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就別再相互爭當責任了,眼下還是快些想辦法擊退來敵!”一個女聲嗔道。

0

劍出如風轉頭,看到是個亭亭玉立的小姑娘,略有些眼熟,呃。

原來是長孫妹子啊,靠,一個月不見,又長大不少,女大十八變啊,已經完全成長了啊,沒有機會養成了……

靠,這當口,還有閒情去想養成好看的小說!

長孫無忌點頭下令道:“弓箭手,上牆!”

守城士兵們紛紛返回太守府,王不二朝劍出如風下跪行禮道:“屬下無能……”

劍出如風一揮手,說道:“不能怪你,快些想好辦法守城!”

王不二連忙又跳上牆頭,拿起一把弓箭準備射殺靠近的攻城士兵。

此時,世界頻道置頂消息愛上一條蛇:“劍出兄弟莫慌,哥哥我來助你!”

頓時受到一些粉絲的星星眼,兩年時間,愛上一條蛇早已經成長成爲大傢俬底下公認的第一高手,也是收穫粉絲無數。

當然也有許多看不順眼的,此時紛紛出言吐槽。

世界頻道置頂消息霧裏看花:“毒蛇控你能夠再無恥點麼,分明就是想要搶我們boss!”

愛上一條蛇被說中心事,只能無語。

萌妃天下無敵 而世界頻道卻是又一番熱鬧:“什麼boss,什麼boss?”

霧裏看花一愣,現自己說漏了嘴,這一下又提醒了多少人衝過來搶羅藝!

他收住嘴,可襄陽何等多人,哪還需要他再解釋,頓時玩家們紛紛傳送襄陽。

天狼星對於這傢伙是一陣無語,好在面對這種情況,他們蒼穹幫也早已經習慣了,每次野外boss競爭,全都是搶出來的,而蒼穹幫在全服那麼多幫派中,能夠保證40%的機率搶到,可見其實力。

除此外,築幫佔有25%的機率,也是由於天狼星的額外照顧因素在內全文字小說。

輪迴和霸氣逼唐各自佔有15%的機率,除去這四大幫派,其它幫派搶到boss的機率全加起來也只有5%。一般都是佔據了先機,先遇到boss刷新,然後偷偷的殺掉。

玩家們紛紛傳送襄陽,一但到達襄陽,無疑便是爲劍出如風的守城事業貢獻出一份力量。

當然也有些玩家搞不清楚情況,殺掉守城士兵的。不過這機率隨着劍出如風下令回防太守府後大大被降低。

永清縣縣令張世康和周芷惠已經隨着大隊進入襄陽城,眼前的景況讓張世康微微皺眉,不悅說道:“這些冒險者螳臂當車,卻還樂此不疲,真正煩人。”

周芷惠淡淡一笑,說道:“一切豈非早在意料之中,這些人從不曾將生死真正放在眼裏,現在開始實行對策吧。”

張世康點點頭,哈哈笑道:“一切都在周姑娘的掌控之中呢,這次真正多虧是周姑娘,先是請來羅藝將軍幫忙,又替我出謀劃策,料事如神……”

說話之間,手中羽扇朝前一指。

身周士兵們會意,天空中旗幟舞動。

玩家們無法理解這是什麼舉動,這其實是古代戰爭中指揮的一個方法,在古代,沒有現代那樣的通訊設備,戰場上團成一亂,哪裏可能如電視上一樣真的用喊來指揮軍隊,基本都是用暗語,用的最多的就是旗語。

城中士兵們已經明白過來,突然本陣中已經分出兩隊人,一隊直殺向傳送點,另一隊則是撲向了復活點!

世界頻道玩家們紛紛驚呼:“我操,這些士兵,沒有主動攻擊他們也殺!”

“媽的,怎麼纔剛傳送過來就掛了好看的小說!”

