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就是要買狼舌花的人?”費塗傲慢地看着葉風,似乎除了他自己,其他人都不放在眼裏。

0

葉風倒也不介意,點頭稱是。費塗直截了當,道:“一株一百五十金葉。你要多少?”龍顏心下惱怒,你倒是獅子大開口,狼舌花又不是什麼珍稀藥材,而現在按照他的價格,所有患病的人需要的量加起來起碼得花一千金葉。恐怕費塗是根據來者的底線賣藥,反正就是要敲詐到你一無所有。

“太貴了,能不能便宜點?”龍顏壓住心中怒氣,勉強道。費塗小眼睛閃過一絲精芒,冷笑道:“哼,你們死窮鬼死多少跟我什麼事?買不起就別浪費我的時間。”話罷竟直接回頭欲走。

葉風連忙叫道:“等一下,我們買啊!”一千金葉雖多,葉風倒還出得起,何況他不是懂得計劃用錢的人。

費塗嘿嘿一笑,“這樣就對了嘛!你們不過是一羣下賤的人,憑什麼跟我討價還價?”

龍顏心中大怒,只是現在不能和費塗翻臉,當下狠狠地說了一句:“敗類。”哪知聲音雖小,費塗耳力卻不錯,被他給聽了去。費塗臉色陡然變色,死死看住龍顏,旋即怒笑道:“我不怪你!我不怪你!不過我不賣藥了,你們給我滾!”

“什麼?”葉風愣了一下,“爲什麼不賣了?”

“卑賤的窮鬼!沒聽到老爺的話嗎?”費塗身後一個黑衣人大聲道,伸手推了葉風一下,要把他拉出去。另一個人向龍顏伸手拉住,龍顏閃身輕巧避開。那人一愣,隨即疾速無比向龍顏揮拳,龍顏暗自心驚,此人竟是高手!龍顏低頭一閃,只是帽子被拳風一帶,滑落下去,一張精美的讓人驚心動魄的容顏露了出來。

如凝脂般的肌膚白裏透紅,粉嫩得似乎能滴出水來,一雙如星夜般燦爛的眼睛閃爍着精靈神采,瓊鼻挺翹,劃出一道完美曲線,淡淡的粉脣透着一絲反光,如帶着晶瑩露水的仙桃一般誘人。儘管身着長袍,卻讓人浮想長袍下有着玲瓏有致的修長胴體。在場的人不禁眼前一亮,看呆了眼。

“好,好漂亮啊!”費塗看傻了眼,口水不自覺從嘴邊流出都忘記擦。以他的財力物力,這些年以錢包養,強搶豪奪的美女實在多不勝數,但從來沒有像龍顏這般傾國傾城的女子,心中頓時心猿意馬,起了歹意。過了好一會兒,才嘿嘿奸笑道:“好。我又改變主意了!狼舌花還是什麼的,你要多少我給多少!”

葉風心中一動,盯着翻臉比翻書還快地費塗。費塗涎着口水,一臉色迷迷的樣子指着龍顏,道:“不過這小姑娘要嫁給我當九姨太!”


“什麼?”沒想到費塗有這樣無禮的要求,這一次不止龍顏,連葉風都怒火難遏。費塗還在說個不停,“只要你們答應,我就滿足你們的要求,不然你們什麼也別想。啊,對了,要是你們覺得難以接受,那便改爲陪我一個月也可以,嘿嘿,一個月後我便放她離去。保證毫髮無損。”

還有好事者趁機喊道:“不但毫髮無損,說不定還多了一個小的呢!”霎時又引起一陣大笑。

龍顏玉臉閃爍不定,長袍下的玉手死死握住,她很想打那個噁心的胖子一頓,但理智告訴她,這是很危險的行爲。因爲在這裏,不知道還有多少高手。龍顏心中惱怒,若不是爲了狼舌草,她即便不敢動手也會揮袖而去。現在卻要忍受這樣的無禮。“可惡,就這樣被他出言侮辱?”

