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這樣,真的不值得。時間到了,我自己就能回去,你們爲什麼這麼傻?你們有沒有想過,要是我不在這裏怎麼辦?那你們豈不是白死了?”這一刻,我哭了。不單單是因爲感動,更是因爲他們竟然用這樣的方法,以死之舉,竟然只是爲了找我。

0

“夏天,沒有你在,我們寧願死。而這麼做,只是爲了找到你。當然,如果你不在這裏也沒什麼。反正沒有你在,我的世界,真的沒有意義了。真的,我從沒有過這樣的感覺。而這一切,都是你給我的。”李泰也跟着說道。反正他的心意就是這樣,有些話以前沒有說,是想着可以以後慢慢說。但是現在,似乎已經沒有這個機會了。 這話聽得,宮宇那個不爽了。這叫什麼?當着他的面和他的女人表白嗎?是當他宮宇是空氣嗎?

只一個眼神,黑白無常便消失在了原地。在這個地方,一切聽指揮,主子說什麼就是什麼。況且,他們也看見了主子那變色的臉。這要是再待下去的話,那遭殃的,沒準就是他們了。所以現在這個時候,他們還是趕緊走人的好。再說了,這裏似乎也沒他們什麼事情。

現在是什麼情況?他們三個人是在上演感情戲碼嗎?那他呢?該死的,竟然這樣對他,這一刻,他是真的生氣了。

本就陰暗的天空,在這一刻直接變成了黑壓壓的一片。

對於這,我當然知道是怎麼回事了。這個男人,真不知道他這又是在氣什麼。不過現在,根本就不是注意這些的時候。沒錯,現在這個時候,我最關心的,就是眼前的這兩個男人。

而李泰的話,讓我的心微微一動。不是說感動,而是不敢相信。就算是我不在了,他們也不能這樣做傻事啊。這樣一來,他們就直接死了,再也回不去了。

“我們不奢望回去,只要能看到你,知道你是安全的,我們就滿足了。”藍楓繼而說到,那認真的表情,根本就看不出虛假。

這兩個笨蛋在這裏,難道他們不想活了嗎?做這樣愚蠢的行爲,難道就沒有想過,萬一我這要是不在這裏怎麼辦?我知道他們的心,可是,這也不能這麼亂來啊。

“你們,還真是亂來。我只是暫時在這裏而已,你們也不至於這樣做啊。那萬一我回去了怎麼辦?你們要我怎麼辦?沒有地方住,沒有認識的人,身無分文,你們讓我怎麼辦?”這話,只是藉口而已。其實不管有沒有他們,我都能活的好好的。沒有地方住,我可以租房子。沒有錢用,我可以去銀行取。沒有他們兩個在,我可以自己一個人。只是他們兩個人爲了我這樣做,真的不值得。如果真的像他們說的那樣,那我要是回去的話,他們肯定不會放着我不管的。現在,也只能用這樣的方法來激將一下了。能不能成功,那就看這兩個男人自己的了。

不過就算他們不答應也沒事,我會想辦法的,總之,我絕對不會讓這兩個男人在這裏,不會讓他們就這麼死掉。不管是用什麼方法,我都會讓他們回去。

本來是還想說什麼的,但卻被宮宇給拉走了。我想,他應該是有什麼要說。也是,藍楓和李泰在,這有什麼也不好說。去一邊說,也是好的。

“你個笨蛋,你知道自己剛纔是在說什麼嗎?”剛停下來,宮宇便開說了。就那語氣,分明就是在生氣。

“我知道,宮宇,不要擔心。我知道你是在擔心,我也知道你要是在做什麼事情的話肯定會受到責罰。不過你放心,我不會讓你爲難的,更不會讓你冒險。雷罰的事情,我會想辦法,絕對不會讓你爲了我的事情再去冒險的。”抓着宮宇的手,我很正經的說道。當然了,這要是真出什麼事情了的話,我要怎麼交代?這裏沒有了掌管者我又要怎麼交代?所以想來,這件事情,我還是自己解決的好。

