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繾彷彿都能看到姜野耍滑的模樣一樣。這讓他迫不及待的,就是朝家裏趕。

0

疑惑的是到家的時候,家裏是一片黑的。

斂下視線,傅繾思考着:難不成姜野生氣,所以估計逗自己的?

打開門,突如其來的影子給了自己一個熊抱。

攬住傅繾的脖子,姜野剛想和他說幾句話的,但由於衝勁,他咧開的牙磕著傅繾下巴。

可勁疼。 顧南靈笑了笑,放下鏡子,「我太累了。」

林靜點頭,「我瞧著也是,要不你休息幾天?」

「不用。」顧南靈繼續手上的動作,「等這些忙完了,我在好好休息。」

林靜張了張嘴,欲言又止。

之後林靜又說了什麼,顧南靈都沒有放在心上。

她在不停的工作,用工作麻木自己,不去想那些有的沒的。

白天尚且可以如此,到了晚上,顧南靈只要一躺下腦子裡想的事情,就是那個人的話。

驕傲如她,就算心中千萬疑惑,又怎麼會放下身段,去詢問這件事呢?

所以顧南靈現在處於一個上不去,下不來的狀態。

她自己不想下來,誰也幫不了她。

碧綠的植被,遮住了房屋的輪廓,只隱隱可見那見那敞開的木門內,一男人正穿著休閑的外衫,舒適的躺在軟榻上。

「遠彥。」溫柔的女聲響起。

江遠彥坐起身子,看向走進來的人,笑道:「嫂子。」

蕭微點頭,將茶水放在桌上,「最近你那小女朋友怎麼不來了?」

「她啊……」江遠彥嘴角勾起笑容,笑得有些得意,「估摸這會在哪裡哭鼻子呢。」

「你又欺負人家了?」蕭微無奈道。

「談不上又吧。」江遠彥端起茶杯,若有所思的說道:「也就這一次。」

「你啊。」蕭微好笑著給他倒茶,「總是這麼任性,要是讓父親知道,你又要被罵了。」

提起江晚,江遠彥冷哼了一聲,「若不是他把南靈弄過來,我也不會讓南靈傷心。」

蕭微抬眸,對上江遠彥銳利的眼神,笑了笑。

「父親也是為了你好。」

江遠彥笑了笑,兩人都沒說話。

江晚想要做什麼,江遠彥很明白,但是這次,他不能在縱容了,一味的縱容,只會讓那些老傢伙更加的放肆,他現在要讓那些人明白,這江式是姓江的,並不是你工作得就,就可以妄想的。

見江遠彥不說話了,蕭微站起來,「我過來是想和你說件事。」

「什麼?」江遠彥問。

「小笑也快要念高中了,我想搬出去,在她學校附近租房子住,正好可以照顧她。」蕭微笑容仍然很溫柔。

江遠彥點頭,「我明白,住宿我會給你安排好的。」

「遠彥。」蕭微無奈道:「這次讓我自己來吧,你照顧我們母女這麼多年,就算是為了大哥,也夠了。」

江遠彥皺眉,目光逐漸變得深沉。

見狀,蕭微保持著臉上的笑意,繼續道:「你大哥給我們留的東西夠多了,就算我縱情享樂一輩子,也消耗不完,所以不要把心思放在我們身上。我看得出來,你對顧小姐用情頗深,不要因為任性就錯過了。」

江遠彥苦笑,「這次可不是任性。」

「是是是!」蕭微笑容更甚,「我瞧著顧小姐挺好的,你什麼時候能把人娶回來,估計老爺子一高興,就什麼都不管了,專心等著抱孫子。」

「你不知道現在老爺子就是一個人再家裡閑得,你給他找點事做,他保管沒有心思在操心你這些事情。而這最好的事情,就是帶孩子,你瞧瞧小笑出身那幾年,老爺子什麼時候瞎折騰過?」

