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越哥哥!

0

無視眾人的驚艷又訝異的目光,雲傲越淡淡地走上了台,柔和的燈光鋪灑在那頎長的身姿上,竟帶著一絲淡淡的溫柔。

眾人神情一頓。

雲傲越伸手,在眾人不解的目光中,將桌子上的麥克風拿起,他抬眸,任由那好看的俊臉清晰地露在鏡頭前。

譚韓楓冷冷地站在原地,一股不好的預感猶如潮水般湧上心頭。

秀逸的雙眸冷淡地注視著鏡頭,宛如古井一般幽深,雲傲越抿唇,淡淡道。

「我是風雲傳媒總裁雲傲越,我為洛晨代言。」

轟!

雲傲越的話一說完,會場內頓時像被原子彈轟炸過一樣,面目全非!

甄虹漪睜大了美眸。

陳正愣在了原地。

珍珠瘋狂地湧上前的動作停住了。

記者按著快門,手指卻僵在那裡。

這個年輕得可怕,帥得可怕的人,居然,居然是,是超級傳媒老大——

風雲傳媒的總裁?

風雲傳媒總裁!

風雲傳媒!

風雲傳媒啊!

怎麼,怎麼可能?

按著快門的手僵在那裡,記者面面相覷,大眼瞪小眼地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直到在對方眼裡看到了相同的遲疑。

自家的老大的話還在他們耳邊迴響著——

「甭給我沒事找事,頭條歸頭條,要是給我得罪了風雲傳媒的人,你們就可以收拾包袱回家吃自己的!」

想到這裡,一些深知利弊的老油條記者後退幾步,像個乖寶寶一樣沉默不語。

風頭,還是留給傻子去出吧!

從來不知道自家的老闆是面前這個男人,甄虹漪蹙起了柳眉,美麗的臉第一次褪去高傲,美眸一斜,直直地打量著站在場內最中央的男人。

男人的身姿頎長而俊美,他半抿著唇,冷淡地看著台下的人,似乎很不習慣成為這種聚光燈下的焦點,清冷的俊臉帶著一絲拒人於千里之外的冷漠。

那讓人熟悉的神情,正是那天要折斷她的腿的神色!

冷漠,陰鷙!

久久的寂靜,頓時像死寂的潭水一樣,浮滿了全場。

半晌,一陣詭異的寂靜后,一道譏諷的笑聲在安靜的會場中「嘭」地一下炸開了。

「呵呵。」

眾人順著聲音,看了過去。

站在會場的最前面,一個男人抖動著肩膀,笑聲一點一滴地從他的嘴角逸出來。

男人帶著眼鏡,頭髮稀疏,他將手裡的攝像機拿了下來,譏諷地看向雲傲越,接著扯開嘴角一笑。

帶著深深的嘲諷,帶著極度的譏笑!

「風雲傳媒總裁要為洛晨代言?這真是我今年聽到的最好笑的事!」戴眼鏡的男人挑釁地將嘴角拉到最大,道,「雲先生你可以告訴我們,這種人,你要為他代言什麼?為他代言猥褻婦女,毆打記者,還是要為他代言像個烏龜一樣不敢出面承擔?」

字字暗藏針鋒,句句包含嘲諷!

比刀子還犀利!

眾人的視線頓時投向了雲傲越。

簽到從捕快開始 被這麼多人用熱烈的眼神注視著,雲傲越眼尾一掃,淡淡地看向男人,他眸光淡然,薄唇一動,道,「都不是。」

都不是?

都不是!

這幾個字究竟有多大的分量?

幾乎是默認了洛晨的劣跡!

聽到雲傲越的話,眼鏡男頓時明白了,看來雲傲越只是要借洛晨的新聞,為風雲傳媒博取觀眾眼球,提高收視率。

想到這裡,眼鏡男的語氣緩了下來,道,「既然不是,那就好,洛晨那敗類,還不配任何人為他代言!」

強烈的共鳴煽動!