這話是什麼意思,宮宇當然知道了。只是沒想到到現在這個時候,這個女人竟然直接將他給推開了。在這裏,有什麼事情都是他宮宇說了算,什麼時候要這個女人自己做決定了。現在倒好,這個女人直接說出這樣的話來,這叫他這個當老公的情何以堪。

要說的話,這不管是什麼事情,都應該是他這個做男人的說了算。怎麼說他也是個男人,這個女人不聽他的聽誰的。既然這樣的話,那他就只能做了,畢竟,他所做的一切都是爲了這個女人。至於那兩個男人,他宮宇纔不會管呢,這要不是怕這個女人去做那些冒險的事情,他纔不會管這些事情呢。

“好了,你就放心吧,所有的事情都有我在,你不用擔心。”將這個女人緊緊的摟在懷裏,宮宇淡淡的說道。爲了這個女人,即便是犧牲他的性命也無所謂。只要這個女人開心,那比什麼都好。這一點,他可以很肯定的說。

反正不管結果怎麼樣,我都會想辦法的,即便是這個男人說出了那樣的話,但我也不會讓他冒險的。他身上的傷疤,現在用手都還能感覺到。要是再在這些傷口上加傷的話,只會讓這更嚴重。這一次,我絕對不會那麼自私了。這一點,我說到做到。

當我們出去的,藍楓和李泰依舊站在那裏,根本就沒有移動的跡象。這兩個男人是傻瓜嗎?竟然就這麼站在那裏,難道就不知道找個地方坐下來休息一下嗎?這兩個男人啊,還真是笨的要命。不過這樣也好,至少證明他們都是老實的男人。

“現在時間也不早了,你們就去休息吧。一切,等明天再說吧,我會想辦法的。放心,你們都是我在乎的人,我不會讓你們有事的。”這話,我說的是那麼的堅定,也是那麼的吃力。

手上的力道讓我吃痛,可我又不能有所表現,只能強忍着了。宮宇這個傢伙知不知道自己現在到底是在做什麼?竟然這麼用力的捏我的手,真是可惡。算了,一會兒再和他算賬,混蛋傢伙。

“帶他們下去休息吧。”宮宇招人,直接叫人將這兩個男人給帶下去。沒辦法,他現在是真的很不想看見這兩個男人,尤其是在這個女人剛纔說出那句話的時候,她在乎的人,難道就只有他們兩個男人嗎?那他呢? 假戲真做,緋聞甜妻跑不了 他宮宇,難道她就不在乎了嗎?這個女人,還真是能將他給氣死了。可無奈,他又不能做什麼,哎……這個女人,他還真是沒辦法。

本來和李泰還想說什麼的,結果卻被藍楓給拉走了。在這個地方,現在最好是少說話爲妙。看這形式,在人家的地盤,他們最好還是不要亂來的好。即便是有再多的話,也不要在現在這個時候說的好。

“好了,不是說累了嗎?那就趕緊的休息吧。醒來之後,還有事情要處理呢。”拉着我,宮宇一邊朝房間裏面走着,一邊說着。

是啊,這一覺醒來,還有更多的事情要做呢。現在不養好精神,要怎麼去對抗那雷罰呢。

或許是身邊有他,我很快就睡着了。因爲有他,所以安心。

而看着這熟睡的女人,宮宇並沒有休息。反正休息不休息對於他來說都是一樣的。現在這個時候,就讓他再好好的看看這個女人吧。這一次去,怕是凶多吉少了。但爲了這個女人,他願意這樣做。現在這個時候,還是讓他在好好的看看這個女人的好,或許以後,就再也見不到了。

沒錯,這件事情,他宮宇已經做好了決定。而現在,就讓他再好好的和這個女人在一起待一會兒吧。說真的,他並不想就這麼離開,他不願意再先一步離開這個女人了。

心裏縱然有千般不捨,但這次,沒辦法。不然他將失去的,是這個女人。

算算時間,這個女人應該睡着了。現在,也是時候了。有些事情,還是早點兒弄完了比較好。不然等這個女人醒過來了,一切,就不是那麼好說的了。

他當然知道這個女人擔心他,但他也不可能讓這個女人冒險。若是他有個三長兩短的話,還有點兒希望,畢竟那個無所不能的爹是擺在那裏的。但若是這個女人有個什麼的話,那他就真的沒辦法了。小問題他還能解決,但是這大問題,就不一定了。

