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孩子很害怕,拼命的洗臉,想把臉上的墨水洗掉,卻反倒越來越紅,最後都嚇哭了,拾一哭泣着,說去找爹爹,然後等來的時候顏池已經不見了,因爲他跟着返回的隊伍往回走了。

0

面對顏池臉上的一大片跟胎記似的紅點,韓瑾當時笑的差點氣上不來,陽秋道人也沒當回事,說回去擦擦就行了。

然後,擦不掉了,無論陽秋用了什麼方法都不行,最後詢問了一下,總結了一個結論,他是被夢獏魚給吐到了,一時誇讚他好機緣,只可惜,位置不太對。

就這樣,顏池慢慢變得不再說話,人也有些木訥,自卑,不喜歡羣處,而陽秋道人讓他別介懷,說等有朝一日修煉到了主神境界,你就偷着樂吧。

只不過,當時對於一個幾歲的小孩子,說着幾十年後你有大作爲,能感應星辰之力這樣的事,未免太過遙遠了些。

而當時的拾一也被李修遠暗自送往了別出的宗門修煉,一直是這一年纔回歸。

兩人坐在山頂上,笑着說着小時候的事,沒想到那個時候兩人就認識了,這也是兩人爲何都能牽引星辰的原因了,那夢獏魚,是多少人想見都見不到的東西。

“謝謝你啊,如果當年不是你,那些紅點就在我臉上了,想想都可怕,你說這是不是緣分?”拾一顯得心情極爲好。

顏池也是點點頭:“那個時候,隨着長大,我其實後悔來着,不知道在多少人的嘲諷下長大的,那個時就在想,如果能再來一次的話,絕對不會了,不過看你今天的樣子,如果真被這些紅點放在臉上,反倒不美,還是留在我臉上吧。”

拾一頓時噗嗤笑了:“你這個人真是有意思,說話也太直白了吧,討女孩喜歡都不會,嘴笨!”

顏池臉頓時一紅。

“你知道我那個時候在被送到海外祕島修煉時整天在想什麼嗎?”拾一看向顏池。

顏池搖搖頭。

“那個時候,我感覺胳膊上的紅點好醜啊,怎麼弄也弄不掉,一想到你那日滿臉都是,以後一定會變成一個醜八怪,那該多可憐啊,本來我的臉上最起碼有一半的。

所以我想着,等以後長大,可以出去了,一定要找到你,然後嫁給你,因爲你醜的沒人喜歡你。”拾一說道最後,顏池的臉更紅了。

“瞧你這樣子,果然被我猜中了,很少與女孩子接觸吧,別擔心,那時候小,瞎想呢。”拾一頓時咯咯笑了起來,讓的顏池尷尬的摸着後腦勺,有些不知所措。

自此,拾一便是經常來往太陽宗,和顏池韓瑾兩兄弟玩的不亦樂乎,兩宗人都是樂見其成。

陽秋道人看上了拾一這位大小姐,李修遠則看重了顏池,因爲目前只有他們兩個宗主知道,拾一和顏池當年多麼幸運遇到了夢獏魚,尤其是顏池,日後的成就不低於月神級別,甚至有往突破到一星陽神的級別。

