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雞委屈的看向陳浩。

0

陳浩嘴角**,無言以對。

不多時,陳媽就回來了,看到屋內的黑貓和公雞,有些傻眼。

“陳浩,這貓和雞是誰家的?”

陳浩連忙解釋道:“媽,這是我在外面養的寵物,很聽話的。”

陳媽無語。

養貓還好說,這養雞,你確定不是用來吃的?話說公雞也不好吃,肉太硬,沒有老母雞味道好。

總裁女兒要上位 不過她也沒說啥,兒子喜歡就行,反正家裏人員各有各的事兒,她大多數都是一個人休息,這多了倆小動物,倒也熱鬧。

陳浩問道:“沒看到爸,他又去守魚塘了?”

陳媽隨意道:“是啊,前段時間陳州家的魚塘半夜翻池了,死了幾百條,損失大了,你爸就擔心自己那一口魚塘也出事,這段時間沒事就留在魚塘。”

陳浩撇嘴,爲母親討公道:“他這一輩子就盡惦記這口魚塘了,也不多陪陪您。”

陳媽倒是不領情,瞪眼道:“咋,你還嫌棄了?要不是這口魚塘,你能大學畢業?你弟能去市裏讀書?我們能搬到鎮子上來住?”

陳浩:“……”

“咳咳,是我說錯了,爸勞苦功高,對我們家貢獻極大,是最大的功臣。嘿嘿,那個,我這次回來,給你們帶了禮物,來,這個您帶上。”陳浩連忙轉移話題,拿出了準備好的翡翠手鐲,給陳媽帶上。

陳媽看了一眼,頓時眉開眼笑,愛不釋手。

她就是一個普通的農村婦女,對於翡翠玉器什麼的沒什麼關注,不過這東西一看就漂亮,而且還是兒子給她買的,心裏別提多美了。

“挺好看的,兒子真是長大了,知道心疼媽了。”陳媽笑着眼中都滲出了淚水。

陳浩笑着抱住母親,認真道:“你們養我長大不容易,兒子現在工作了,也能賺錢了,當然要孝敬您二老啊,我還給爸買了一串珠子,那可是檀香珠,和您這翡翠手鐲一樣,長期佩戴,對身體有好處的。”

“買這麼多?你現在什麼工作? 邪妃傾城:重生庶女有毒 有這麼多錢嗎?對了,你還開着車回來,這車是誰的?”陳媽突然反應過來,開口問道。

陳浩早就準備好了說辭,笑道:“媽,你小看我了不是,你兒子我打小就聰明,學啥都快。上大學的時候喜歡上園林設計,學了不少,所以我得貴人賞識,跟着幫那些有錢的土豪設計園林別墅區,這可是很賺錢的生意,不久前老闆遇到一單大買賣,我提供的設計得到了認可,獎勵了我五十萬。”

“五十萬?這麼多?”陳媽被嚇了一跳。要知道她家那口魚塘,最好的時候,也才賺十多萬,這可是一年照顧的辛苦錢,而陳浩只是隨便動動手就得到了,簡直嚇人。

陳浩傲然道:“必須的,知識無價嘛。所以啊,爸回來了,您和他好好說說,魚塘養殖可以,但是不用那麼操勞,我現在能養你們了。”

陳媽讚歎道:“看來上學還真是有用,你出息了,我就放心了,嗯,那車,不會就是你買的吧?”

陳浩道:“是啊,買車花了二十萬,然後給您和爸買的禮物還有衣服什麼的,用了十多萬,吶,這張卡里面還有十五萬,現在兒子交給你保管。”

陳浩頓時倒吸冷氣,氣急敗壞的道:“你還真是大手大腳啊,五十萬就這麼去了一大半,買車也就算了,年輕人有輛車是好事,但是我和你爸哪用得着這東西,這禮物太貴了,能不能退了?”

