒有,廚房,洗手間,我快速找遍了整個房子,卻根本沒見到小冉的影子。

“你把她怎麼樣了?”我轉身,目光冰冷的盯着一直跟在我身後的藍玉,恨恨的問道!

“你猜呢?”藍玉往我身前靠了靠,嘴角一挑,媚眼如絲的看着我。

我一把將她推開,厲聲道:“你幹什麼?耍騷嗎,給我放尊重點兒……”

話音未落,我猛抽動了一下鼻子,一股異香鑽進了我的鼻孔!

那麼多次,我都在藍玉身上聞到過這種好聞的香味兒,那很純很雅,像是藥香又似香火味的異香,在今天這種場合下再次聞到,我才猛然想起,那是沉香的味兒,燒大紅棺材的那天,那味道我曾聞到過,如今再聞,我一下子聯想到了很多……血棺中的長髮,藍玉身上的異香,這基本已經說明,藍玉曾經趟在血棺中!那妖異大紅棺材,以及棺底神祕的七星芒陣,都是爲藍玉所刻,“你究竟算是個什麼東西?是人是鬼?”我沉聲問道!

這時,藍玉不笑了,她面無表情道:“你不是都調查過了嗎?爲何還要來問我?”

“你是個死人?”

我還是不能最終確定,試探着問道,因爲我在藍玉身上,感受不到死人的氣息。

“我是死人怎麼樣?我是活人又如何?死活我都是這幅樣子,有何區別?”藍玉說到這裏,垂下了眸子,我注意到她眼神中有一抹暗淡,稍瞬即逝。

“死人就應該去死人該去的地方,不是留在這一世害人!”我攥着拳頭回道。

藍玉輕哼一聲道:“那你呢?你算個死人還是個活人?你雖改命,可實際你壽元已盡,爲何不去死人該去的地方?己所不欲,勿施於人。”

藍玉話音不重,輕輕的說着,聽在我耳中卻如五雷轟頂!她如何看出我壽元已盡,逆天改命呢……並且,我從未考慮過‘我算個死人還是算個活人’這個問題……我算什麼了……難道藍玉跟我一樣,也是被高人逆天改命了? 我深呼吸了一口氣,目光如炬的盯着藍玉道:“如果你跟我一樣,也是通過改命才活下來的,我確實沒有權利讓你去死。可你既然僥倖再世爲人。爲何不好好珍惜,卻要接二連三的害死那麼些人?”

“常生,你這是在質問我嗎?你爲什麼不問問我殺他們的原因呢!”藍玉雲淡風輕的說着。

看她那副毫不在乎的樣子,我忍不住提高音量道:“人命非草芥。無論什麼原因,你都不能私自主宰一個人的生死!”

“他們都該死!那羣臭男人,想跟我上~牀時,惺惺作態。對天發誓,說着無論發生什麼事情,無論我變成什麼樣子,他們都會始終疼我愛我,不離不棄,可結果呢?他們言而無信,背信棄義……這種男人你說該不該死!”藍玉聲音也高了幾分,情緒似乎有些激動。

聽了藍玉的話,我大概明白了那些男人的死因,那些男人想必都是喜沾花惹草,貪新忘舊之人。可世間男人足風流,如果這個原因足以致死,那世間豈不是有殺不盡的負心漢?再者,藍玉她自己不也整日在外勾三搭四嗎?其餘的不說,單是她初次與我吃飯,便拉着我去開~房,隔日又公然挽着蔣勇的胳膊翩然而去,雖然蔣勇說她那是在試探我,可一個正經女孩,會做出這麼極端的事情,去試探一個人嗎?

“你說別人背信棄義,你又何嘗不是水性楊花,你從一個男人的牀上,輾轉到另一個男人的牀上,朝雲暮雨,又有何顏面要求別人對你始終如一!”我冷哼了一聲,狠狠的羞辱着她!

藍玉吃驚的張大眼睛,一幅不相信這話會出自我之口的樣子,最後,她幽幽嘆息了一聲,問道:“常生,我在你心中~就那麼的不堪嗎?”

我沒有說話,目光不卑不亢的盯着她,肯定了她的意思。

藍玉輕笑了笑,點點頭,“這就是你不喜歡我原因?因爲我的主動,你認爲我輕浮?因爲我追着你纏着你,你便認爲我隨便……哈哈,常生,你說的對,我就是那種水性楊花,人盡可夫的女人,並且我現在就是喜歡你,想跟你上~牀,你來啊……”

藍玉說話間上前兩步,一把抱住我,踮起腳尖,嘴脣尋覓着我的脣。

“你給我滾,你這個喪心病狂的女人。”我一陣厭惡,狠狠的推了她一把,將她猛的推倒在地。我緊握着拳頭,努力控制着打女人的衝動,逼問她道:“小冉呢?你到底把她怎麼了?”

