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人便直接騎着神牛離開了這裏。

0

不過一會便回到了丘川坡的壽雲茶莊。而此刻,勾文曜,竺興修等人正在審問兩個黑衣人。

從他們的審問中可以聽出,莫妙離被突如其來的人帶走了。而且去想不明。

凌天臉色依舊冷淡,也沒有進去,只是靜靜的坐在外面的茶桌上。

很快他們等人就發現凌天和穆塵雪回來。

“師父,你們怎麼回來了?”

“什麼叫我們怎麼回來了?我們不就是在這裏集合的嗎?”穆塵雪解釋道。

“我不是那個意思。我是說,你們不是還有其他事情要做嗎?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仇正合再次解釋道。

“事情辦完了當然要回來了。就看看你們是不是把人抓到了。”穆塵雪還真是那壺不開提哪壺。

當場氣氛瞬間變得僵冷起來。

不過,凌天並沒有責怪他們。

“竺興修,讓你的人趕緊查清楚,到底是誰帶走了莫妙離?帶去了什麼地方?還有莊高寒的下落也給爲師徹底找出來。”

“是,師父。”

“仇正合,你現在跟竺興修一起去辦事。”

“是,師父。”

“勾文曜,沈婉清,你們兩人可以去斷雲崖看看有什麼新的發現。”

“是,師父。”

一陣安排完,凌天和穆塵雪便在壽雲茶莊落腳。

看着全部人離開,穆塵雪倒是好奇的詢問起來。

“師父,徒兒覺得這事會不會跟幽魂教有關?畢竟他們兩派之間一直就有說不開的關係。”

“徒兒覺得十有八九跟幽魂教的臨木玄有關。師父有何看?”

“或許吧。爲師現在關心的是,到底是誰策劃的這件事情。”凌天順手端起眼前的一杯香茶開始品嚐起來。

“嗯嗯,師父。能夠安排莊高寒出現在斷雲崖,這樣的人除了十分了解莊高寒的脾性之外,也是對師父的過往有很深的瞭解才行。”

“不然,怎麼可能會選擇斷雲崖這個偏僻而又距離丘川坡遙遠的地方作爲我們的目的地。”

“所以,你就覺得幽魂教的臨木玄是這件事的背後主使咯?”

穆塵雪聞言,當即開口。

“徒兒知道沒有證據證實這些猜測。不過就目前的狀況來看,這一切的嫌疑臨木玄是最大的。”

凌天微微一笑:“不是嫌疑,而是就是。”

“哈?原來師父也這麼認爲的嗎?”穆塵雪直接被凌天的話驚訝到了。

畢竟她之前也覺得連她都看得明白的事情,自己這麼睿智的師父怎麼可能想不明白。

“那接下來我們應該怎麼辦?”

穆塵雪心中的想法當然是直搗黃龍。直接把幽魂教給剷平了。

但她可不敢說出口。畢竟凌天如何想的,她是一點都不清楚。

“等!”

“等?”穆塵雪一臉茫然的看着凌天。

“沒錯。等!”

“等什麼?”穆塵雪實在不知道在等什麼。

既然都已經確定了,那還不直接動手鏟平了它。

“等一個恰好的時機。”

聽完,穆塵雪更加懵逼了。

”什麼是恰好的時機?”穆塵雪心中疑惑,並沒有再追問。

因爲她知道即便是追問也是不可能得到什麼具體而確切的答案。

所以,就這樣跟凌天等便是了。

時間到了,所謂恰好的時機也就自然揭曉了。

就在兩個時辰之後,一批人匆匆忙忙的過來了壽雲茶莊。

他們身穿統一制式的衣袍,就連武器都是統一的。

“武林堂的人。”

穆塵雪一眼就看出這些人的來路。只不過她不清楚這些人爲何會出現在這裏。

又或者說凌天爲什麼會等這些人前來?

