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品巔峯的淬火掌直接對上了五品初級的大無畏印,兩股恐怖的能量在半空中相遇,先是沉寂了一會,然後徹底爆發出來,一股無形的波動席捲開來,吹的下方塵土激揚,碗口粗的竹林東倒西歪!劇烈的碰撞持續了一會,終於慢慢平息下來。

0

“哈哈,小子,你最強大的攻擊都奈何不了我們,現在沒轍了吧!”看到楊風的淬火掌堪堪破掉了葉蕭的大無畏印,楊城開始放聲狂笑。

“黃泉指,一指定乾坤!”

楊城笑聲還未斷,就聽到了一個讓他心顫的聲音。擡眼望去,更是嚇得差點魂飛魄散。 巨大的金色手指帶着恐怖的波動瞬間來到楊城面前,雖還隔着一丈距離,巨大的壓迫感卻已經讓他感到了窒息,楊風和楊媚兒互看了一眼,雙眼滿是驚凝之色,兩人齊齊上前一步,共同施展出了最強的防禦的手段。

“御天鏡。”

一面透鏡子憑空出現在楊風面前,以盾的形式的將後方五人緊緊護住。金色指頭夾帶着恐怖的波動狠狠的攆了過來,“茲茲~~~”兩股能量的劇烈相撞發出了刺耳的摩擦聲,

葉蕭擡起頭,雙眼平靜如水,雖然他此刻體內的靈力已經揮霍一空,但他一點也不緊張,因爲從始至終,他的目的都不在楊風等人身上,黃泉一指只是誘餌!吸引了對方的大部分注意力,葉蕭憑靠着強大的肉體,此時突然發難暴起直掠木屋,

“馬上就成功了!”

葉蕭臉上一喜,只要讓他靠近西西,憑藉他的速度,加上自己對周圍一帶的熟悉與瞭解,他完全有把握全身而退,因爲這裏就是他的主場。

“臭小子,你敢!”

楊媚兒敏銳的注意到了葉蕭的意圖,轉身衝葉蕭而去,玉手一揮掌風直奔其背,葉蕭不顧後方的凌厲攻勢,在突進中強行再次變速,掌風堪堪錯過,將邊上一根木屋柱子擊的粉碎,躲過去了!葉蕭身子如猿猴一般靈活從窗戶裏躍進,一手抱起西西,另一隻手握住黑絕看也不看轉身就往身後劈去!

“嘭~~”

果然有偷襲!葉蕭被遠遠擊飛了出去,在半空中咳出一口血,身體卻不受任何影響,腳尖連踏,幾個縱身就消失在衆人視野中。偷襲失敗的楊風臉色鐵青,這小子好狠,居然不惜以自身受傷爲代價來借力遁逃,

楊風舔了舔嘴脣,陰笑着說道:“他受傷了,肯定跑不遠的,既然他想玩,我們就慢慢玩死他!”

葉蕭此時的情況很不好,臉色極度蒼白,鮮血不斷從口中溢出,染紅了雙脣,一眼看去多了一份鬼魅般的妖豔紅,血還在流,隨着他的高速奔跑不斷落下並灑在兩邊的樹葉上,


“必須得想辦法,不然以我現在的狀態撐不了太久。”

雖然現在仍能揹着西西忙命飛奔,但葉蕭清楚的知道自己現在的狀況是多糟糕,先前全力施展大無畏印和黃泉一指已經抽乾了他體內的靈力,爲了借力又結實承受了楊風的一掌,要不是自己的身體比以往強悍了不少,他今天就栽在這裏了!

葉蕭不知道自己在這叢林中已經奔跑了多少時間,橫跨了多少距離,但他仍不敢絲毫鬆懈,因爲追擊的人就在他身後,雖然他不知道敵人的具體位置,離自己還有多遠的距離,但他知道,他們就在他身後,停下就是死亡,奔跑則是希望,所以他只能選擇繼續亡命飛奔。

葉蕭注意到前方不遠處一個半米高的樹洞,側頭回望一直安靜趴在自己後背的人,啞着聲音問道:

“西西,你相信我嗎?”

