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想我陪?”

0

餘小曼撇了撇嘴,她當然的想了,可是想到南宮輝一人做了兩人事,她可不想他晚上加班十點,“還是算了吧,你那麼的忙。”

文學少女的異界繪卷 “要不,我今天就陪你吧!剛剛今天的行程不多,可以壓一下!”南宮輝收起了文件,準備真陪餘小曼出去逛逛,結婚這麼久,他還從來沒有陪她出去逛過,就連蜜月旅行也是帶着目的去的。

“還是不要了!”餘小曼興趣缺缺的。

“真不想去?”

“沒勁,跟你大男人逛街!“

“小曼,原來你是不願意跟一個大男人逛街啊!也是,我可沒什麼好的意見提,那還是讓陳果和李卓陪你吧!”

“非趕我走?”餘小曼坐了起來,明眸皓齒的笑着。

“不是我趕你好不好,你是在那兒說無聊,再說了,你無聊讓也工作也很不專注,工作效率也大大的降低了。”

“哦,我懂了,原來是我誤了你的工作!好嘛,好嘛!我呀,閃人 跟朋友逛街去了。”餘小曼爽朗的放下雜誌站了起來。

“我怎麼有點上當的感覺呢!?”南宮輝微眯了眸看着巧笑嫣兮的餘小曼。

餘小曼纔沒理他,走到旁邊拿起電話撥了陳果,“果兒,有空嗎?“

“做什麼?”陳果也很是不聊的上着網,反正,她的朋友本就不多,這是最好打發時間的了。

“出去逛街!”

“逛街?”陳果有些不在狀況中,她小姐腦子有病吧?今天星期幾啊?

“你很閒?”陳果不由的瞟向星期。

“是啊,我閒得快要發黴了!”餘小曼微嘟喃起嘴。

“你家公司快倒了?”陳果真懷疑。

“你家公司才倒了呢?”

“我家沒公司!”

“一句話,要不要出來嘛!”

“好!你過來接我!”陳果可是沒車族,因爲怕她不珍惜自己,楊澤凡從來沒有想給她配車的打算。

女子之殤 “好啊!叫上小卓!”餘小曼愉悅的說了一聲。

“行!我打電話!”

“那行!”餘小曼掛了電話,給南宮輝一個傲然的微笑,“本小姐約會卻了!”

“小曼,早八百年你就不是小姐了!”南宮輝不由的要戳破她,都是他南宮輝的夫人了,還裝嫩?

“那還不因爲誰?”餘小曼心中微現鬱悶。

“怎麼?後悔了?”南宮輝可看到了餘小曼眸中那一瞬間即逝的情緒。

“我後悔啊!你能還我嗎?”餘小曼傲然的一挑,篤定南宮輝無可奈何。

“還你?”南宮輝乾脆的把長腿一伸,伸了一個大大的懶腰,“下輩子,我還要,讓你後悔生生世世!”

“輝,你太狠了!連我的生生世世都要!”餘小曼笑得有點翻了,這一世都這麼難過,生生世世還能能嗎?

“對你不狠點,不行啊!要不然,你不會纏着我了!哪我怎麼辦?孤苦一世嗎?”南宮輝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了,總想跟她談着這些不着邊際的話語。

生生世世,何其難啊?

‘纏着我’三字讓餘小曼在心裏起了無數的漣漪,她的愛本來就是用纏的。

“算了,不跟你瞎吹了,我得跟我蜜友多逛街去了。”餘小曼昧了心思,提起包走人了。

她走得有點急,有點快,怕南宮輝看出她剛纔有點受傷的感覺。

“早點回來!”南宮輝對着餘小曼那急馳的纖細背影喊了一聲。等餘小曼一出了辦公室的門,南宮輝立即打了蝶戀花的電話。

“喂!輝!有事嗎?”

“小曼跟陳果可能要去逛街,我不放心,幫我看一下!”

“行,我馬上去。”

“她去接陳果了,”南宮輝輕皺起眉,“你還是多叫一個兄弟吧!凡有事出去了!他肯定也不放心陳果的!”