要知道,一星陽神只有當初大陰陽宗還在時纔有的盛況,如今,四星月神才勉強是兩宗的宗主,萬載歲月,他們已經大不如從前了。

就這樣,三人彼此學習,切磋,遊玩,共同進步,就這樣,一晃十幾年的時間悄然而過,三人之間的關係也是越來越微妙起來。

韓瑾喜歡拾一,拾一卻喜歡顏池,而顏池明白一切,卻不敢喜歡,因爲他怕大師兄傷心難過。

這十幾年來,他看的見,韓瑾師兄是真的想法設法想讓拾一師妹開心,她喜歡什麼衣服,喜歡玩什麼,吃什麼,討厭什麼,想要什麼……

他放下了高高在上的的太陽宗所有弟子大師兄的身份,竭盡全力去滿足拾一,生怕她有半點不喜。

起先的顏池覺得大師兄變了,變得體貼入微,像一個男人一樣,不再是之前的嘻嘻哈哈,甚至身上原本的一些缺點似乎也不知不覺蕩然無存起來。

這樣的師兄,應該是所有人的榜樣。

直至,一些開始明目張膽追求拾一的其他宗派的天才俊秀,開始被打的輕則骨折,重則殞命時,他有些看不透大師兄了。

三人之間的關係似乎沒什麼變化,但每次看着師兄看向拾一的眼神,以及拾一看自己,他就知道,師兄喜歡拾一師妹是喜歡到骨子裏了。

這種喜歡不摻雜任何的利益,是徹底的單純喜歡。

但師兄不是傻子,他能看出來,拾一喜歡自己,但卻依舊奔跑在這條路上,甚至有時候自己準備向師兄請教修煉困惑時,韓瑾都有些緊張,岔開話題離開。

顏池知道,他害怕自己捅破這層窗戶紙。

顏池有時候一個人時,都不敢想象,假如有一天,拾一師妹真的拒絕師兄時,他會不會瘋掉?

所以,每次拾一師妹有話想單獨跟他說時,他都選擇了離開。

一時之間,三者之間的關係就這般的持續着,一直到了今天。

顏池在這十幾年來,修爲也從一星主神晉升到了六星主神,韓瑾師兄由三星上升到七星,拾一更是達到了八星主神。

三人卻被困在了一處上古遺蹟裏,任何的求救消息也發佈不出去,原本以爲只是一處探險,但沒想到會成今天這般的樣子。

三人就這樣一直被困遺蹟七年,想法設法的都出不去,只恨當初走的時候沒留下什麼線索。

絕望之氣瀰漫,三人甚至有可能真的死在這裏,再三猶豫後,顏池開始了修煉,修煉一種之前在這遺蹟裏得到的一門祕術,祕術一旦修煉成功,可有一炷香的時間達到一星月神的境界,到時候便可打開此陣,讓大家離開。

但是,後果就是你所有的壽元,一句話,以生命爲代價,開啓生命的通道。

或許,這是最好的結果,自己死了,師兄和師妹就沒有什麼隔閡了,再也不用有這樣尷尬的局面了。

他怕師兄傷心,也怕拾一師妹難過。

但他不知道的是,韓瑾也得到了此祕法,同樣不着痕跡的開始了修煉,每天也和大家找尋着不存在的出路,像是什麼事都沒發生一般。

就這樣,又是一年的時間而過,他也已經將這祕法修煉了六成左右,直至這天,拾一走了過來,看着虛弱的兩兄弟,最後將目光看向顏池。

“我知道你在幹什麼。”

顏池心裏一揪。

拾一又將目光看向韓瑾:“你也一樣,這輩子能遇到你們,是我的幸運。”

“拾一,你在說什麼,我怎麼聽不懂?”韓瑾慌忙起身,裝着無辜的樣子。

拾一搖搖頭,眼睛有些泛紅:“你們都給我好好活着,我用不着你們這樣去成全,我有自己的思想,不是一件讓你們可以讓來讓去的東西。

韓瑾師兄,你人很好,真的真的很好,這輩子除了我爹對我這麼好外,你就是第二個。”

韓瑾露出微笑:“我……”

“可我一直把你當做最好的兄弟,最好的哥哥,我也想着嘗試去喜歡你,可是,可是我真的做不到,我對你的感覺,就像,就像兄妹一一樣,你,明白嗎?”

韓瑾身形一個踉蹌,臉色蒼白,他害怕這句話已經十幾年了,總是想法設法的去逃避,但今天,還是聽到了。

“那麼,顏池,我喜歡你,我知道你也喜歡我,但是你這個人最大的無能就是太善良,你害怕讓韓瑾師兄傷心,所以對我的感覺,你總是在迴避,你考慮別人的感受,可考慮過我了嗎?”拾一猛的看向顏池,聲音哭泣道。

顏池看着拾一,眼淚也是流了下來,顫抖着嘴脣,幾次張嘴,終究說不出一句話。

見着顏池如此的樣子,拾一頓時慘笑起來,踉蹌後退:“我明白了,我都明白了。”

最後,她走到韓瑾面前:“你願意幫我嗎?”

