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這幾年都是東跑西跑的,而且也不關注這些事情,其實靈仙宮早已經分成了兩派,當然了,這也是他們內部的事情,而爲首的一派就是那個長老,另外一派就是最初跟你弟子打鬥的大師。”

0

“那我還是不明白,他們爲什麼要請指導員做他們長老呢?”

“誰讓人家厲害的,當初指導員橫掃了整個靈仙宮,所以他們就請指導員做了他們的大長老,結果靈仙宮就發展成了現在這個樣子,他們總是鬥來鬥去的,我想不用外人對付,他們自己人就會把門派搞散了的。”

“看來我要去找那個指導員談談了。”

“瘋了嗎?別人都是繞着他走,你到好,竟然還特意去找他,難道你真的不知道他的手段有多厲害嗎?”

“他連我弟子都打不過,你覺得他能對我做出什麼事情來嗎?”

“說的也對哦!可是防人之心不可無,你還是不要去做傻事,等木殤好了,你們趕緊回山去,等術法會這邊弄好了,我就去找你們。”

“有些事情,不是你躲,就能躲得過去的,而且落塵和木殤都是我心愛的弟子,我可不能拿他們的生命開玩笑,有些時候,我這個做師傅的,也要爲他們剷除一些頑石。”

“唉!有你這種師傅,我想弟子們沒有不開心的,行了,你既然決定了,那我也只能支持你,不過要是你真的有什麼不測,我一定會難過的。”

見逸軒把話都說道這份上了,我也只能欣慰的笑了笑,拍了拍逸軒的肩膀後,我就去了靈仙宮大長老的住處,當然了,我去的時候隱去了自己的身影,這也是避免多事的人看到。

“指導員,好久不見啊!”

“我道是誰呢,原來是你啊!沒想到幾年不見,你弟子都那麼厲害了。”

靈仙宮大長老一看到我,臉上也沒有了笑容,一直陰沉着臉看着我,似乎想把我的臉給看穿一樣。

“指導員,話也不能這麼說,當年你們訓練我們,如今我們的弟子有現在的成績,那也是跟你們當年的訓練分不開關係的,對了指導員,我很想知道,你爲什麼不繼續留在惡鬼訓練營呢?”

“你是在質問我還是有別的什麼事情呢?”

靈仙宮大長老並沒有回答我的問題,反而一臉警惕的看着我,對於指導員他的事情,我瞭解的不多,但是從他的一言一行上分析,我總感覺他去靈仙宮是有目的的,而且目的還不單純。

“指導員,你去靈仙宮爲了什麼,我不想知道,我只是提醒你一句,最好不要去招惹我門人弟子,否則,我一定會讓你每天都活在惡夢中。”

浮愛 “笑話,你可是我教出來的,就算你現在再厲害,那你也不能否認曾經是我的學生。”

“指導員,我想你理解錯了,我從來都不是你的學生,因爲你也從來沒有教導過我,你只是我們另外一個隊的指導員,並不是我這一隊的指導員,而且我之所以稱呼你指導員,那是因爲你曾經在那個地方呆過,這也是我給你最後的尊重,大長老,以後你要是真的不安生了,我也不介意送你一顆大火球,就像你曾經對待那位學生一樣。”

說完後,我就離開了靈仙宮大長老房間,至於他會不會拿自己門人弟子撒氣,那我就不管了,反正那也不是我能阻撓的。

回來後,木殤也甦醒了過來,落塵扶着他來到了我房間,看到木殤恢復的蠻不錯的,我也放心下來,現在只要木殤安然無恙的過了三天,那他也就真正的算是恢復了。

“師傅,我感覺自己現在渾身充滿了靈氣,可是手腳卻還不是很利索,這是爲什麼?”

