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爺說道:“你先告訴我,否則我現在就要了他的命!”

0

說着,八爺一把掐住了清然的脖子。

清然想要阻止姜超,可是連半句話也說不出來了。

姜超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接着嗑起了瓜子。

“要動手就趕緊的,不論你是哪路神仙,你就沒聽說過我‘不笑仙尊’的名號嗎?”

“像老鬼這種人,死了就死了,沒有什麼大不了的,你就別用這個威脅我了。”

清然聽聞此聲,總算是鬆了口氣,但不知道爲什麼,心裏也挺難過的。

董事長真的這麼想的嗎……

“哈哈哈!是嗎?! 網游之骷髏也瘋狂 你就真的一點兒也不在乎鬼神道醫?別忘了,他可是你用來籠絡人心的工具!”

跟着姜超混,能多活個三五十年的,誰不樂意呀?

姜超搖了搖頭。

“看來你對我們公司的瞭解,還是不夠充分,你就沒發現,我連醫療部都關閉了麼?”

“我的師父,三元真人已經是地府的四大判官之首,增減陽壽之事,我不再需要十三針了。”

“對了,你要動手就快點,正好下面的北方鬼帝即將要被撤職了,我好讓自己人上位,麻煩你了。”

算下來也差不多了,宮三元要對楊雲出手的話,實在是太簡單了。

什麼都不用說,直接去迎春樓來個大檢查,什麼問題都能查的清清楚楚。

到時候宮三元只需要將證據往秦廣王面前一擺,他就算再怎麼想袒護,也沒辦法了。

八爺的大腦卻是飛速轉了起來。

自己若是不殺清然,姜超可能真的會講誠信,告訴自己十三針的所在地。

可自己要是將清然殺了,手中唯一的籌碼也就沒了,到時候姜超無論如何都不可能說的。

“哼!你不要用激將,沒用的!大家行走江湖,講的就是一個‘信’字!”

“我現在就放人,完事兒你必須要告訴我十三針祕籍的下落,如何?!”

清然急了,雙眼瞪得賊大,奈何一句話也說不出來,身體也是無法動彈。

姜超犯難了。

“你怎麼不按套路出牌啊……你幫我殺了得了,免得我自己揹負殺業,這樣不好嗎?”

八爺冷笑不斷。

“你妄想!要殺你自己殺! 槓上絕版老公 我纔不幫你背這個因果!我現在就放人,完事兒你必須要告訴我!”

姜超嘀咕了起來。

“老鬼怎麼說也算是個兩朝元老,我就算想整死他,也不能這麼明目張膽,行吧,你先放人。”

本章完 此言一出,八爺忽然覺得哪裏不對勁。

什麼意思?

莫不成姜超還是在乎鬼神道醫的?

雖然三元真人當了總判官,這在江湖上即便是個祕密,但自己也通過渠道得知了。

可清然真的對姜超一點用處都沒有了嗎?

八爺不信。

可事到如今,八爺也沒的選擇。

一遇葉少誤終身 姜超強調很多次了,要殺趕緊的,別耽誤大夥兒工夫。

算了,殺了他也沒什麼好處。

最起碼,自己將清然殺了,姜超是絕對不可能給的,要是放了,還有那麼一絲絲希望。

八爺猛地將清然推到了姜超那裏。

姜超一把接過後,對着清然身上吐了口口水。

清然的身體就逐漸能動了。

“董事長!你不能說啊!”清然急促道。

人生處處有獎勵 姜超還是沒搭理他,而是站起了身子。

“說吧!祕籍究竟在哪!你可別忘了,我還沒給你解藥呢!想要讓他活命,你就告訴我!”

姜超拿起人字拖,用鋒利的邊緣隔開了自己的手臂,完事兒將傷口送到了清然口邊。

清然是最清楚姜超體質的人,抱着就吸了起來。

眼看清然臉上的血色逐漸褪去,八爺也像是想起什麼似的了。

完蛋。

姜超百毒不侵!

他的血液,同樣有抑毒的功效!

“姜超!你什麼意思?!難不成你想耍賴?!”八爺叫囂道。

此時,八爺手上真的是沒有任何籌碼了。

姜超搖了搖頭道:“你也不打聽打聽,我姜某人是這種人嗎?你想知道,我告訴你也無妨。”

八爺眉頭皺了起來。

姜超轉性了?

不可能啊……

“那你說吧。”

姜超的血細胞,正在快速剿滅那些紅蜘蛛化成的液體,清然想要開口,卻發現姜超點住了自己的啞穴。

姜超說道:“好,十三針的祕籍,就在神公傢俱店中。你走進去後,櫃檯下面的木地板中,就在那。”

八爺喊道:“你放屁!你怎麼可能把祕籍藏在那裏?!”

就是啊,在宮三元沒有成爲判官之前,那可是姜超的安身立命之本。

怎麼會放在一個主管手中保管呢?

姜超不以爲然道:“你不信我也沒辦法啊,之前是藏在我師父那裏的。”

“後來我師父死了,木頭是我們公司的最高戰鬥力,不放他那,我放哪兒?”