被這樣一煽動情緒,觀眾心底對洛晨的厭惡又重新涌了出來,讓他們大聲嚷嚷道。

「就是,那人渣沒有資格!」

「哈哈,敗類!」

「狗娘養的,真想知道她要坐牢幾年!」

……

頓時,滿滿的會場里,嘲諷聲,辱罵聲,譏笑聲此起彼伏。

雲傲越抬眸,冷淡地巡視著台下的眾人,嘲諷的臉,不屑的神情,譏笑的嘴角,似乎洛晨是那麼的十惡不赦,那麼的罪惡滔天。

而他們,對她又是那麼的不屑一顧,幾乎把她當作腳底泥踩在腳下。

雲傲越垂在身側的十指微微地一縮。

注意到雲傲越這個小動作,林躍站在雲傲越身後,眼皮頓時一跳。

他能感覺到一股深沉的壓抑從雲傲越身上源源不斷地逸出來,就像一頭沉睡的老虎要醒來一樣。

死亡的利爪會鋒利地刺斷獵物的咽喉!

想起那天的血色瀰漫,林躍清秀的臉上第一次染上了深深的恐懼,劇烈的心跳聲像要衝出胸膛一樣,幾乎壓抑不住地爆發開來。

噗通

噗通!

噗通噗通!

正在林躍嚇破了膽之際,一個從來不曾發生在雲傲越身上的動作,在林躍猛然放大的眼球中,完全定格了!

眾人錯愕,蠕動的唇幾乎動不了!

他們就這樣,獃獃地看著台上的人。

台上,男人穿著黑色西服,清冷的俊臉如古井般平靜,他垂眸,任由茶褐色的劉海遮住了自己的雙眸,讓人看不見他的表情。

在眾人錯愕的眸光中,他彎腰,頎長的身姿弓起深刻的弧度,黑色的西裝帶著認真的褶皺,對著台下的眾人緩慢地,深深地鞠了個躬。

90度的鞠躬,像一個烙印一樣,在眾人漆黑的瞳仁里放大,緩慢放大,一直放大。

他,是風雲傳媒的總裁雲傲越!

他,是骨子裡冷漠而高貴的雲傲越!

他,是從來不將任何人放在眼底的雲傲越!

只是,現在,他放下了他的驕傲,放下了他的尊嚴,彎下了他筆直的脊樑!

全場鴉雀無聲!

溫玥瑾已經淚流滿面了。

傲越哥哥,洛晨有什麼資格?

有什麼資格值得你為他這樣?

那天我抱著你,你掰開我的手開始,你從頭到尾沒有放下過洛晨。

寬厚的背脊緩緩挺直,雲傲越抬眸,清冷的眸光巡視地看向眾人,低沉的聲音一如從前的冷漠。

「我為我毆打鄒強先生,在公眾面前做了一個錯誤的示範而向你們道歉。」

轟——

眾人頓時震驚地張大了嘴巴!

毆打鄒強,不是洛晨,是雲傲越?

怎麼,怎麼可能?

但是,但是,如果不是雲傲越的話,作為風雲傳媒總裁的他,怎麼可能會承擔這個莫須有的罪名?

只是如果是他,那鄒強控告洛晨,又是怎麼一回事?

似乎看出了眾人的疑惑,雲傲越清冷的俊臉平靜至極,宛如千年無波的古井一般,他巡視著眾人,輕描淡掃地解釋道,「因為洛晨當面拒絕了蘭素小姐不適當的親近行為,而遭到了鄒強先生的威脅與恐嚇,所以我當場失控了。」

不適當的親近行為?

那不就是——

勾引!

眾人愕然地張開了嘴巴。

雲傲越的玄外之意是,蘭素勾引洛晨被拒絕,所以懷恨在心報復洛晨嗎?

怎麼,怎麼可能?

「而因為我的失控,導致鄒強先生受傷住院,精神錯亂而污衊洛晨,所以,我將會一力承擔鄒強先生一切的醫療費用,包括精神損失費等,確保鄒強先生能夠徹底痊癒。」

合情合理,而不推卸責任!

似乎消化不了這顛倒了他們認知的「真相」,觀眾就這樣獃獃地愣在那裡,看著雲傲越的唇線一閉一合。

洛晨,是無辜的嗎?