陳浩嘿嘿笑道:“這可不行,您真要退,那可是要貶值的,一來一去,還是虧,所以您只能留着自己戴,還要保護好,否則破碎了那就真一點錢都不值了。”

陳媽氣結,瞪視陳浩道:“那這卡我保管了,就你這大方的樣子,多少錢都不夠你敗的,要知道你也不小了,現在連個女朋友都沒有,這錢……”

“好了好了,兒子都餓了,老媽您還是趕緊給我做頓好吃的,不然肚子都要造反了。”聽到老媽要開始長篇說教,陳浩連忙打斷,可憐兮兮的說道。

陳媽沒好氣的白了一眼兒子,這才走向了廚房。

很快,陳媽就做好了麪條,陳浩盛了一大碗,又給黑貓和公雞弄了一些,這才一邊稀溜溜吃麪啃雞爪,一邊詢問陳媽家裏的事兒。

其實也沒啥事兒,就是些家長裏短,生活瑣事。

倒是弟弟的消息陳光讓陳浩有些側目,這小子自從送去市裏讀初中,成績提高了十幾名,目前班級前五,年級也在前二十名,比陳浩當年讀書可強了一大截。

這有點不可思議啊,那小子啥樣,陳浩門兒清,學習成績和當年的自己,根本就是一條路線啊,這去了市裏,一下子就變化這麼大?

是市裏的老師教學真的這麼牛逼,還是這小子自己醒悟了?看來要去看看這小子,見識一下學霸弟弟是什麼樣子的。

吃喝完畢,又陪老媽閒聊了一會兒,陳浩就被陳媽以開車很累,要早點睡覺爲由,被趕去休息了。

進入已經被陳媽收拾好的臥房,陳浩直接來到了窗戶前,目光復雜的看着不遠處那個搭棚子的人家。

在陰陽眼下,陳浩看到了一個身材傴僂的老人,孤零零的站在夜風中。

……

提前放出第三更,爲羣裏某個不放漂亮照片的妹子發的,你看着辦。 清晨,陽光普照,清風徐徐,是一個溫暖的好天氣。

陳浩其實很早就醒來了,被來自外面的熱鬧吵醒。

說來也有很久沒在家裏住了,當年習以爲常的熱鬧聲音,現在特別的敏感。

醒了陳浩也沒起牀,懶洋洋的賴在牀上,拿出手機玩。

以前玩手機,要不就是玩小遊戲,要不就是水羣。

不過自從修煉之後,陳浩玩手機,更多的是看各類詭異新聞,然後搜索一些靈異鬼怪的事情,瞭解行情。

畢竟依靠系統任務的任性傳承,誰知道下一個任務是獎勵啥?所以要充實自己,還是要從現實之中索取。

只是網上的東西,真真假假,無法分辨,陳浩最多是看個樂子,增加一些見聞,也避免日後遇到同行,一問三不知,那就丟人了。

沒有躺多久,房門就被打開,然後陳媽走了進來,一手抱着黑貓,一手提着熱乾麪。

“還不起來,都這麼大人了,還跟小時候一樣喜歡賴牀。”陳媽笑罵了一句。

陳浩放下手機,嘿嘿笑道:“俗話說了,出門靠朋友,在家靠父母,又不用我做什麼事,當然是躺在牀上舒服啦。”

說着,陳浩接過了早餐,看了一眼舒服躺在陳媽懷抱中的黑貓,又看了看縮在房間角落裏當鴕鳥的公雞,暗暗感嘆,同樣是小動物,可惜雞沒有貓會賣萌,註定了它燉湯的最大作用。

陳媽道:“對了,你爸等會就會回來,還給你撈了一條青魚,中午媽給你做平鍋魚,晚上楊奶奶那邊有便飯吃,你要是不想去,我回來再給你做飯。”

陳浩看了看窗外,沉吟一下,道:“一起去吧,記得小時候楊奶奶對我挺好的,沒想到這一轉眼,人就沒了,我等會起牀去給她上柱香。”