“這是你還沒有恢復好身體,所以纔會有這種感覺,放心好了,那些靈氣會幫助你恢復身體的,等三天後,你就可以恢復正常了,而且以後修行也會事半功倍。”

“唉!真是羨慕你啊!以後我再也不可能是你對手了,看來我這個會長的身份,也要讓給你了。”

“嘁,什麼叫讓給我啊?我那可是光明正大的贏,落塵,以後你還是把你師兄的身份也讓給我得了。”

“師傅,你看看他,還沒有恢復就在我面前說大話了。”

“好了,你們兩個也別吵了,落塵大師兄的身份,是不會改變的,你小子就別想了,去休息吧!師傅還有事情需要處理。”

“那弟子告退了,師傅您也早些忙完了休息。”

看落塵扶着木殤回去了,我也出門了,雖然落塵贏得了比賽,可是我還是不放心那些大門派,要是他們有什麼壞心思,那真的對落塵以後的人生很不好,作爲師傅,也要在適當的時候給予幫助。

“逸軒,你說那些大師,有誰會在這個時候最先動手?”

“我覺得是那些老禿驢,他們總是以爲自己纔是最強的,現在竟然連副會長都沒有爭取到,我想他們一定會心生怨念的。”

“可是佛教不是都不看中名利的嗎?”

“大哥啊!你到底是不是我們這個世界的人啊?什麼佛教啊?我說的老驢頭是那個最差勁的門派,就是總是用毒的那個門派。”

“哦!原來是他們的,可是他們就掌門人是老禿驢,其他人都很正常啊!”

“好了,我們不糾結這個事情了,你現在打算怎麼做?”

逸軒見我還是不明白,直接嘆了口氣轉移了話題,見他不想跟我在那個話題上辯論,我也沒有繼續說下去。

“我打算潛伏進去試探一下他們,要是他們真的敢亂來,那我也不是好欺負的,我可是暇眥必報,你是清楚我脾氣的。”

“我就是清楚你脾氣,所以纔會跟着你一起的,要不然我也懶得過來了。”

逸軒說着就打了一個哈欠,我知道他很累,可是沒有他的幫助和證明,我一個人也不好弄那些人,畢竟這裏可不是我們巫門,不是我想怎樣就可以怎樣亂來的。

帶着逸軒潛伏進了老禿驢的房間,此刻他正在跟門下弟子說話。

我靠近了他們,老禿驢的話也聽清楚了,他們果真在商議着怎麼對付落塵的事情,而老禿驢的一個徒弟竟然說直接用毒藥,聽到他們說要用毒藥,我心裏馬上不舒服起來。

既然他們真的想用毒藥,那我也只能提前動手了,不等逸軒叫住我,我直接激發出體內的靈力,然後就拍在了老禿驢頭頂,老禿驢的雙眼忽然爆炸了,就在他弟子們面前,看到自己的師尊突然發生了這種事情,那些弟子也都愣住了。 其中有個人最先反應過來後,立馬就大叫了起來,接着那些弟子也都紛紛哭叫了起來,頓時整個屋子就亂了,而老禿驢因爲體內術法不斷亂竄,他也倒在地上痛哭的叫罵。

老禿驢的突然重創讓衆人慌亂了,誰也不敢擅自上前去查看,看老禿驢的弟子們都朝門外跑去,我真爲老禿驢感到哀傷,他如今都這樣了,竟然連一個上前來關心的人都沒有。

“逸軒,你說他是不是活的很悲催,受了這麼重的傷,竟然門人弟子沒有一個人前來關心的,都只是嚇得亂跑,我真的感覺他一輩子都白活了。”

“其實現在門派中,大多數都是這樣的,人都是自私的,在自己利益和別人利益當中,都會選擇自己,除非像你和你門人這樣。”

殘情毒愛:霸寵小情人 被逸軒這麼一誇,我心裏也有些得意洋洋的,木殤和落塵對我的態度我也是清楚的,神龍和安然他們自然是不用說的,我忽然很慶幸自己曾經遇到了師傅,要不是他,我想我也現在也不可能是這個樣子。

“好了,我們該走了,留在這裏也不太合適了,我怕等下會有人找我們。”

“走吧!這裏已經不需要我們了,這個老禿驢也沒有什麼大的氣候了。”

最後看了一眼老禿驢後,我就帶着逸軒連忙走出了屋子,當我們兩個剛回到房間的時候,門外就有人敲響了我的房門,看來我們回來的還真是及時啊!

