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你是那個瘋子!!”

0

秦守淡淡的擡起白骨面具下的血色眼睛,淡淡的說道:“你的那兩個兄長都被我幹掉了,現在你還想挑戰我麼?是打算替它們把報仇麼?”

臥槽!真的是啊!

銀月狼王快要哭了,此時小心肝嚇得都快撲通撲通的跳出喉嚨眼了,銀月狼王那碩大的百丈身軀驚恐至極的模樣清晰的被所有人和己方的狼羣看在眼裏,紛紛都是吃驚不已,到底是什麼纔會讓這尊貴的獸王受驚到這種程度?!

銀月狼王都快跪倒在地上了,內心早就是淚流滿面,怎麼老狼我這麼倒黴啊!那瘋子不是走了麼,怎麼又碰見了!

“不不不不……尊貴的瘋子……啊不是,閣下,大人……啊啊啊……我也不知道叫什麼,總之,一切都是個誤會,誤會啊!!!”銀月狼王聲音帶着哭腔,哀嚎不已,此時悔得腸子都快青了,暗恨自己爲什麼警惕心那麼弱,一開始就聞到熟悉的味道了,怎麼早就沒有認出來,要是真的認出來,避得遠遠的不就好了,哪還有這罪受啊!

爲兩個兄長報仇?別特麼還玩笑了!老狼逃命還來不及呢!

報仇?!那純粹是找死啊!

百丈高的銀月狼王的獸身立刻化作一縷流光落在秦守面前,赫然是個賊眉鼠眼的白袍中年人,星辰階位的魔獸口吐人言,而聖域魔獸可以化作人形,此人面容有些猥瑣,但是眉宇間帶着些許威嚴,此時點頭哈腰謙卑無比的站在秦守面前,看着頗爲齷齪,看到這一幕,三大狼羣上萬只魔狼都凌亂了,一個個慘綠色的眼珠子都瞪圓了。

傭兵團的大漢們一個個都是目瞪口呆,南宮傲難以置信的倒抽涼氣,南宮燕美眸異彩漣漣。

“你剛纔不是說讓我跪倒對你膜拜麼?這還有誤會?”秦守收了須佐能乎,龐大的赤紅色的骷髏悄然散去,但是秦守本人站在銀月狼王面前,給予的壓力也是相當的大,銀月狼王是噤若寒蟬,冷汗直冒,以前這個瘋子就是個十足的殺星,一對一能幹掉獸王,現在是一對八,能完勝八位獸王,它是活膩歪了纔會故意惹上秦守。

“饒命!饒命啊!”銀月狼王哭喪着臉,心頭暗恨,倒了八輩子的血黴了,自己閒着沒事不早回領地,在外面晃悠啥,沒準過上一晚上,這瘋子就走了啊,自己偏偏撞了上來,現在想想,那聖域血肉的氣息肯定是秦守帶來的,這還用想,人家身上有着二十多隻獸王的魔晶和肉身啊,隨隨便便烤的肉都是聖域魔獸的肉啊!很可能下一次打牙祭吃的就是自己銀月狼王的肉啊!

想到這裏,銀月狼王一把鼻涕一把淚。

“求求您高擡貴手,現在我們月之狼族的三大獸王只剩下我一個了,三萬的族羣都需要我的庇護,我要是死翹翹了,三大族羣都要遭殃啊!恐怕從此就要被滅族了啊!”銀月狼王哀嚎道。

所有人和狼羣再次震驚,這堂堂聖域的強大魔獸狼王,竟然一把鼻涕一把淚的跪地求饒,這說明什麼?!這個代號爲‘零’的男人,擁有斬殺聖域魔獸的強大實力!天哪,這個人到底是誰?!