而葉風此時緩步走到了費塗的面前,眼神中掠過一絲冰冷的氣息。 “嘿嘿,答應的話,便過來我摸摸,看看質量怎樣先。”費塗放聲淫笑,出言輕薄之極,實在是肆無忌憚,引得那些打手用人一陣鬨笑。葉風緩步走到費塗面前,一股驚人的氣勢在葉風身邊散發而出。葉風很少性格隨和,一向很少發怒,但所謂龍有逆鱗,觸之必怒。莫說他已經把龍顏當做朋友,單是她的長相那麼像龍丹,葉風就無法忍受任何人對她出言侮辱。

費塗見狀笑道:“幹嘛?想打我啊?我把臉放在這,你敢打嗎?”說完還捉住葉風的手指戳了戳自己的肥臉。

“哈哈哈!”這是**裸的挑釁!又是一陣狂笑,那些打手非常放心,誰敢在惡魔的小鎮上毆打最富有,最強勢的男人?除非他不要命了。

但是接下來,一個讓他們難以置信的事情發生了……

一個不大,卻充滿憤怒的爆炸性力量的拳頭,以絕強的氣勢狠狠打在費塗滿是肥肉的臉。所有的贅肉瞬間變形,兩百多斤的巨大身軀如跑彈一樣飛出,十來個牙齒從噁心的嘴巴中噴了出來。費塗撞在紅木大門上,發出碰地一聲巨響,厚實的大門上被硬生生撞得凹陷進去。然後,費塗軟軟地倒在了地上。

一時間,所有人都看呆了眼,真的有不怕死的人嗎?


誰敢相信,一個地方巨擘,掌控十之八九的妖怪需求,家養數十精英高手,幾可成爲土皇帝的男人,竟在自己家中被人毆打?而且打人的,是聽聲音似乎此時還不到弱冠之年的少年!有的人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使勁地揉眼,卻發現這好像是現實。直到倒臥在地的費塗含糊不清地低吼一聲,“給我捉住他們!”所有人才醒悟過來,一舉撲將上去。

在葉風動手的一剎那,龍顏心中一愣,旋即當機立斷,雙手合十,奇異的天性血界能力使用開來,生長在旁邊的狼舌花如打了雞血一樣迅速生長,莖根漲到龍顏面前,龍顏立馬採摘數棵放入袋中。同時花圃中另一種五彩草藥交錯生長,形成一個巨大的網,恰好將趕上來的人包圍住。

一切就在一瞬之間,龍顏拉住葉風,道:“快走!”葉風醒悟過來,和龍顏疾奔而去,沒入街中。但幾乎就在下一秒鐘,彩色大網被撕裂開來,當中果然不乏高手。費塗咆哮道:“給我追!男的死活不論,女的要活的!”

“是!”五個黑衣人齊聲應道,先後飛閃而出,捉捕葉風與龍顏。費塗捂住左臉,在手下的攙扶下勉強站起來,還不停罵罵咧咧,一腳踹在柱子上,痛得他眼淚直流。

“可惡,我一定要把那個小鬼抽筋扒皮!”費塗怒火攻心,怒罵道。

“嘿嘿,想不到你也有今天啊!”一個帶着嘲諷聲的沙啞聲音淡淡響起,三道高大的身影林立在空中。費塗一看,冷哼一聲,“你剛纔就在看了吧?卻不出來幫我!算了,你要的東西治傷的草藥和內丹我可以給你,你去幫我把那兩個傢伙捉回來!”

“那就最好了。不過就算你不說,我和那小子也有點帳要算。”來者淡淡一笑,大手一招。三人同時身形一轉,飛了出去。

葉風和龍顏穿行在人羣之中,打算靠人羣的掩護避開搜索。豈知強大的氣息漸漸逼近,對方利用地形之熟拉近距離。而且對方根本不顧後果,一個拿着大砍刀的人從空中劈向葉風,葉風驚異,向前一躍避開。好在剛好附近人少,沒傷及路人。葉風一咬牙,道:“我們上屋頂吧,和他們鬥速度。”

龍顏猶豫片刻,點頭答應。好在尋常百姓家都是平房,樓頂空曠,倒不難行走。五個黑衣人在後面緊追不捨。路人驚悚萬分,到底誰那麼不要命,敢惹費塗的打手?

