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到這並不能完全激發血殺令,這只是開啓血殺令的第一步。想要讓血殺令發揮出全部實力,必須要讓它飲飽鮮血。

0

實力低的人很可能會在開啓的一瞬間,變成一具乾屍。稍高的即便激活了血殺令,也會變得虛弱不堪。只有真正的強者才能運用自如,讓它在自己的手中展現出耀世的光彩。

扎西的實力毋庸置疑,即便流失了身上三分之一的鮮血,他身上的氣勢也沒有多少下滑,仍然保持着高昂的鬥志。

“哎!”一聲老者的沉重嘆息,在每個人的心間響起。

緊接着血紅色的光芒自界禁內激射而出,直衝天際。轉眼間,血色的能量以極快的速度向四面八方擴散,很快便形成一個半圓形的血色光罩,把這片白樺林給罩在了裏面。

“血色煉化!”扎西雙眼冒光,興奮的喊了一句。

對於光罩內的血族來說,血色煉化對他們非但沒有傷害,反而有極大的好處。凡是身處於光罩內的異族,在煉化之力的作用下,會化成純粹的血水,反補身處於光罩內的血族。

血族中的嗜血好戰派,對東方修士的血液極爲喜愛。飲下他們的鮮血,不僅能夠補充能量,更能讓自己的修爲顯著提升。

越是修爲高的東方修士,他血液的滋補程度也就越高。按照妙俊風的修爲,只要飲下他的血液,自己說不定不用先祖恩賜,就能讓自己突破後天的瓶頸,成爲一名先天的貴族。 山林裏的小娘子

“扎西,你很愚蠢,難道你不知道剛纔那聲嘆息代表的寓意嗎?”妙俊風一步步的向困在界禁內的扎西走了過去。

“妙俊風先生,請不要跟我玩心理戰。就算我經歷的戰鬥沒你多,但我的戰鬥經驗也足以讓我識破你的手段。

我很期待一會你我的融合,想來你鮮血的滋味應該很美味。”扎西沉浸在自己的幻想喜悅中,把妙俊風視爲了即將下嚥的食物。

“哎!就讓我送你一程吧!不然,你還真當自己不死不滅。明王劍,劍斬妖魔!”

閃爍着金色光澤的明王劍被妙俊風一手招來,隨即,很自然的對準扎西就是一個下劈。

金色的劍光,光明的火焰,徐徐的禪音,潤物細無聲。

半圓形血色光罩分裂成兩半,扎西連同界禁一起被一分爲二。

所有的結果在一瞬間被呈現出來,完全沒有經歷太大的波瀾。

“是扎西還是歸西呢?”妙俊風把明王劍一收,轉身向他同伴站立的位置走去。

看到扎西連反抗之力都沒有,被眼前這個兇人翻手即滅。他們倆感到害怕了,他們的腳步不由自主的往後退去,但速度確是那樣的緩慢。

“放心,這個過程沒有痛苦。你們死後也不會下地獄,只會灰飛煙滅。”妙俊風雙眼一秉,從他的眼睛中射出兩道死光,分別打在他們二人身上。

查理男爵沒有出手去救他們,他就像他之前說的那樣。只做一個靜靜的旁觀者和公證人。

“恭喜你,你贏了。接下來你是不是要去城主府呢?”查理微笑的向走過來的妙俊風問道。

“是的,我要處理的事有很多,不能在這裏耗太多的時間。這個你收好,我們走。”妙俊風把血殺令遞給了查理。

“這”

“沒有這這那那的,既然是我的戰利品,我想把它送給誰就給誰,不是嗎?”對朋友,妙俊風向來不吝嗇。 在查理的陪同下,妙俊風沒有接受任何盤問,輕易的來到了城主府的會客廳。

“俊風,你在此稍候,我去通知彼得侯爵一聲。假如你們真的要開戰,還請選個僻靜的地方。”

“請放心,這裏是白虎城,我可不想傷到這裏的花花草草。”妙俊風往椅子上一座,閉目養神起來。

書房內,彼得輕晃着一支紅酒杯。杯中的液體泛着鮮紅的光澤,讓人分不清是紅酒還是鮮血。

“進來吧!查理,我知道是你來了。”不等查理敲門,彼得就朝外喊了一聲。

“彼得侯爵,今天的你讓我感覺不一樣,似乎某種不爲人知的喜事讓你感到高興。”查理不急不慢的走了進去。

“是有喜事。不過我的喜事對你來說,可能就意味着悲哀。

你看,這是什麼?”彼得從抽屜中取出一個木盒,朝查理丟了過去。

接過木盒,從裏面取出一份卷軸。當查理的目光把卷軸上的內容讀完後,他站起身來,向彼得彎身行禮道:“恭喜您,彼得。榮升公爵。”