國戰系統雖然說開啓了一個多月,但那只是從玩家們開始攻城的階段說起,而真正完全開啓的國戰系統,其實是今天。

第一次真正面對npc攻城,所有一切玩家們根本沒有經歷過,也從來就沒有想到過npc居然這麼狠。

天狼星到底是大人物,見過大世面,此時凝思道:“npc掌控了傳送點,其它玩家已經沒辦法過來了。”

而此時,輕舞飛揚收到信息,帶來更不妙的訊息,說道:“不僅僅如此,連復活點也有相當數量的士兵看守住!據傳來的訊息,那是一隊弓箭隊,任何玩家想要離開都會被士兵射殺。”

復活點的情況略有些難以掌控,畢竟玩家們復活後有兩分鐘的無敵時間免疫一切傷害,但npc派出的弓箭隊硬是將玩家圈圍在復活點裏面,一但復活點的玩家人數過一定數量,玩家死亡後將不會在襄陽復活,而是會其它城池隨機復活。

在所有玩家沒有料到,原本以爲只是來看看熱圍,當然順便或許狗屎運爆還能撿到點boss爆出的裝備。可萬萬沒有想到npc居然做的這麼絕,讓他們現在居然是想離開都沒有辦法離開。

而在太守府外,攻城士兵們已經展開滅絕人性的屠殺,任何玩家都被毫不留情的斬殺送到復活點,復活點瞬間滿人,接下去就復活在其它城市。

而在復活點復活的玩家還想組織一場突出重圍的好戲,結果是被士兵們一輪射殺,再次送回復活點……

有不少玩家足夠明智,當機立斷下線纔算是免去一死,下線,這真是任何npc都無法阻止的神技。

但不管如何,看上去npc確實已經完全掌控了整個襄陽城的局勢,還有不少級高手如四大幫派有組織有紀律的人此時已經都是在太守府周圍會合。 不需要多少時間,攻城方就已經掌控整個襄陽城,團團圍住太守府全文字小說。

而太守府內,此時擠滿前來幫忙的各路高手。

劍出如風無語哽咽,上世界頻道道:“各位大哥不遠千里前來幫忙,劍某感激涕零,來世當做牛做馬以報!”

頓時惹來無數人嘻笑怒罵。這前來幫忙的,除了蒼穹幫的天狼星,或者再加上不知存什麼心思的輕舞飛揚,其它人到來完全跟劍出如風沒有什麼關係。

更多的此時顯得有些暴怒,本來以爲是來看熱鬧,順便能撿個便宜當然最好,可萬萬沒想到,npc居然也會地圖炮攻擊,所有玩家都成爲他們進攻的目標,此時隨時可能死亡掉級,偏偏還無處可逃,心情那是極度不爽的。

而此時,劍出如風和天狼星輕舞飛揚等人已經會合,彩虹魅影驚道:“沒想到系統這麼狠,老瘋子這玩的是哪一齣,想把玩家們趕盡殺絕麼!”

彩虹魅影,現實中是大明星舒琴,是彩虹遊戲的代言人。

不過她在遊戲裏也是不拘於那種裝場面的類型,而是以比較貼近玩家的姿態進行着遊戲,比如說跟着玩家一樣都喊彩虹網絡科技有限公司的總經理林素風爲老瘋子。跟玩家們打成一片,頗受玩家們的喜愛。

劍出如風愁眉苦臉:“看來老瘋子確實是想要把我趕盡殺絕。”

輕舞飛揚冷冷道:“這個時候還在那裏說些沒用的,還是想想有沒有辦法處理眼前的事情吧好看的小說。”

劍出如風嘆息道:“要是能夠想出辦法,哪裏會淪落到如今的狀況。”

天狼星笑道:“我倒是從來不擔心什麼情況,按照以往的經驗,在這種時候,正是月神出現拉風頭的時候啊,月神一出,誰與爭鋒!”

此言一出,頓時得到大家的贊同。

劍出如風這才恍然,爲什麼一個攻城能夠惹來這麼多玩家,感情他們不是衝着劍出如風來,也並不是衝着羅藝這個**oss來,更多的人是想來要現場一觀月神的風采啊!

劍出如風無奈道:“各位這就有所不知,月神在之前攻打襄陽一戰中被陳皓星偷襲受重傷,這段時間一直在閉關回復,預計要明天才能夠復元,今天是萬萬不會出手的。”

“還有這等事!”衆人大驚。

“陳皓星是正義的代表,堂堂一代大俠怎麼可能做出這樣的事!”立即有陳皓星的粉絲出面反駁。

陳皓星的鐵粉,當然就是他的師弟愛上一條蛇。

劍出如風撇撇嘴,心說你的智商得是停留在哪個階段,堂堂高官二代,居然還這麼天真,說出來真沒人信啊。

相比於陳皓星的粉絲,顯然還是迷戀月神的人要更加多得多,立時惹來一大片義憤填膺:“什麼,陳皓星居然做出這麼無恥的事情,回頭就殺上盟主府把他給滅了!”