葉風讓龍顏跑在前面,自己一邊跑一邊擋住黑衣人的攻勢。黑衣人中有一個瘦小矮子,速度奇快,如猴子般上躥下跳,擾亂葉風的視線。而給後面的人制造進攻的機會。另一個拿着一條銀光閃閃的長鏈,雙手擺動,把鏈子舞動得如靈蛇般,向葉風突襲而去。葉風冷靜應對,腳踏奇異步法,在原地留下道道殘影。屋頂上頓時人影涌動,卻難以看清,有些高手在街上一瞧,不禁心生佩服。


葉風一下認清局勢,對方五人,實力都在凝形境之上。這般實力,幾乎可以匹敵蠻延城的三大勢力了。一下子招納那麼多高手,費塗果然也是有些手段。矮子實力不強,速度快。長髮的擅長使鏈,需小心提防遠攻。那隻大砍刀的臂力驚人,不可硬拼。還有一個如人似熊,力量異常驚人,只是一掌便擊碎高牆。就屬他的實力最強,竟然是接近凝體境的強者。另外一個速度不快,力量也不強,卻不知有何能力。

矮子一見葉風躲閃快速,一咬牙猛力一蹬,趁着葉風避開大砍刀,從後背死死抱住他。葉風一驚,這些人果然不好對付。連忙抓住矮子的手,用力掙脫,但就是因此慢了一瞬,長髮者的長鏈如吐信靈蛇一般,繞向葉風。突然,一道青色影子如鬼影般,繚繞纏住長鏈,卻是一條青色藤蔓。龍顏見葉風受困,立馬出手相助。葉風乘機擺脫矮子,心中靈機一動,一把捉住他的衣領,不斷揮舞,當做盾牌使用。

矮子驚叫連連,持砍刀的人下手難免有了顧忌。葉風見勢立馬逃走。“吼!”那熊人大吼一聲,粗壯的臂彎揮出重量級的一拳,葉風拿起矮子一擋。哪知熊人毫不避忌,大拳直擊不誤,葉風運氣於掌,和熊人硬扛一掌。夾在中間的矮子慘叫一聲,口吐鮮血,被兩人的強大的掌力活活壓扁了。葉風心中有些不忍,本來他沒打算要傷人性命,卻還是害死了矮子。


拋下矮子,葉風以靈動腳步晃悠,一個轉身又跑開了。熊人大聲怒吼,震得下面的人們耳朵嗡嗡響,又猛力追趕上去。 一陣你追我趕,卻給周圍民居造成巨大損失。以黑衣人的實力,無論一掌還是一刀,都有開山裂石的力,那些個房子那裏經受得住?這還是在葉風心中不忍,借力擋開許多攻勢的前提下。黑衣人卻無所顧忌,反而看出了這一點,使力更加不留情。那使長鏈的見有機可趁,乾脆揮鏈甩向路人,龍顏見狀,青色藤蔓直線擊出,攔住了鏈子。持大砍刀的男子乘機一掌打向龍顏後背,若不是費塗還在覬覦龍顏的美貌,這便是一刀砍下了。

葉風驚愕,不敢留力,只見腳步一晃,速度在一瞬間達到一個恐怖的境界,身子如蛟龍一般射出,抱住龍顏纖腰,落在數丈之外。黑衣人心中一驚,這小子速度竟如此了得?

若葉風不是顧忌龍顏,耗費些時間解決這些傢伙倒也不是不可能。但問題是還得提防費塗還有援兵追來。

葉風落地,才發現右手握在龍顏柔若無骨的腰上,撇嘴一笑道:“不用感謝我了。”龍顏驚道,“小心!”原來那熊人驚愕之餘,把握住機會,借力一躍,已在葉風身後。

葉風頭也不回,憑藉龍顏眼睛中的倒影,回身猛力一腿掃出,正中熊人肋骨。葉風拉住龍顏跑了去。熊人踉蹌着地,以強大的力量爲目標而修煉的身軀,被對方一腳踢開,這是莫大的恥辱!熊人大聲怒吼:“我一定要宰了你!”