“客氣。我想用不了多久,你的晉升狀也會被送來的。另外,我也要謝謝你,把我要殺的人給帶到了城主府。

今天真是個好日子,雙喜臨門可不是每天都會發生的。走,隨我去見見他吧!等我殺了他,在向上彙報時,我會替你美言幾句的。”

“公爵大人,在此之前,您是否能聽我說幾句話?”若彼得沒有晉升,查理不會如此。但晉升爲公爵後的彼得,自己不得不向他表示謙卑和恭敬。不然,這便是對始祖的不敬。

“你說,我也正好把杯中的美酒喝完。”彼得對查理的態度感到很滿意,這種感覺不可言喻,只能親身體會。

“公爵大人,我們在白虎城經營了五年,看似掌控了整個白虎域,但實際上我們仍然算是一個外來族羣。

白虎城的繁榮大家有目共睹,可白虎域的危險大家也是在一天天的經歷着。我不知道您用了什麼方法讓他們神出鬼沒,但只要做了,就會留下痕跡,就會讓東方的修行者抓到我們的把柄。

皇甫從龍目前看似很強大,但誰又能保證日後的事真按照他心中預計的那樣發展呢?

他現在是很聽您的話,可當他轉變成貴族後,您覺得他還會像現在這樣對您恭敬有佳嗎?他是皇者,不是奴僕,天生的驕傲會讓他與您成爲敵人。

沒有永遠的敵人只有永恆的利益,盟友也是建立在這上面的。這一點我想睿智的您一定考慮到了。”

“然後呢?你想說什麼?是想讓本爵停止對他的援助?還是說讓本爵命令屬下,不要在獵捕血食?”

“公爵大人,我不能替您來拿主意,我只是一個善意的提醒。再有,妙俊風已今非昔比,您可不要小看了他!”

“你的話我會考慮的。走,隨我去見見老朋友吧!等解決了他,我們血族在皇庭的鴻圖霸業便可以迅猛的展開了。”

“公爵大人,看來您什麼都知道了。早知道這樣,我就不該帶他來。”查理搖了搖頭,心中對妙俊風生起了擔憂。

“怎麼?心軟了?你可別忘了你出生於血族,在你身上流淌的是血族的血液。判族的事我相信你不會做,但若讓有心人拿這個當成威脅你的籌碼,這結局可不是你想要的。”

只因你是我的滿心歡喜 端坐於客廳內,閉目養神的妙俊風緩緩地睜開了雙眼。

“哎!像這樣的族羣我需不需要把它徹底毀滅呢?即便和平派主導了族羣,但在日後,嗜血好戰派會不會又捲土重來呢?”

妙俊風修煉出了元神,對陰靈的感應相當敏銳。看似和諧寧靜的城主府,實際上陰雲密佈,怨靈數都數不過來。

“都去吧!你們的仇我會幫你們報,你們的怨我會幫你們來了結,你們的家人我會幫你們照顧好!”妙俊風雙手結印,擡起右腳,對着地面重重一踏。

“咔咔咔”的聲音在地面下響起,通往黃泉界的大門被妙俊風召喚而出,接引這些怨靈迴歸黃泉。

爲了不引起恐慌,黃泉古門在地下百米處開啓,就算是皇境強者也不一定能發現。

“妙俊風先生,多年不見,手段見長啊!既然發現了本爵府中的奧妙,本爵就更不能讓你活着離開了。”還未進入客廳,彼得公爵的聲音就在門外響起。

“彼得,這話你就說的不對了。這城主府是屬於皇庭的,不屬於任何人。就算是皇甫從龍他都沒資格把它賞給任何人。

那小子欠揍,而你是欠殺。別以爲具備了一點勢,就可以在這片人傑地靈的土地上肆意妄爲。

今天,我妙俊風回來了,過去的黑暗時代也應該宣告結束。我會用我手中的利劍斬盡你們這些魑魅魍魎。”

“大話誰都會說,只有最後的勝利者才能給每件事一錘定音。”

“說得好。今天的你怎麼讓我覺得像是變了一個人。難不成近年來你改了性子,開始學着做管理了?”