“小主子,你真的要這麼做嗎?要是這樣的話,你很有可能有危險。”就在宮宇剛剛起身的那一刻,那老頭出現在了宮宇的面前。說他現在是在翟龍天的身邊,但這邊有什麼動靜,他這老頭還是能第一時間知道的。這小主子現在又要做傻事,他怎麼能不勸阻。其實說到底,這也是翟龍天的意思,只是他沒有說出來而已。

主子的意思他這個老頭怎麼會不清楚,畢竟是在身邊待了那麼久的,怎麼可能不瞭解呢。要說不了解的話,那就是這個小主子了,爲什麼每次都要這麼冒險。而且還是接二連三的來,他這根本就是在不要命。

“我沒事,放心吧。”看了眼老頭,宮宇直接走人。不管前方將面臨的是什麼,他都不會怕。

因爲,這一切都是因爲那個女人。

要讓兩個死掉的人回人間,那是不可能的事情,但宮宇現在卻在冒這個險,因爲違背了天意,就要受到懲罰。

站在那高臺上,沒有任何的前兆,宮宇的手腳便被鐵鏈快速的扣住,它們就像是有生病般,直接將他懸掛了起來,在半空中。而那雷聲,更是滾滾而來,眼看着就近了。

宮宇想不了那麼多,只能閉上眼睛,做好了接受一切的準備。 看着這小主子,老頭無奈。事情弄到現在這個地步,他也沒有辦法了。只是這小主子專情成這樣,那個叫夏天的女人真的會和他在一起嗎?這一點很是值得懷疑。只是現在這,真的不知道怎麼辦了。雷罰這東西,就算是主子來了,也未必有辦法,看來,這次小主子是又要受傷了。

當我醒來的時候,身邊早已沒有了那個男人的身影。雖說鬼是沒有溫度的,但摸着褥子,我能感覺到,他應該離開很久了纔對。只是他會去哪裏呢?要知道。 錦姝緣 這些天下來,睡覺睡到自然醒的時候,睜開眼,總能在第一時間看見他。可是現在,卻看不見人了。這個傢伙,到底是做什麼去了?一時間,我開始擔心了起來。因爲不知道爲什麼,心裏有一種不好的預感。在那次之後,我便能感覺到很多。而且要說的話,那就是我的直覺很準。只要是我覺得會出事的時候,就真的會發生什麼。就像那個夢,看到藍楓和李泰出事,結果,他們還真下來了。那現在,宮宇這傢伙是去了哪裏?

手,放在他躺過的地方,我閉上眼睛。我不知道要怎麼,但現在也只能這樣去感應,希望能成功吧。

抱着這麼一絲僥倖,開始感受了起來。

“轟隆隆”只是這纔剛閉上眼睛,腦海和耳邊出現了同樣的聲音,讓我不得不睜開眼睛。我害怕打雷,這是從小就有的害怕。只是剛纔那畫面,那聲音,最真實的感覺,好像就離我不遠一樣。而在這裏這麼久了,我從沒有聽到這樣的雷聲,可是現在……這一次,我想,我應該知道那個傢伙在哪裏了。

站起身,我快速的朝外面跑去。沒錯,既然知道那個傢伙在哪裏了,我就要抓緊時間。這雷聲一聲比一聲響,大的嚇人。可是我顧不了害怕了,比起害怕來說,我不希望那個男人有什麼事情。

只是在我剛剛跑到門邊的時候,兩隻手便將我的去路給阻攔了。

“抱歉夏小姐,主子有令,在雷聲停止之前,您不能出這個屋子。”牛頭馬面站在那裏說道。主子吩咐的事情,他們自然要完成。

雷聲的停止,就證明着雷罰的結束。要是等到那個時候,誰知道還能不能見到那個傢伙。亂來,真的是太亂來了。這明明就說好的,他怎麼能自己一個人去。要救他們的是我,不是他啊。