“我知道了。”蝶戀花掛了電話。

說實話,他今天也真是有點支開餘小曼的意思。

大堂前,餘小曼等着保安把她的車從停車場開出來。

正在等之際,楊澤凡和鳳兆涵一起下了車。

餘小曼微愣了心思,楊澤凡和鳳兆涵認識?怎麼從來沒聽南宮輝提起過呢?看兩人有說有笑的,似乎還很熟捻的樣子。

餘小曼多了點心思的背了他們的眸光。

“涵!你不識路嗎?非讓我來接!”

“不是啊!反正這事也要找你商量的,再說了,你再家閒着也是閒着,你那妞訓了這麼久,肯定放心得下心呢?不是嗎?”

“我能放心嗎?只要我對她好一點,她就會自殘。她還是忘記不了那個人渣!”楊澤凡帶笑的俊臉突然落寂了下去。

“既然你知道那個男人是人渣,你爲什麼不告訴她?告訴他,是那個流痞想要害她,你纔不得已殺了他的。”

“解釋有用嗎?果兒本來就是一根筋的人!解釋得越多,她的恨就越深。”楊澤凡不得不嘆了一口氣。

“我看不是他一根筋,而是你一根筋。”

……

他們兩人邊走邊輕聲的說着。

餘小曼卻在聽見‘鳳兆涵’說殺了人之說,已經完全的震呆了,之後,他們再說什麼,她一個字也沒聽進去了,他簡直不相信,他們嘴裏說出來的話,‘殺人’可能嗎?那可是犯的死罪?

對了,他們到‘輝煌集團’來,也是要找輝商議嗎?

周子惠的話些時在餘小曼的心裏發了酵,一丘之貉,南宮輝是與他們爲舞嗎?

她想到這,她就跟了上去。

南宮輝正在審批文件之時,鳳兆涵得楊澤凡已經走進了辦公室。

“涵!你太沒禮貌了!”

“輝,不是我的沒禮貌,你這鎖太沒建設性了!”

“那你給我換一個有建設性的。”南宮輝收起桌上的文件,“怎麼到我辦公室來了?”

“當然是拿這給你了。”鳳兆涵從包裏拿出股權渡讓快,“這可是費了我好大的心思纔有的成果,怎麼謝我?”

惡魔的網羅 “大恩不言謝!”南宮輝伸了一下快僵掉的腿。

“輝,有沒有這樣的,再怎麼說,我也是幫你收進了股票,而且幫你順便的賺了一筆的人吧!居然一點感謝之意都沒有!”

“你真要我謝你?”南宮輝微眯了眼,“最近,組織裏接了一個案子,要不,我讓義父給你去做,賺一筆嘛!”

“別! 嫡女重生:王爺求結不求解 這事你千萬別我身上攬,我現在身無分身!”

“哪你什麼時候有分身了?”

這句話把鳳兆涵封死了,他趕緊的轉移了話題,“這件事你準備怎麼辦呢?”

“全面追殺!”

“全面追殺?”楊澤凡和鳳兆涵都不由的吃驚的一問。

“沒有人惹我生氣之後,她還能快活的活着。”

“可是,輝,你不是說讓她自生自滅嗎?她只是一介弱女子,再說了,我們不出手,謝水男和費貝爾也不會放過她的,你手上又何必的再沾血腥呢?”

“我滿手的血腥,何怕再多沾一點呢?周子惠,她本來就早該死了,上次想殺她,她卻很聰明的找了費貝爾當了靠山,我當時也是不明謝水男和費貝爾的實力不敢輕舉妄動,不想卻讓她鑽了這麼大的一個空子。”

……

餘小曼貼在門邊差點沒踉蹌,南宮輝自己都承認自己滿手的血腥,那麼他是真的殺人了,周子惠說的是事實,她滿臉青紫的退開了。

心裏有着未有過的惶恐,她居然愛上了殺人犯。

滿臉的惶恐,雙眸睜大的一步一步的退開,直至退到電梯口,她還是不願相信南宮輝嘴裏吐出來的驚愕的消息。

她居然與狼爲舞了這麼久,她該怎麼辦?

她現在全身上下都顫抖着,害怕充斥着她整個心靈。

腦海裏只有一個問題,她該怎麼辦?