不多時,兩人已經到了鎮門口。龍顏拉起駱駝,一躍而上,手中藤蔓捲住葉風,將他拉上駱駝,藤蔓一抽,駱駝飛快地跑起來。將緊追而來的黑衣人甩在後面。葉風感覺身子一顛,連忙摟住龍顏的纖腰,龍顏輕呼一聲,卻沒說什麼。

葉風穩住身子,雙手卻不敢放開,那柔軟的手感一時間讓他想入非非。但是葉風心中浮現那個同樣的絕美容顏,有感覺有些對不起龍丹。葉風突然間拍了自己一巴掌,輕輕鬆開抱住龍顏的手。

龍顏聽到響聲,先是一愣,旋即便明白過來,臉上現出一抹緋紅,卻又忍不住莞爾一笑。“看來這小子倒還算是正人君子。”

這時受驚的心才慢慢回落,看來似乎擺脫危險了。“現在應該沒事了吧?看來我們運氣還不錯!”龍顏道。

葉風深吸一口氣,緩緩地說:“還不一定呢!起碼要把前面的先擺平了!”龍顏一聽,望向前方,此時三個長着巨大翅膀的鷹人懸浮在空中,神色戲謔地看着兩人。正是鷹人首領鬼鷹及其兩個部下。

龍顏用力一勒,駱駝緩衝幾步,停了下來。一股熱風襲來,捲起陣陣黃沙。鬼鷹嘴角上揚,道:“想不到你的命還真大啊!沙塵暴都沒能殺死你。”

葉風嘿嘿一笑,苦笑道:“是啊!那看在我這麼命大,能不能放我們過去?”鬼鷹搖搖頭,道:“你對我的冒犯,我可以不追究。但是現在我也是受人所託,所以只能說聲抱歉了。”

葉風想了想,低聲對龍顏說,“我想辦法攔住他們,你先走吧!”龍顏一口回絕,“不行,一起出來就一起回去。我可不是你的負擔!”

葉風道:“你別那麼固執嘛!這種情況下,就應該讓男人解決的啊!”“這也是你爸叫你的嗎?對不起,我爸可沒這麼教我!”龍顏一吐舌頭,向葉風扮了個鬼臉。

“喂,說完了嗎?”鬼鷹身後一個高大魁梧的鷹人緩緩道,只見他肌肉如虯龍一般,一臉煞氣,一看就不是好惹的主。他活動着手指,發出一陣咔咔聲,似乎早已不耐煩。

“及牙,別那麼心急嘛!你選哪個呀?”另外一隻相對瘦小,卻一臉陰森,帶着一絲獰笑。

“我選那個男的。”高大鷹人及牙道,“可以嗎?鬼鷹大人。”

鬼鷹笑道,“當然可以。那另一個就交給火甘吧。”兩隻鷹人應是,俯身衝了下來,龍顏連忙驅動駱駝,避開一擊。同時和葉風撲身而下,一人接下一隻鷹人。

剛強兇猛的及牙瞬間鎖定葉風,兩條充滿爆發力的胳膊比那熊人還要略勝一籌,拳腳連發。葉風也不衝動,以神奇的步伐來回走動,避開及牙的大拳,同時伺機找尋空隙。及牙雖強,卻被葉風詭異的身法攪得的一塌糊塗,難以傷其分毫。心中一急,出手更加迅猛,連葉風也不敢大意。那剛勁有力的拳風,虎虎生風,將滿地沙塵捲上天空。兩人出手越來越快,加上黃沙籠罩,一時只見兩道影子不斷晃動。

龍顏卻不與火甘接觸,其靈巧身法相避。龍顏如翩翩起舞的蝴蝶,優雅而美麗,姿態靈動。火甘在空中攻勢連連,龍顏一一避開,心中卻在盤算着如何應對。心中不免着急,要是後面的追兵趕來,恐怕自己和葉風就真的在劫難逃了。