“嗯,葉蕭哥哥說的我都信。”

“你先躲在這裏,不要怕,我離開後你就閉上眼睛默數一千個數,然後再睜開眼睛,這樣我就會再次出現在你眼前了。”

“好的,葉蕭哥哥。”

葉蕭將西西藏在了樹洞中,取了一些枯草遮住洞口,並謹慎的將四周的痕跡拂去。

“等我回來。”

留下這句話,葉蕭就揹着黑絕毅然朝着與西西藏身處相反的方向快速離去。西西看似平靜,心底此時卻很無助,也很害怕,她想哭卻又不敢哭,小身體緊緊的蜷縮在樹洞裏,她牢牢記住了葉蕭的囑咐,閉上了眼睛,心裏開始默數:一。二。三。。。。。

楊風和楊媚兒帶着剩餘的三人循着葉蕭留下的血跡追擊在後,顯得很是從容,臉上充滿了玩弄之意,心裏分析着:雖然現在還沒看到那臭小子的身影,不過看他留下越來越凌亂的步伐,就知道對方已經處於奔潰的邊緣了,等會抓住他,嘿嘿,可不能讓他就這麼痛快的死去。

葉蕭和西西分別後,繼續狂奔了半柱香時間,最後終於停下腳步,一屁股坐在路邊一塊巨石上,狠狠的吐了一口唾沫,他孃的實在是跑不動了!

楊風一行五人終於從後方趕到,楊城一眼就看到了盤膝坐在巨石上的葉蕭,一想起那可憐的兄弟楊威,雙眼發紅恨不得現在就生撕了眼前這人。

“嘿嘿,小子你倒是繼續跑啊!”

葉蕭看着慢慢圍上來的人,絲毫不緊張,反而鬆了口氣,這羣人追上了自己,那也就證明西西安全了。

楊風第一個察覺到了不對勁,眼睛朝四周轉了一圈,心裏不由一沉,滿臉煞氣問道:

“小子,西西呢?你把她藏哪了?”

其餘人也看出了端倪,不由大吃一驚,追了半天,最重要的那個人居然不見了!

楊城上前一步,神色猙獰“你最好老實交代,我們還可以考慮給你來個痛快,不然就讓你生不如死!”

葉蕭站了起來,輕輕拍了拍身上的泥土,並沒有回答他們的問題。由於是站在巨石上,此時的葉蕭看起來更像是勝利者的一方,正居高臨下的看着楊風五人,

“我先糾正一點,並不是你們找到了我,而是我想讓你們找到。”

楊城被葉蕭拗口的話弄的一愣,半天才反應過來,不由氣極反笑

“那你意思你還留了餘力,還能跑了?!”

葉蕭微微一笑,指了指身後的黑劍,然後在衆人不解的注目中慢慢取下。

“哈哈,,,這小子嚇傻了吧,一把破劍能頂什麼事,難道取下這劍你能飛不成。。。”

話未完,衆人就看到站在巨石上的葉蕭單手舉起劍,詭異一笑,然後鬆手。

“轟~~~”

黑劍從空中落下,發出了一聲轟鳴聲,巨石承受不住黑劍的重量衝擊,先是開始出現裂紋,之後紋路不斷向四周蔓延,繼而擴大,最終“譁”的一聲解體,千斤的巨石直接被劍砸成了粉末! 總裁的神秘少奶奶 ,砸出了一個深坑。

楊城臉色慘白,臉上肌肉不斷抽動,頭上冷汗也蹭蹭的冒了出來,其餘四人臉色也被深深的震撼到了,這傢伙是變態麼,難道先前他一直揹着這把劍在戰鬥!?重量如此恐怖的劍,會給身體帶來多大的負擔和束縛,現在他們終於明白對方爲什麼沒有顯現出任何絕望之色,因爲,戰鬥,在此刻才真正開始! 這是自離開望龍城後葉蕭第一次解下黑絕,雖然體內的靈力所剩無幾,但他現在的感覺很好,前所未有的好。楊城一臉驚恐看着站在面前的葉蕭,小心的退後了幾步,他可不想步了楊威的後路。

楊媚兒盯着葉蕭,第一次注意到他那充滿爆發力勻稱身體,突然妖媚一笑,低聲向前露出了胸前的一片雪白,柔聲說道:

“小兄弟,其實我們也並不是非要生死相向,我們之間可能會存在一些誤會,只要你不再幹涉我們家族的事,那你就是我們楊家的朋友,只要是你的需求,是任何要求哦,我們都可以答應你。”

說完之後伸出舌頭在嘴脣上媚意十足的轉了一圈,這是**裸的誘惑!