“怎麼了?你們是……”

“不好意思,這麼晚還吵醒你們,我們是陀山的弟子,我們師尊不知道怎麼了,突然就氣血逆流,像是走火入魔了,聽聞巫門掌門人醫術了得,所以還勞煩您救救我們師尊。”

老禿驢的弟子一臉急切的站在我跟前,看到他們個個一臉哀傷,我心裏卻舒服的很,可是我也不能表現的太過分,免得被他們看出什麼。

“能不能治好還是未知數,畢竟是走火入魔,又不是小傷什麼的,先去看看再說吧!”

老禿驢的弟子見我答應了,立馬就給我帶頭,一到老禿驢的房間外面,我馬上就感覺不太對勁了,按道理說,老禿驢因爲走火入魔,應該非常痛苦纔是,怎麼我感覺不到一點聲音?

帶着疑惑,我們走進了房間,結果看到老禿驢渾身是血的倒在地上,房間裏也都非常亂,好像糟了賊一樣,看到老禿驢已經沒氣了,我心裏的疑問更加重了,到底是誰在我走後進來了呢?

“師傅……”

老禿驢的弟子們一看到自己的師尊死了,一個個假裝悲切的哭泣了起來,雖然他們哭聲震地的,可是沒有一個人真正的流出眼淚淚,而且還有的人捂着嘴在一旁偷笑,看來這老禿驢連死都死的好可憐。

“大哥,你說會是誰下的毒手?”

“這我哪裏知道,老禿驢爲人刻薄歹毒,我覺得吧!想讓他死的人一定很多,不止一兩個,只是我就奇了怪了,到底是誰時間掐的這麼準?”

“先不管這個了,眼下還是想想老禿驢的屍體怎麼辦吧!而且我是這次大會的負責人之一,在我這裏出了事,我也是難逃其責的。”

逸軒說着就嘆息了起來,當初我也是因爲逸軒的責任關係,所以纔沒有直接殺死老禿驢,而眼下老禿驢死在了這裏,逸軒自然是有些責任的。

“先去找衆位掌門人前來開會吧!眼下發生這種事情,他們遲早也會知道的。”

“也只能這樣了,那我先去了。”

看着逸軒走後,我眼裏放出了精光,老禿驢死的太蹊蹺了,偏偏在我們走後就死了,而且前後時間不到十分鐘,難道說剛纔我們對老禿驢下手的時候,已經有人潛伏在這裏了嗎?

一想到這裏,我就感覺自己渾身出了冷汗,如果真有人在我們背後搞鬼,而且我還沒有看到,那吶個人到底有多厲害啊!

“陳掌門,我們想帶師傅的遺體回去。”

“這是自然的,他畢竟是你們師傅,你們當然有權利帶走你們的師傅,只是你們可否先等等,各大門派掌門人等下就要過來了,而且你們的師傅死的不明不白,這也說不過去。”

“那陳掌門的意思是?”

老禿驢的大弟子見我那麼一說,臉上也露出了不悅的表情,我心裏感覺這個人好奇怪,自己師傅死了,不先查清楚原因,竟然着急着帶屍體回去,太有問題了。

“當然是要先查清楚是誰害死你們師傅的,這也是爲了給你們一個確切的交代,畢竟人是死在這裏的,就算是在你們門派中安息了,那你們也是有責任查清楚死因的。”

“我們門派的事情,就不勞煩衆位掌門操心了,我們自會有打算,陳掌門,我們先帶師尊回去了。”

老禿驢的弟子一聽我們要查死因,他立馬就緊張了起來,看到他的神色,我猜八成也是他們一夥人弄死自己師傅的。

“你們先別急,等衆位掌門人來了你們再走,要不然到時候我怎麼跟他們說?”