大風撲面而來,火甘和及牙若有所動,返身飛上天空駐留觀望着。龍顏暗暗心奇,看向葉風。葉風皺着眉頭,回看龍顏一眼,道:“好像有奇怪的味道。”

龍顏知道葉風觸覺過人,心中一動,連忙道:“別吸氣,有毒!”葉風聞言馬上閉氣,卻覺一陣痠軟無力,渾身靈氣一點也調動不起來。龍顏也是如此,雙腳一軟便癱坐下來。“太大意了!想不到他們竟然用這招!”龍顏暗罵道,但看着鬼鷹三人也是一陣詫異,似乎下毒的不是他們。

破風聲響,四道身影先後趕到,有熊人,也有持大砍刀者,正是費塗的手下四個黑衣人。其中那個最普通的人正拿着一罐冒着煙的東西,顯然就是他放的毒。“糟了!”葉風心中暗暗心驚。

那使長鏈的笑道:“多虧了鬼鷹兄攔住兩人才不致被他們逃脫,這次老闆一定重重有謝。”鬼鷹不鹹不淡地說:“只要費塗兌現他的承諾便好了。”

“先捉住他們!”使長鏈的道。那熊人怒喝一聲,“我要殺了那小子!他剛纔踢了我一腳。”使長鏈的和拿大砍刀的對視一眼,笑道:“反正老闆說了,只要女的。男的死活不論,隨便你吧!” 那熊人大吼一聲,大手捉向葉風的脖子。“住手,不要傷害他!不然我就自殺!”龍顏一驚,出言震懾道。熊人一聽,停下了手。突然獰笑一聲,一掌猛力拍向葉風天靈蓋!

龍顏驚呼一聲,閉上雙眼。卡的一聲響,鮮紅的血液濺上天空,和黃沙糅合成一片橙色。“啊!”熊人大聲慘叫,只見他的一隻手竟被活生生的切了下來,鮮血直流個不停。

“怎麼回事?”龍顏不明所以,看向葉風,卻見他也是一臉茫然。“可惡的小子!”鬼鷹又驚又恨,暗自咒罵一聲,卻不是罵葉風,眼睛盯着不遠處駱駝上一個矮小的身影。

葉風餘驚未定,卻也看見駱駝上的人。那人也有十七八歲,卻生得矮小,只是神色冷漠,似乎什麼樣的事情也不能讓他動搖。“是他?”龍顏驚道,那人便是今天遇到的被包子店老闆羞辱的男子,後來兩人幫了他一把。龍顏記得,那人自稱先涅。

先涅輕輕從駱駝上跳下來,卻好像在飄一般,緩緩落在葉風身前,淡淡地說:“現在,便還你一個人情吧。”葉風感到,先涅一反剛纔平淡的氣息,一股強烈的殺氣從他身上瀰漫開來,連大風在這種肅殺的氣氛下都戛然而止!好恐怖的殺氣,這不是殺過一兩個人可以練得出來!先涅此時就像戰場上浴血殺人的魔神,跟剛纔簡直判若兩人!

這種驚人的氣勢,葉風只曾經在騰龍山的高人們身上才感受到過。

熊人又驚又怒,動物的本能告訴他,眼前這個人絕對不是他惹得起的,遠遠逃開纔是正確的選擇。但是他沒有逃,因爲一種發自內心的戰慄,讓他動彈不得。他大吼一聲,稍微驅趕這種恐懼,全身的力量集中在左拳,只是唯一的機會!