越想,這心裏就越着急。

本來坐在屋子裏的兩個男人還在好奇着,這個地方也會打雷下雨嗎?可是都這麼久了,卻只聽到打雷聲,並乜有看到下雨。這個地方,還真是奇怪啊。

他們的住的地方和夏天住的地方並沒有多遠,甚至可以說很近。這,也是宮宇故意安排的。

隨着這雷聲的增大,藍楓坐不住了。 迷姝 和夏天在一起的時候便知道她害怕打雷,而現在這個時候,不行,他要快點兒去陪她才行。

心動不如行動,站起身來直接走人。

“喂,你這是幹嘛去啊?”看着這什麼也沒說就朝外走去的男人,李泰很是不解的問道。這好端端的,這個男人怎麼說走就走呢?難不成要留他一個人在這裏嗎?他可不要。

“我去夏天那,她最害怕的就是打雷。”只是擔心,卻從未想過宮宇是不是就在她的身邊陪伴着她。

聞言,李泰也大步的跟上。不管怎麼,這還是跟去看看再說吧。反正不管怎麼說,他也算是夏天的現任男友。去照顧自己的女朋友,那是應該的。

只是這才走過去,就看見夏天站在那裏被“人”攔着。看樣子,是有什麼事情發生了纔是。

“有人來找我了,你們讓開。”看着這出現的兩個男人,我就像是看到了希望一樣。他們來了,我就有藉口出去了。只要他們讓開,我就能去了。這都耽誤了一會兒的時間了,也不知道宮宇現在到底怎麼樣了。不過我能想象,他身上的皮開肉綻。心,在莫名的抽痛着。

看着這一幕,兩個男人都不懂了。這是怎麼回事?那兩個傢伙爲什麼不讓夏天出來?還有,那個男人呢?他們不是在一起嗎?那爲什麼現在只有夏天在這裏,而且還遭受這樣的待遇。

沒有多想,兩人直接上前。不就是一個牛頭和一個馬面嘛,他們兩個大男人還揍不了他們了,切,別小看他們。兩人上前,只是沒想到的是,在他們剛剛靠近的時候,便被狠狠的彈開了。那感覺,就像是撞上了一個圓球,在瞬間被彈開。

本來還以爲有希望的,現在看來,沒有希望了。在看到藍楓和李泰被彈開的那一刻,我便知道結果了。“沒用的,你們不要再冒險了。”看着這兩個谷欠衝上來的男人,我着急的說道。也對,普通的鬼,怕陰官都還來不及,又怎麼可能靠近的了他們呢。只有他們才能做出選擇,作爲鬼魂的人,根本就沒有選擇的權利。

“如果你們再不讓開的話,那就不要怪我了。”這話,我絕對沒有半點兒開玩笑的意思。事情既然已經弄到了現在這個地步,那我也就只能用我的方法了。

牛頭馬面根本就每一將夏天的話給當做一回事。怎麼說呢,只是一個普通的女人而已,雖然是小主子愛着的女人,但也不能怎麼樣。充其量剛纔的話,無非就是威脅他們罷了,完全不用在意。

只是,當一切真正發生在他們身上的時候,他們就不這麼想了。後悔,顯然是不可能的了。事情發展到現在這個地步,他們也不可能收手。傷害這個女人,那自然是不會的。他們要做的,便是將時間拖延,這是小主子吩咐的,不管是用什麼樣的方法。

只是沒想到,是他們低估了這個女人。本以爲只要簡單的阻攔就能搞定,可沒想到,她竟然這麼厲害,他倆完全不是對手。看來,他們必須認真對待了。當然,傷害那是不可能的。

“最後一遍,讓開。不然,就不要怪我了。”就剛纔來說,我並沒有使出全力。要是按照之前打黑白無常那樣的話,他們兩個早就掛了。但如果現在他們還是執意的話,那我,就真的不客氣了。

