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角正雄的勢力越大,那豈不是意味着站在了他敵對面的自己這撥人,無疑危險程度就越發的大?

0

腦子裏迅速比較了一番雙方之間的實力,筒新川不得不心生七八分絕望的沮喪垂下了頭。雞蛋和石頭相碰,怎麼看都是必輸的局面!

察覺到眼前這位可以說是看着自己長老的老人身上流露出的幾許喪氣情緒,六角晴子輕輕抿了一下嘴。

一旁,三胞胎姐妹當中的老大美玲,忽地踏前一步聲音雖小,卻帶有好幾分肅然的凝視說道:“小姐,你放心,不管之後會面臨什麼,我們三個都會守護在你周圍的!”

老二美芝、老三美姬聞言,兩張幾乎不無二致的俏臉上,同樣是一片肅然的齊聲說道:“小姐,就算是死,我們也絕對不會讓任何人傷害到你!”

“謝謝你們!”看着三姐妹,六角晴子雙眸裏水光隱隱。

雖然她知道三人身上已經被自己的男人下了某種厲害的禁置,但是經過這段時間的相處來看,三姐妹並不是那種心思狠毒的人。

對於此時此刻的六角晴子來說,這種身邊還有人的感覺,分外的珍惜和寶貴。 不過很快月沉明便冷冷一笑,他雖然長得不如這個男子,可是他在家族的地位凡非,他可是月家的繼承人。

而對方就算在這厲害,不也就是個幻夢之境的人,他卻沒有自己的地位厲害,什麼都沒有。

何況像他如此厲害的男子,他若真是有名的話,他是不可能沒有聽說過的。

他如今是在一夜之間冒出來的,所以,他一定是不知道被哪個大家族拋棄,或者是從哪個小地方跑過來的。

所以他也根本不用將這樣的人給放在心上。

帝玄胤目光慵懶的望著月沉明,面無表情,就這麼靜靜的看著他,便直直看到了他的心底,直接戳破他內心的高傲,讓他自卑。

看著對方不善的目光,帝玄胤突然開口,率先向他打招呼,「嗨,好久不見,不知道你還記得本尊么?」

帝玄胤這話,瞬間把月沉明給弄的一愣,一時沒明白過來他說的是什麼意思?

帝玄胤妖孽一笑,好心的提醒他,「記不得本尊,這也不怪你,畢竟上次你被腰帶蒙著眼睛,又如何能看得到本尊?」

轟!

月沉明的腦海中瞬間有什麼東西被炸開,一瞬間,他的臉色羞紅,又變得鐵青,又變得發綠,可惡!!!

該死的!!

他就說自己那天被人莫名其妙的給揍了一頓,結果是誰?他到現在都沒發現,當初居然還以為是歐陽她們姐妹!

沒想到原來居然是他!

原來他早就盯上他了,並且還在背地裡狠狠的羞辱他了一把。

士可殺不可辱——

「你找死!」月沉明憤怒的吼了一聲。

「很生氣么?想要殺了我嗎?可以。

不過,以你的資格,還不夠格,去吧,我允許你多帶一些人過來。」

男子淡漠高傲的口吻,目空一切,絲毫不把他放在眼裡。

可惡,該死的!

月沉明感覺自己遭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恥辱,面紅耳赤,咬牙道:「做人不要這麼囂張,你要知道你招惹了我們明月閣的後果!」

帝玄胤本就是要故意激怒他,想要讓他和自己打架。

順便他最好再多帶了一些高手,畢竟,他如今要晉陞幻夢之境三階,只有月沉明一個人,根本就不夠他踩的。

「月師兄,他如此囂張,敢不把我們明月閣的人放在眼中,我們叫上兄弟們,一起來對付他們!狠狠的教訓他一頓!」

明月閣的男生們看到居然有人敢如此囂張,一個個紛紛憤怒不已。

「對呀,他以為他是誰啊,不過是一個小小的幻夢之境,有什麼了不起?