葉蕭臉上出現了一個燦爛無比的笑容,彷彿已經被打動,楊媚兒看到葉蕭笑了,露出了更爲嫵媚的姿態,看的後方的楊城一干人口乾舌燥,不由嚥了口口水,真是一個要親命的小妖精啊。

“我這個人最喜歡交朋友了。。。”

楊媚兒心中一喜,看來有戲了,正要擡腳繼續向前,

“但你們還不配!”

葉蕭突然出現在楊媚兒面前,楊媚兒大驚失色,心裏第一次感到了恐懼:他是怎麼辦到的?!自己一直盯着他,保持着足夠警惕,也沒有發現他有行動的軌跡趨勢,前一刻還靜靜站在五丈的外的他,爲什麼下一刻就直接出現了自己面前?

“譁~~”五丈外原本葉蕭站立的地方突然出現了一個深坑,碎土如雨般向後方灑出,可見葉蕭啓動速度之快。

一個拳頭夾雜着狂暴的殺意狠狠的轟向了楊媚兒胸口,距離實在是太近了,她躲不了!

“噗~”楊媚兒胸口如遭鐵錘重擊,狂吐一口血飛了出去,一拳,沒有任何花哨形式,單靠着速度和力量,簡單而暴力,一招就重傷了一個六品高手。

當葉蕭開始出拳的那一刻,他就再也沒有停下。楊媚兒身體仍飛在半空中,一個人影鬼魅般出現在她上方,在楊媚兒驚恐絕望的眼眸中出現了一個拳頭,又是簡單暴力的一拳!

“嘭~~”

嬌軀從空中落下,狠狠砸在地上,然後地上出現了一個坑,坑中躺着一個人,生死不知。

“小子,我殺了你!”

這一切發生的實在是太快了,當楊風反應過來時,卻已來不及救援,只能眼睜睜看着楊媚兒被葉蕭狠狠的轟落在地。葉蕭落腳一落地,深吸了一口氣,然後就開始了激烈的突進,如同戰場上的血騎,凌厲而致命。

楊城被楊風的暴怒聲所驚醒,

“魔。。魔鬼。。。”

他的聲音不斷髮抖,雙腿開始打顫不由自主的後退去。

“嗤~”一道黑影從他面前閃過,然後再次消失。楊城感覺到了自己喉間一痛,用手摸去,低頭望去滿手都是血跡,然後就沒有然後了,他感覺到了生命力的不斷流失,繼而雙眼一黑,直挺挺倒地。

葉蕭開始殺人了,如同沉睡後剛剛甦醒的死神,每一次鬼魅的閃現,就帶走了一條鮮活的生命。楊風臉色慘白,死死守在楊媚兒身邊,絕望的看着殺戮時刻的上演。幾息時間後,葉蕭終於顯現出了身影,他的身體微微顫抖,腳下靜靜躺着三具屍體,三人均是睜着眼睛,至死不瞑目,而葉蕭此刻正擡頭冷冷的看向楊風。

楊風強自鎮定下來,死死盯着葉蕭的眼睛:

“我承認你很強,強的讓人感到絕望,但剛纔那般恐怖速度下的戰鬥,必定會經消耗巨大的體力和靈力,你堅持不了多久。”

葉蕭表示出了認同:“你分析的很對,但殺你足夠。”

楊風看着葉蕭,眼睛越來越亮“你爲什麼還不動手,卻在這和我廢話,因爲你此刻的身體已經到了極限,正處於崩潰的邊緣,你需要拖延時間來調整恢復,所以,現在的你很虛弱,虛弱到我可以輕而易舉的擊殺你。”

葉蕭開始鼓掌,掌聲響亮刺耳:“不得不說,你很聰明,比大多數人都聰明。既然你已經知道我在這裏虛張聲勢,那爲什麼你還不過來,爲什麼不來取走我的性命,因爲你在怕,你怕我還留有餘力,你不敢冒險,你需要確信我真的是否已經沒有還手之力,這一切可總結爲,你在怕死。”