熊人的手只擡上一點,就再也伸不出了。他那巨大的頭顱在空中旋轉數週,落在地上,永遠和身體分離。他脖子上的傷口如同被利刃所切,平整光滑。下手的人自然是先涅,但是沒有人看得出他是用何種利器,因爲他全身上下根本沒有帶着兵器。

這是當然的,只有葉風勉強看到,先涅僅憑一雙手,便如利刀一般,將熊人的頭切下!沒有任何的花巧與技術,僅憑強悍的力量和霸道的身軀,甚至他的手不曾沾染一滴血液。這個男子,當真恐怖!使長鏈的的用大砍刀的看呆了眼,互相點頭,同時撲了上去。


一陣冷風吹過,兩個黑衣人同時倒地。使長鏈的胸口被破開一個透明窟窿,那大砍刀的被攔腰斬成兩半。而先涅出現在距離原來的位置十米左右的地方,動也不動,似乎一早就站在那裏。那用藥的的驚叫一聲,慌亂地往後跑去。先涅撿起長鏈,直直拋出,長鏈變得如長槍一般,剛好穿過那用藥的人的心臟。先涅用力一拉,那人被帶了回來,在空中劃出一道弧線,倒在地上,也已經氣絕。

先涅在他身上一陣摸索,拿出瓶瓶罐罐,聞一下就丟。最後找到一個紅色瓶,丟給葉風,示意他吃下。葉風心知是解藥,毫不猶豫拿出一顆藥丸吞下,不一會兒便恢復力氣。連忙過去扶起龍顏,喂她吃了一顆解藥。

先涅冷冷地看着空中的鬼鷹,淡淡地說:“你還要和我再打一場嗎?”鬼鷹面色陰沉,撫着胸口,緩緩地搖搖頭。葉風暗自心驚,難道鬼鷹的傷,便是先涅所造成的?

“滾出我的感覺範圍內!”先涅毫不留情地對鬼鷹說。鬼鷹臉色鐵青,卻對先涅萬分忌憚,狠狠地咬着牙,大手一揮,和及牙火甘飛走了。

先涅依然淡泊,頭也不回地就走了。龍顏問道:“等一下,問你個問題!既然你有這樣的實力,爲什麼還要忍住被那包子店老闆侮辱?”

先涅停下來,緩緩地說,“如果沒有足夠的理由,我是不會殺人的。”然後大步地走了,不一會兒便消失漫天黃沙中。

先涅獨自行走在風沙中,淡淡地自語道:“這樣,算是還了那個男子的恩情了吧?”

望着這個奇異的男子離去的背影,葉風和龍顏心中各有所思。

“意思是說,一動手便會殺人嗎?”葉風心道,“這個男人,太恐怖了!”他總感覺,自己和這個神奇的人不會就這麼擦肩而過,或許,在不久的未來,他們還會再見面。

龍**着駱駝,載着葉風飛速地往回趕去。葉風一直沉默不語,龍顏也是有所察覺,但是也不詢問。兩人一直保持着默默無語,氣氛也是有些尷尬。

不知道過了多久,葉風終於忍不住開口道了:“……對不起。”

龍顏先是一愣,旋即問道:“爲什麼說對不起?”

葉風把眼睛撇向了一邊,然後道:“本來說好不隨便動手的,但結果還是因爲我一時衝動打了費塗,才差點讓我們陷入危局。若不是遇到了先涅,後果真是不堪設想。”

龍顏哈哈一笑,然後道:“我還以爲是什麼事呢。要知道,出來行走,就不可能保證平安無事。不然的話,還不如一直呆在家裏繡花算了。”

葉風淡淡一笑,知道龍顏實在安慰自己。龍顏又接着道:“其實,剛纔我也是想動手的,只不過實在下不了手去碰那團肥肉。幸好你幫我動手了。”然後龍顏回過頭,輕輕吐了吐舌頭,然後笑道:“告訴你一個小祕密,你是第一個爲了我而打架的男生哦,謝謝你啊!”