要知道,我們宮老大可是學院的第一公子,實力僅在上官師兄之下,他算什麼東西?也敢來我們這裡撒野!」

帝玄胤微微一笑,瀲灧的紫眸璀璨奪目,「如此甚好,最好叫上你們的第一公子來,否則,你們根本不配與本尊出手。」

無所畏懼的語氣,更加囂張,同時冷冷的瞥了幾人一眼,瞬間,眾人便感受到一股無形的威壓在朝著他們慢慢逼來,壓得他們喘不過氣來。 蔭蔭樹林裏,陳志凡眼裏驀地紫光一閃。

離地一人多高的半空,血元珠和那團瑰麗的紫綠煙雲,被一個個指頭大的半透明訣印緊緊包圍其中。

剎那之間,半空驀地出現了一陣動盪。空氣隱隱顫抖中,血元珠倏地一轉,然後瑰麗煙雲就嗤嗤輕嚥着,迅速逸入到了珠裏。

地面上,四隻大黑老鼠眼巴巴看着那一大團散發出無比美味氣息的紫綠煙雲,不一會兒的時間裏,就全部消失在了那顆紅彤彤同樣散發出極其誘惑氣息的圓珠子裏。

半空,懷裏抱着那枚蛇蛋的鬼撲滿,眨巴着眼睛,忽地輕聲嘆了一口氣。少頃,它那又細又長的蠍子尾巴倏地飛快甩動了一下。

綠豆大的小眼珠子在眼眶裏滴溜溜轉了一圈後,小傢伙不無新奇的奶聲奶氣叫道:“主人,主人,我感覺蛋動了呢!”

正凝神感知着血元珠裏蘊含的充沛生命能量,同瑰麗紫綠煙雲裏的勃勃生機和少許雷霆能量在緩緩結合的陳志凡,在聽到鬼撲滿的叫聲後,抽出一部分心神出來看了過去。

一見之下,他眼裏驀地就是精芒一閃。

探手將那枚白色蛇蛋隔空攝取到自己的手心,某青年低頭打量了片刻後,頷首說道:“不錯,小蛇馬上就快要孵化出來了。”

話音將落,純白如雪的蛋殼表面,就出現了一條細細的裂縫。

咧着嘴的鬼撲滿,眼裏滾動着一絲莫名亮澤的飄乎乎湊了過來。

眨巴着眼睛瞅了一會兒躺在陳志凡手心裏的那枚蛇蛋後,小傢伙脆生生問道:“主人,小蛇孵出來後,也讓它當人家的手下好不好?”

某青年頗感奇怪的瞥了它一眼:“一條才孵化出來的小蛇,恐怕連一根火柴棍都比它大得多,你居然就想收它當小弟?你這小東西,是收小弟收上癮了是吧!”

鬼撲滿咧嘴諂笑着央求道:“主人,你就答應人家啦!我保證,肯定不會欺負它的!”

狐疑的看着小傢伙,他擰眉說道:“這事不急,等小蛇孵化出來了之後再說。”

“主人,你就答應人家啦!地上的四個傢伙,又黑又笨,一點都不好玩啦!”嘟着嘴的鬼撲滿,兩隻小爪子合攏在胸前,連連作揖個不停。

那一臉乖巧的蠢萌模樣,若是十七八歲的小姑娘見了的話,一定會兩隻眼睛裏都是桃心的尖叫不已。

但是在陳志凡的心裏,可一點慣小傢伙這個毛病的想法都沒有。隔空一個彈指,就把它給彈出去老遠。

“吱吱!吱吱吱!”

地面上,四隻大黑老鼠齊齊扭頭,眼睜睜看着自家四兄弟的老大一臉氣呼呼的揮舞着小爪子“吧唧”一下撞在了一棵樹幹上後,不約而同的嘴裏發出了一連串稍帶幾分惶恐的微弱叫聲。

“吱吱!”