葉蕭說完這麼長的一段話後,身體的抖動變的更加劇烈,臉色也開始泛白,但雙眼切依舊平靜依舊,“很不幸的告訴你,我不怕死,所以,今天死的肯定是你。” 楊風先是低頭沉默了一會後,然後慢慢擡頭,看着葉蕭微諷道:“或許你是對的,你對於戰鬥的理解非常透徹,這是我所不及的,但我不認爲光憑豐富的戰鬥經驗和無所謂懼的氣勢就能彌足你我之間的修爲的差距,至少現在的你還不能戰勝我。”

“這次你錯了,我沒想戰勝你,我只想殺了你,你或許很難懂我的意思,但殺人是不講究過程手段的,殺你遠比戰勝你來的容易,因爲它需要的僅僅是一個結果。”

葉蕭冷漠的說出了最後一句話,然後邁出了第一步,不是向前,而是向後,然後是第二步,他在不斷往後退!楊風當然不會幼稚的認爲葉蕭就此退去,他在對方的眼神裏看到了獵人看獵物時纔會的流露出的那一抹光亮,他一直冷眼看着葉蕭慢慢退入深林深處,藉着茂盛的林木隱去身形,進而消失不見。

他要等一個合適的時機或以一個最恰當的方式來擊殺自己!

這是楊風腦海裏直接蹦出的念頭,雖然看着葉蕭安然退去很是不甘心,但他必須要守在楊媚兒身邊,楊威楊城兄弟幾人他可以讓他們自生自滅,置之不理,但楊媚兒的父親楊天頂是家族現任族長楊天宗的哥哥,一旦楊媚兒此次意外身亡,責任必定歸咎於自己,最後自己的下場也必定十分悽慘,他冒不起這個險。


葉蕭慢慢退入林中深處,毅然轉身離去,尋了一處的安靜的隱蔽處,盤膝而坐,開始慢慢調息着身體。葉蕭從來不是一個冷血的人,相反,他骨子裏是一直是一個飽含熱血的人,一個富含正義和使命感的傢伙,但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底線,一道不可被逾越的界線,一旦被觸及侵犯,迎接的將是狂風暴雨般的打擊。

而葉蕭的底線自青鳥出事後就再也沒有變更過,那就是保護好身邊重要的人。很不幸,今天有人很愚昧的越過了他的底線,所以他準備大開殺戒。

楊風確認了葉蕭的確離開了自己的視野之外後,果斷回頭檢查依然昏迷於巨坑中的人。不消片刻,楊媚兒痛楚的**一聲,悠悠醒了過來,想起了剛纔發生的事,又驚又怒,

作爲家族族長唯一女兒的她,一直是整個家族的關注核心,如同一隻驕傲的孔雀備受寵愛,習慣了周圍人對她的掐媚討好,久而久之養成了蠻橫刁鑽的個性,所有人看到她都是唯唯諾諾,但萬萬沒想到,今天在這裏卻吃了一個臭小子的悶聲大虧,幾乎命喪黃泉,等此次回家後一定讓父親狠狠的教訓那小子,一定要把他囚禁起來,讓他生不如死!

“風哥,那該死的小子跑了?”

楊風輕輕搖搖頭,脫下外套將其撕成條狀,並取了幾根木棍,一併綁在了楊媚兒胸口

“你胸口肋骨斷了三根,我先將斷骨固定住,避免因爲移動而再傷到內臟.”

楊媚兒慘着臉,不顧傷勢,尖銳的聲音隱隱透出絕望:“你居然沒殺了他?!還讓他安全跑了?我們六人出來死了四個,現在我們也找不到那小子,等他帶着西西回去,我們就慘了。。。”一樣到老祖宗的手段,楊媚兒聲音都開始顫抖了。

“放心吧,我們不需要去找他,他會自己回來的。”

“回來幹什麼,我們兩個都是六品巔峯的修爲,他會白癡到回來自尋死路!?”