“對不起,我們不能。如果夏小姐您執意要出去的話,那就不要怪我們兄弟倆了,我們也是聽命辦事。”話,只能說到這份上。兩邊都不能得罪,但如果這要選擇得罪一邊的話,那他們還是選擇這個女人這邊,畢竟小主子那裏還真不好交代。

看樣子,現在真的是沒什麼好說的了。既然這樣,那就不要怪我了。

這一刻,我將眼睛閉上了。但即便是這樣,但我還是能一樣看清楚所有的一切,就好像我沒有閉上眼睛一樣。

太多奇怪的事情都發生在了我的身上,雖然好奇,但現在,卻不是我能想的時候。

手上的光絲直接朝着牛頭馬面飛去,瞬間將兩人纏繞。那速度,快的我都沒有看過來是怎麼回事,就好像有意識一樣。只是沒想到這一繞,直接將將牛頭馬面給繞道了地上躺起了。

雖然不怎麼相信自己能做到這份上,但現在不是想這些的時候了。雷聲依舊,我敢肯定,宮宇那傢伙一定在那個地方。

“你們,要麼在房間裏等着我,要麼,就和我一起去。”看着還傻站在那裏的兩個男人,我淡淡的說道。現在的他們,只有這兩個選擇了,反正我是要去找人的。

這話是什麼意思,藍楓和李泰不知道,但還是選擇了和夏天一起。太多的問題他們想問,但現在卻不是時候。他們知道,現在,有更重要的事情。而直覺告訴他們,這應該和某人有關。只是現在在沒有看到之前,他們也不能妄下結論,一切,只是直覺而已。

當他們看到眼前的一切的時候,震驚,不敢相信,全都寫在了他們的臉上。現在是什麼,穿越了嗎?古代行刑?畫面“太美”,“美”到他們完全不敢看。他們是男人,什麼樣的場面沒有見過,心理素質,那是沒話說。可是在看到這的時候,他們還是不忍直視了起來。那樣的男人,沒想到在這一刻竟然變成了這樣。身子,懸掛在空中,四肢被拉扯着。而身下,是一灘黑色的血跡,溼潤了邢臺。尤其是在他的身上,那讓人觸目驚心的傷口,讓他們不能想象。

如果他真的是這裏的掌管者的話,那麼在這個地方,還有誰能將他怎麼樣?可是現在,卻變成了這樣。

新開的傷口,都是在那些舊傷口之上。該死的,這個男人竟然自己來。這一刻,眼睛,在瞬間變得猩紅了起來。在這一刻,我眼中的一切,都是猩紅的一片。

邢臺就在那裏,我沒有多想,直接衝了上去,看着那擊來的暗雷,手一揮,一道光打了出去,就這麼撞上了暗雷,將其擊散開來。 該來的沒有來,卻讓宮宇在這個時候聽到了熟悉的聲音,像是幻覺一樣。但這,顯然是不可能的。怎麼說,現在在這裏,幻覺這種東西,根本就不可能出現。怎麼說呢,全身的疼痛,讓他沒有多餘的功夫去想那些東西。要是可以的話,他倒是希望自己從一開始的時間就產生幻覺,這樣就不會覺得痛了。誰說鬼不會痛,雖然沒有肉身,但也還是會痛。而一般的鬼來說,他們是絕對承受不了這個的,別說是雷罰了,就是一鞭子抽在他們身上,他們也會嗷嗷大叫。宮宇自熱清楚的知道,若不是特殊的話,他早就玩完了。

本該承受的沒有到來,還有那個女人的聲音,宮宇知道,是她來了。

至於藍楓和李泰,他們就這麼站在下面看着,沒有上前的意思,因爲不敢。不知道怎麼的,他們竟然懼怕這個東西。也只有他們知道,在剛纔過來的時候,在他們聽到這震耳的雷聲時,他們的心裏是什麼樣的感覺。那種懼怕,沒有來的就在他們的心裏滋生了。