小眼珠子裏滾動着絲絲幽黑光芒的大黑,在又發出了一聲尖叫後,仰頭看了陳志凡一眼,然後屁股一扭,尾巴一擺,朝着鬼撲滿飛去的那棵大樹方向,顛顛跑了過去。

餘下三隻大黑老鼠,小眼珠子在眼眶裏滴溜溜轉了兩圈後,同樣仰頭望了他一眼,然後轉身,屁顛顛跟着跑了過去。

“靠,你們四個傢伙,要表你們的忠心,就表唄!怎麼一個個走之前都要看我一眼?”眼角餘光注意到四隻大黑老鼠離開之後的表現,略感幾分不爽的撇嘴嘟囔了兩句。

話落,他將目光投在了自己手心上的那枚蛋殼表面又出現了兩條細細裂縫的蛇蛋上。

或許,它們看的並不是自己,而是自己手上的這枚蛇蛋。嗯,也有可能,它們看的是即將要孵化出來的小蛇。

回想起剛開從四隻大黑老鼠身上感知到的一絲同赤蛇一般無二的氣息,他在心裏暗自咕噥了兩聲。

想一想,其實也有跡可循。

畢竟那兩條赤蛇,就是讓它們四個給分吃了的,而且之後又讓它們四個同手上這枚蛇蛋裏的小蛇分享了一絲瑰麗紫綠煙雲。

從某種層次上來說,四隻大黑老鼠同手上這條即將孵化出來的小蛇之間,已經產生了某些玄之又玄的聯繫。

忽然,眼裏倏地灰芒一閃的陳志凡,嘴角浮現出一抹微笑的低頭看向了自己的手掌心。

林間悠悠涼風吹拂之下,一道極其輕微的“咔擦”聲從那枚蛇蛋表面響了起來。

很快,伴隨着一陣非常微弱的震動,白色的橢圓形蛇蛋表面,一塊大概只有綠豆大小的蛋殼忽地脫離了下來。

“生命的誕生,總是這樣的奇妙!”

靈念感知到有一股微弱但充滿了生機的氣息,漸漸從蛋殼裏飄逸了出來,他臉上帶着笑的,輕聲感嘆了一句。

“吱吱吱吱!”地面上,驀地響起了一連串稍帶幾分急促的叫聲。

緊接着,隨着一道風聲吹過,鬼撲滿嘩的一下就出現在了陳志凡的眼前。

“主人,小蛇出來了嗎?”直勾勾盯着那蛋殼表面出現的一個小洞,小傢伙眨巴着小眼睛奶聲奶氣問了一句。

地上,四隻大黑老鼠上半身豎起,整體呈蹲坐狀,齊齊仰頭望着。

“要看就老老實實的看,儘量別說話。”瞥了鬼撲滿一眼的陳志凡,眉頭一擰輕聲喝斥了它一句。

“吱……”

地上的四隻大黑老鼠,本想張嘴叫上兩聲以之爲附和,結果在某青年的冷眼掃視之下,瞬間閉嘴,整個身體呈趴伏狀緊貼地面,擺出了一副打死都不敢再開腔的極其配合樣子來。

“咔擦”一聲細微響聲過後,又有一塊米粒大小的蛋殼碎片從蛇蛋表面掉落了下來。

沒過一會兒,一個大概只有米粒大小的粉紅色小點慢慢從那蛇蛋表面的小窟窿眼裏伸了出來。

面上一喜的陳志凡,鼻翼翕動,輕輕吸了一口長氣,託着蛇蛋的手掌紋絲不動,然後靜靜一顆最多隻有綠豆大小的粉紅色小腦袋從蛋殼裏鑽了出來。

“耶,小蛇出來了呢!”