葉風輕輕一笑,沒有再說什麼。但是突然間,心情好像好了很多。

兩人不停趕路,由於速度不快,這次倒沒有休息。幾個時辰之後,他們終於與羅老大等人匯合。見兩人無恙,羅老大大喜,吩咐手下去煎藥,然後向他們詢問事情經過。龍顏詳細地講了經過,衆人大呼好運氣。

“這邊沒發生什麼事吧?”葉風問道。

羅老大面色凝重,道:“恐怕不太樂觀!” 原來昨天傍晚,羅老大發現不遠處有人監視,當他試圖交談時,那人又迅速離去。羅老大一走,他又回到原處不動,直至現在還在那裏。葉風一見,果然在不遠處有人停留,卻不靠近,像是在觀察他們的行動。

“我們應該是被盯上了!這個人是在監視我們的行蹤。”葉風沉吟道,心中暗想,不知是一般強盜,還是衝着紅晴來的?不管是哪一種,來的都不是時候啊!羅老大也是面露難色,但問題是現在有不少病患,就連移動也是有難度的,何況擺脫那人?

“不如先擒住那人?”龍顏建議道。

羅老大擺擺手,“我們也想過這樣,但那人專門是在監視的,速度和反應都是一流。若是單打獨鬥自然不怕他,但若是想擒住他,只怕也不容易。”

就在說話間,那人立身站起來,騎着駱駝離去。龍顏和羅老大感到詫異,這時葉風突然道:“有人接近我們,至少有三十人以上。而且來的都不是一般人!”

三四十人騎着駱駝,踩着沙塵奔騰而來。激揚的沙子模糊了他們的身影,卻也似一股無形的煞氣,刺激着人們的恐懼之心。不一會兒,三十多匹駱駝齊齊停在商隊面前,駱駝一勒即停,似乎經過相當的訓練。幾十人包圍住商隊,盡皆神采飛揚的漢子,此時虎視眈眈地看着他們。

就算羅老大久歷大風大雨,此時也難免神色凝重,畢竟這麼多年來,這算是最大的困境了。強盜爲首的是一個四十多歲的獨眼漢子,身材高大,長衣被鼓鼓的肌肉撐起,顯得相當健壯。從他的氣息來看,竟是一個凝形境八階的高手。只是葉風感受到,這人的氣息似乎有些虛浮,似乎有些什麼毛病在身。

只聽得獨眼漢子冷冷開口:“誰是領隊?”

羅老大聞言,整整衣服,上前一步,略一拱手,道:“小弟羅昊。正是這支商隊的負責人。”

獨眼漢子冷冷瞧了羅老大一眼,便打量着商隊的人。羅老大見狀,恭聲道,“這位兄弟,小弟在束哈爾沙漠行走多年,一直循規蹈矩,但難免有所疏忽,還請各位兄弟多多包涵。這樣吧,小弟留下一半貨物給各位兄弟做見面禮,大家交個朋友。你看可好?”

獨眼漢子又看着羅老大,緩緩搖頭。龍顏心中一緊,看樣子是衝着紅晴而來的可能性比較大了。她往葉風看了一眼,葉風皺着眉,看着獨眼漢子,卻不知道在想什麼。

羅老大見狀,試探地說:“小弟也是小本生意,兄弟可否行個方便,讓小弟不至血本無歸!小弟感激不盡!”

獨眼漢子沒有開口。羅老大心裏嘆了口氣,心想罷了,錢財是身外之物,性命纔是最重要的。便道:“倒是小弟小氣了。這些物事便送給各位兄弟了,只要給小弟等人留些清水食物便可!”羅老大心裏肉痛,畢竟損失一批商品駱駝事小,只怕有這幫兇神惡煞在這,以後再也做不了這條生意了。

獨眼漢子看着羅老大,又搖了搖頭。

衆人大駭,心中更是大怒。一般商隊肯把財物交出,劫匪便應放過他們一條生路。這叫盜亦有道。若是沒有清水,在這沙漠之中無疑無一人能活着出去。這等於生生斷了他們的活路。

羅老大眼中也是閃過一絲怒火,但他畢竟是見過世面的,看了一下數十個凶神惡煞的強人,努力壓制心中怒氣,又開口道:“這位兄弟,我們也是出來混口飯吃,你連條活路都不給,恐怕我們這個朋友很難做下去吧?”話語中蘊含着若是搶匪逼急了,便玉石俱焚的意思。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