不過現在這個時候,沒有人會在乎他們是怎麼想的。現在的重點,是在這個男人的身上。至於那什麼雷罰,我是絕對不會再讓這個男人爲我受到任何傷害的。

“走,這裏不需要你。”再確認這不是幻覺之後,宮宇直接說出了這樣的一句話來,聽得我那個心寒啊。事情都到這種地步了,這個男人竟然還能說出如此薄bo情的話來,真的是太讓人心寒了。但不管這個男人怎麼說,我都不會走的。這一點,我是下定了決心的。

需不需要是一回事,而留不留下,那就是我的選擇了。

“宮宇,我早就說了,這件事情,是我要做的。就算是要救他們兩個,那也是我來。你這樣,是在找死嗎?上一次的雷罰難道還不夠嗎?你現在這樣,你讓我怎麼辦?”看着那懸在空中的男人,我很是堅定的說道。

只是這站在下面,我根本看不到他的臉,更看不到他的表情。但我知道,現在的他,一定很生氣。

“廢話那麼多,趕緊走,不要在這裏了。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我願意。如果你還想他們能活着回去的話,就趕緊的滾蛋。”宮宇咒罵。現在這是什麼時候,這個女人在這裏,根本就是在壞事。而且最主要的是,不管她現在怎麼做,這雷罰都不會停下來。或者說,會愈演愈烈。到時候,這受罰的,恐怕就不是他一個人了。所以現在,他只希望這個女人能趕緊的滾蛋。只要她滾蛋了,他就不用擔心了。

但顯然,是他想多了。這個女人固執起來的時候,真的是誰的話都不聽。

“宮宇,我說過了,這件事情不要你管,他們是因爲我纔來這裏的。所以就算是懲罰,那也是我來。即便是你這樣做,我也不會留在你身邊的。我要回去,要繼續做人。所以,不要讓我欠你太多。”不管能不能成功,只要使勁刺激一下這個男人,應該是可以的吧。怎麼說呢,按照這個男人的脾氣來說,這激將法,一般都還是很有用的。

不過貌似這一次,就不是那麼好刺激他了。

其實我們會在一起,更多原因是因爲我們的相似之處,這讓我們能更好的相處,更知道怎麼走下去。

雷罰,不是沒有情愫,只是沒有人知道而已。

看着這喜劇的一幕,它只是暫時停了下來。罰,那是必須的。既然兩個人如此推阻的話,那就兩個人一起好了。不管是誰,只要和天意背道而行的話,都是要接受懲罰的。只是這兩個不知死活的男女,竟然還在這裏廢話,真是可笑。

雷罰,說白了就是天帝制造出來的,幫天帝掌管陰間事件的,其實最主要的還是監督。若是違背了職責所在,那就要受到懲罰。

已死之人,不管初衷是什麼,不管他該不該死,死了就是死了,就沒有再回去的可能。他們不是搞慈善事業的,更不是來去自如的菜市場。上一次的事情纔剛剛過去,結果這新上任的傢伙卻一而再再而三的破例。這一次,絕對不可能輕易饒恕。

聽完邢臺上面兩人的對話,兩個男人瞬間秒懂,原來這個男人現在會這樣,都是因爲他們兩個。一時間,他們的心裏也不知道怎麼纔好了。現在這弄的他們知道了真相,卻也一樣的無能爲力。

“既然你們兩個這樣推阻,那就一起受罰吧。”就在這個時候,天空飄來了這麼一句話。

不管了,總之我現在就是要保護這個男人就是了。

如果我能飛起來的話,我是不是就能更好的保護他呢?

想肯定是這樣想了,只是我根本就不可能做到,這一點我再清楚不過。

“主子,小主子他……”

本來老頭是想說小主子現在很危險的,可話纔剛開始,便被一個手勢給制止了。

不是他不想聽,而是他知道。所以,根本不用說。

但如果這是那小子自己選擇的路的話,那就靠他自己了。

我這是怎麼了?這一刻的我,竟然直接飄了起來,快速的靠近宮宇身邊。這一刻,我竟然看到了那帥氣的臉蒼白如紙。在宮宇的嘴角,有血在肆意的流着。

“啊……”在這樣的刺激下,我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了,反正就是大叫了出來。

疼痛,在這一刻襲遍全身。而頭,更是疼痛谷欠裂。有些東西,就像是幻燈片一樣,在腦海中放映,閃現。

轟隆的聲響,讓我的腦袋炸開了花。那雷罰,就這麼狠狠的擊在了我的頭上。總之,在着個時候,大腦真的很混亂。

那些有的,不該有的畫面,全部出現在了我的眼前。我甚至,在裏面看了一個和我很像的女人。只是畫面太快,我完全不敢確認。愛恨情仇,這一刻,全部在畫面裏展現着。而那個男人,看着也很是眼熟。仔細看,那張臉,真的很像是宮宇的。