“行,那你先吃早餐,我去那邊幫幫忙。”陳媽說着,又抱着黑貓離開了房間。

陳浩欲言又止,他很不想老媽把黑貓帶去,畢竟這貨有前科,可別一時兇性,把楊奶奶的陰魂給吃了。

只是這事兒,陳浩怎麼可能和老媽說,只好自己快速穿衣起牀,簡單洗漱了一下,就端着面走出了房間。

等陳浩一走,蜷縮角落,和鴕鳥一樣的公雞,悄悄睜開了眼睛,賊賊的四處看了看,小心翼翼的伸展開身體。

確認了房間沒人後,公雞頓時就嘚瑟起來,快步跑出房間,然後一路直上頂樓,來到了天台上。

看着蔚藍的天空,公雞意氣風發,雞眼明亮,翅膀一展,直接飛上了屋頂,然後仰頭挺胸。

咕~~咕~~~咕咕咕~~~~

一聲嘹亮清澈的雞鳴從喉嚨中發出,聲傳四方。

爽,太爽了,好多天沒這麼暢快的叫了,本雞都要發瘋了。

公雞興奮的不行,咕咕的不停叫,還揚起了翅膀,一副雄雞展翅的姿態,似乎要把積壓了許久的不爽,一股腦的全叫出去。

它這一叫,頓時驚動了幾處。

正在看着陳媽幫忙擺弄桌椅的黑貓,猛然揚起身體,目光閃爍的看向陳浩家樓頂的那個莫名歡樂的小身影。

另外,楊奶奶家的房屋一角,一團陰氣,抖動着蜷縮不見。

公雞叫的興起,突然感覺一股冷意臨身,頓時就像被什麼掐住了脖子似的,叫聲戛然而止,雞眼看向了黑貓的方向。

兩眼對視,公雞嘴還張着,但是卻已經發不出聲音,隨後它就好像受到了驚嚇一樣,撲棱棱的飛下了樓頂。

黑貓眼中閃過一絲不屑。

隨後它又看向楊奶奶的房門,舔了舔嘴,似乎在考慮,要不要行動。

“給我老實點兒。”

一道聲音在耳邊響起,黑貓就看到陳浩站在身邊,用眼神警告它。

黑貓傲然扭頭,完全不理會。

陳浩咬牙。

這死貓,還吃上癮了是吧,告訴你,今兒你真敢吃了楊奶奶的陰魂,小爺就把你燉了,給公雞吃。

威脅似的使勁揉了揉黑貓的腦袋,陳浩就在黑貓憤怒的眼神下走向了喪棚。

“小浩,剛聽你媽說你回來了,來讓三姨看看,真是越來越帥了呢,有沒有女朋友?要不要我幫你介紹一個?”一箇中年婦女笑呵呵的打趣陳浩。

陳浩咧嘴笑,也不答話。

都是鄉里鄉親的,他太清楚這些人了,只要陳浩接了話,那就沒完沒了,整不好,還真要給他介紹。

“媽,三姨,我給楊奶奶上柱香,你們忙。”陳浩主動避開話題,走到了棚子下。

楊奶奶的屍身被放在一塊木板上,蓋了一層白色牀單,只能隱約看到一個瘦弱的身體輪廓。

在屍身的頭部,有一個香臺,擺了遺照像,香爐,白色蠟燭。

嬌妻女王 香爐中插了十多支香,煙氣嫋嫋。

以前聽老人說,香火可護靈,保護剛死之人,陰魂不散,頭七平安。

不過此刻,陳浩陰陽眼下,卻看到不一樣的情況。

那香火煙氣,完全沒有毛作用,直接揮散在空氣中,無影無形。

看起來,這就是一個擺設,一個形式。

也就是說,如果傳說是真的,那麼所謂的香火護靈,指的是特殊製作的香,而不是這些幾塊錢一把的普通香。

陳浩目光閃爍,若有所思。

隨即,陳浩抽出三根香,暗中使用開光神通,一股法力涌入香中,頓時香的表面閃過一道微弱光芒,原本質量極差的香,發生了根本的改變。

下一刻,一股信息回饋陳浩。

開光靈香:加持護靈,聚魂。

陳浩眼睛一亮。

居然真的可行。哥們這開光神通,也是沒誰了,厲害的不要不要的。

心中歡喜,陳浩點燃靈香,恭恭敬敬的對着香壇三個鞠躬,然後插入香爐。

做完這些,陳浩看着遺照上楊奶奶慈祥的微笑,暗暗嘆息了一聲。

多好的一個老人,記得她特別喜歡小孩子,可是她自己的兒子,卻從不讓她帶孫子,甚至一年都看不到兩回,這絕對是老人家的遺憾。

回頭找機會問問老人,能幫的,就幫一把。

隨後,陳浩轉身離開。

爲了以防萬一,陳浩不顧黑貓的掙扎,把它抱走了。

這貨就是個定時炸彈,雖然有靈智,可是陳浩也不敢保證,這小傢伙吃鬼分不分對象。可別真的被它偷吃了,自己還能真殺了它不成?

