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人都不是普通人,這種時候比起任何人都要來得不容易。

0

司厲霆一早就給她準備好了換洗的衣服,當她換出來才發現竟然和司厲霆是情侶裝。

「三叔,這個是你選的?」

「不,是我無聊的時候設計讓人做出來的。」司厲霆揉了揉她的頭髮。

「三叔還有這個手藝?」

「蘇蘇的特長很多,要是沒幾把刷子怎麼敢追你?」

「那今天算不算我們第一次的正式約會?」顧錦調皮道。

以前在司厲霆身邊,礙於唐茗那一層關係,顧錦也不好意思名正言順和司厲霆約會。

難得有一次在商場遇到了蘇夢,當時都將她快要嚇死了。

澄清誤會以後她做了司厲霆的助理,每天忙都要忙死了,除了公司就是家裡,哪有閑工夫遊山玩水?

司厲霆精心給她準備的蜜月旅行也泡湯,這一次算是兩人光明正大的約會。

顧錦從一開始心情就很好,飛快洗漱完畢出來。

「好啦三叔,我準備好了。」

司厲霆牽著她的手爬到閣樓最高處,靜靜等候著日出的到來。

當天邊的黑暗中出現一抹亮色的光暈,顧錦覺得最幸福的事情就是窩在司厲霆懷中看日出。

陽光從淺淡變得濃烈,萬縷金絲籠罩著大地。

蓮池中的蓮花嬌艷盛開,沐浴在陽光中,一陣風吹來,滿池的蓮花搖曳,清波蕩漾出漣漪。

兩人十指相扣,任由著金光將兩人的身影拉得很長。

「三叔,這輩子我最幸運的事情就是認識了你,這輩子我們都不要再分開了好不好?」

「就算你想要分我也絕對不會給你這個機會,不管你是蘇錦溪,還是顧錦也好。

這輩子你只有一個身份,那就是我司厲霆的女人,我絕對不會放手!」

顧錦勾唇一笑,「正有此意,三叔,答應我以後不管再遇到什麼風浪,我們一起面對。」「好。」 美好的時間總是過得異常短暫,這一天的時間很快就過了。

這一天的美好體驗是顧錦很久都沒有體驗過的,和三叔在一起她不用防備任何人。

第二天一早天還沒有亮顧錦就聽到了直升機的聲音,身旁的男人已經睜眼。

昨晚折騰了顧錦一晚,司厲霆也捨不得再將她弄醒。

本來是想要輕輕離開,誰知道直升機為了方便,徑直降落在了宅里那寬敞的草坪上驚醒了身邊的小人兒。

「蘇蘇,抱歉將你吵醒了。」司厲霆輕柔的安撫著顧錦,在她額頭落下一吻。

顧錦緊緊拽著司厲霆的手,「三叔,你要離開了么?」

「嗯,一早有個重要的董事會,坐車的話怕是來不及了。」

顧錦有些不舍的抱著他的腰際,將頭埋在了他溫熱的胸口,撒嬌的蹭了蹭。

「真是捨不得你離開。」

「寶貝兒,這段時間我有些忙,等忙過了我好好陪你可好?」司厲霆刮著她的鼻尖。

「哎,這種忙碌的日子究竟要過多久才會完?」顧錦無奈的嘆了口氣。

「要不了多久的,我想要給你一個家。」司厲霆本可以不這麼忙。

一年多年的事情給他敲響了一個警鐘,而顧錦的家世則是給他敲響了第二個警鐘。

她回顧家的時候司厲霆就將顧家的老底查了個底朝天,顧錦現在是G集團的掌權者。

她再也不是從前那個只依靠自己的小傢伙,她有強大的背景作為支撐。

哪怕他在國內是數一數二的大公司總裁,可是和人家的百年基業相比又要渺小太多。

司厲霆這一年多的時間瘋狂擴張自己的領域,這也是為什麼他會這麼忙碌的原因。

只有他變得更好才能成為顧錦最強大的依靠,不管她需不需要,司厲霆都想要成為她的後盾。

顧錦對上他那雙閃著柔情的眼睛,眸光一片溫柔。

「嗯,我相信。」

司厲霆只要答應過她就一定會實現。

「乖,時間還早再睡一會兒,我讓人送你回劇組。」

「三叔,你還來看我嗎?」雖然只有一周多她就拍完了,但顧錦覺得自己一定會很想念司厲霆。

「如果不忙我就來。」司厲霆原計劃是一周多她結束的時候來接她。

見顧錦這麼難捨難分的樣子他怎麼捨得?