那殺氣騰騰的模樣,簡直就是說出要做到,一副拼命三郎的模樣,邊上還是有冷靜的玩家,此時淡淡說道:“原來你們這麼厲害,不如先把眼前這個羅藝給解決了,他比陳皓星還低二十級呢,應該不難吧?”

猶如一盤冷水潑下,那些叫囂狠的立即倒縮回去好看的小說。

實在是這遊戲npc的實力太逆天啊,180級傳奇羅藝,恐怕是集齊世界排行前五百的玩家才能夠拿下。

至於陳皓星那種級別,玩家們很懷疑,系統是不是設定了,那幾位最強者是不是設定爲無敵狀態,玩家完全是不可戰勝的。

因爲之前無論是陳皓星還是楊思月,所展現出來的實力,都是秒玩家的,而且一秒就是一大片的。

天狼星微微皺眉,說道:“這畢竟只是個遊戲,我覺得系統肯定不會出一個玩家們無法解決的問題出來,只是現在我們沒有抓到關鍵點,只要抓到這個關鍵點,相信破解眼前的困局並不難。”

輕舞飛揚冷笑道:“當然有破局的辦法,系統當然不會出個玩家無法解決的問題,系統的目標只是要坑玩家錢,所以破局的辦法就是投錢。”

天狼星眉毛一揚:“怎麼投錢?”

輕舞飛揚說出三個字:“僱傭兵轉換。”

看客默默吐槽:是五個字。

天狼星眼光一閃,嘆道:“原來如此。這就是國戰系統的真義?”

周圍一陣默默無語,網絡遊戲的最終奧義,當然就是圈錢,玩家們可以抱怨,卻毫無辦法,當有一天網絡遊戲不能再圈錢,相信那遊戲離關服就不久了。

劍出如風聽着輕舞飛揚的話語,卻是若有所悟,想起來一些事情。

網絡遊戲當然要圈錢,但如果是一款只能用錢來解決的遊戲,那遊戲也不可能紅火多久,彩虹作爲一款能夠十年還熱門的遊戲,製做的還是相當不錯的全文字小說。

比如說各個隱藏副本,劇情副本,甚至傳奇副本,只要裝備足夠好當然可以通關,但哪怕是普通人,比如以前的劍出如風,裝備垃圾,可只要能夠掌握其中的小竅門,依舊可以輕鬆通關那些在外人眼中高難度的副本。

這也是爲什麼彩虹遊戲能夠一紅十年的緣由所在,也是總經理在屆嘉年華表演說時,說及他堅持了十年的遊戲平衡展之道。

眼下這個活動,肯定也是有着小竅門不曾掌握!

眼下大敵當前,劍出如風卻竟然沉下心來,好好的思討是否能夠找出攻城的訣竅所在。

“依我來看,這士兵倒也罷了,唯獨難搞的是羅藝那傢伙,果然不愧是歷史名將,傳奇級npc,哪怕我們幾十個人圍攻都拿他沒半點辦法。”

霧裏看花說。

這傢伙可一貫是出名的嘴巴厲害,手上不行,幾萬的百級士兵完全不被他放在眼裏。

不過他這次說的倒確實不錯,要知道剛纔圍攻羅藝的五六十個人,那可不是普通的玩家,而是雲集了血舞蒼穹幫和築幫兩個幫派所有的高手,相當於彙集了世界百分之八十的高手,面對羅藝也只能是且戰且退。

“依我估計,只要能夠是拿下了羅藝,這些攻城士兵應該會士氣大亂而撤退。”小李飛刀猜測說。

“不如這次我們大家就全員聯手,一起把這**oss給斬了怎麼樣!”天狼星提議。

笑蒼天嘆息道:“天狼幫主這意思是讓我們都給你打工啊!”

一時全場無語,這句話可不是胡語亂說,哪怕是外界稱爲四大幫派,哪怕是兩年時間來三個幫派全部都得到了長足的展,可真論起來,血舞蒼穹幫依舊是當之無鬼的第一,雲集了世界排行至少一半的高手,如果是萬衆一心打boss,最終boss死亡時按照輸出最多來算歸屬,毫無疑問的暴出來的東西肯定直接進入天狼星的包包全文字小說。

天狼星默然,這是網遊的根源禍亂所在,殺boss不是爲了殺boss的快感,大家都是奔着殺死boss後爆出的裝備而去的,要是真能萬衆一心殺boss,那遊戲也就失去樂趣了。

關鍵時刻,還得是不笑星站出來,說道:“不如來個計分制如何,裝備或許我們幫主得,但所有參於輸出的朋友我們都會根據輸出給予一定的回饋!”

