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是只瞧得起格瑞,只跟他打嗎?

0

這會咋就打起雷獅了?

嗷,雖然現在雷獅是我了。

嘉德羅斯一棍子掄了過來,我反應迅速地往後跳了一步,而我剛剛所站的地方已經凹陷,砸出了一個窟窿來。

我:???

您這次咋就打得那麼狠?

不是,雷獅惹你什麼了?

默默為雷獅點了個蠟……不,現在應該為我自己點蠟了。

霸道而又強力的元力迸發出來,刺著我的皮膚有些生疼。

無奈之下,我也只能夠運起元力保護一下自己……還有反抗了!

可是,我還沒有完全習慣雷獅的打鬥方法,估計……

騰在半空中的我下意識地去看帕洛斯他們,他們正目不轉睛地看著我與嘉德羅斯的打鬥,似乎也沒有要幫忙的意思。

也只有卡米爾有些擔憂地喊了一聲:「大哥!」

卡米爾欲要上前幫忙,卻被雷德二人擋住了。

我咬牙。

如果再這麼下去,真的就要露餡了。

嘉德羅斯這傢伙咋就那麼喜歡砸場子?

「哼,跟我打還有心情顧著別人嗎?」嘉德羅斯言語帶著輕蔑,金色的眼睛倨傲,彷彿是看著什麼不堪一擊的小蟲子。

可是,現在哪顧得那麼多。

不打也要打了。

抓緊了些雷神之錘,運氣元力,將雷電匯聚於其上,剛要砸下嘉德羅斯的時候。

嘉德羅斯不知道為什麼比我還快了一步,直接將我的雷神之錘打飛。

完了!我腦海中只有這兩個字。

雷神之錘離手,我所迸發出的元力波動也因此改變——完全變成原來自己的元力波動了!

心頭突了一下,連忙收起元力,落地。

卡米爾他們也注意到這邊的狀況。

我咬牙,將手微微一抬,雷神之錘完全回到了自己的手中,才完全定了下來。

然而,此時的嘉德羅斯也跟著落到了地面上,他背著大羅神通棍,完全沒有要打的意思,金色眸子的輕蔑也盡失,淡淡的,似乎有什麼情緒暗涌著。

他朝我走來,但我不會因此放下警惕,哪怕他是不屑偷襲別人的人。

走到我的身側,他完全頓住了腳步,說道:「原來是這樣。」

他的聲音低沉,帶著點磁性,讓我在一瞬間頭皮發麻。

說完這五個字,就領著雷德他們走了。

他知道了。

我內心毫無波瀾地想著。

轉過身,看著嘉德羅斯的背影沉默不語。

所以,他來找雷獅,是為了確認這件事?還是因為以為雷獅殺了我來報仇?

不管怎麼看,也不像是後者。

如果自己死了,嘉德羅斯大概是面帶譏諷地說道:「蟲子會死是必然,我又怎麼會為一隻蟲子報仇?可笑。」

一時間,心中複雜無比。

確認了我還活著,然後呢?

抿嘴,我似乎嘗到了一絲的苦澀味,麻了整個舌頭。

佩利最先跑到我的跟前,疑惑道:「怎麼就不打了?」

「雷獅老大,你可不可以滿足我一下我們的好奇?說說嘉德羅斯剛剛說了什麼,然後就罷手?」帕洛斯的話將我從思緒中扯出。

可我最先的目光不是落在二人的身上,而是在二人身後的卡米爾。

卡米爾小跑到我的面前,定定地看著我,藍色的眼睛深邃,讓人捉摸不透,話語中也沒有什麼情緒:「大哥,你沒事吧?」

他這是發現了嗎?

但也依然裝著一副樣子。

目光抬了抬,最先映入眼帘的是帕洛斯。

頓時,我也就明白了卡米爾的行為。

我似笑非笑地說道:「雷雲勾搭上了嘉德羅斯,現在她死了,自然也就來找我茬,只不過,我的力量在他面前太弱,他也就連打的慾望都沒有了。」

一個十分合理的理由——也只不過是說了他們都知道的其中一個答案罷了。

今天閑了一天,玩一上午手機,睡一下午,晚上開始碼字,感覺人生都變得美好了 餐飲區。

一個雷獅海盜團就分成了兩個小隊。

帕洛斯和佩利一起去吃油炸的東西和烤肉去了。

而我,帶著卡米爾去酒吧那邊。

我點了份啤酒,卡米爾點了一份蛋糕。

他目不轉睛地盯著我喝下半杯啤酒。

我感覺有些好笑。

他這是在看我是不是勉強嗎?

很可惜的是,我沒有如他的所願。反而一副悠哉地喝。

「四殿下?」卡米爾試探性的語氣說著。

我挑眉。

久未的稱呼……

這傢伙,叫雷獅倒是一口一個「大哥」,叫我就一口一個「四殿下」。

不過,我也不屑與他那麼親密。

到底是一個私生子罷了。

我淡淡地「嗯」了一聲。

「大哥在哪?」

「在一個地方蹲著。」我撐著下巴,饒有趣味地看著卡米爾。

他也如我所願,露出了一個讓人滿意的表情。

「別激動嘛,你不是想你大哥回來嗎?但這是有條件的,只要完成了,我就放了雷獅,畢竟雷獅可是與我血脈相連的親哥哥吶,我怎麼會害他呢?你說是不是?卡米爾?」這樣的話,說出來連我自己都不相信。