“你忘記你自己是怎麼受傷了嗎?那小子絕對不是表面看上去那麼簡單,我們惹上了不該惹的人,或許這次的行動我們從一開始就錯了,唉~~”楊風深深的嘆了口氣,但事已至此,悔恨已經來不及,只要殺了那小子,找到西西,一切都還來得及去挽回。

兩人再度看着靜靜躺在泥坑裏的黑色重劍,默然不語,那小子竟然故意將劍留下,也就等同表露處出一個信息:等着我,我會回來取走屬於我的東西。

葉蕭現在很清楚知道自己的身體狀況,最大的問題就是靈力的極度匱乏,從清晨小木屋前的戰鬥開始,加上亡命飛奔的整整四個時辰,他一直在透支着自己的體力和靈力,怎麼樣才短時間內補充大量的靈力呢,葉蕭第一時間就想到晶靈果,他原本是打算衝擊六品的時候再服食晶靈果,但現在已經管不了那麼多了。


葉蕭左手摸着右手食指上的虛空戒,不再遲疑,直接將靈果取了出來。虛空戒是一種擁有一定空間容量的靈器,可以儲存生命體外的所有物質,並使其保持最初的狀態。但此物煉製過程極爲繁瑣艱辛,因此每一枚虛空戒都是珍寶,可遇而不可求。

晶靈果還散發着成熟時的誘人果香味,葉蕭張嘴就一口咬了上去,開始貪婪的吸吮着果汁,成熟的晶靈果甘香可口,入口即化,不消片刻就將靈果連帶果皮果核整個吞了下去!

當晶靈果完全被葉蕭吞食時,他感覺到前所未有的暢快,不愧是讓無數人垂涎眼紅的的靈果,果內蘊含的驚人濃度的靈力,對於此刻體內靈力乾涸的葉蕭來說,簡直就是久旱逢甘露,與此前的五階獸晶蘊含的狂暴靈力不同,林果中的靈力溫和而磅礴,葉蕭貪婪的吸收着,然後最大程度的煉化着成爲自己的靈力,進而滋潤飢渴難耐的身體。

葉蕭離開望龍城就已經是五品初級的修爲,在亂獸山修行的一個月,本質上是肉體的修行,修爲並沒有顯著的提升,不過通過這段時間,出了肉體的大幅度增強,內在的脈絡也結實拓寬了不少。所以,此刻他明顯體會到了身體飛快的消化並吸收着起晶靈果果中的靈力。

隨着靈力的不斷吸收煉化,葉蕭的氣息開始慢慢上漲,他要突破了!五品初級,五品中級,繼續上漲,五品高級,最後終於停在五品巔峯上。

二個時辰後,夜幕已經黑沉沉的完全壓了下來,夜空中一輪殘月灑下微弱的光線,卻照得整座森林顯得更加的陰森恐怖,葉蕭睜開眼睛,深邃的眼眸深處流出了攝人的精光,視線透過漆黑的夜色投向不遠處,嘴角微微翹起,眼睛眯的只剩一條細縫,這個夜晚,很適合殺人啊! 夜風漸起,吹的樹葉在枝頭簌簌作響,吹的整個森林如妖魔般左右搖擺,吹散了林間濃郁的霧霾,最後吹出了那個自林中踏霧而出的人。

楊風依舊在原地,守在楊媚兒的身邊,看錶情似乎很是平靜,甚至還點起了一堆篝火來驅除夜間的溼冷,絲毫不在意這樣做會暴露自己,因爲對上五品初級的葉蕭,他對自己擁有着絕對的信心,所以,當他看到葉蕭自出現在自己面前的時候,沒有表現出任何的吃驚。

兩人距離十丈相對而視,楊風看着一襲黑衣的葉蕭:“我等你許久了。”

“我也是。”

兩人之後不再說話,只是繼續靜立相視,夜風越來越大,吹的樹葉在枝頭開始狂舞,吹的野草俯地起不了身,吹的葉蕭一身黑衣獵獵作響。或許是風太大的原因,葉蕭原本炯神有力的眼睛開始眯的越來越小,當雙眼快完全閉上的時候,葉蕭踏出了一步,這一次不再是向後,也不是向前,而是向着一個人。

第一步踏出,腳下的泥土全部碎裂,第二步踏出,附近的狂風凝滯不前,第三步,周身一丈內所有雜草碎盡飛舞,第四步,沒有第四步了,只用了三步,葉蕭就已經來到了楊風面前,帶着連踏三步而聚的無上氣勢,轟出了有史以來最爲恐怖的一拳。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