藍玉摔的悶哼了一聲,她擡起頭,眼神怨毒的盯着我吼道:“你認爲呢?你認爲她落在我這個喪心病狂的女人的手中,會落個怎樣的下場?”

“你把她……殺了?!”

聽了藍玉的話,我怒火中燒,對啊,小冉落在她這種殺人狂魔手中會怎樣?我還僥倖盼着有奇蹟出現嗎……

藍玉輕佻的一笑,沒有說啥。

“那你去死吧!”

這一刻,所有的詞都不足以形容我心中的憤怒,我掏出噬魂劍,目眥盡裂的撲上前去。這一刻,我心痛如絞,我可愛懂事的妹妹,我的親人,就這麼被她害死,我要替小冉報仇!

藍玉不躲不閃,噬魂劍照着她的胸口便刺了進去!

刀捅進身體內那鈍鈍的手感,滋滋的悶響,讓第一次拿刀捅活人的我,心頭猛然一顫!藍玉也怔住了,她目瞪口呆的看着我,像是沒有料到我真的會這麼做!

我們相互呆愣着對視了片刻,藍玉忽然推開我站了起來,然後我目瞪口呆的看着她拔出噬魂劍,不屑的丟在地上,然後冷眼看着我,一字一頓道:“常生,你好狠的心……”

藍玉後面還說了啥,我就聽不清了。我的心裏掀起了驚濤駭浪,這是怎麼回事?我捅了她一劍她爲何沒事兒?不僅沒事,她甚至連血都沒出一點兒。噬魂劍即能傷人,也能噬魂,就算她是個鬼,那總也應該有點兒反應吧……

“你其實還有很多問題沒有問道我,你不好奇嗎?比如那三個女孩的死。”藍玉走到沙發前坐下,倚靠在沙發上,盤着腿,抱着胸,歪着頭不屑的看着我說道。

“什麼原因?”我順着她的話兒問道!問完,我忍不住打了一個哆嗦。這一刻,我忽然感覺到,屋子裏的氣場變了,變得壓抑,森冷,那是~陰氣!而那陰氣則是自藍玉身上發出來了。這一刻我明白了,她絕對不是跟我一樣逆天改命後活過來的,我改命後,一切與常人無異,會痛,會流血,會生病。可她……完全就是一個不人不鬼的怪物!

藍玉開口道:“其實,她們的死都是因爲你。咱們先說那個叫小婷的,那天在賓館,你丟下我而去,卻在樓下跟她拉扯不清,雖然我聽到了你們的對話,知道你對她已經無意,可她對你卻依舊有情,然後我就把她殺了。”

藍玉的解釋認定了我的想法,小婷果然是因我而死。我不勝其怒道:“那另外兩個女孩兒呢?她們跟我毫無瓜葛,我根本就不認識她們。”

藍玉笑道:“那晚我們一起出去吃飯,席間你佯裝看不懂我的心意,對我拉着別的男人離去無動於衷,你心中一點都不在乎我,我一怒之下,便殺了兩個人出了出氣!哈哈……”

藍玉說完,大笑起來,像是殺人是一件很好玩兒的事情!

“你~你這個喪心病狂的女人,你這個瘋子,你……”此時,沒有一句話可以表達我心中的振憤,因爲生氣而去殺人,這種行爲簡直令人髮指,我憤怒的半天沒說出一句話來。

“你究竟是用什麼手段害死了那麼多人?”半天,我強壓着怒火,問出了心中最爲困惑的疑問。與此同時,我的手悄悄的插進褲兜裏,那裏有一摞符。人生爲陽,死爲陰,我就不相信,藍玉她無懼刀劍,還能不怕符咒?

“你來,我告訴你。”藍玉向我勾了勾手指,拍了拍沙發示意我過去坐。

對喜怒無常,心性陰晴不定的藍玉,我完全琢磨不透她究竟要幹什麼,我戒備的看着她,冷冷道:“不用,在這裏說就行!”