什麼狗屁血脈相連。

「什麼條件?」他倒是立即冷靜下來了。

這讓我有些意外。

「把帕洛斯還有佩利都殺了,相信你也一直很想把他們兩除掉吧?如果沒有雷獅的阻止的話。」

「那樣做對你有什麼好處?」

「削弱雷獅的……嘛,也不算,就是看他們兩個像個蒼蠅一樣嗡嗡很討厭。」

「我記得沒錯的話,他們兩幾乎沒在你面前出現過。」

「嘖,你這小孩……心思不要那麼多,會不快樂的。」

「……」只是比雷雲小几個月的卡米爾沉默。

「怎麼樣怎麼樣?」我催促著他。

「你在騙我,解決了他們,你的下個目標就是我。」卡米爾十分肯定地說道。

被戳中心思的我,完全不慌,很平靜得要命。

自己也早就料到會被卡米爾看穿。

我拿起啤酒,喝了一口,繼續說道:「那起碼,我是最後才解決你,畢竟解決他們兩個還不弄出聲響,也是需要你的幫忙,說不定,以你的聰明才智,能夠從我的手中逃走,甚至把不知在何處的雷獅給救出來。」

我嘴角勾起一個弧度,有些輕蔑地看著卡米爾:「如果你不願意,我也不介意先把你第一個解決掉。」

卡米爾的藍色眼睛透露出一股危險的意味:「你不會。」

我確實不會,那樣了不就在帕洛斯的眼中坐實了「我不是雷獅」這麼一個事實嗎?

頓了一下,我噗呲地笑了一聲:「嘛,到底怎麼樣?」

他沉默。

霸道音律淺淺愛 「關於我不是真雷獅這件事,相信你也不想讓帕洛斯和佩利這兩個人知道吧?」我悠悠地說道,手指摩挲著玻璃啤酒杯。

「好。」卡米爾定定地看著我。

滿意著他的態度,心中卻疑惑著。

意外,卡米爾對我的態度似乎沒我想象中地那麼糟糕,這是為什麼?

絞盡腦汁也得不到一個答案,最終便放棄了。

我自認為自己不是一個喜歡鑽牛角尖的人。

想著有卡米爾的幫助,我覺得大概後天就可以完全完成我所想要的結果了。

然而……

事實卻不是那個樣子的樣子——

我咬牙,捧著牌的右手把爆出了點青筋,似乎就此要把牌給徹底揉成團。

「請不要破壞道具,否則副本闖關失敗,失敗后扣除一半的積分,警告一次!」獃獃的聲音響起,言語所說的是鐵板板上的事實。

佩利悄悄湊到帕洛斯的耳邊說:「感覺老大最近很暴躁啊。」

「嗯。」對此,帕洛斯只是平淡無奇地回答了一個字,大概是吃夠教訓了。

我壓著怒火,對身側的卡米爾說道:「你可以解釋一下這是怎麼一回事嗎?」

卡米爾臉上沒有一絲的情緒波瀾,看了一眼我,接著又把目光放在了手中的牌上。

這傢伙,是沉迷其中了?!

我覺得自己有些上氣不接下氣。

說好的今天搞佩利和帕洛斯呢?!

大騙子!

「不要著急四……大哥,這是意外。」卡米爾輕描淡寫地說出了這樣的話,「到你了,大哥。」

我冷「哼」,不得認真地去看牌,不耐煩地甩出一對數字。

他們三人接不了著牌,隨後,我像是放鞭炮一樣,一連串地放出幾組牌。

不過幾個呼吸的時間,我手上就已經沒有牌了。

卡米爾:……

帕洛斯:……

佩利:???

帕洛斯露出一個討好的笑容:「沒想到老大還會打牌,要是去賭錢的話,應該能賭贏很多錢。」

這兩者有什麼特殊的關聯嗎?

心情極其不好的我,壓根沒有把他的話放在心上。

直接起身,正要去下一關,忽然頓下:「勸你們也快點結束,不然……」

我釋放了些元力,噼里啪啦的藍色電光繚繞在我的手上。

帕洛斯笑容依舊:「好的老大。」

佩利就有些慫慫的感覺:「是,老大。」

卡米爾反倒沒有說話了。

這小孩心思縝密,心裡必然有數,我也就不去多說些什麼,直接在下一關等他們完成。

不知怎地,今天從一開始就感覺有點怪異……卻又說不出怪異在哪裡。

慢慢的,那份怪異,轉換為了絲絲的不安。

為什麼不安?

有不好的事情會發生?

不對,這次不小心掉進來的關卡,並沒有像上次我和嘉德羅斯所闖得那麼難——甚至像是特地讓我們一起玩個遊戲什麼的。

為的就是增進感情?

我莫名奇妙地想著。

而接下來的關卡,也確實印證了這點。

看著腳下的飛行棋地圖,還有那個跟人一樣大的骰子。

我陷入的沉思。

而佩利,似乎是我們之中玩得最開心的了。

「快快快!到帕洛斯了,下一個老大!」

我:……

卡米爾:……

帕洛斯:……

直到我用元力甩到一個點,我才發現,原來,「地獄」才真正開始。

每當我滿懷開心甩到五或者六的時候,卻又突然變成了一。

這特么是耍我?!

直到:「不樂在其中的參賽者擁有的特殊buff!所以請在場的參賽者要心懷快樂才能成功完成這次副本喔!」

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