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吸血鬼就大搖大擺的進來了。

0

一個矮胖子,一個高個兒瘦子。


進來的時候,矮胖子還眉飛色舞的給旁邊的高個兒吹噓。

“你真應該去玩一玩,好多的女孩一聽說我們是國外來的,立馬就會貼上來,隨隨便便就能夠搞進去,很爽的。你要是想要的話,我帶你去。哈哈哈,這裏的人我感覺就是一羣骨子裏帶着奴隸基因的東西。

重生之蓋世兵王

這要是在咱們的大本營,肯定沒有在這個地方方便,這個地方簡直就是我們的天堂。我都已經不想回去了。”

高個兒話不多,進門後看向了嶽步舉,嶽步舉畢竟心虛,立馬站了起來。

“二位洋大人來了,快請坐,快請坐。”


矮胖子囂張的坐了下來,看向了地上躺着的王浩和王敢兩個人。

伸腿踩着王浩的大腿,“這種人就是不值錢,哈哈哈,我越來越喜歡這個地方了。雖然這裏的低賤種族血液也很低賤,但是還能勉強吃飽喝足,主要是每天都能夠換不同的女人玩,簡直就是人間天堂,哈哈哈,太爽了,指不定他們兩個的老婆就被我玩過。”

高個兒話不多,目光凝聚到了嶽步舉的手腕上。

“嶽,你的手怎麼了?”

嶽步舉擠出一個蒼白的笑容。

“不小心受了點傷。”

高個兒眉頭皺了一下。

矮胖子接着道,“你管那麼多幹什麼,一個低賤奴隸管他幹什麼。

你想要喝哪一個的血呢?我來看看,我先挑選一個好不好?

待會兒還要去玩女人呢,我得快點了,今晚約了三個女人呢。哈哈哈,一定要把銀州市的女人都給玩遍了,這個地方的女人就是那麼的隨意,一羣低賤的母狗。”

矮胖子伸手朝着王浩而去。

躺在地上的王浩和王敢早就摟不住火了,同時暴起。 矮胖子太過於蔑視這裏的人。

根本就沒有想到地上躺着的兩個人會動手。

王敢起身就給矮胖子一巴掌打碎了半嘴牙齒。

高個兒比較警惕,一看不對勁立馬想要跑。

但是被暴起的王浩一刀就給砍了一條腿。

一個飛踹就把高個兒踢到在地。

拎着高個兒過來。


王敢抓着矮胖子左右開弓,一陣噼裏啪啦的大嘴巴子,打的矮胖子滿嘴都是血沫子。

矮胖子嘴裏面的牙齒都被打掉了,王敢愣是讓矮胖子活生生的給吞了。

就此不算完。

王敢左右一看,讓人拿來了一桶汽油,倒在了矮胖子的褲襠裏。

點燃了矮胖子的褲襠。

矮胖子疼的發出了慘烈的叫聲。


王敢腳踩矮胖子。

“我日你個馬!還想把銀州市的所有女人都玩了,老子今天先把你玩了,日你*!老子今天就要讓你知道知道什麼叫做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看不起你東方的爺爺,老子今天就要讓你知道知道東方歷史的深厚。

幹尼瑪!”

矮胖子瞬間狂化,但是王敢這會兒早就摟不住火了,比狂化的吸血鬼還瘋狂。

王敢一直都是一個憤青。碰到崇洋媚外的肯定會動手。碰到這種種族歧視的,王敢更會動手。直接給對方打的親媽都不認識。

矮胖子痛苦的扭來扭去,哪怕是吸血鬼自愈能力強悍,這輩子也別想再用自己的老二了,這已經徹底燒沒了。

王敢踩着矮胖子的腦袋,又是一陣猛烈的踩踏。

矮胖子吸血鬼嘴裏面的獠牙直接被王敢踩斷了。順帶踏進了嘴裏面。

“咬老子,來來來,咬,草泥馬的,來,咬老子!”