南宮燕再次吃驚的捂住了嬌豔的紅脣,看向秦守的目光更是充斥着好奇和異彩,此時的秦守彷彿就是祕密的集合體,每一處都充斥着神祕,有一種難言的魅力讓她深陷其中,難以自拔。

“放過你也不是不行,”秦守話鋒一轉。

銀月狼王似乎看到了倖存的曙光,頓時精神大振,眼睛亮了起來,連忙恭敬的說道:“老大您請吩咐,只要咱能辦得到,絕對不會推脫!”

“正好我們也要離開這魔獸森林了,你就負責把我們帶出去吧。”秦守淡淡的說道。

米奈希爾之力 “這個好辦!”銀月狼王頓時鬆了口氣,拿出十二分的熱情說道,“請各位坐上我的脊背,送各位離開。”

銀月狼王不愧是號稱智慧的狼族,能屈能伸,知道服軟心存狡猾心理,辦事也相當的周全,恭恭敬敬的化作巨大的狼身,沒有百丈高,僅僅只是三四十長的高度,但是這樣的高度和體型也足以讓那些八階和九階的高級魔獸望而生卻了,再加上銀月狼王那威嚴和聖潔的聖力波動,釋放出來的場域讓所有的魔獸都心驚膽戰的讓開路途,上萬只魔狼更是作爲開路的先鋒,這排場,恐怕皇帝出行的儀仗也不過如此了吧。

同行坐在毛髮聖潔柔順的銀月狼王的脊背上,如履平地,這些從來沒有見過這等場面的傭兵漢子們,一個個受寵若驚,激動不已,緊張的是大氣都不敢出一下,心頭更是激動不已,這麼氣派的出行坐騎恐怕是有生以來最高檔的,未來的幾十年有了吹噓的資本了!

秦守明顯的感覺到原先交談甚歡的那些淳樸的傭兵漢子們傳來的目光帶着敬畏和恭謹,秦守不由得心頭暗歎,實力果然纔是立身的最大資本,不得已暴露出來的這等實力,已經足足讓他們徹底震驚了,再想如同原先那樣的交談相處,恐怕是很難了,秦守揹負雙手,站在最前方,龐大的銀**身不斷的前行,疾風勁舞,將秦守的黑髮吹起。

南宮燕的眼睛裏一直都冒着小星星,滿都是少女的崇拜之情,南宮傲自然盡收眼底,不由得微微嘆了口氣,這樣神祕而強大的男人,女兒如此傾心,到底是好還是壞呢?或許一輩子也只能身處痛苦的單相思中,南宮傲不由得嘆了口氣扯開話題道:“恐怕這次我們無法完成預計的任務了,損失有些過大了,費列羅離開了我們的團隊,我們已經沒有a級傭兵團的實力了,再想去搶奪那帝漿雨,恐怕只能是一場笑話,動輒就會有生命危險啊。”

“也不知道那費列羅跑到哪裏去了,下次就算是他死皮賴臉的再想加入我們傭兵團,我第一個不允許!”南宮燕立刻被轉移了注意力,憤憤不平的表示,“還要在整個傭兵工會公佈他的劣跡,臨陣脫逃,貪生怕死的傢伙!”

“咳咳……恐怕你們不用擔心再見到那傢伙了。”銀月狼王突然心虛的開口了。

南宮傲一怔,隨後小心翼翼的問道:“不知狼王閣下何出此言?”

“那傢伙被我的二老婆幹掉了。”銀月狼王呲牙咧嘴的笑着說道,聲音中無不帶着點點得意。

衆人頓時大汗,這銀月狼王果然狡猾,一開始就沒打算留活口啊,如果不是秦守強悍的震懾它,恐怕在場的人都無一倖免,即便是卑躬屈膝的求饒,恐怕還會被折磨至死吧,一時間所有的人冷汗直冒,同時心頭又慶幸躲過一劫。

“哼!”秦守冷冷的哼了一聲,沒有多說話。

銀月狼王那巨大的身軀頓時嚇得一抖,衆人就感覺小型地震似的寬大脊背的都在打擺子,不由得心頭暗想,這個零到底多麼可怕?竟然讓這麼一隻強悍的獸王嚇得如此噤若寒蟬!