他們進來茶莊之後,當即便看到了凌天。畢竟整個茶莊也就只有凌天和穆塵雪兩人。

說句實在話,正經營業的茶莊怎麼會開在這樣的偏僻地方。所以,這個地方怎麼看都是江湖人用來聯絡使用的接頭地點。

“凌教主,我們是武林堂的人。這次前來是有朝廷的命令。”

凌天緩緩喝下杯中的清茶,並未開口說話。

而武林堂的人繼續說道:“朝廷下令,即日起,最遲三天內將凌教主的兩個孽徒解決掉。他們的行動應該完全乾擾到邊境的戰事了。”

“邊境戰事?”穆塵雪聞言極其好奇。

畢竟這樣的事情還真是讓人難以置信。不過轉念一想,穆塵雪終於是明白了過來。

畢竟姜國當年會被巫族魔族一舉殲滅,靠的就是武林內亂這麼一個契機。

“沒想到他們現在又想效仿當年的行爲。想要一舉殲滅淵國嗎?真是不自量力。”穆塵雪心中暗暗嘀咕。

而此刻,武林堂的人再次對凌天聲明道:“這些都是聖上的諭旨,請凌教主儘快處理好。畢竟現在邊境戰事因爲他們的暗地裏的行動,出現了前所未有的困境。”

“告訴朝廷,三天內,處理掉。”凌天冷淡的說道。

“另外,本座想知道邊境戰事的情況。”

“這?”武林堂的人面面相覷。

“凌教主,我們也不清楚邊境戰事情況如何。如果凌教主真想知道,我們可以上報堂主,讓堂主跟聖上請旨。”


凌天壓根不想理會他們,揮手讓他們趕緊離開。

他們也不敢多做停留,匆匆忙忙便離開了壽雲茶莊。

真是來也匆匆去也匆匆。彷彿從一開始,他們就沒有出現過一樣。


不過,就在這些人出現的時候,凌天已經思慮清楚了接下來的事情。

“師父,我們現在怎麼辦?”穆塵雪還是想要跟凌天做好最後的確認。

畢竟她不知道所謂的恰好的時機是不是已經到了。

“等。”

“是,師父。”

聞言,穆塵雪便知道那個時機還沒有到來。所以,只能乖巧的站在一旁等待。

就在武林堂的人離開之後,竺興修等人已經趕了回來。

他們大汗淋漓感覺好像遇到了什麼事情一樣。

“師兄,你們回來了?”穆塵雪迎了上去。

他們僅僅是點點頭,便直接朝着凌天走了過去。

“師父,事情調查清楚了。”


“是嗎?”凌天的眼睛在這一刻閃過一道精芒。

“莫妙離,已經叛國,被祕密送往淵國與魔族的邊境線。”竺興修着急的說到。

“而在背地裏協助莫妙離逃離的人正是三師兄臨木玄。師父,事不宜遲。我們該動身了。”

竺興修躬身請命。

凌天眨了眨眼睛,但並沒有說話。

這一切在武林堂的人來找他的時候,他就已經預料到了。

“師父,竺師弟說的對。我們此次前去調查的時候,發現臨木玄跟黑衣人過從甚密。他好像也加入了叛國的行列裏。”仇正合整了整有些雜亂的衣服。

不必多想凌天就知道他們一定是跟別人動手了,而且還很狼狽。不然不會是這個樣子。


“你們呢?有什麼發現?”凌天詢問勾文曜和沈婉清。

他們兩人都搖搖頭:“師父,斷雲崖除了各種陷阱之外,並沒有其他發現。”

“是的,如果說有什麼值得懷疑的地方便是那裏出現了許多建築。想必有人在那裏下了一番功夫。”


“就沒有找到什麼地道,暗門什麼的?”凌天再次追問。

因爲他覺得這些人把這個地方建成這個模樣,一定不會簡簡單單是爲了讓自己上當而已。

這背後一定還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祕密。只是目前還沒有被發現罷了。

“師父,徒兒並未發現有什麼暗門,地道之類的存在。也可能是徒兒眼拙,發現不了。”

勾文曜和沈婉清低頭,一副請罪認錯的模樣。

“好。”凌天緩緩站起身來。

“興修,正合,你們兩人時刻注意幽魂教的一舉一動。如果有任何異動,請求武林堂的人協助你們辦事。”

“是,師父。”

“文曜,婉清,你們兩人現在給爲師找到莊高寒的行蹤,就是挖地三尺,也得給爲師把人抓回來。而斷雲崖是你們的突破點。”

“徒兒明白。”

“塵雪,隨爲師走。”

“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