藍玉垂首片刻,忽然起身,表情複雜的向我走來。

“你要幹什麼?”我警惕的望着她,不自覺的往後退了兩步。

“你那麼想要知道事情的真相?那我就告訴你。”藍玉說完,輕嘆了一口氣,慢慢的轉過身去,背對我,留給了我一個後腦勺。

我不知道她搞什麼鬼。可在她背對我的那一刻,那種如針尖麥芒般被盯住的感覺又出現了,這次的感覺特別微妙,像是那雙盯着我眼睛就在我面前,可我卻看不到它,這種感覺讓我渾身戰慄,頭皮發麻,讓我有一種馬上逃離的衝動。

這時,背對着我的藍玉,忽然將雙手放在了腦後,然後她緩緩的分開了自己那如瀑布般的長髮……

天啊!我看到了什麼?

在頭髮分開的瞬間,我看到了一張臉,一張蒼白,扭曲,醜陋的臉,那臉上生有一對陰測測的眼睛,就是那雙眼睛在一瞬不瞬的盯着我……而那張詭異的臉,那眼睛~竟生在藍玉的腦後……

看到如此詭異的一幕,我渾身的汗毛兀自就豎了起來,血直往頭頂衝,腦袋裏嗡嗡的響。我蹬蹬後退,忽然腳下一個趔趄,我一屁股坐在了門口的鞋架上,鞋架不堪重量,被我坐的粉碎!

我癱坐在地上,手指直直的指着藍玉,嘴巴大張着,卻無法說出一個字來,我甚至無法呼吸,心臟像是被一隻手緊緊的攥着,想要把我活活憋死!

這一刻,我終於明白那些嚇死,下瘋的男人,是咋回事兒了,任誰見到藍玉腦後那張詭異臉,心臟都會難以承受!

好半天,我才終於恢復了一點自我,我順着牆壁,強撐着如麪條般的雙腿,顫巍巍的爬起,一把抓住門把手,用力的擰,我想要奪門而逃……可我擰了幾下,根本打不開,門竟然不知何時被藍玉鎖死了! 藍玉放下頭髮,重新蓋住了她後腦勺上那張詭異的臉。

我看着她那如瀑布般的黑髮,心撲通撲通的跳,久久難以平靜!

現在。我終於明白,爲啥每次她不回頭,都能看到身後的東西了,那不是因爲她有小鏡子。而是她身後真的生了眼睛!

在我驚魂未定的時候,藍玉轉過身,正臉對着我一步步向我走來。

“你~你別過來!”我出於本能,戰戰兢兢的阻止她。

藍玉頓住腳步。皺着眉頭道:“你也怕我?認爲我是個怪物?我原本以爲你跟他們不一樣,沒想到……你太讓我失望了!”

藍玉說到‘失望’的時候,我分明在她的眼神中看到了憤怒,落寞,傷心,甚至很有一絲狠厲!

看着她變幻莫測的臉,我直覺會有危險,於是先發制人,掏出兜裏的符,一把往她的身上打去。

藍玉不躲不閃,任由符紙粘在了她的身上。然後她像是諷刺我一般,兩指捏着那符,輕飄飄的丟在了地上,目光一瞬不瞬的盯着我道:“常生,你就這麼迫不及待的想置我於死地嗎?”

“殺人償命,你殺死那麼多人,殺死小冉,就該償命。”話音未落我便衝了上去!她不怕刀劍,不怕符咒,現在唯有肉搏這一條路可走了,不管了,跟她拼了!

我上前一步,出拳就打,這一拳,我拼盡了全力的,拳勢雷厲風行的衝着藍玉的面部擊去。

藍玉不動如鍾,就在拳頭距離她面部只有毫釐之距時,我的手腕猛的一緊,拳勢生生被一股大力拉扯住,再難前進分毫。

我定睛細看,就見纏住我手腕的,竟是一綹頭髮!

頭髮?

我大吃一驚,順着那頭髮望去,見頭髮的源頭竟然在藍玉的頭上!此刻,藍玉的頭髮竟像是都活了,大量的頭髮靈蛇一樣長長,迅速往我的身上纏繞而來!鋪天蓋地的頭髮,如一張細細密密的網,片刻便將我結結實實的纏繞在了其中,只剩下了我的頭還能動彈!

我被包裹的像個蠶蛹,我拼命的掙扎,可我越是掙扎,那頭髮勒的越緊,最後勒的我幾乎喘不上氣兒來……

發鬼!

我的腦子裏,忽然生出這麼一個詞來!難道藍玉是一個發鬼?