“你們剛纔說,這次的任務是搜尋帝漿雨?”秦守突然轉移話題,對着南宮傲轉身問道,聲音中帶着些許激動之色。

帝漿雨,那是萬年帝火漿孕育出來的金色神性靈液,是天地的奇葩,蘊含着強大的能量和微弱的神性祕力,這是爲數不多的一種可以促進打破聖域壁壘,提升階位入聖的超級靈液!其功效非常的逆天,尋常的靈藥是讓身體中能量不斷蓄積才引發的質變從而突破,是個極爲緩慢的過程,但是萬年地火漿卻不同,被大地祖脈孕育了萬年,擁有神性,可以直接鑽破聖域壁壘!

如果說聖域的壁壘是一層銅牆鐵壁,尋常的靈藥輔助效果就是讓人不斷增強力量,讓手中的大錘敲破壁壘,但是萬年地火漿卻是鑽頭,直接鑽破一個孔洞,讓人看到聖域的層次,然後只要蓄積足夠的能量,就能順着那孔洞徹底突破聖域!

服下萬年地火漿,百分之百可以進入聖域!

當然,這種逆天的靈液不可能隨意得到,否則整個大陸豈不是聖域高手多如狗,隨意滿地走了,萬年才孕育成功,奪天地造化,每隔千年出世一次,而且隨着大地祖脈的不斷動盪而在不同的地方出世,從來沒有人能夠算準其正確的出世位置,冥冥之中的大地祖脈可以干擾占星術等推演效果。

有時會在杳無人煙的荒漠之地出現,有時會在人流鼎盛的商貿城市出現,有時還可能在深淵海底出現。

每次出現,都引來無數強者的瘋狂搶奪,即便是進入了聖域,其作用依然非常顯著,可以精深修爲,爲此聖域高手大打出手,每次都會帶來山崩海嘯的毀滅性後果。

萬年地火漿,因其強大的效果被尊稱爲帝流漿。

出現時是以火山噴發的形式噴到空中,然後化作金色的雨點落下,折射着美輪美奐到讓人窒息的光彩,爲此也稱爲帝漿雨。

帝漿雨的收集實在是太苛刻了,萬年帝火漿是無暇無垢的世間純淨的瑰寶,一旦被紅塵之氣污染,就會徹底消泯成普通的雨水,不能被人體接觸,也不能接觸地表,一旦落入地面,會立刻匯入大地祖脈,十聖至尊也無法從其中提煉出一絲一毫,唯一利用的方式便是趁其在空中飄舞落下的時候,直接吞服,而且機不可失,一旦錯過,可能此生也無法再見到帝漿雨。 殤來不及調整槍刃,他只能揮動槍身,將那堅實的槍尾砸在了雙聲的面頰上。殤的這一擊撼動了雙聲的身體,雙聲搖晃著後退了一步,但他緊接著又清醒過來,立馬就拉開了自己和殤還有輝之間的距離。

輝和殤也不傻,他們並沒有選擇乘勝追擊,他們都知道,既然雙聲還有力氣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拉開距離,那他也自然有力量做出兇狠的反擊。

不過,雙聲倒也沒有輕舉妄動,因為他現在還搞不清楚殤能站起來的原因。雙聲很清楚自己下手的力道,他知道殤在中了自己那一擊后根本不可能再站起來。正因如此,雙聲之前才愣了一下,讓輝和殤有了反擊的機會。

雙聲很善於觀察,他看著輝和殤兩人,很快就找到了殤身上不同以往的地方。雙聲看到,殤身上不僅殘留著星點白炎,就連他之前受傷的部位也恢復如初了。雙聲看著殤身上的變化,他大概也明白殤為什麼能重新站起來了。

「原來如此,你這小子治癒了他。不得不說,你能在和我戰鬥並且不被我察覺的情況下治癒他,也算是很厲害了。但即便你治癒了他,你們也不會擊敗我,迎接你們的依然只有被我清除的結局。」