「嗯,要記得我每天都在想你。」顧錦攬著他的脖子深深吻了下去。

直到在他脖子上留下一個大大的印記顧錦才鬆口,「省得三叔太招人喜歡,給你打個標記,免得老是有不長眼睛的人惦記你。」

司厲霆輕笑著,聲音中還帶著要命的磁性,這樣的嗓音讓顧錦如何捨得?

「好,在標記沒有消失之前我再來,不過有來無往非禮也,你是不是也該讓我留點東西?」

顧錦捂著頸項,「三叔,我還要拍戲。」

「那就在看不到的地方留。」

「這幾天身上全是你留下的痕迹,還嫌不夠?」顧錦無奈。

早在司厲霆來的第一個晚上她身上就被他留下了痕迹。

「不夠,永遠都不夠!」

司厲霆與她緊密相擁,很快卧室便響起旖旎的聲音。

「三叔……我真的不想你走。」情到深處顧錦用力的扣著他手指,十指相扣,彷彿這樣兩人就不會再分開。

有時候寵溺就像是一種毒,在美國的時候天天見不到司厲霆她都過來了。

現在不過是分開幾天,她便覺得全身都不舒服。

「寶貝兒,我會早點來看你。」司厲霆親吻著她的髮絲。

正如他所說,這一次他要留點東西。

顧錦感覺到體內的異樣,「三叔,你沒有做防範措施?」

「蘇蘇,就這一次。」

司厲霆心細如髮,自從第一次他發現顧錦服用事後葯后就一直小心翼翼。

每次情到深處他也會小心注意,要麼做措施,要是在外面。

顧錦很了解他的性格,想到晚上他說過的話,三叔還是想要一個孩子吧。

女總裁的全能高手 「三叔……」

「答應我,不要吃藥好嗎?」司厲霆認真的看著她。

「可是……有孩子了怎麼辦?」顧錦有些遲疑。

「一次不會的,我記得你的經期剛過,現在應該是安全期。若是有了,你怕我養不起你們?」

能夠連她的經期都記得這麼清楚的也只有司厲霆了。

也許他真的很想要個孩子,顧錦沉沉點頭,「好,有了咱們就要。」

司厲霆眼中的認真這才消散,在她還沁著汗珠的額頭上輕輕落下一吻。

「乖,再睡會兒。」

顧錦確實有些累了,翻了身又沉沉睡去,朦朧中感覺到司厲霆又吻了吻她才走。

這一覺一直睡到中午,顧錦才打了個哈欠悠然起來。

古香古色的房間中少了司厲霆她總覺得像是少了一些生氣。

也是該離開了,她起身洗漱。

昨天的一切就像是她做了一個甜美的夢,洗澡的時候看到自己全身斑駁的吻痕。

這個三叔……

司厲霆臨走之前還特地讓人給她準備了午餐,連她醒來的時間都算得很清楚。

和這樣的男人為敵就是在找死,還好自己是他心尖尖上寵著的那個人。

剛剛才吃完飯趙粒就來接她,一進來又是一陣驚嘆。

「小姐!你竟然住在這裡,這裡有多貴一晚你知道嗎!」

顧錦是覺得這裡的條件不錯,應該不怎麼便宜,她向來對這些事情也不太關心。

「多貴?」

「至少這個數以上。」趙粒比了一個五。

「五千?那確實有點貴。」不管是國內還是國外,五千一晚上的酒店都不算便宜的了。

鑽石寵妻 「小姐,是五萬!這還是平常的時候,要是遇到節假日還會翻倍呢。」

顧錦撫額,三叔這個敗家子,也就是說他來這幾天的消費就是幾十萬?

這還是自己攔著他,路過商場的時候人家非要衝進去給她買首飾。

想到從前自己看上了一件衣服,這位大爺直接將店裡所有的衣服都給她買了。

典型的敗家子!