眨巴着小眼睛的鬼撲滿,忽地咧嘴歡呼了一聲。

看着那個小小的粉紅色小腦袋,在聽到了小傢伙的呼聲後,好似受到了驚嚇般迅速縮了回去,某青年一皺眉,另一隻手“咚”的一下,就屈指在它的腦門上彈了一個腦瓜崩。

“哎喲,好疼!”

伸出兩隻小爪子緊緊捂着自己腦門的鬼撲滿,在痛呼了一聲後,耷拉着它那又細又長才蠍子尾巴可憐兮兮的小聲說道:“主人,人家錯了啦!不敢再說話了呢!” 而月沉明首當其衝,那道壓力明顯都沖著他來的,直接把他的膝蓋給壓彎了幾分,讓他險些忍不住給眼前的男子跪下來。

月沉明臉色漲成了豬肝色,若是在堅持不住一點點,他恐怕就要給這個男人跪下了,簡直是奇恥大辱!

「你……」身旁的幾名弟子一個個面色憤怒,正想要說些什麼,突然,他們的身體不受控制的飛了出去。

「啊啊啊啊啊啊!」

砰砰砰——

這些普通的弟子身體直接一個個撞在了大樹上,才勉強停了下來,痛苦不堪的捂住自己摔成了幾瓣的屁股。

看著帝玄胤的眼中充滿恐懼,再也不敢叫囂了。

他們現在才知道,這個男人是真的有本事挑戰他們,他剛才身上的氣息很是恐怖,他想要殺他們簡直易如反掌,也並不是只是說著玩的,是他們太看輕他了。

「該死的,你究竟想要做什麼?!」月沉明雙眸震驚的看著男人,眼中充滿了怒色,他清楚的知道自己並不是這個人的對手。

妖后,看朕收了你 所以他敢斷定,對方一定不是單獨過來單單找他的麻煩,他肯定是另有目的。

「想要來跟你過兩招,有問題嗎?」帝玄胤淡淡的道。

有問題,問題大大的!

月沉明實在無法相信,這個男人居然會如此閑的蛋疼!他一個如此強大的高手沒事過來找麻煩便是想讓自己陪他來練上兩招。

冷笑一聲:「好,你有種!今天本公子便陪你玩玩!」他月沉明雖然算不上什麼英雄好漢,但是也絕不對不能受得了這等侮辱!

「月師兄,宮師兄他們如今被院長給召集走了,現在正在商量事情,不然你還是等他回來再和這個男人交手吧……」

明月閣的學生有些擔憂的望著月沉明,明眼人都看得出來,眼前這個男人真的太厲害了,恐怕除了他們的第一公子宮師兄能和他較量,他們誰都不是他的對手。

「不必,這人太不將人放在眼中,我身為宮師兄的好兄弟,就算宮師兄不在,我也絕對不會讓人來污衊我們明月閣的名聲!

哼!現在聽我號令,召集我們所有的人到玄魔台,我必要和此人決一死戰,我一定不會放過他的!」

明月閣的學生們聞言,紛紛對視了一眼,心中也燃燒起一團火焰。

他們乃是彩翼學院第一公子手下的明月閣的人。

他們平時在學院里那都是橫著走的,何時受過這種鳥氣?

心中當然也不甘心!只不過如今是怕這個男人的實力,但是被月師兄這麼一說,便立刻燃燒起了他們心中的戰意。

「好,大家都跟我來,一起去玄魔台,一定要狠狠教訓教訓這個人!」

月沉明冷哼一聲,就算他是幻夢之境的高手又如何?猛虎難敵猴群難道?難道他一個人還想打得過他們這麼多人?

明月閣的學生們也是這麼想的。

很快,他們便召集了明月閣所有的弟子。

月沉明朝著帝玄胤陰險一笑,那眼神就好像在說,等會你便完了。 帝玄胤回之淺淺一笑,並不將他放在眼裡,心中甚至在說,待會兒他叫的人越多越好,千萬不要不夠他踩的,否則,他萬一突破不了,那豈不是白費功夫。

……

要是讓夜冰依知道帝玄胤為了晉陞突破成功,便去上門挑釁自己的情敵,她一定會無語的抬頭望天。

這男人還真是什麼都敢做,居然連這招都被想出來了,她也算是服了!