就在我說話之際,逸軒帶着衆掌門人來了,老禿驢的弟子臉上露出了不耐煩的神色,但還是壓抑着對衆人說要離開,見他們那麼執着,大家心裏也都猜測了一番,不過沒人阻撓他們,畢竟是他們自己門派的事情。

如今的人,都不怎麼喜歡多管閒事,畢竟也跟自己沒有什麼關係,而且管多了,人家也不一定領情,所以這年頭,做點好事都會讓人討厭,與其白忙活,還不如讓別人自己管自己的事情。

“大哥,你說老禿驢的弟子怎麼就那麼急着帶他們的師傅回去?是不是他們師傅的死,跟他們自己人有關係呢?”

“心裏知道就好,也別到處亂說,免得給自己添麻煩。”

“知道了,我就是跟你說說。”

衆位掌門都開始小聲議論了起來,看來大家都猜出來了,只是他們並不知道,如果我沒有提前動手,那老禿驢也不會這麼容易死。

回到房間後,我也沒有再去想那件事情了,如今木殤的身體筋脈已經改良過了,眼下我要針對他的體質做一個適合的訓練計劃,他和落塵以後的訓練方式會有很大不同。

而且我也不能用訓導落塵的方式去訓導木殤,因爲那隻會是白白浪費資源,況且木殤這幾天也不能再動靈術,所以我要趁這幾天好好的想想了。

第二天的時候,大家也都紛紛回去了,比武都結束了,留在這裏也沒什麼事情,靈仙宮的大長老也帶着人離開了,只是他在離開的時候,還特意走到我跟前警告了我一番,看到他那麼不識相,我心裏只能發出冷笑。

“大哥,指導員剛纔跟你說什麼了?我看他走的時候臉色不是很好看。”

指導員剛走,逸軒就靠了過來,這小子就喜歡八卦,也不知道以前的冷酷是怎麼裝出來的。

“他還能說什麼好話,你小子就別八卦了,知道多了,對你也沒有什麼好處,好了,我帶木殤和落塵先回去了,我們等你好消息。”

“嗯,那我就不送了,等下我還要繼續忙呢。”

“跟我還客氣什麼,改天不忙了,我們聚聚吧!好久都沒有聚聚了。”

“也好,到時候我去找金剛和小B去。”

跟逸軒告別後,我帶着木殤和落塵直接就回巫門了,一回來,我馬上就帶着木殤閉關了,直到半個月後纔出關。

而我出關後,就聽安然說落塵上任去了,逸軒那邊也已經都弄好了,聽到落塵已經上任做會長了,我這心也跟着緊張了起來,因爲我最擔心的就是靈仙宮大長老,他要是對落塵下毒手,估計落塵真的不是他對手。

“師傅,你想什麼呢?”

就在我想着靈仙宮大長老會不會對落塵下毒手的時候,木殤走了過來,如今的木殤已經不是以前的木殤了,他現在渾身上下都反射着淳樸的氣息,這也就是衆人說的返璞歸真。

“我在想落塵在靈術師那邊怎麼樣了,他這個會長恐怕不好當啊!”