雙聲對輝說著,他的聲音聽起來明顯比剛才冰冷了許多。

不過,雙聲才剛說完這句話,他就聽到『咔嚓』一聲,而他的面具也隨著這清脆的聲響碎裂了,他的容顏完全暴露在了眾人的目光之下。

在雙聲露出真容后,不知輝和殤兩人愣了,就連在一旁看戲的無顏等人也陷入了驚訝中。

「赤,我終於知道雙聲的體型為什麼這麼瘦小了,我也終於知道『將』為什麼對雙聲賦予這麼高的信任了,原來雙聲是個和九年齡相當的少女,她看起來比我們這些人更為純潔。」

無顏對赤說出了自己的感想,他怎麼也沒想到,雙聲居然會是一名年紀輕輕的柔弱少女。無顏笑了笑,他隨即就看向了九,發現九此時也沉浸在震驚之中,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對於這種預料之外的情況,雙聲睜大了眼睛,但她還是很快就反應過來,對盯著自己看的輝和殤兩人投去了兇惡的目光。

雙聲知道,現在做什麼也無法像以前那樣繼續掩飾自己的真容了,她只能暫時把這件事拋在腦後,等解決了輝等人之後在想這些。

雙聲眯起了眼睛,她再次朝著輝發起了攻擊,她這次的攻擊目標只有輝一個人。既然她知道輝的白炎能夠治癒傷痕,那她就不能允許輝用白炎治癒更多的人,她必須儘快先把輝解決掉。

不過,雙聲沒有想到,輝的治癒能力其實不是萬能的,輝的治癒能力無法治癒異類的身體,反而會加重他們的傷勢。當然了,輝深知這一點,他一開始就把治療的對象放在了殤和流蘇身上。

「人類可不會擁有治癒能力,我似乎更有理由來清除你了,小子。」

雙聲這麼說著,她眯起眼睛,揮動手中的短刃斬向了輝的脖頸。殤當然不允許雙聲就這樣幹掉輝,他也抄起長槍朝著雙聲刺去,阻擋了雙聲的攻擊。

「像你這樣年紀輕輕就成為千夫長,肯定做過很多次身體改造吧。你沒有通過磨練就獲得了如此強大的力量,那麼,早晚有一天這份力量會壓垮你。」

殤吐槽著雙聲,而雙聲只是淡然的回瞪了殤一眼,接著又發起了攻擊。

「即便我最終會被壓垮,但在這份力量壓垮我之前,我能實現我的信念。不要太小看我,背叛者,即便我全身都接受了那種手術,現在的我也比你強太多了,你以為憑這樣就能阻擋我嗎?」

雙聲說著,她用力揮動手中的短刃,竟然砍斷了殤手中那柄白炎製成的長槍。

而就在這時,輝也把白炎凝聚成利刃,朝著雙聲刺去。

說時遲那時快,雙聲在斬斷殤的長槍之後,順勢揮動手中的短刃向上斬去,以這種不利於發力的姿勢擋住了輝的進攻。

緊接著,雙聲就曲肘擊打在輝的脖頸處,瞬間就將輝擊倒在地。雙聲見自己對輝的攻擊得手后,她也就把目標移到了殤這邊,快速朝著殤揮動了利刃。

畢竟雙聲是千夫長,殤現在根本不是她的對手。不過,由於雙聲的左腳受傷了,她的攻擊速度也比正常時慢了一些,也是因為如此,殤才勉強擋住了雙聲的第一擊。

雙聲不打算給殤喘息的機會,她忍著痛,用強大的意志力填補了因傷痛而慢下來的速度。

殤沒能擋住、也沒能躲開雙聲的第二擊,鋒利的短刃就這樣不偏不倚的刺入了殤的心臟。即便殤的肉體已經磨練到了極致,他也無法承受住這致命一擊。被刺穿心臟的他,就像是一塊被融化的鋼鐵,根本無法恢復往日堅硬的形狀。