難道,我們一直都是認識的嗎?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我們,是不是就像電視裏所說的一樣,輪迴?太多的謎團,好似都在等着我去解答一樣。忍着痛,我看向了宮宇。只是那擔心的眼神,刺痛了我的心。

“別以爲這樣我就會放棄,你休想傷害我身邊的人。”用力的抱着頭,我很是虛弱的說道。我也想有氣勢,雖然不知道能不能與之抗衡,但至少不會在氣勢上輸了人家。

我能感覺到這雷罰的氣勢,更能感覺到它的氣息。

我儘量的讓自己坐好,強忍着痛,閉上了眼睛。

兩個男人雖然不知道這一切是怎麼回事,但看現在的夏天,他們再次驚奇了起來。

此時此刻,夏天的周身泛起了淡藍色的光,就這麼將她包圍着。

超自然現象太多,讓他們完全承受不了。尤其是現在的場面,讓他們擔憂,

看着夏天那機具痛苦的樣子,他們什麼也做不了。這一刻才知道,自己是多麼的無能,只能眼睜睜的看着自己心愛的女人受苦。

“夏天,放棄吧,我們可以不回去,只要你好好的就可以了,放棄吧。”兩個男人異口同聲的說道,就像是說好的一樣,在同一時間,開口說出了這樣的話。沒錯,如果要讓他們眼睜睜的看着這個女人爲了讓他們回去而受這樣的罪的話,他們寧願不要,不回去。反正死了就死了,早死晚死都是死。只要能看到這個女人能好好的,他們也就覺得值了。

放棄?這個時候叫我放棄,怎麼可能,我是絕對不會放棄的。這件事情,現在只能我說了算。

勉強的站起身來,我朝着拴着鐵鏈的柱子擊了過去。但顯然,我高估了自己。雷罰,不是我想對抗就能對抗的了的。但若要看着宮宇受到傷害,我絕對不會這樣。若真要這樣的話,那麼,我幫他承受這一切。

趴在他身上,我緊緊的抱着他,面對着他,我笑了起來。

或許,我會因此直接小命over,但我不怕。現在這個時候,生死由命吧。

999道雷罰,在宮宇的身上已經實施了500道。現在還有499道,那就讓我來承受吧。

“女人,你這是在找死嗎?還是你想魂飛魄散?滾,這裏不需要你,你給我滾。”宮宇怒,這個女人根本就是亂來。只是現在的他什麼也做不了,不然,他一定將這個不知死活的女人給打回去。

雷罰,一道道的擊在了夏天的身上,可在宮宇看去的時候,這個女人竟然在笑。那緊皺的眉頭,完全就是在喊痛。可是現在,他只能看着。

每一擊,我的身子都會跟着顫抖一下。現在,我終於能體會上一次這個男人因爲我而受到的傷害了。反正我只是個鬼魂,就算傷的再深,回到身體裏,也還是一樣的看不見。至於魂飛魄散,我倒是沒有想過。

“女人,你這是在找死嗎?”宮宇氣,到現在這個時候了,這個女人竟然還笑的出來。只是那一道道雷罰擊在她的身上,宮宇恨不得殺了自己。

沒錯,雷罰只要開啓,就不會停下來,一直到進行完那999道雷罰。 再醒來,我已經在李泰的家裏了。這個臥室我知道,是主臥。只是,我是什麼時候回來的?爲什麼我一點經過都不知道?這期間到底發生了什麼?我不是在宮宇那裏嗎?可爲什麼現在,我卻回來了?身上的痛,讓我坐了起來,在看向自己的身子,卻是完好無損,只是很痛。

房間裏沒有人,那兩個男人回來了嗎?