江遠彥點頭,笑道:「確實如此。」

「所以與其想辦法開除那些人,還不如從基地出發,讓老爺子不要再有那些心思。」

蕭微一語中的,談笑之間,頗有大將風範。

從來都知道自己這個嫂子並非池中之物,但是為了大哥,甘願洗手作羹湯,江遠彥對她,其實是很佩服的。

大哥走了這麼多年,嫂子一個人待著孩子,從未想過再嫁,守著兩人的愛情結晶,一步一步走到現在。

「嫂子,你後悔嗎?」江遠彥突然道。

蕭微神情微愣,疑惑的看著江遠彥,「你想問我什麼後悔不後悔?」

「關於大哥……前些年有人勸你再嫁,你質疑帶著小笑離開,其實我們一直都希望你…..」

「不後悔。」

蕭微的眼神溫柔卻堅定,「此生我只愛你大哥一人,也之容得下他一人,不管是誰,都替代不了他,我又何必在廢那個功夫,去尋找代替者呢?」

這話像是在問江遠彥,又像是在問她自己。

到底問的是誰,江遠彥不得而知,只是看著蕭微離開的背影,江遠彥腦子裡突然出現了某個人的影子。

他收回視線,看著手邊的茶杯。

茶水仍然是熱的,只是飄忽在茶水上方的煙霧已經不在。

依然是那杯茶,就算是冷了,味道也不會變。

還是他喜歡的人,不管說了什麼,做了什麼,他喜歡的人,都不會變。

江遠彥嘴角揚起笑,端起茶杯,一飲而盡。

外面天色正好,陽光灑在林子里,留下斑駁的光點,鳥兒喳喳的叫聲,不絕於耳。

江遠彥起身,走到院子里,看著隨風而動的竹林,嘴角的笑意更深。

「風動了。」

縹緲的聲音,消散在微風中。

「我的媽呀!」林靜驚訝的喊道:「這江少做事還真是天不怕地不怕,就這麼把元老給開除了!」

顧南靈抬頭,看向林靜,「給我看看。」

林靜連忙拿著報紙走過來,指著版面上的頭條,「看見沒有,這個人是江式創世之初就跟著老爺子的,權利很大,江少之前沒少受他的壓制,沒想到這江少竟然雷厲風行的,直接把人給開除了,太帥了吧!」

冷靜的看完版面內容,顧南靈想起老爺子說的話,不禁嘆氣。

他還是開始了。

雖然顧南靈不清楚江遠彥必須這麼做的理由,但是根據用人的遠離來說,這個人,不該就這麼開除了。

她尚且是個新手,何況江遠彥那樣的老狐狸。

他到底在想什麼?

「喂喂喂!」林靜的手在顧南靈眼前晃了晃,奇怪道:「你有沒有聽我說話啊?」

顧南靈瞥了他一眼,將報紙丟給他,「你的事做完了?」「不是,現在是擔心那個的時候嗎?」林靜著急的說道。

顧南靈將手中的報紙拿開,淡然自若的說道:「這是江式的事情,和我們沒有關係,你擔心那麼多做什麼?」 殘陽如血,飛煙籠罩,建威城下,兩匹快馬狂奔,長槍噬空而行,劃過天穹好似流星墜落。