“看來本爵對晉升公爵的事真的很上心,不然,不會讓看見本爵的每一個人都知道在本爵的身上發生了可喜可賀的喜事。”

“晉升公爵了?真是沒想到啊!看來我真的能給人帶來好運。只可惜,福無雙至禍不單行,你的臂膀被我消滅了,下一個就要輪到你了。

敘舊就到這吧!跟你也沒有什麼多說的,我們是去城外一戰還是上次的競技場?”

“那就競技場吧!畢竟那裏有我們美好的回憶。這份回憶在我心中久久瀰漫,可就是沒有一個圓滿的結局。”

“結局會有的,也是你想不到的。對你們血族來說,這僅僅是一個開始,血債還需要血來還。就在剛纔,我還在想,需不需要把你們血族連根拔起,徹底毀滅。”

“哦?是嗎?你不覺得你的口氣太大了嗎?就算是一位聖鏡大能站在這都不敢誇下如此海口,就憑現在的你說出這樣的話,只會讓人貽笑大方。”

“多說無益,手底下見真招吧!”

“好,請!”彼得公爵擡手一招,一道血色光門出現在客廳的正中央。

妙俊風沒有猶豫,直接邁步而入。從哪跌倒就要從哪爬起來,這裏只是自己的第一步,若是連這一步都站不穩,那今後的戰鬥又該如何繼續呢?

“查理,你和我們一起嗎?”彼得公爵回頭問了一聲。

“當然,我是你們戰鬥的見證人。不管是你還是他,在此刻,在我心中的地位都是一樣的。” 雙腳站在競技場上,妙俊風身體裏的熱血再度被激起。

“嗖嗖嗖”的破空聲密集的響起,彼得連招呼都沒打一下,就向妙俊風發起了攻擊。

妙俊風不驚不慌,像是早有所料,結界盾恰到好處的張了開來,把攻擊到身前的血矛給擋在外面。

“回到這裏,你原形畢露!果然狗改不了吃屎!”妙俊風把目光看向彼得和查理站立的方向,毫不留情的罵道。

“妙俊風先生,大家都是文明人,說話不能那麼粗俗。在你們東方的兵法裏不是有句話叫出其不意攻其不備嗎?

只有你防住了我的突襲,纔有資格做我的對手。不然,當下的這場戰鬥會像上次那樣索然無味。”

“說的也是。”這邊話音剛落,那邊數道雷霆箭矢就向彼得圍了過去。

“嗤嗤嗤”的聲音響起,在雷霆箭矢的攻擊下,血色濃霧發出了被淨化的聲音。

“查理,你離遠點,萬一我力道控制不好,可是會連你一起滅殺的。”妙俊風朝濃霧的方向喊了一聲。

“唰”的一下,查理從血色濃霧裏一閃而出,拍着身上的一塊焦黑位置說道:“俊風,你不能學他,這樣是不對的。”

“知道了,你先退到一旁吧!”查理沒事,那彼得就更不會有事了。

諸神重啟 “呼呼呼”的聲音在競技場上回響,濃稠的血霧在彼得的指揮下,不斷地凝縮匯聚,把雷霆箭矢給湮滅在了血河之中。

飄逸出塵的血河僅有半米寬,但長度卻一眼望不到頭,不知從何處而來。

“嘩啦啦”的流水聲勾起了妙俊風身體裏血液流動的加速。一股巨大的吸引力自血河裏傳來,彷彿那裏纔是血液應該回歸的地方。

“麒麟印,給我鎮!”妙俊風不會輕敵,他感覺到這條血河來歷不凡,若是敢輕視它,那後果絕不是自己想看到的。

“哞”的一聲麒麟吼,金色的麒麟從妙俊風的眉心裏遁飛而出,踏空而起,懸浮在妙俊風的頭頂上。

伴隨着它的出現,金色的流光帶着靜人心神的律動自上而下的傾灑而下,淨化起自血河中傳來的邪惡奪念。

“妙俊風先生,在你的身上應該還有另一件符器,明王劍。對它我可是很感興趣,聽說你憑藉它曾召喚出神明。

真是有意思的傳言啊!神明是想召喚就能召喚的嗎?若是真的可以這樣,那祭司殿中的那幫老鬼,豈不是白活了一生的時光?