後面的事情,我真的不知道。只知道當時的我趴在宮宇的身上,笑着笑着,便什麼都不知道了。

身子是沒什麼大礙,可就是感覺使不上力,渾身疼的要死的那種。不管了,還是先出去看看再說吧。

這個時候,我也不確定那兩個男人是不是也回來了,只能帶着希望出去。想想,我這都回來了,他們,應該也回來了纔是。

藍楓和李泰回來是回來了,只是這過程,就有那麼些曲折了。

跳樓事件直接上電視了,而兩家的父母,自然是知道了這件事,第一時間便跑去醫院認屍。當確認了之後,兩家大人那叫一個失聲痛哭。

這件事,很快便傳開了。兩個男人一起跳樓,那無非是殉情。現在這個年代。同、志之間的愛情,那都是再正常不過的了。這樣的話,被兩家家長知道後,那是徹底的傻了。這兩個小子怎麼可能發展到那個地步,這打死他們也不相信。

不過好在他們的屍體沒有被火化,不然,這就算回來了,他們也活不了。

他們回來,還是黑白無常送回來的。要是沒有他們的話,他們或許就回不來了。只是這過程,就有點兒難受了。屍體直接被埋在地裏,這要把身子弄出來,還得挖墳。嘖嘖,看着自己的墳被挖,這心裏多少還是有些不舒服。挖墳,這個只是象徵性的說說。對於那兩個超自然的傢伙來說,這點,完全是小意思。稍微動動手指,棺材就出來了。雖然還是不怎麼能接受,但現在也只能這樣了。

“進去吧,到時候別人問起的時候,你們就說暫時休克好了。你們下葬的事情,並沒有太多人知道。”看着這站在一邊的兩個男人,黑白無常淡淡的說道。他們本就沒感情,更別說是對外人了。

既然回來了,那他們也沒有說的了。只要能活着,就好了。而至於夏天,早讓人送到家裏去了。

“好了,趕緊的回去吧。”說完,一道光的閃現,兩人回到了自己的身體裏。再醒來,身邊只有他們兩個人了。

看着靜靜躺在那裏的女人,兩個男人這纔算是鬆了口氣。然而,他們心裏放不下的,是那個男人,那個嚴重受傷的男人。若不是他的話,他們現在,根本就不可能回來。當然,在最後關頭,是另外一個人出的手。儘管那個人說讓他們不要擔心,但那觸目驚心的傷口,讓他們怎麼能不擔心。他們也有想過,若是那雷降在他們身上的話,或許他們根本就承受不了。

太多的話想說,可是現在這個時候,只要看着這個女人能平平安安的,他們就知足了。

開門,我便看見了這兩個男人,樣子很頹廢,就這麼靠在沙發上。特別是那下巴上的鬍渣,讓他們那原本帥氣的臉在這一刻變得狼狽。還好,還好他們都回來了。

不過新聞倒是引起我的注意。

“前段時間,兩名男子因殉情從樓上跳下來。近幾日來,卻有不少市民反應,有看到他們。難道,這死掉的人還能活過來嗎?”新聞主播在那兒噼裏啪啦的說着。

新聞裏說的事,我當然知道是誰了。這事怎麼說也是件悲傷的事,可我現在卻想笑。他倆殉情,真是笑死了。一個沒忍住,我直接笑出了聲音來。原諒我,這個梗真的是太戲劇了。他們兩個相愛,然後一起殉情,腦補一下,真是笑逗了。我想,我也是醉了。

本來兩個人還在想着女人要什麼時候醒來呢,現在看來,是不用想了。看着這站在那裏的女人,兩人很是激動的從沙發上站了起來,快速的來到了夏天的身邊,左看右看,左看右看,確定這完好無損的時候,他們才快速的回到沙發上。

在下面的一切,他們當然沒有忘記。或許,是意外,這纔沒有將他們的記憶給刪除。不然,他們根本就不可能記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