“不好當那是自然的了,畢竟他年紀也不大,讓一羣老頭子聽一個小屁孩的話,那怎麼可能呢,而且那個靈仙宮的大長老,我一直都忘不掉他陰毒的眼神,我估計落塵這個會長做的肯定不舒服。”

木殤說着還大笑了幾聲,這小子完全就是看好戲的樣子,我也不知道落塵要是看了木殤這表情,會不會給氣的吐血。

“行了,好歹他也是你師兄,哪裏有這麼說自己師兄的,走吧!我們去看看他。”

說完後,我就帶着木殤去靈術師公會了,一來到逸軒說的那個地方,我頓時被眼前的景象弄的回不過神來,這個地方太奢華了,整個山頭都被承包下來做公會地盤了,我忽然感覺靈術公會好有錢。

“師傅,這裏也太誇張了吧!唉!當初要是我沒有出事,我現在也在這裏了。”

木殤的眼神裏帶着淡淡的失落,其實我也能明白他的心情,說起來,落塵當初已經不是木殤的對手了,如果木殤能堅持一下,這裏就是他的了,不過話說回來,木殤也是我內定的下一任掌門人。

如果他都走了,那我們門派怎麼辦?我總不能重新再找一個弟子吧?雖然我有心,可是我等不了那麼久,還有就是,我不希望巫門掌門人還擔任別的什麼職務,因爲一心二用很不好。

“木殤,不要被眼前的奢華所矇蔽了雙眼,想想落塵在這裏面的日子,還有就是衆人的虎視眈眈,他每天都要提高精力去工作,而且還不能出錯,你覺得他在這裏過的很好嗎?”

“師傅說的是,是弟子膚淺了,弟子以後再也不會這麼膚淺了。”

被我一說,木殤眼裏的失落也沒有了,反而還有些慶幸,看得出,木殤也不是那麼膚淺的人,只是他剛纔稍微迷失了心性罷了,我覺得這次也算是給他一次教導的機會。

跟木殤走進了靈術師公會後,我們就被人帶到了客廳,客廳的裝潢也很奢侈,我不知道他們這麼多錢都是從哪裏來的,反正我不相信逸軒會有這麼大手筆,而且落塵有多少錢,我也是清楚的,因此我也不會想到他身上去。 我和木殤在客廳坐了一會兒,落塵就來了,一看到我們,落塵立馬就奔了過來,臉上也露出了微笑。

“師傅,你和木殤什麼時候出關的?”

“剛出來,一聽你師母說你來這裏了,所以我就帶木殤過來看看你,怎麼樣?在這裏還好吧?”

“唉!別提了師傅,我感覺還是我們巫門好,在這裏寸步難行啊!我都被排斥在外了,雖然我現在是會長,但也只是一個空殼子,根本就沒人聽我的。”

“落塵,我和師傅早猜到了,所以我們這次來,也是爲了讓你在這裏站穩腳步,唉!本來我還羨慕你能在這種豪華的地方有所作爲,但是我現在完全沒有羨慕了,反而感覺自己好慶幸。”

“臭小子,一點正經都沒有,師傅,你以後可要多管教管教他。”

落塵不滿的瞪了一眼木殤,見他們兄弟之間也沒了隔閡,我心裏也逾越了起來。

“木殤以後是巫門的掌門人,師傅當然會好好教導教導他了。”

“什麼?你讓他做巫門掌門人?師傅,你腦子沒壞掉吧?”

落塵一臉不信的看着我,木殤一聽落塵的話,立馬就抓住落塵的衣領要跟他比拼。

“行了,你們兩個就不能安生一點嗎?落塵,巫門現在就木殤一個徒弟,爲師不教給他,還能教給誰?你現在是靈術公會的會長,自然是不可能做巫門掌門人了,最多也只能擔任一個長老的名分,而且你現在公會的事情都忙不完,哪裏還有時間管理門派?”

“師傅,你這麼說,也挺有道理的,唉!便宜這小子了。”

“靠,落塵,什麼叫便宜我了?當初要不是我突然出了事,現在這個會長的位置可是我的。”

“那你來啊,我們換一下,我去做巫門掌門人,你來做這個會長。”

“別,我纔不會傻傻的跟你換,在巫門多好了,又不用操心那麼多,還清淨,你小子還是自己忙吧!師傅,我看他根本就不用我們幫,我們還是回去吧!”