雙聲見殤已經這樣了,於是她就後退一步,想要看著殤那高大的身體轟然倒塌。

殤跪下了,他雙手撐著地,無法從這般痛苦中抽出一點力氣重新站起身來。殤沒有撐太久,不一會他就躺倒在地上,宣告了自己的終結。

「你知道我為什麼沒有像對待異類那樣刺穿你的大腦嗎?因為你曾是組織的一員,你是最有希望成為萬夫長之人,我尊重你的實力。

不過,速度太慢,就是你們輸的唯一原因。」

雙聲見殤起不來了,於是她就這麼吐槽了殤幾句,然後對在不遠處看戲的無顏等人揮了揮手。

「即便雙聲展露了自己的真容,她也不會告訴我們有關於她真容的事情。無顏,你帶著人去清理下戰場吧,我就不去了,我對於收拾殘局沒興趣。」

赤這麼對無顏說著,他同時也轉過身去,表示自己並不想管接下來的事情。

「那麼,你不是很想為十復仇嗎?我看雙聲還留了那個異類一口氣,你就過去清除掉她,順便打掃一下戰場吧。」

無顏沒有反駁赤的提議,但他卻也沒執行赤的提議,而是吩咐九去善後。 “我們這次前行的目的,正是爲了帝漿雨而來。” 總裁閃婚厚愛 南宮傲苦笑着說道。

原來,各大a級傭兵團都得到了可靠的消息,此番帝漿雨的出現似乎是被什麼可怕的祕力所影響,出現有了可以捕捉的徵兆,天象異變,火燒東極海域,大陸的東海的天幕呈現整片離火焚天的異象,任誰都明白是帝漿雨要出現了,爲此八方雲動,統統都被驚動了,紛紛都趕往東極海域。

可以說大半個東極海域的勢力統統都被驚動了,紛紛瘋狂的趕往東極島。

已經過去了三年,秦守知道魔女所說的浩劫即將來臨了,他保持心境的空明,開始思索當下的形勢。

魔獸森林幾乎佔據大陸的三分之一的疆域,橫亙延綿百萬公里,試想一下,方圓五萬裏的面積就是整個華夏的疆域了,那麼橫亙百萬公里是什麼概念,那就是將大陸一分爲三,魔獸森林位於最南域,中央則是人類的帝國疆域,西方則是除了人類之外的其他種族的聚集之地,包括精靈一族的精靈之森也位於那裏。

東方則是東海,海皇的海神殿和海神學院的大本營就在這裏,距離東極島實在是太近了,恐怕近水樓臺先得月的便是海神學院了,距離其他三大學院的大本營實在是太遙遠了,恐怕其他三大學院的精英力量很難趕到了,能趕到的也只能是分院的一些翹楚,能不能有所得都是個問題。

北方是獸人國的廣袤疆域,那裏環境淒寒,冷冽難當,資源貧瘠,爲此獸人國多次入侵帝國疆域,戰火連天也只是爲了生存,無關對錯,過了獸人國的護國長河弱水河,便是一片死海,幽冥北海,那裏荒無人煙,滅絕人跡,只有少數的種族生存在那裏,原因無他,那裏是北境的所在!

北境,便是魔界。

那裏有上古大能的十二道封印石柱,強大的魔族無法自由通行,每隔千年的封印衰弱期,魔族不會放棄這等機會入侵大陸的,每每都是生靈塗炭,滿目瘡痍的戰爭遺留,大戰非常的慘烈,獸人國也遭殃,關鍵時刻也會與大陸帝國聯合,協同百族生靈一起共抗魔界大軍。

大陸的形勢清晰的倒映在秦守的腦海中,秦守默然不語,給他最大驚喜還是這次無心之舉讓自己得到了帝漿雨的消息,十聖至尊有過約定,不會插手這等勢力爭奪資源的事情,連尊者級別的高手也不會排出太多,尤其是在魔界將至的敏感時期,經不起內耗,爲此去搶奪帝漿雨的最高也就是聖域高手了。

請君夢中游 這也清晰的解釋了,爲什麼那麼多a級傭兵團想要渾水摸魚的嘗試分到一杯羹了,他們有這樣的競爭力,秦守一人在沒有尊者的情況下,那就是無敵的存在,搶奪帝漿雨,那對秦守來說是再簡單不過的事情了,這麼一來,秦守就能在最快的時間內突破聖域!