……

凌晨第一更。收藏,至於說加更打賞的,嘿嘿,放棄你們的奢望吧,哥兼職碼字,時間有限,每天寫三章已經絞盡腦汁了,再多,沒有,就算打賞盟主也沒有,最多留着有時間碼字再補上。

…冬至修改,還有幾天纔到,聽老媽說要包餃子才誤會的,丟人丟大了,你們看不見我看不見我 還沒走到門口,陳浩就看到一箇中年男人騎着電動車過來。

動作一頓,陳浩眼神微動,直勾勾的看着電動車靠近,這纔開口喊了一聲:“爸。”

中年男子正是陳爸,他個子不算高,也沒有多麼健壯,留着一個小平頭,永遠都是記憶中的那樣面無表情。

不過就是這樣一個男人,一力扛起了整個家庭,把自己送入了大學,把弟弟送去了市裏讀書,讓家裏衣食無憂。

“嗯,過早沒有?”

“過了。”

“你媽呢?”

“在楊奶奶那邊幫忙。”

陳爸看了一眼楊奶奶家那邊的喪棚,沒再詢問。自顧把電動車停好,然後把一條將近一米長,還在活蹦亂跳的青魚提下來。

陳浩連忙伸手接過。

陳爸讓給了他,這才道:“我去上柱香,等會讓你媽回來辭魚。”

說完,陳爸就轉身走向楊奶奶家。

陳浩沒說啥,但是他敏銳的發現,在說話的間隙,父親偷偷看了他好幾眼,很顯然心裏並不像表面這麼平靜。

邪帝狂妃:鬼王的絕色寵妻 這很父親。

“喵嗚!”黑貓伸過腦袋,聞了聞青魚散發的腥味,眼中閃爍着興奮的光。

“想吃嗎?嘿嘿,等着吧,我讓我媽做麻辣魚,保證讓你很酸爽。”陳浩滿是惡意的笑了笑。

大神引入懷:101個深吻 進了屋,陳浩安放青魚的時候,黑貓卻是飛快溜上了樓。

二樓的小客廳內,公雞收攏翅膀,縮着腦袋,窩在牆角。

黑貓上來,就直勾勾的看着公雞。

公雞眨巴眨巴眼睛,一臉傻萌。

黑貓眼睛眯起,擡起爪子,招了招。

公雞……繼續眨眼睛。

哇嗚!

黑貓從喉嚨中發出了一聲低吼。

公雞頓時跳起來,吧嗒吧嗒的跑到了黑貓的面前,看態度,很委屈的樣子。

黑貓卻不管,直接一爪子甩在了公雞的頭上。

啪的一聲,公雞被打飛。

撲棱着翅膀站穩,公雞怒視黑貓。

那表情就好像在說,你特麼夠了,真以爲雞爺好欺負呢?

黑貓身影一衝,閃電般到了公雞面前,再次一爪子拍過去。

公雞這一次卻是有了警惕,翅膀一抖,靈巧的避開了。

可是不等它得意,黑貓的尾巴就好像鞭子一樣,啪的抽在公雞身上,直接抽飛兩三米。

這下公雞怕了,這貓真心惹不起啊,當即翅膀一抖,從二樓飛了下去,吧嗒吧嗒的跑到了陳浩面前,咯咯咯的叫。

陳浩一臉茫然,看了看公雞,又看了看樓上。然後就看到黑貓探出的腦袋。

這下陳浩哪裏還不明白。

這死貓在我這吃了虧,就把氣出在了公雞身上。

哎我去,你丫是母貓吧,這麼小心眼?

當即陳浩瞪眼,正要斥責的時候,黑貓卻是留下一個鄙視的眼神,一扭頭,消失不見。

陳浩:“……”

公雞:“咯咯咯。”

“咳咳,小黃啊,這貓有神經病,你以後躲它遠點。”陳浩沒法子,只好安慰了公雞一句。

公雞:“……”

少時,陳媽回來,熟練的開始料理青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