木殤說着就假裝着要回家,落塵連忙拉住了我和木殤的手不讓走。

“師傅,你看看這小子越來越沒個正經了,你都不管管嗎?”

“好了,都別鬧了,走,帶師傅找那兩個副會長去,對了,靈仙宮那一位我知道,另外一個副會長是誰啊?”

“是茅山的一位長老,因爲木殤退出後,他就上任了。”

“原來如此,那吶個人心性怎麼樣?跟靈仙宮那一位比起來,你覺得誰更好點?”

“還用說嗎?當然是茅山那位好點了,雖然他也總是找我麻煩,可是都是光明正大的,我也不覺得有什麼太過分的,可就是靈仙宮那一位,他真的是無恥到了極點。”

“你是不是蠢豬啊?你可是會長,你要是覺得他不行,完全可以讓他滾蛋啊!幹嘛還給他好臉色看。”

“行了吧!我這個會長如今也只是一個空架子,根本就沒有實權,我說的話,他們哪裏肯聽,我都覺得自己都要被他們給開除了。”

落塵說着就嘆息了一聲,看到他一臉愁苦的樣子,我感覺自己這次真的來對了,那靈仙宮的果真沒什麼好心思,看來這次真要給他一點警告了,免得他以後惹出大麻煩來。

“放心吧!師傅不會讓你受委屈,那老傢伙這次師傅一定會給點顏色瞧瞧,要不然還真以爲我們巫門沒人了。”

“師傅,等下要不讓弟子先打打看,師傅你也好給弟子指點一下。”

木殤眼裏閃爍着精光,看來這小子又要玩什麼花樣了,不過這樣也好,我也想看看自己這半個月費盡心思打造的成果。

“嗯,那等下你就去跟那些老傢伙對陣,師傅在一旁給你提點提點。”

“師傅,他一個人行嗎?”

落塵一臉擔憂,木殤則直接給了他一個白眼,我拍了拍落塵的肩膀,示意他不用擔心。

惹愛成癮:邪少的純情萌妻 “落塵,你放心好了,木殤有分寸的,師傅帶木殤這半個月閉關,可不是一點成就都沒有,而且師傅也想看看木殤現在到底強大到了多少。”

“有師傅坐鎮,那弟子也放心了。”

落塵最終答應了木殤替自己教訓那些老傢伙,其實落塵也想跟那些老傢伙對抗一番,可惜他實力還不夠,畢竟那麼多長老和大師級別的人,憑藉落塵現在的實力,最多一次性也只能對抗三四個長老。

要是那些人一起上,落塵也只能敗陣,因此他這段時間都是夾着尾巴做人,如今木殤肯幫他,他自然是欣喜的,可是欣喜之餘又有些擔憂,這些我都能明白,因爲我曾經也是這麼過來的。

落塵帶着我們到了會議廳,那些長老和大師們也來了,兩位副會長一直都冷眼看着落塵,落塵有些不自在的咳嗽了兩聲,努力保持自己的平靜。

“不用緊張,沒什麼好緊張的,把他們就當做一羣石頭就行了,等下爲師會好好替你教訓教訓他們,我們巫門的人,也不是好欺負的。”

“師傅這麼說,弟子也放心了。”

落塵定了定心,我也木殤也隨便找了個地方坐下,好戲馬上就要開演了,我和木殤自然是要先觀察一番。

“不知道會長今天召集我們過來有什麼事情?”

靈仙宮的大長老語氣很生硬,下面的那些長老和大師也都冷眼看着落塵,看來這小子最近過的還真不怎麼好,雖然一個人都敢欺負他。

“副會長,今天召集大家過來,就是爲了河鎮那件靈異事件,聽說副會長你親自帶人去收服的厲鬼,那麼請問,你收服的厲鬼現在去了哪裏?”

“會長,我收服厲鬼,那自然是消滅掉了,還能帶到哪裏去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