孫策手中霸王槍鋒芒四射,脫手飛出,直擊陳到過去,然其亦是使槍高手,一桿水丈五長槍,如擊浪騰空,天降飛雹,氣勢浩大,刁鑽古怪。

「砰!」

「砰!」

兩人長槍在虛空交斗,如雙龍奪珠,殺伐吞天,肅殺之氣瞬間籠罩周身。

戰馬長嘶狂奔,縱橫交錯而過,兩人長槍負於一側,槍尖從地面劃過,掀起數丈長溝壑。

陳到策馬突槍,長槍兇狠,招招致命,孫策瞳眸收縮,不敢小覷眼前敵將,霸王槍梨花暴雨,不斷將襲來槍鋒擊潰。

兩人戰有五七回合,氣勢不減,孫策槍出如龍,雖然當下陳到攻擊,可已有些阻擋不住,這才方知眼前陳到之手段彪悍。

「黃金之身,戰!」

孫策激活黃金神體,戰力瞬間飆升,周身金光燦燦,好似黃金戰甲從皮膚中長出一樣。

黃金神體開啟,殺傷力增加,防禦力變態,陳到槍鋒撞擊在他身上,撩起一道道飛濺的星火。

「黃金戰士?」

「沒想到消失依舊的戰場不敗神體居然真的存在,太意外了,如果今天將你斬殺,那將會名傳天下。」

「屠殺黃金戰士的功勞,定可讓我獲得進入造神宮的機會!」

陳到並沒有被眼前孫策震懾,反而顯得興奮不已,好像看了似錦的前程。

「策兒,開啟黃金神體,此戰不足以落敗!」

孫堅低語道,剛才兩人交鋒,他盡收眼底,已經看出孫策不敵陳到。

「吼!」

「吼!」

突然兩道巨吼聲傳來,只見陳到背後出現一道高數丈的巨猿虛影,目眥欲裂,猙獰恐怖。

「巨力神猿血脈之力,也屬於狂戰之體,看來此戰孫策恐有危險。」

楚帝早知陳到血脈之力,兩人皆是狂戰之體,防禦力和殺傷力都恐怖變態,強強碰撞,肯定非死即傷。

狂暴浩瀚的真掀起萬丈煙塵,天地一片昏暗,只有陳到和孫策的身影異常耀眼,而城外楚軍三十萬大軍都被煙霧籠罩,好像被吞噬一空。

「敵將血脈強橫,策兒並未成長到巔峰,恐不會敵!」

孫堅面露擔憂,提起古錠刀,飛縱戰馬狂奔過去,知道孫策只能阻擋陳到三擊,他縱馬速度再次加快。

「策兒,休要戀戰,此子神勇,非你能駕馭!」

狂暴雄渾之聲響起,虛空中傳來震天巨響,只見陳到和孫策長槍撞擊在一起,激蕩漣漪以無人可擋之勢,向兩側波及而去。

「以一敵二,欺負建威城無人?」

童伯震怒聲響起,側目看了石本真,手提衝天錘,快速向激斗的兩人沖了過去。

石本真輕笑一聲,喃喃自語道:「有點意思,這兩人都是不可多見的強者,建威城不虛此行,將他們兩人帶回去,將會獲得無盡的封賞。」

一念至此。

石本真飛縱韁繩,拔馬向前奔去,抬手將後背兩柄戰刀抽出,殺氣凜然,勢如破竹。

童伯,石本真兵戈虎嘯,戰馬長鳴而去,此時,孫策和陳到的戰鬥愈來愈猛,非三人實力彪悍,根本無法靠近,就會被強大浩瀚的真氣戾氣碾殺。

「轟隆!」

「轟隆!」

「轟隆!」

接連三道驚天動地的爆炸聲響起,這一瞬間天地好像扭曲起來,聲震於天,排山倒海。

孫策,陳到兩人在狂暴的力量撞擊下,身影各自分開,將周空飛沙走石碎為齏粉。

驀然。

孫堅縱來到孫策身旁,抬首看了眼面前陳到和縱馬而來的童伯和石本真,古錠刀抬起將孫策幾欲暴走的身形攔了下來。

「策兒,返回大軍陣營,敵將三人交給為父,他們三人聯手,非你一人可以抗衡。」

孫策不敢託大,單單一陳到已讓他覺得乏力,若強行激斗敵軍三將,除了有一腔熱血外,一絲勝算都沒有。

「父親,敵將三人都非泛泛之輩,你一人留下會不會………..」

孫策面露擔憂,側目看了孫堅,回身向楚軍大營看去,周泰,太史慈二將已是蠢蠢欲動,怎奈沒有命令,他們只能強行壓制跳動的內心。

「三個跳樑小丑而已,為父斬殺他們如屠豬宰羊,我兒返回大營,待為父將他們斬殺,同太史將軍二人揮軍攻城,一舉拿下建威城。」

「岳飛,冉閔兩位元帥統軍神速,所向披靡,我軍不能落後,豈能讓他們三人阻我步伐!」

領會孫堅意圖,孫策沒有絲毫遲疑,提韁回馬,向楚軍大營狂奔走去。

陳到,童伯,石本真三人見孫策離開,臉上紛紛騰起戲謔之色,輕蔑的目光匯聚在孫堅身上。

「一人想要阻擋我等三人,真是天大的笑話!」

「斬殺楚將,兩位將軍可願意一同前往?」

陳到手握水丈五長槍,周身後巨力神猿虛影將他包裹,伴隨着狂暴浩瀚的咆哮聲響起。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