她惶然的轉身進了電梯,顫抖的指頭怎麼也按不到‘1’,她好想快點的逃,似乎面前就有血淋淋的一幕,她一狠心用另一手抓住那顫抖的手,兩隻都相互的控制,終於按到了‘1’,電梯緩緩的關上了,她卻更是害怕了,她看着血亮的電梯壁,退出到腳落,努力的把自己縮到最小,可是怎麼縮,南宮輝那充滿冷酷和血腥的話語還是不斷的充斥在她的耳邊,只讓她覺得嗡嗡作響。 「金鑫!」金鑫剛一跳出來就被紅髮少年來了個熊抱,那股熱情,讓人不免有點想歪。

金鑫艱難的雙手朝天以示清白,一邊掙扎,一邊嘴裡不斷喊道:「火焱,快放開我,不能呼吸了!咳咳……」而旁邊看著這幕鬧劇的另外三人不僅不阻止,反而都帶著笑意圍觀金鑫被「虐待」。

火焱不甘地鬆開了手,望向金鑫的眼中還帶著興奮,而另外的那三人雖然都沒有開口,但是他們的神情無疑也是十分高興的。柯望在一邊看著他們之間的互動,眼神不自覺地帶上了一絲詭異。

金鑫徒勞地試圖解釋,卻被柯望揮手打斷:「我對你們之間的事情不感興趣,現在已經混進來了,之後該怎麼做,你們自己商量吧!」說完就縮到了角落裡,擺明了不想再插手了。

金鑫完全摸不著頭腦,對著眾人問道:「木森、水淼、火焱、土垚,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啊?」

藍發少年水淼笑道:「還是我來解釋吧。昨天晚上我們回去后都集體做了一個夢,夢中的那個小男孩兒——」他一指已經現身的東方玉,惹得對方氣急敗壞直嚷著「不要看我這樣,我比你們都大」,水淼陪過禮后,方才罷休。

「那個小男……額,小爺爺,咳咳,小爺爺對著我們所有人說你已經醒過來了,只不過迫於經紀公司的壓力,害怕連累我們才沒有跟我們聯繫,所以就叫我們做一場戲把你弄進來,火焱的演技不錯吧,是不是嚇了一跳。」紅髮少年火焱不好意思的撓撓頭表示謙虛,不過那雙笑得眯起來的眼睛卻顯示了他現在的得意。

「我進來了之後怎麼辦?一起登上舞台?還是要連累你們跟我一起被封殺?就讓我在台下看著你們唱歌不好嗎?」金鑫搖頭拒絕。

「金鑫哥,你什麼時候變得那麼婆婆媽媽了,一點兒也不像是我們以前認識的金鑫哥了。以前的你不是經常說「只要去做,事情總會成功」的嗎?也是你為了我們簽的霸王條款跟經紀公司鬧翻的,怎麼現在卻這麼輕易的放棄!我們不是說好要一起實現當時的夢想的嗎!」銀髮少年土垚激動地拉著金鑫的手說道。

「金鑫,一起登上舞台吧,這是我們的夢想啊!」水淼原本冷靜的聲音也顯得顫抖,火焱更是激動地說不出話來,只在一旁哽咽著點頭。

「金鑫,回來吧。有你才有FCboys,五色男孩少了一色,還能叫什麼五色男孩!」剛才一直沒說話的綠髮少年木森終於開口相勸。

「木森。」金鑫不敢置信地看著這個從小長大的好友,「你怎麼也?你不是最冷靜的嗎?你應該知道如果我登台了,FCboys遭受到的會是什麼,即使是這樣也沒關係嗎?」

木森笑了。誰能想到一個一直冷著臉的人笑容居然會是如此燦爛:「我一直都很冷靜,但是偶爾也想放縱一回啊!昨天我們在醫院大吵一架,回去后我一直在想著火焱的那句「你變了」。是,有時候夢想是要向現實屈服,但是這不代表我們放棄你!你不僅是我們的隊長,更是我們的兄弟!沒了你,即使我們登上了那個舞台,即使我們實現了當初的夢想,但是我們還會開心嗎?做兄弟,怎麼能夠半途而廢!」

不知何時,眾人都流出了淚水,那既是傷感人事易變,又是對過去日子的追念,更是為兄弟之間的那深情厚誼!