《百鬼錄》中有記載說:有一種鬼,名爲發鬼。乃是女人爲情所死後,一縷怨恨不散,所化成的厲鬼。

相傳發鬼頭髮很長,很濃密,其貌甚美。她爲了保持自己的美貌,會不斷的殺死少女,以其血沐浴,保持終身不老。

並且,在她的頭髮下,還隱藏着無數少女的臉,那是因爲發鬼很貪婪,她只要見到漂亮的臉蛋兒,就會奪取藏於發下,據爲己有。

不僅如此,她還會變幻形態,可以變幻出發下所藏的每一張女人臉的樣貌。她用本來面目去跟男人相處,跟男人有了夫妻之實後,再換另外一副面貌去勾~引那個男人,如果男人上鉤了,當真做出了背叛她的事情,那麼,那個男人的死期也就到了!

還有一種說法是,發鬼會在每一個月陰之夜,穿着漂亮的衣裳站在路旁,若是路過的人跟她搭訕,發鬼便會轉過頭來,這時,路人就會看見,她根本沒有臉,在她的整個臉部,都是黑漆漆的頭髮,完全看不見五官!當人們發現那是可怕的發鬼,驚慌失措想要逃跑的時候,發鬼便伸長她的頭髮,纏繞在正要逃的人脖子上,將他活活勒死,吸其血。

如今看來,藍玉身上的種種跡象,都跟發鬼相吻合,難道她真是發鬼……發鬼怕啥呢?我腦子裏努力的搜索,我終於想到了,她怕火!只要用火燒掉她的頭髮,自然而然便可以制伏她!

這個想法讓我萬念俱灰,如今,我的手腳都被緊如鋼絲般的頭髮束縛住,絲毫動彈不得,我哪裏找火去?難道今天我就要死在藍玉手中了?

藍玉的頭髮越勒越緊,勒的我呼吸越來越困難,憋得我臉紅脖子粗的。

藍玉則一瞬不瞬的盯着我,緊緊的蹙着眉頭道:“你求饒啊?你求我,求我做你的女朋友我就放過你!”

“你休想!”聽着藍玉變態般的說辭,我從牙縫裏擠出仨字!

“爲什麼?在你不知道我真實身份之前,我色~誘你也好,一味地對你好也罷,你爲什麼就是不喜歡我?”藍玉眼巴巴的望着我問道。

對於藍玉這個問題,我其實也想過好多次,她生的漂亮,可我對他,就是打內心生不出一絲好感。這一刻,見識了她的真實面貌後,我猜想,這或許是我一種特殊的感知能力,感知到了她身上的危險吧。

藍玉歪着頭,等待着我的回答,我咬牙切齒道:“因爲你心腸歹毒,心狠手辣,即便你隱藏的再深,但凡身存正氣之人,都不會對你生出一絲好感。”

聽了我的話,藍玉面若寒冰道:“我如何心腸歹毒?”

“你害死了小冉,難道不是心腸歹毒嗎?你可知道,她是我的親妹妹啊!”我歇斯底里的吼。

藍玉也勃然大怒道:“誰告訴你我害死了小冉,自始至終,這一切都是你一廂情願的認爲不是嗎,接起電話,你張口就罵,見到我,你不分青紅皁白就冤我殺人,你拿劍捅我,拿符打我,一心想置我於死地,你可曾聽過我一句解釋?”

“這麼說小冉沒死?”聽了藍玉的話,我心中一喜,急急的問道她。

藍玉冷笑道:“開始沒死,不過很快她就會跟你一起死了,我本不想殺她,是你的武斷害死了她。”

“你~你……”藍玉的話氣的我一陣發暈,差點兒背過氣兒去。

藍玉不理會我,自顧道:“我恨男人,恨那種想得到我時,把我捧在手心兒裏寵,說着海枯石爛,天荒地老的甜膩話兒,還說無論我變成什麼樣子,都會不離不棄,會用愛包容我的所有。可等他們達到了目的,看到生在我腦後的那張臉後,都厭惡我,打罵我,說我是怪物,讓我滾,讓我去死……那一刻,他們難道忘了自己當初說過了話兒了嗎?”

“死而復生後,我遍尋男人,希望有一個人,他能真正愛上我的一切,不光是我示於人前光鮮亮麗的美貌,還有我身後的醜陋。我找過六十歲的老頭,找過情竇初開的小男孩兒,他們說着情深意切的鬼話,跟狗一樣跟在我的身後想佔有我的身子,我一次次的相信他們,卻又一次次的失望……哈哈,很可笑你知道嗎?當他們見到我身後樣子的那一刻,有的嚇瘋,嚇傻,有的當場嚇死,前一刻還在牀上與我親密無間的人,下了牀就變成了那副德行,這多麼諷刺?你說他們是不是死有餘辜!”