王敢擼起袖子讓矮胖子吸血鬼咬自己。

矮胖子已經沒有了力氣,只剩下無謂的反抗。

王敢倒是還有很多的力氣,踩着矮胖子就是一陣狂踏。

矮胖子最後一點兒力氣都沒有了,一動不動。

王敢這才停了下來。

王浩低頭看着高個兒。

高個兒倒是很平靜,擡頭看着王浩,又看了一眼哆哆嗦嗦的嶽步舉。

“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這一切都是你們設計好的吧?”

王浩咧嘴一笑,“你們大本營在哪裏?”

高個兒冷笑,看向了嶽步舉。

“嶽,你應該知道惹了我們是什麼下場吧?

你的孫子孫女,還有你的兒子兒媳,以及你的女兒姑爺,都在國外,我看你是不想讓他們活了是嗎?”

嶽步舉立馬一個激靈,他現在也是有苦說不出。

左右一個死, 穿越到游戲商店 ,明明在這個地方待着,一個電話,遠在萬里之遙的國外,他的孫子孫女就被抓了。

這就讓他覺得心驚肉跳,這可比這幾個吸血鬼的速度快多了。

嶽步舉爲難道,“洋大人,我也是被逼的,你看我的手都已經被他們砍了。”

高個兒冷笑一聲,重新擡頭看向了王浩。

“我能問一下,你們是什麼人嗎?”

王浩坐了下來,“你沒問問題的權利,只有回答問題的權利。”

“那我就沒什麼可以說的了。”

高個兒道。

王敢立馬火冒三丈,衝上來對着高個兒又是一陣暴力輸出。

高個兒滿頭是血,倒地不起,不一會兒。高個兒就狂化了。

但是比了這會兒已經瘋狂暴走狀態的王敢,這高個兒吸血鬼的狂化已經明顯不夠用了,被王敢一陣打。

王敢抓起來一個木頭凳子打的高個兒吸血鬼頭破血流,最後木頭凳子被打成了渣子,王敢又抱起來大理石茶几砸了過去。

就像是瘋了一樣。

高個兒吸血鬼就要動手反抗的時候,王浩一把牛毛針飛了出去,高個兒倒在了地上。結結實實的捱了王敢的一記大理石茶几。

大理石四分五裂。

王敢又是一陣暴力輸出。

打了十幾分鍾之後才停了下來。

那邊的矮胖子已經沒有了動靜,屋裏面全是一股子焦臭味兒。

王敢踢了一腳高個兒。

“沒死,還能留着問點東西,這個胖子我今兒得弄死他,誰都攔不住,天王老子來了也得給老子靠邊站!”

王敢讓人接了一盆冷水,直接潑了胖子一腦袋,沒有醒,又是一盆冷水。

幾盆水之後,胖子終於醒了。

剛醒過來,王敢抓着一根鋼管又是一陣暴力輸出。

手腕粗的鋼管活生生被打彎了,王敢換了個方向,又給打直了。

矮胖子吸血鬼暈過去一次,王敢就給弄醒一次,如此往復好幾次。

手臂粗的鋼管斷了的時候,王敢的氣終於消了一點兒。

扔了半截鋼管,矮胖子已經只有進氣沒有出氣了。

“三爺,埋了?”

有手下問道。

王敢道,“埋個der,這種玩意兒比他媽蟑螂生命力還頑強,明天又會活過來,老子氣還沒有消。

等明兒活過來了,老子接着打。”

王敢點了根菸,讓人接了一盆冷水潑在了高個兒的頭上。

高個兒剛醒來的時候,王浩還準備問點啥。

誰知道王敢重新找了個鋼管就是一陣暴力輸出。

又一次給打暈了。

王浩一陣沒好氣,

再一次給高個兒用冷水潑醒了。

王浩攔着王敢,“你去打那個胖子就行了,別動這個。”

王敢這才住了手。

“要麼說你大本營在哪裏,要麼我會讓你生不如死。”

王浩看着高個兒,

高個兒不屑一顧道,“直接讓我生不如死吧,你隨意的。”

王敢就要動手就被王浩給攔住了。

“吸血鬼的痛覺神經並不是很發達,你打他,沒你想象的那麼疼。

去找一個強光燈。”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