……

音樂盛典狂歡之夜,各路明星走馬燈似得連番上場,台下的一眾粉絲在大聲疾呼偶像的姓名,為著各自偶像搖旗吶喊,哨聲、喊聲、搖鈴聲、尖叫聲……不一而足,連綿不絕。

「下面這個偶像樂隊組合最近很火啊!」女主持人在台上插科打諢。

「不過也挺多災多難的。」男主持人吐槽道。

「是啊。」女主持人眼角抽了抽,這個傢伙怎麼不按台本出牌,這讓她怎麼接。

男主持人綻放了像菊花一般的笑臉,自以為帥的甩了甩頭髮,接著說道:「最近的負面新聞也很多呢!聽說隊長兼主唱嗑藥過度被送進醫院,也不知道能不能醒過來啊!」

女主持人內心開始崩潰,這傢伙絕對是收了錢來黑人的吧!哪有人在台上爆料的!這種局面讓她該怎麼接下去報幕!

女主持人表情僵硬地回到:「不過這還沒被證實吧。他們都是很努力的,外面的風言風語不能當真吧!」

男主持人不屑地看了一眼女主持人,繼續嘚瑟道:「空穴來風,未必無因啊!也許是我老了,不能理解現在年輕人的追求了。」

你到底收了多少錢!還沒完了!女主持人看著這個人到中年還自以為風流倜儻的男主持人徹底無語了,到底是情商多麼低的人才能夠如此不顧及場合的亂說話啊!不,也許是幕後給錢的人看中他的「大嘴巴」才會選擇給他塞錢黑人。跟他搭檔簡直是她一生中最糟糕的經歷,看來她應該跟經紀公司說一聲,以後將這名男主持人列入「合作黑名單」才行!

不能讓對話再這樣下去了!女主持人當機立斷,決定直接掐斷源頭:「不經歷風雨怎麼見彩虹,不經歷流言怎麼成偶像!下面有請FCboys!」

燈光暗了下來,男主持人意猶未盡地退場,他是準備狠狠黑一下FCboys,不僅僅是因為別人給了錢,更是因為他嫉妒他們年少成名,而他人到中年還只是一個小小的主持人,他覺得不平衡。不過,剛才黑了那麼久應該也能收到不錯的效果了,明天的頭版頭條是不是會有他的名字出現呢?比如說:知名主持人炮轟少年偶像樂隊,墮落的年輕人不適合作為偶像存在!這個標題就很不錯!他樂滋滋的想著,完全沒有注意到台下的人看向他的目光有多麼不善。

「這腦殘是誰?音樂盛典的檔次什麼時候變得那麼低了,連這種貨色都能當上主持人!」一個老者低聲怒喝道。

旁邊的一眾領導腆著肚子,不住的賠笑著,低頭哈腰的保證一定讓這個自以為是的男主持人受到教訓!這才讓老者滿意。

老者轉過頭,臉上充滿和藹的笑容,輕聲細語道:「蘭蘭,別生氣了,氣壞身子就不好了。爺爺已經教訓了那個垃圾,保證從明天開始他再也不敢出現在我們面前了。來,笑一笑嘛。」

而另一邊,一個嬌俏玲瓏的少女嘟著嘴將頭扭向一邊,顯然十分不開心。她強硬著說道:「不行,黑我FC哥哥的壞蛋都不能放過,我要他滾出娛樂圈!」

老者顯然十分寵溺少女,沒口的答應:「好好好,蘭蘭說讓他滾出娛樂圈,就滾出娛樂圈好了!」

轉過頭,對著在一邊誠惶誠恐的一眾領導說道:「蘭蘭說的話你們都聽見了,知道該怎麼做了吧!」

眾位領導自然也是沒口子地答應。那男主持人完全沒有料到,就是因為他的一次黑人,結果居然造成了他被迫滾出娛樂圈的結果。果然是天道昭昭,報應不爽啊!