說到這裏,藍玉的情緒已經有些不受控制了,她氣急敗壞的質問我。

我這一刻,出的氣兒多,進的氣兒少了,哪還有力氣回覆她?

她見我不說話,怒不可遏的對我吼道:“遇到你的時候,我同樣勾~引了你,你是唯一一個沒有被我的外貌勾~引的男人,那一刻我很開心,我以爲我終於遇到了一個正人君子,我以爲你跟他們不一樣,我想用我的真心打動你……可你見到我身後的臉時,也是一臉的厭惡。你也認爲我是個怪物,認爲我很噁心對嗎?對嗎?”藍玉盯着我,大聲的質問。

這個瘋子,她已經陷入了一種極端,莫說是我,任誰冷不丁見到她那副鬼樣子,能冷靜對之?

我不說話,也說不出話,而我這種不言不語的態度,反而激怒了藍玉,她的頭髮瘋長,然後有一綹兀自纏上了我的脖子,如一把老虎鉗子一樣,緊緊的鉗住了我,將我提溜了起來! “厭惡的我男人都去死!哈哈……”

藍玉這喪心病狂的女人,跟個千年老妖一樣獰笑着,直接用頭髮將我吊在了半空中。原本就稀薄的空氣,一下子被截斷。憋的我直接吐舌頭瞪眼。奈何我的手腳,被綁的結結實實,這一刻,我連掙扎都做不到……孃的。想來今天我就要變成吊死鬼了!

心中不甘,卻又無能爲力,就在我自覺馬上就要斷氣的時候,我脖子上忽然一鬆。我又能呼吸了!

我如同魚遇到了水般,大口大口的呼吸,空氣如決堤的水涌入我的肺裏,嗆得我一頓猛咳,直接咳出了血!

藍玉不僅鬆開了我的脖子,連同我的身體也一併放開,我不知道她又是咋想的,不過我還是抓住這個難得的機會,迅速的掏出一張火符,默默的念起了咒語……

藍玉冷眼看着我,滿頭黑髮如同鋼針般豎起,然後千萬根頭髮如萬劍齊發,猛然刺入了我的身體!

痛,鑽心的痛,痛的我直抽搐。巨大的疼痛讓我忍俊不禁,啥咒語不咒語的,這一刻也他孃的飄到九霄雲外去了!

我張開大口想喊,可嘴一張開,一綹頭髮便如靈蛇一般鑽進了我的口中,迅速絞住了我的舌頭……我嗚嗚了幾聲,大量的口水順着我的嘴角流了出來……

藍玉飛揚跋扈的笑道:“我忽然又不想勒死你了,這會兒我特別想嚐嚐,你這個心存正氣之人的血是啥滋味兒。你感謝我吧,這個死法,可是比吊死要好看太多了。”

一個人的死亡,在嗜殺成性的藍玉面前,像是一場好玩的遊戲,她哈哈大笑的說完,我突然感覺她的頭髮像一條條線蟲一樣,往我的身體裏鑽去,穿透過我全身的每一處毛孔,鑽進我的皮肉深處,恣意的吸取我身體裏的血液!我還能感覺的出,我身體內的血正在以極快的速度流失,我整個人正在一點點兒的癟下去……我看到藍玉那頭烏泱泱的黑長髮漸漸變成了血色,鮮紅欲滴……

這一刻,又一個一直困擾着我的問題解開了,小婷,泰苑小區的兩個女孩兒,她們身體裏的血,想必就是被如此吸乾的!

無法形容的劇痛,如一刀刀在凌遲,頭暈目眩,眼前全是金星星……在藍玉瘋狂的笑聲中,我的生命正在一點點兒的流失,我無力的閉上了眼睛,兩行冰涼涼的淚,順着眼角流進了我的耳窩裏。

我不是爲我即將死去而流下傷心的淚水,我是爲我的無用而感到羞愧,小冉,我好不容易纔找到的小妹妹,我終究未能保護好她!不,是我害死了她,如果沒有我,她不會如此……我又想起了我的父親,我們兄妹倆一死,他咋辦啊……

帶着深深的自責,愧疚,我逐漸的陷入了昏迷!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