去吧!血蝙蝠,讓它知道,血族的力量!”彼得打了一個響指,召喚出一隻很萌寵的小蝙蝠。這隻蝙蝠的大小連他手掌大小的一半都沒到。

“嘰嘰嘰”的聲音響起,血蝙蝠踉蹌的走了幾步,然後,煽動起翅膀,向妙俊風飛撲而去。

幸好妙俊風的目光一隻鎖定着它,戒備心也一直沒有消除,否則,還真容易被這小傢伙給擺一道。

進攻狀態的它哪還有什麼萌態可言。一個巨大的蝙蝠虛影隨着紅光的飛行,在空中慢慢成型。

它左手拿着一把鋼叉,右手拿着一把鋼刀,醜惡猙獰的頭顱上,猩紅的目光散發着貪婪的目光。

妙俊風沒有興趣去探索虛影背後的祕密,既然彼得想看明王劍,那就讓他一飽眼福。只是在欣賞過後,不知道他還能不能鎮定自若的站在對面與自己說話。

與你共舞:溺寵第一妃 “噌”的一聲,明王劍被妙俊風握在手中。至正至剛至陽的氣息迅速的向着周圍擴散開來。

混濁,陰暗,邪惡,嗜血的氣息在明王劍的威力下一掃而空,取而代之的乃是那種青青河邊草的芳香。

“咚”的一聲,明王劍準確無誤的劈到了血蝙蝠的身上。但它並沒有因爲這一劍而受傷,只是被剛勁的力道給劈了出去。

接下來,“咚咚咚”的聲音此起彼伏,接連不斷。妙俊風就像是對着牆打乒乓球一樣,只要血蝙蝠不死,妙俊風的劈砍就不會停下來。

“雷霆萬鈞!”妙俊風也是被血蝙蝠帶出了真火。 灰色臨界 滾滾雷霆在他的號召下,匯聚到他的明王劍上。

這一劍,攜天地之威,掌生死陰陽。金與銀交織成天地的律章,以玄奧的排列方式刻在了明王劍的劍身上。

一劍揮下,天地無光,只剩下這一道劍影。

蝙蝠虛影舉起手中的刀叉進行格擋,猩紅色的光芒被他不斷從實體裏抽出。他明白,這一劍若是扛不住,那等待自己的將會是真正的死亡。

“當”的一聲響起,空間泛起劇烈的漣漪,競技場也是被這聲音震得晃動起來。

妙俊風眉頭一皺,他感覺到不對勁,似乎有一股腐蝕之力正透過蝙蝠虛影手中的刀叉,嚮明王劍傳來。

“界禁!”妙俊風果斷地把明王劍送入界禁中。至於蝙蝠虛影,因爲沒有了血蝙蝠的後續支持,它揮舞着手中的刀叉,向妙俊風做了一個挑釁的動作,隨即,“啵”一聲,潰散開來。

“彼得,和你過招,還真得長心眼,不然,連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麒麟印和明王劍是我的左膀右臂,爲了削除它們對我的幫助,你在一開始就擬定好了計劃。

血河的存在是爲了牽制麒麟印。

血蝙蝠不過是個幌子,那個虛影纔是真正的殺招。若是不讓明王劍自主隔絕去淨化入侵的腐蝕之力,它很有可能會轉變成一件黑暗符器。

你根據收集到的情報,特意準備了這兩樣針對性的手段。我不得不說,你對我真的用心了,假如我們不是敵人,你一定會成爲我最好的朋友。”

“過獎!那你不覺得這樣也挺有意思嗎?我很喜歡這種挑戰性的戰鬥。即便爲此本爵付出了極大的代價,但本爵覺得很值!

妙俊風,沒了這兩樣符器,你準備拿什麼跟本爵戰鬥呢?你要知道,我到現在都還沒有使出真正的實力呢!”

“彼此彼此,感謝你爲我這兩個夥伴的付出。熱身運動也該結束了,下面就讓我們拿出全部的實力,認真的對決一場吧!

彼得公爵,你可千萬不能輕視我,不然,你會輸的很慘的!”