老者揮手道:「我這次不過是陪著孫女來看演唱會的,不要太過大張旗鼓,你們都下去吧。」眾領導肚子里都在腹誹:這還不算大張旗鼓啊!就差沒指著懸崖讓我們跳了!

不過他們的面上都沒有顯露出來,依然是那副點頭哈腰的樣子,諾諾的退下了。

少女正是胡蘭蘭,前段時間在「萬事屋」那兒碰上了東方玉這個眼中釘,受了氣。雖然有柯望的保證,可以容許她自由出入「萬事屋」,如果有需要可以讓柯望做他力所能及的所有事,但自小嬌生慣養的她還是感到不痛快。再加上她最近最喜歡的偶像組合樂隊FCboys爆出隊長醜聞,這就讓她的心情更加不爽,那個男主持人不過是正好撞槍口上了。 她不願相信的搖着頭,嘴裏只是喃喃的道着,“那不是真的,那不是真的……”她愛的人是那麼的溫柔和善良,是那麼的陽光的,怎麼可能是生活地獄間的惡魔呢?

她縮在電梯的角落裏,電梯開了又關,關了又開。

不幾過了多少個回合,電話的、鈴聲讓她猛然的驚醒,她在電梯裏呆得太久了。

她有些無意識的接起電話,“果兒,對不起!我有點事!不去逛街了!你跟小卓去吧!”不等陳果說什麼,她已經掛了電話,飛野似的衝出了電梯。

前臺小姐,見總裁夫人跑那麼快,“總裁夫人,出了什麼事!”

餘小曼頭都沒回的搖了搖頭。

她直接的坐上保安早就給她開過來的車子裏,飛快的把車子開了出去。

她現在沒有任何的臉見任何的人。

可是,卻找不到可以讓她躲起來的地方。

把車開到哪裏似乎都能聽見南宮輝說的那些血腥和毫無人性的話語。現在想來,周子惠做的不如他的千分之一,萬分之一,他纔是真正的惡魔,殺人不眨眼的惡魔。

周子惠是被她逼上絕路的,原來,他對周子惠做了那麼多的壞事,他甚至想殺了她。那麼,紫漫也是他殺的了,因爲他心裏愛的是紫紗,可是,爲什麼紫紗會沓無音信呢,是因爲她發現了南宮輝殺她姐姐的事實嗎?發現了南宮輝對‘天成紡織’的袖手旁觀嗎?餘小曼心裏想着南宮輝要把那兩袋血漿調給誰?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嗎?他們口中所說的義父又是誰?

她得不到答案,只是漫無目的的在大街上轉悠了幾轉。

電話鈴聲又響了起來,她不想接看了一眼。

鈴聲如催命符一樣的響着。

餘小曼嘆了一口氣,不得不接,她太瞭解李卓那丫頭了,不接,會把你手機打到關機的。

剛一接通,李卓就像放鞭炮一樣的噼哩啪啦的,“小曼,搞什麼飛機啊!我好不容易的請到假,你居然說不來了,不行!不行!就算你有天大的事民得擱下跟我逛街,聽到沒有?不來的話……%小曼,後果就自負了。”

不給餘小曼一點反駁的機會就掛了電話。

就算李卓威脅十足,餘小曼卻還是沒有心情去,因爲她無法跟她的朋友們面對,就像她被南宮輝耳濡目染了似的。

她打亮了車燈把車子靠在了邊上,她要想清楚自己該何去何從。

在這之前,她不想見任何人。

她撥了南宮輝的電話。

“小曼!”愉悅的聲音在她的耳邊響起。

淚突然的滑了出來,曾經她聽到這種幸福的聲音,心都沸騰了,以爲自己的愛終天於有了回報,可是,如今的聽來是那麼的讓她心寒,像是寒冰一樣冷得讓她鑽心的顫抖。

遲遲的沒聽到回答的南宮輝疑惑的看了一眼手機,以爲餘小曼掛斷了,他又試探性的喊了一句,“小曼?”

電話那端依舊沉默。

他不確定的看了一眼電話,是打錯電話的嗎?

他卻不知道餘小曼在電話的另一端卻已經是淚流滿面了。

南宮輝正想掛斷之際,餘小曼抑制住了哽咽之聲,輕喚了一聲,“輝!”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