韓瑾一擦眼睛:“願意。”

話語剛落,拾一就將手點在了韓瑾的眉心,頓時,一圈複雜的光華在她周身形成,更有一輪輪特殊的符號,猛的自遺蹟底下不斷涌出,進入到拾一的身體之中。

“你,你在幹什麼?”兩人近乎同時喊了起來,顏池想要去阻止,卻瞬間被彈飛了出去,撞在石壁上。

韓瑾想要掙脫,身體竟然一動不動。

拾一看着還在奔赴過來,卻不斷撞飛的顏池,以及哭泣着的韓瑾,眼淚更是淚流不已,哽咽道。

“別以爲我不知道你們偷偷在幹什麼,我也得到了一門祕術,叫《太上忘情》,想要修煉成功,必須要有一個非常喜歡你的人,而你,也非常喜歡別人,想要忘情,須得有情。

韓瑾師兄,謝謝你的愛,我能感覺到,顏池,如果有下輩子,我不喜歡你了,太累了。

《太上忘情》,可讓我直接晉升到三星月神,但從此以後,就徹底變成了一個無情無義的人,沒有親情、友情、愛情,甚至沒有情感。

祕法所言,在打開禁制後,我會忘記你們,因爲你們只是我曾經記憶力的一個匆匆過客,甚至我會出手再殺掉你們。

所以,我還啓動了另外一處陣法,會將我傳送到太上忘情宮,只有修煉了《太上忘情》的人才能進去的地方。

我不會讓你們任何一個人死的,無論是誰,就算另外兩人得救了,你以爲以後就真的會開開心心一輩子嗎。

不,只會愧疚自責一輩子,生不如死,既如此,不如讓我成全你們,好好活着,別來找我,因爲我,已經忘了你們,再見,韓瑾師兄,再見,顏池!”

寵婚撩人:辰少的惹火小蠻妻 拾一說道最後,整片遺蹟竟然下起了冰冷的雪花,連着拾一原本烏黑的秀髮也成了冰藍色,然後是眼眸,是聲音。

直至下一刻,她放開了韓瑾,眼神變得冰冷而又陌生,似乎突然換了一個人一樣。

而她的氣勢,飛速的增長,只是瞬間,就突破了七星主神,然後是八星、九星,直至九顆星化爲了一枚月亮,這還不止,很快又有兩枚月亮而出。

拾一,徹底成爲了一個三星月神。

“不,不,是假的,一定是假的,”韓瑾不相信,連忙向着拾一而來:“拾一師妹,你一定是在騙我對不對?”

韓瑾剛要去拉拾一的手,正在疑惑打量四周的拾一一掌就將韓瑾拍飛了出去,一時鮮血狂涌,絕對的沒留手。

“找死!”拾一聲音說不出的陌生,顏池顫抖着身子看着拾一,只感覺腦袋一陣發暈。

“怎麼會變成這樣,我喜歡你,我真的喜歡你,拾一,拾一……”

拾一卻是沒有理會顏池,而是看着此地的禁制,似乎困住了自己,只是一拳,就將圍困了他們多年的禁制給轟碎,露出了外面的空氣。

剛要離開,突然,地面涌現出了一個巨大的法陣,然後直接將拾一吸納了進去,再然後,一切歸於平靜。

顏池哭嚎着撲在陣法剛纔顯現的地方用手刨着,哭喊着,他後悔了,他真的後悔了。

韓瑾一步步而來,輕輕閉上了眼,最後選擇了離去。

他會找到太上忘情宮的,他要將拾一找回來。

回到宗門,兩宗的人立馬而來,問他們這幾年去了哪裏,拾一呢?

顏池流着淚向大家講述了這幾年所發生的事,兩宗的人立馬去尋找這太上忘情宮,但卻從來沒人聽說過。

但所有人都不會放棄的。

而韓瑾,自此再也沒跟顏池說過話,他恨顏池,甚至恨所有的人,他,已經入魔了。

多年後,顏池一邊在找尋,一邊突破到了八星主神,同樣,韓瑾也是到了八星,更是結識了一幫危險之徒,位列十大惡人第八,更是打響了道空的法號,所謂貓有貓路鼠有鼠道,藉助他們廣泛的信息,尋找有關太上忘情宮的線索,甚至是那門功法。