這也是網遊中時常用到的法子,爆出裝備後分紅嘛,不過以前的蒼穹幫一幫獨大,還真沒跟其它幫派分過紅。

彩虹魅影嘻嘻一笑,道:“未知是天狼幫主打算給多少分紅?”

天狼星一頓,呵呵笑道:“百分之一的傷害一萬如何?”

琴心吐了吐舌頭,讚歎道:“那爲殺這羅藝,天狼幫主要投百萬之巨啊,厲害,足能抵我一年的代言費呢,這買賣成交了,我願意幹!”

此言一出,在場的玩家們紛紛都是相顧,眼神交流,或者說用私信交流。

琴心雖然不是築幫的幫主,但在平常時她參於外交挺多,他所說出的話基本就代表了築幫的立場,眼下是要站在蒼穹幫這一邊。

這並不是很意外的事情,這兩年來蒼穹幫和築幫聯手那也不是一次兩次了。

至於天狼星所說的分紅,百萬對於普通玩家而言確實天文,但眼下在場的神豪土豪那可不少,其實還真沒幾個人會真的看中天狼星的分紅。

看着眼前局面略有僵持,大家理論上來講都是爲幫劍出如風守護襄陽而來,劍出如風不出面可實在有些說不過去好看的小說。

劍出如風當下便是忙說道:“若是此次能夠成功擊殺羅藝守住襄陽城,每位幫忙擊殺羅藝的玩家,我都贈送寶馬一匹,僱傭兵武器十把!”

僱傭兵武器,寶馬,眼下都可是劍出如風的壟斷資源,開啓國戰系統後的大熱物品,這一份出手可也不輕。

笑蒼天眨眨眼,終於是哈哈一笑,說道:“竟然是劍城主難得也大出血,那我們就一起奮鬥一回吧!”

有笑蒼天表態,那情況可以說就很不相同,立即得到十大幫派幫主的紛紛響應。

莫言無敵眼光閃了閃,終於還是沒有多說什麼,算是默認這個建議。

頓時霧裏看花又淡定不能了。

世界頻道置頂消息霧裏看花:“哇,全服所有高手聯手一起要斬殺**oss羅藝,好期待那勁暴的一面,記者快來錄像!”

信息瞬間傳遍全一個角落,世界頻道的熱鬧已經不用多說!

不需要多少時間,攻城方就已經掌控整個襄陽城,團團圍住太守府。

而太守府內,此時擠滿前來幫忙的各路高手。

劍出如風無語哽咽,上世界頻道道:“各位大哥不遠千里前來幫忙,劍某感激涕零,來世當做牛做馬以報!”

頓時惹來無數人嘻笑怒罵。這前來幫忙的,除了蒼穹幫的天狼星,或者再加上不知存什麼心思的輕舞飛揚,其它人到來完全跟劍出如風沒有什麼關係。

更多的此時顯得有些暴怒,本來以爲是來看熱鬧,順便能撿個便宜當然最好,可萬萬沒想到,npc居然也會地圖炮攻擊,所有玩家都成爲他們進攻的目標,此時隨時可能死亡掉級,偏偏還無處可逃,心情那是極度不爽的好看的小說。

而此時,劍出如風和天狼星輕舞飛揚等人已經會合,彩虹魅影驚道:“沒想到系統這麼狠,老瘋子這玩的是哪一齣,想把玩家們趕盡殺絕麼!”

彩虹魅影,現實中是大明星舒琴,是彩虹遊戲的代言人。

不過她在遊戲裏也是不拘於那種裝場面的類型,而是以比較貼近玩家的姿態進行着遊戲,比如說跟着玩家一樣都喊彩虹網絡科技有限公司的總經理林素風爲老瘋子。跟玩家們打成一片,頗受玩家們的喜愛。

劍出如風愁眉苦臉:“看來老瘋子確實是想要把我趕盡殺絕。”

輕舞飛揚冷冷道:“這個時候還在那裏說些沒用的,還是想想有沒有辦法處理眼前的事情吧。”

劍出如風嘆息道:“要是能夠想出辦法,哪裏會淪落到如今的狀況。”

天狼星笑道:“我倒是從來不擔心什麼情況,按照以往的經驗,在這種時候,正是月神出現拉風頭的時候啊,月神一出,誰與爭鋒!”