「小姐,我好羨慕你啊可以住這麼好的房子。」

「早知道這麼貴就讓你也過來住了,反正有很多空房。」

這裡比較適合家庭為單位的旅行,不過一晚幾萬塊的話普通家庭也承擔不起費用。

「我想想就行了,可沒有那麼好的命,車子已經在門外,小姐現在可以走了嗎?」

「嗯。」顧錦跟著趙粒下車。

眼看著車子要開向劇組,顧錦朝趙粒吩咐道:「去給我買一樣東西。」

「什麼東西啊小姐?」

顧錦小聲在她耳邊說完,趙粒有些驚訝,「避孕……」她連忙捂住了自己的嘴。

想著那晚接走顧錦的那輛豪車,昨天顧錦又沒有去劇組,看來就是和那位神秘的人在一起了。

趙粒不禁猜想那個男人究竟是誰,會是顧錦背後的金主大人么?

「好的小姐。」趙粒趕緊恢復了表情。

劇組少了周黎也顯得平靜了許多,華晴倒是出人意外的比較安靜。

趙粒悄悄將葯遞給顧錦,為了怕人發現,她提前還去除了包裝袋。

藥片很小,顧錦看著小小的一片心中猶豫了幾分。

司厲霆說話時候的表情還歷歷在目。

「蘇蘇,我們要個孩子吧?」

「答應我,不要吃藥好嗎?」

「就這一次。

司厲霆連著提醒了好幾次說要給她一個家,一個家需要一個孩子才完善。

他已經做好了當爸爸的準備,顧錦的心有些疼。

對不起三叔,現在不是要孩子的好時機。

她閉著眼睛將小藥片吞下。

以後時間還多,我們可以有很多的孩子……這一幕被人拍下,顧錦毫無覺察。 周黎的事情已經鬧得沸沸揚揚,媒體鋪天蓋地報道她偷了司厲霆的天價項鏈。

之前她秀恩愛秀得有多過分,今天就有多打臉。

娛樂圈裡都傳遍了,將周黎當成是一個笑話。

而另外一個消息也無聲流傳起來,周黎落得這個下場都是因為招惹了那位新人。

說起這位新人可不得了,人家一回國哪怕什麼電視劇都沒有拍過都是女主角。

背靠大樹好乘涼,之前有人說她的金主爸爸是南宮導演。

後來又聽說唐銘和司厲霆開始對她展開了猛烈的追求,尤其是鮮花攻勢更是引人羨慕不已。

各種媒體不遺餘力的想要挖掘出這位新人的背景,誰知道竟然連一點頭緒都沒有。

於是關於顧錦的傳聞數不勝數,有人說她背景相當深厚,涵蓋黑白兩道。

也有人說她是某個神秘家族的大小姐,因為在家裡躺著無聊就出來拍戲玩。

更有甚者直接說她肯定是職業小三,經常被人包養,這次能夠演戲就是因為勾搭上了南宮。

顧錦每次看到這些消息最多也只是笑笑,並未放在心上。

人本來就有好奇心,尤其是普通人最喜歡挖掘明星的隱私問題。

司厲霆離開的第三天,顧錦每天掐著時間看劇本,就是想要以最快的時間拍完。

每天她除了拍戲之外晚上回家還要處理一堆的文件,小桃坐著直升機來來回回的跑也很不容易。

「小姐,以後你就乖乖當你的大總裁好不好?」

顧錦看了一眼小桃眼下的烏青,「抱歉,這幾天辛苦你了,再堅持一個星期。」

「大少爺電話都打到我這裡來幾次了,說我怎麼能讓你去娛樂圈。」小桃想到顧南滄那張臉都覺得可怕。

還好她們中間隔著太平洋,她真害怕顧南滄的性格,要不是本家走不開,他一定殺回國了。

顧錦知道顧南滄肯定不會同意,壓根就沒有告訴他。

甚至這幾天還刻意換了個號碼,就是怕被顧南滄罵。

「顧家不知道我出來接戲的事情吧?」顧錦懶洋洋的靠著椅背,手中還捏著今天要拍戲的劇本。

「還不是大少爺替你隱瞞下來了,要是被那些人知道了,免不了又要找借口來說你。」

「我看誰敢,如今我才是顧家的老大,小桃,這些都是小事,那個項目的開發案才是重中之重。

等我拍完這個戲回來就要正式開始了,我知道你辛苦,其他人我都放心不下。」

小桃趕緊正色道:「小姐,我知道,其實也沒多辛苦,以前加班一個星期我都熬下來了。

異界之幻想兌換系統 現在不過就是A市和方城兩地跑而已,反正坐直升機也要不了多久。」

「嗯,這是今天的合同,你帶回去吧。」

「是,小姐。」小桃拿著文件袋離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