「另外——」

巡視著台下的眾人,雲傲越話語一頓,清冷的雙眸眯了眯,幽深如井的瞳仁中反射出冷淡的犀利,他斜抿了下唇,字字清晰地宣佈道。

「風雲傳媒將會代表旗下藝人洛晨,以誣告陷害罪起訴鄒強,以及那數十個所謂親眼目睹的目擊證人!」

噗——

聽到這裡,甄虹漪終於耐不住失聲笑了出來。

這男人,第一次不讓她討厭了,霸道得居然讓她有些喜歡!

鄒強起訴洛晨,他也幫洛晨來起訴鄒強,連帶著所謂的目擊證人,明擺著就是要以牙還牙!

你敢趁著我牙疼拔我的爛牙,我就捏著你下巴明拔你十隻牙!

看誰死得快!

不過這招,還確實是為洛晨洗白的好方法,在法律面前,誰會不相信洛晨是無辜的呢?

這男人為了洛晨,還真夠費盡心思!

和甄虹漪一臉看好戲的樣子不同,記者幾乎是面面相覷。

難怪雲傲越一出來就擺明自己是風雲傳媒總裁,不就是明擺著警告他們應該站在那邊嗎?

是和風雲傳媒同一陣線站在洛晨這邊,還是要和風雲傳媒作對,站在鄒強那邊呢?

求生還是找死?

任君選擇!

良久的躊躇后,一道低低的女聲終於怯生生地響起,似乎是害怕,又似乎是不解,她看著台上那個風華秀逸的男人,終於問出了口。

「雲先生,作為風雲傳媒的總裁,你原本是沒有牽扯到這件事裡面的,為什麼現在要出面為洛晨澄清?」

她是一個剛入行的記者,她不知道娛樂圈的水有多深,什麼該問,什麼不該問,但是,她唯一想知道存在她心底的疑惑。

台上的那個男人,他究竟知不知道,他出面會對他的名聲和風雲傳媒的名聲損害多大?

似乎問出了眾人藏在最心底的疑惑,會場一下子安靜了下來。

叮——

靜得連一根繡花針掉在地上都能清晰地聽見。

他們靜靜地抬起頭來,看向台上的那個男人。

好看的臉,讓人艷羨的身份,富可敵國的身家,即使是他打的人,花錢讓洛晨頂罪了就是了,為什麼要這樣大費周章地為洛晨澄清呢?

似乎感覺到了眾人疑惑的視線,雲傲越淡淡地勾了勾唇,薔薇色的薄唇染上了點點溫柔,向來清冷的俊臉頓時像破了雪的梅花一樣,帶了點妖治,帶了點的野性,卻又是帶了點讓人沉迷的溫情。

「在回答這個問題前,我想讓你們看看這個視頻。」

會場一下子暗了下來,藍色的大屏幕頓時鋪滿了牆上,直到一道藍色的身影,沉穩地出現在了屏幕上——

全場面面相覷,這是誰?

看到視頻里的女人時,全場竊竊私語起來。

「看這個樣子的打扮,像是個空姐?」

「該不會洛晨還猥褻過空姐吧?」

「有好戲看了!」

……

伴隨著音樂聲,是一個女人的身影。

女人穿著藍白色的制服,戴著一頂藍色的職業帽,美麗,自信。

從洛晨出道開始,她便是洛神。

她還有一個神聖的職業,服務大眾的空姐!

那一天,如此神聖的職業,她卻因為一杯橙汁被一個乘客破口辱罵,從她自己到她的家人詆毀地辱罵,甚至明明她沒錯,卻要鞠躬道歉,把她自認為神聖的職業道德摔得支離破碎。

125位乘客,沒有任何一人伸出援手。

她準備彎腰,卻被人扶住了。

那人是人氣偶像,一些小事都會受到影響,偏偏這樣的人,卻打破了自己溫柔的人設,為她爭取了她最後的尊嚴。

她不需要道歉。

戲幕客 當她接過那人遞來的紙巾,她的眼淚卻不由自主地流了下來——

第一次,她發現,顏值初始,忠於人品。

原來,她不單單喜歡洛晨的帥氣,她更喜歡的是洛晨的善良。

她是在林邊的視頻裡面粉上洛晨的。

林邊仗著自己是導演,對著自己助理隨意打罵,卻是洛晨站出來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