此言一出,頓時得到大家的贊同。

劍出如風這才恍然,爲什麼一個攻城能夠惹來這麼多玩家,感情他們不是衝着劍出如風來,也並不是衝着羅藝這個**oss來,更多的人是想來要現場一觀月神的風采啊!

劍出如風無奈道:“各位這就有所不知,月神在之前攻打襄陽一戰中被陳皓星偷襲受重傷,這段時間一直在閉關回復,預計要明天才能夠復元,今天是萬萬不會出手的。”

“還有這等事!”衆人大驚全文字小說。

“陳皓星是正義的代表,堂堂一代大俠怎麼可能做出這樣的事!”立即有陳皓星的粉絲出面反駁。

嬌妻撩人,腹黑警官嫁不得 陳皓星的鐵粉,當然就是他的師弟愛上一條蛇。

劍出如風撇撇嘴,心說你的智商得是停留在哪個階段,堂堂高官二代,居然還這麼天真,說出來真沒人信啊。

相比於陳皓星的粉絲,顯然還是迷戀月神的人要更加多得多,立時惹來一大片義憤填膺:“什麼,陳皓星居然做出這麼無恥的事情,回頭就殺上盟主府把他給滅了!”

那殺氣騰騰的模樣,簡直就是說出要做到,一副拼命三郎的模樣,邊上還是有冷靜的玩家,此時淡淡說道:“原來你們這麼厲害,不如先把眼前這個羅藝給解決了,他比陳皓星還低二十級呢,應該不難吧?”

猶如一盤冷水潑下,那些叫囂狠的立即倒縮回去。

實在是這遊戲npc的實力太逆天啊,180級傳奇羅藝,恐怕是集齊世界排行前五百的玩家才能夠拿下。

至於陳皓星那種級別,玩家們很懷疑,系統是不是設定了,那幾位最強者是不是設定爲無敵狀態,玩家完全是不可戰勝的。

因爲之前無論是陳皓星還是楊思月,所展現出來的實力,都是秒玩家的,而且一秒就是一大片的。

天狼星微微皺眉,說道:“這畢竟只是個遊戲,我覺得系統肯定不會出一個玩家們無法解決的問題出來,只是現在我們沒有抓到關鍵點,只要抓到這個關鍵點,相信破解眼前的困局並不難。”

輕舞飛揚冷笑道:“當然有破局的辦法,系統當然不會出個玩家無法解決的問題,系統的目標只是要坑玩家錢,所以破局的辦法就是投錢。”

天狼星眉毛一揚:“怎麼投錢?”

輕舞飛揚說出三個字:“僱傭兵轉換好看的小說。”

看客默默吐槽:是五個字。

天狼星眼光一閃,嘆道:“原來如此。這就是國戰系統的真義?”

周圍一陣默默無語,網絡遊戲的最終奧義,當然就是圈錢,玩家們可以抱怨,卻毫無辦法,當有一天網絡遊戲不能再圈錢,相信那遊戲離關服就不久了。

劍出如風聽着輕舞飛揚的話語,卻是若有所悟,想起來一些事情。

網絡遊戲當然要圈錢,但如果是一款只能用錢來解決的遊戲,那遊戲也不可能紅火多久,彩虹作爲一款能夠十年還熱門的遊戲,製做的還是相當不錯的。

比如說各個隱藏副本,劇情副本,甚至傳奇副本,只要裝備足夠好當然可以通關,但哪怕是普通人,比如以前的劍出如風,裝備垃圾,可只要能夠掌握其中的小竅門,依舊可以輕鬆通關那些在外人眼中高難度的副本。

這也是爲什麼彩虹遊戲能夠一紅十年的緣由所在,也是總經理在屆嘉年華表演說時,說及他堅持了十年的遊戲平衡展之道。

眼下這個活動,肯定也是有着小竅門不曾掌握!

眼下大敵當前,劍出如風卻竟然沉下心來,好好的思討是否能夠找出攻城的訣竅所在。

“依我來看,這士兵倒也罷了,唯獨難搞的是羅藝那傢伙,果然不愧是歷史名將,傳奇級npc,哪怕我們幾十個人圍攻都拿他沒半點辦法。”

霧裏看花說。

這傢伙可一貫是出名的嘴巴厲害,手上不行,幾萬的百級士兵完全不被他放在眼裏全文字小說。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