事實上,帝玄胤本來便是這種一生肆意妄為之人,並且有著強大的膽識,才能走到今天。

也正是如此,他才會那麼的與眾不同,也才會入得了夜冰依的眼。

初見時,夜冰依覺得帝玄胤除了長得驚艷之外,其實,因為自家兒子的關係,她對於帝玄胤是沒有一絲好感的,甚至還發誓,一定要剁了他的蛋去喂狗。

嘿嘿,然而現在想起那些話,她就知道自己之前是在胡言亂語了。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自己便一步一步淪陷在那個男子編織的情網當中,再也出不去了。

夜冰依也了解他,帝玄胤冷漠無情的外表之下,其實有一顆火熱的心,那顆心也燃燒了她。

……

此刻的夜冰依跟隨著上官雲燁來到了一處名叫靈聖之地的地方。

靈聖之地,是彩翼學院的一處特殊之地,這裡面的靈氣茂盛,一般外人是不能來到這裡的。

夜冰依剛一到這裡,便覺得渾身舒暢,靈氣不斷的鑽進她們的毛孔和呼吸當中。

而這裡面也是霧氣飄渺,宛若仙境一般。

夜冰依和上官雲燁兩人邊走邊談的話,很快便進入了靈聖之地。

而在她們之前,已經有很多對高級殿堂樓閣的學生們來到了這裡。

不過他們此刻個個正在修鍊打坐,畢竟,能進入到靈聖之地,那可是千載難逢的機會。

這對他們的修為可是有很大的幫助,誰也不願意錯過這樣吸收靈氣的好機會。

眼前的人,有很多都是夜冰依熟悉的。

比如她們歐陽姐妹,還有沉默寡言,讓人看不穿的第一公子宮無冥,然後就是宮無冥身旁的這位總愛裝模作樣每天一副高高在上的第一美女,夜幽雨了。

物以類聚,人以群分,夜冰依看這位第一公子和夜幽雨一樣,同樣很不順眼。

還有南宮離夢和南宮離夜姐弟兩個也在旁邊坐著。

姐弟倆一會望望這個,一會看看那個,一臉的看好戲神。

在這其中,還有夜冰依之前沒見過的陌生的面孔。

「夜師姐,你來了。」

見到夜冰依走過來,歐陽姐妹紛紛迎上來對她打招呼,自從經歷過上一次的事情后,她們姐妹便甘心情願的臣服於夜冰依。

「夜師妹,上官師兄,你們來得也太晚了吧?幾乎都是最後的了,這裡可是靈聖之地,大家都早早來吸收了不少靈力,受益匪淺呢。」歐陽雲兒也在一旁說道。

「在這裡打坐一天,便能夠低得外界一個月。」歐陽月兒也在旁邊附和道。

也正是因為如此,學院的一些資深長老們,平日里一步都不願意出門,就願意久久待在這裡。 樹林裏,眼中充斥着一絲淡淡柔光的陳志凡,靜靜看着一條比火柴棍大不了多少的粉紅色小蛇,慢慢從破裂的蛇蛋裏鑽了出來。

“感覺,畫風有點奇怪吶。”

眼瞅着蛇寶寶周身溼漉漉的溜出蛇蛋,睜着它那一對比芝麻粒還要小一些的黑漆漆眼睛看着自己,某青年臉上浮現出幾許古怪的輕聲嘀咕了一句。

蓋因爲小蛇那只有火柴棍大小的細長身軀,與比鴿子蛋都還要大上一圈的蛇蛋相比,體型相差實在是太過於懸殊了。

這就好比,一間房子裏住着一個成年侏儒,一切都顯得有點不協調。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