“謝謝你的提醒,對你本爵不會手下留情。因爲,這樣不僅是對你的不尊重,更是對自己的不負責。”

“說得好!對強大的敵人不僅要尊重,更要全力以赴。只有這樣,才能安撫自己的內心。” “叮鈴鈴”的聲音響起,數十條金色的符文鎖鏈自妙俊風腳下騰起,向彼得飛射而去。

每一條符文鎖鏈都蘊含光明法則,同時也將淨化之力內斂其中。不管是東方的鬼物還是西方的邪物,在這條鎖鏈的面前,都會被拘捕滅殺。

“你有鎖鏈本爵也有,就讓我們看看誰更高一籌吧!”彼得擡手一揮,數十條猩紅色的鎖鏈從地底攢射而出,分工明確的各自對上一條光明鎖鏈。

邪惡,嗜血,陰森,咒怨,種種負面能量把血色鎖鏈給武裝的黑暗霸氣,猶如從黑暗世界殺出的黑暗靈寶。

“叮叮叮”的聲音響起,金色的火焰和黑色的流雲發生了激烈的交鋒。

光明剋制黑暗,黑暗牽制光明。淨化之力洗滌罪惡,罪惡源泉又不斷牽扯淨化之力。

一正一邪的鎖鏈,在短時間內誰也壓制不了誰。僵持的局面讓妙俊風和彼得同時移動了身影。

“吼”的一聲,如洪荒猛獸的咆哮,彼得的這一拳足以讓一座百米高的山峯蹦碎開來。

“昂”的一聲龍吟,像是神龍從九天之外回首大地,妙俊風的這一拳如甘霖普降,讓枯木逢春。

邪惡的毀滅之力,正義的生命之力,兩股力量在雙方的加持下,猛烈的對撞到一起。

“咔擦,嘭!”狂暴的能量風暴席捲四方,大地也爲之開裂。

妙俊風與彼得各不相讓,力道仍然不斷輸出。就算現在天塌地陷,他們也不會去理會。除非一方倒下,不然,執着的意念是不會讓他們停下手中的攻擊的。

“血影殺!”一道紅芒以極快的速度,從彼得的眉心處遁出,向妙俊風的眉心處射去。

妙俊風感知到了這一擊,但他沒有防備。自己的識海世界可不是誰想破壞就能破壞的。除非他修的元神實力高出自己兩倍,不然,進去後也只是給自己送補品而已。

“哈哈哈,妙俊風,原來的你識海世界是這樣的。若是我掌控這裏,我的實力說不定會上翻一倍!謝謝你的大禮,對這份禮物本爵感到很滿意。”

“彼得,你是不是高興得太早了!你就那麼肯定是你殺死我,而不是我殺死你嗎?”妙俊風的元神小人出現在了彼得面前。

似人非人,似蛇非蛇的彼得面目猙獰的看了一眼出現在自己眼前的妙俊風。之後,二話不說,蛇尾一擺,張開血盆大口向他就咬了過去。

“哼!孽畜!看我劈了你!”妙俊風擡手一招,識海世界的精神能量衍化成一柄雷霆巨劍。

“唰”的一下,彼得想要避開,但在妙俊風的主場上戰鬥,他又怎會給彼得這樣的機會呢?

“噗呲”一聲中伴隨着“嚓嚓嚓”的聲音,被斬滅的彼得,精神能量開始被正義雷霆一點點的淨化。

“可惜了,要是再多點就好了。這麼一點能量,還不夠我塞牙縫的!”妙俊風吸收了淨化後的能量,臉上露出了喜悅的笑容。

“該死!我一定要生吃了你!”感覺到射出的精神力與自己失去聯繫,彼得瘋狂的怒吼了一聲。

要說受傷,他的確傷到了一點,但這一點傷還不足以讓他停下手中的戰鬥。

彼得眼珠在下一瞬轉變成了紅色,正常的耳朵開始變得上端尖銳,下端收縮。兩排鋒利的血齒取代了正常的牙齒,臉頰的中間也是裂開一條縫,好讓血齒能以最大的弧度去咬合獵物。

“呼啦”一下,一對肉質的翅膀從他後背上長出,展開的長度足有十五米。

“咔咔咔”的聲音在肉翅展開後,清晰的迴響在妙俊風的耳旁。一雙佈滿鱗片的手臂帶着鮮血從他肋下探出,向着妙俊風就擒拿而來。

“怪物!”面對變身後的彼得,妙俊風只是輕飄飄的吐出了這兩個字。

“妙俊風,你的命本爵收下了!”變身後的彼得在這句話過後,體型瞬間暴漲一倍。

一對肉翅從兩旁,呈弧形,向妙俊風的後背刺去。

一雙佈滿鱗片的血手像是一把鉗子,把妙俊風的雙腿給勞勞鉗住,使其不能自由移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