從邏輯上分析的話,也沒啥毛病。

八爺思考了一陣後,還是覺得不對勁,但看姜超這架勢,也不會再多說了。

“既然如此,我便先告辭了。”

說着八爺就要走。

姜超招了招手說道:“哎哎哎,等等,等等。”

八爺轉身問道:“還有何事?”

“那個……祕籍的事兒我給你擺清楚了,你撬我司牆角,重傷我司員工,這個賬怎麼算?”

一碼歸一碼,不能搞混了。

八爺謹慎道:“你什麼意思?你想怎麼樣?”

姜超掰着手指算了起來。

“你看,我這個人最喜歡和人講道理了,撬牆角的事就不說了,誰讓你有錢呢。”

“但你重傷老鬼,這事兒不能算了,如果不是我及時趕到,你這就屬於殺人。”

“我將這件事定義爲故意殺人,你有沒有什麼話說?”

八爺的身體不斷後退着。

“姜超,你現在可沒有接到任務,你若是殺我,也是不合理的。”

姜超穿上了拖鞋,一步步走了過去。

“對啊,我殺人也違規,把你打成半殘不就行了?到時候你走得出去,算你命大。”

“走不出去,那你的死也不是我直接造成的,我頂多扣點功德點罷了,你說呢?”

八爺知道,姜超起了殺心,他連忙轉身就跑。

論單打獨鬥的話,他根本不怕姜超。

但這裏可是吳區,姜超哨子一吹,別的主管趕來的話,那自己可就真的沒命離開了。

別忘了,御林軍也是長期駐守在吳區的。

“想跑?!”

姜超直接開啓神行之術追了上去。

面對這麼一個人,擱以前的話,姜超絕對見一個殺一個。

把我們公司弄成這德行,三位主管互鬥,馬癩子的革職,清然的重傷。

全部都是他引起的!

八爺感受到背後襲來的一陣涼風,二話沒說,轉身就是一拳打出。

這一拳帶着醇厚的真氣,即便是姜超也不敢硬接。

姜超身形一頓,一腳踢向八爺的肚子。

八爺的身體如同一隻蝦米一般蜷縮了起來,但只有他們兩人知道。

這一腳沒踢瓷實。

八爺蹲下身來了一記旋風掃膛腿。

姜超猛地擡起左腳就踩了下去。

“咔嚓!”一聲。

八爺的那隻腳瞬間就變了形。

“金絲步雲履!”八爺驚叫道。

此時清然體內的毒素已經被祛除殆盡,眼看姜超和人幹仗,自己不能袖手旁觀。

清然也衝了過來。

姜超卻是喊道:“呆着!不許動!”

八爺順勢擡起左腳踢向姜超的襠部。

姜超閃過身對着八爺的腦袋就是一拳。

“董事長你當心啊,他總攻人下三路。”清然喊道。

媽的,姜超打架還要你教嗎?

八爺低下頭後,猛地一掌拍在地面上。

“砰!”的一聲。

只見一具身穿清朝官袍的屍體被拍了出來。

準確的說,那是個殭屍,官袍上還沾着溼潤的泥土,面目因爲乾癟而顯得相當猙獰。

姜超和這個殭屍打過交道,因爲他就是丁種樹的父親。

“嘿嘿,我從古董店裏偷出來的,沒想到吧?”

八爺兩指一揮,那殭屍便揮起手臂跳向姜超。

雖說這是一個刀槍不入的一階跳僵,陰氣值有1789點。

但這可是公司員工的家屬啊。

姜超總不能一拳打爆了他的身體吧?

眼看八爺一瘸一拐地要跑,姜超又不能對這跳僵下死手。

麻煩了。

“我去追!”清然拍着胸脯說道。

姜超喝道:“站着!”

完事兒姜超沾着胳膊上的血液,在跳僵的額頭上畫起了一道鎮屍符。

“敕令大將軍到此。”

龍飛鳳舞的符咒畫完,這殭屍還真就不動了。

此時,八爺已經跑出去好長一段距離,但這不要緊,姜超就算再慢,總不可能輸給一個瘸子吧?

姜超想要開啓神行之術,怎料天空忽然一黑。

只見馬癩子騎在一隻老鷹上說道:“老畜生,五百萬,我帶你走,怎麼樣?”

本章完 八爺怎麼也沒想到馬癩子居然會去而復返。

“你他媽趁火打劫!” 醉卿心:錦繡傲妃 八爺怒道。

都說輕塵公司面向普通老百姓,各部門的收費也相當低廉,怎料馬癩子這傢伙一張嘴就這麼多。

“那你去死吧,御林軍馬上也趕來了,沒人救得了你!”

一聽到這三個字,八爺嚇得渾身一激靈,回頭一看姜超也快速衝了過來。

“五百萬就五百萬!”八爺咬牙說道。

說到底,命比錢珍貴。

錢這東西生不帶來,死不帶走,都是身外之物。

此刻,性命纔是最重要的!

“五百萬少了,我現在要一千萬。”馬癩子淡淡說道。

八爺憤怒道:“你怎麼不去搶!?”

不帶這樣的啊,馬癩子賺錢似乎比搶劫還來的快一點。

“那就再見。”

“別別別!一千萬就一千萬!”

此時的八爺,已經感到背後襲來的一陣勁風,他轉身打出一道真氣。

姜超閃身躲開了,也就在這個瞬間,馬癩子將老鷹降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