或許自己也修煉了,就可以進入到那裏面,去找拾一了。

只是,還是沒有任何的消息。

直至有一天,有一個人前來,說自己知道有關太上的事,並給了他一張紙,上面繪畫者一些奇怪的符號,甚至修煉者的體質變化。

那些符號他見識過,拾一變化時就從遺蹟深處涌現了很多這樣的,頓時他就激動了。

但那人想要一樣東西來換取,便是陽秋道人的靈魂,因爲昔日他和陽秋有仇。

韓瑾在矛盾了一個月後,終究還是向他的師尊下手了,一個是將他撫養長大的人,另一個是自己愛了一輩子的人,如今,找尋拾一已經成了他的執念。

用顏池的話來說,就是韓瑾入魔了,病了。

不,此刻應該叫道空了,韓瑾這個名字,他已經很久沒用了,因爲他已經與過去除了拾一的一切,都告別了。

誰也不會相信,堂堂太陽宗宗主的大弟子,整個太陽宗日後的繼承人,會對自己的師尊動手,而且還是那麼的猝不及防,沒人去防,也沒人去敢想,可事情就這麼發生了。

韓瑾帶着陽秋道人的魂魄逃了,去換取自己想要的線索,率先發現情況不對的顏池,看着師尊的屍體,便連忙帶上去抓道空。

兩人在途中相遇,大打出手,從南打到北,直至到了一片星空時,雙雙陷入了進去。

“我要找到她,我一定要找到她,我日後會成爲沙界的主宰,然後堂堂正正的追求她,給她所有的一切!”

“你就是個瘋子!你知道你在幹什麼嗎,你竟然對師尊下手,簡直就是禽獸不如!”顏池怒吼道。

“我早就瘋了,這些,都是你害的,顏池,我親愛的小師弟,我到底哪點比你弱了,拾一爲什麼就喜歡你而不喜歡我? 闢道立心 你知道嗎,我在變,我放棄了自己,每天觀察你,變得想要和你一樣,甚至化身你自己,就是希望拾一哪怕能多看我一眼也行,哪怕是一個笑容。

可你呢,什麼也不做,憑什麼讓人家高看你一眼,上天是多麼的不公平啊,爲什麼看不見努力的人。

就像拾一失蹤,我在幹什麼,你又在幹什麼?

你以爲你現在能和我分庭抗爭了嗎,如果不是我將大部分時間都花在了找尋太上忘情宮上,你的修爲能追上我?

而如今,線索就在眼前,只要我將師尊靈魂帶給他,我就能找到了,拾一忘情了,認不出你我,那我就讓他有情,總有辦法的。

到時候,我不會再讓她認識你,再也不會了,你阻止不了我,阻止不了的。”

道空嘶吼着,徹底陷入了癲狂,怒吼着拍着胸部,整個人的身形不斷變大,化身成了一個頂級巨人。

“你在我跟前還差的遠,就讓我用最近所創的八神之法,徹底滅殺了你吧,反正都欺師滅祖了,也不怕多你一個!”道空踏着巨大的步伐,向着顏池而來。

顏池也是化身巨人,兩個人開始了最蠻橫的撞擊拼搏。

直至各自拼盡全力,在一次對抗後,顏池竟然以自己重傷搶到了師尊陽秋道人的魂魄。

重生香江大富豪 “不用白費時間了,就算搶到又如何,我能拿到一次,就能拿到兩次,有本事你殺了我啊,殺了我,一切都結束了,否則,我還是會搶的,不擇手段的搶,哈哈~~,”道空癲狂的笑着。

顏池吐着血,看着道空,猛的取出陽秋道人的屍體,然後將魂魄打入其中,最後拼盡全力將他送了出去,最後施展禁術,徹底關閉此界。

陽秋道人送了出去,想必會慢慢甦醒的,只是在關閉此界的一刻,又一道光芒爆射進來,那是一條黃龍,抱着一個嬰兒。

此刻已經顧不了這麼多了,因爲道空想要衝出去,他趕緊抓住,界面也在這一刻關閉。

道空瘋了,怒吼着衝向顏池,顏池重傷連連,最後選擇了自爆眉心八顆蘊含着龐大能量的星辰,就算死,也要將他留在這裏,不能出去危害宗門,危害師尊了。

顏池死了,道空也爆炸的不成樣子,意識差點消散。

“你們爲什麼都這麼狠,爲什麼,我會回來的,我一定還會回來的,你殺不了我,殺不了我,哈哈~~”

一切,終歸平靜。

孰對孰又錯,一個情字活一生,又難倒了多少人。

《完》 在開始之前,我想和親先自我介紹一下。你或許除了知道我是一個作者以外,並不知道,我其實還是一位孩子的母親、一位男人的妻子、兩位老人的女兒、兩位老人的兒媳、八位老人的孫女及孫輩媳婦、一個單位的員工……真正的上有老下有小。 與女鬼同居 這些身份都屬於我一個人,而我要做屬於這個身份必須做的事情,相夫教子、孝順父母公婆、照顧老人、認真工作。

爲了盡好我這些身份必須盡的責任,我每天都過的很忙碌。寫書可以說,是我擠出來的一點時間,拖着疲憊不堪的身體寫出來的。每一個字,如同盤中餐,字字皆辛苦。但我熱愛這種幸苦,因爲有你的存在!

寫作以來,我遇到了好多的讀者親,讓我格外珍惜,其中或許就有正在看這封信的你,我要對你說,謝謝你的閱文!如果沒有你,我不會在寫作的道路上,走到現在!而你的支持,就是我前進的動力,讓我即使在疲憊不堪的時候,也能滿懷幸福的把文寫好。

現在蓉這部《蠱夫ⅱ》即將上架,我真誠的希望親,給我一個機會,讓我的文一直陪伴你,讓它給你帶去歡樂和幸福!也讓蓉一直爲你繼續奉獻出一部部好看的作品!

另外我還要提醒親一句,親如果訂閱了我的文,方便的話,請在評論區給我留言,我會對訂閱留言的前一百名親,給與一定數量的讀書幣來回饋大家、感謝大家!

還有專門回饋老讀者親的單獨紅包大禮,一般老讀者親已經加上我的扣扣了,只要你將《蠱夫ⅱ》的訂閱截圖,以及之前訂閱過我的其他作品的截圖發給我,就會獲得老讀者紅包大禮!

蓉財力有限,能回饋大家的只有這些了,希望親們不嫌棄,繼續支持我!

下面說說充值方法:

親們首先要登錄,qq、微博、百度帳號等,大家可以選擇自己喜歡的方法登錄。

登錄完畢後,搜《蠱夫ⅱ》,點擊收藏字樣,然後就會有更新提醒了。再點擊網頁右上角充值字樣,磨鐵支持各種支付方式,親們按照喜好按照步驟充值就可以了。

充值完成就可以訂閱了!

如果親還是不懂怎麼充值的話,可以諮詢磨鐵客服:qq:2448613277

再不懂的可加蓉的扣扣,254266329,直接發信息詢問充值方法,我會在線上的時候,回覆你方法。當然,我有時候正在忙,可能回覆的不及時,希望親原諒。

最後的最後,我還是要提醒親們一句,別忘了訂閱後留言,說不定你會排在一百名之中,就可以收到我發的讀書幣了!

歡迎親繼續閱讀!我在這等着你! 每次晚上和老公在一起的時候,他都喜歡逼我說一些很難堪的話,比如……

“小荷,大聲點……”

“小荷,說愛我!快……”

“小荷,說你喜歡我這樣對你……”

“小荷,說我是最厲害的……”

“……”

我照着他要求說還不行,還得很大聲的說!如果是在房間裏,我倒沒什麼,可偏偏他喜歡在院子裏!我真的感覺好羞辱,不知道他這樣的,算不算便態?

很多次我都想反抗他,躲開他,甚至逃跑。可每次都不行。因爲,在我們寨子裏,他是苗醫師,被所有人敬畏。

一般人或許不知道苗醫師是什麼職業,不過在我們湘西這個幾乎與世隔絕的小村寨來說,他就是一個可掌村民生死大權的職業。並且,村子裏無論誰有個頭疼腦熱或重大疾病,都必須要求苗醫師醫治。

我老公具體什麼時候當上醫師的,我記不大清了,因爲我之前生孩子時,大出血休克,醒來後,記憶丟失了很多。

“小荷,說愛我!快……”

今晚,他又開始了,我只能忍着身體和心理的不適,大聲喊道:“老公,我……我愛你。”

萬血劍尊 “不,不是這樣,喊我的名字!”他不滿了,聲音也開始發顫。

我咬牙大聲喊道,“旭雲,我……我愛你……”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