銀月狼王全速施展,幾乎是御風而行,瞬息千里,僅僅不到一天的時間,就走到了魔獸森林的邊緣地帶,遠處空曠的高山以及遠遠的海岸線似乎隱約可見,天邊火燒雲隱隱掛上紅色的痕跡,曙光傭兵團的衆人再次震驚,聖域的偉力果然不是他們可以隨意揣度的,單純的行進速度就讓他們望塵莫及,恐怕單憑他們的歸宿行進,至少還要花上小半個月的功夫。

這就要分別了麼?

南宮燕怔怔的出神,咬緊了紅脣,眼眸閃爍着複雜和不捨的色彩,她不知道怎麼開口,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能讓這個近在咫尺,卻飄渺的彷彿遠在天邊的神祕男子留下,她心頭酸澀,低下螓首,不知道再想什麼。

“想不到狼王的速度竟然如此快捷,一日夜之間竟然就穿梭魔獸森林,簡直讓人望塵莫及。”南宮傲由衷的讚歎道,聲音中帶着隱晦的恭維之色。

“那是自然!”銀月狼王頓時得意的迴應道,這廝越來越享受人類的溜鬚拍馬了,心理的yy習慣已經根深蒂固了。

屠魔工業 “多謝‘零’閣下,這份恩情我們曙光傭兵團永世難忘,日後如果先生願意登門拜訪,只需要在傭兵工會中留言便可,我們一定會隆重的招待您的!”南宮傲不忘對秦守示好,頗爲恭謹的說道。

“你們不去搶帝漿雨了麼?”秦守面具後方的聲音淡淡的說道。

南宮傲苦笑一聲:“爭奪帝漿雨那種靈液,必須擁有a級傭兵團的實力纔可以,我們現在唯一的九階魔法師已經死掉了,哪裏還有資格繼續獻醜爭奪呢?一不小心就可能團滅,實在不敢湊那熱鬧。只能去傭兵工會整頓,然後重新招納和重金邀請聖域高手或者魔導師了。”

秦守沉默了一會兒,隨後說道:“你們帶路吧,我跟你們同行,這次我要去見識一下帝漿雨。”

聽到秦守這句話,原本眼神有些暗淡的南宮燕頓時來了精神,眼眸一亮,神采奕奕的興奮起來,一把拉着自己爹爹的手掌,撒嬌似的勸道:“父親,我們就跟着零大哥去看看帝漿雨吧,女兒長這麼大,還從來沒有見識過呢!”

南宮傲老臉狠狠的一抽,腦門上立刻多了幾條黑線。

老子長這麼大,也從來沒見過你這麼殷勤的撒嬌啊!

果然女大不中留,這胳膊肘拐的,簡直是坑爹啊!!

南宮傲猶豫起來,他考慮可並不是那麼片面,要知道沒有了聖域高手或者魔導師的團隊,最多算是b級水準,先不說有沒有那能力跟那些聖域強者和a級傭兵團搶奪,如果真的發生了衝突,秦守固然擁有強大的戰力,但是喜怒哀樂全憑人家的意思,他如果甩開自己的曙光傭兵團獨自離開,那麼他們這些毫無抵抗能力的團員就成了炮灰了,也就是說他沒有足夠的安全感,生怕受到無辜的牽連。

但是如果當場拒絕的話,又怕秦守現在就翻臉,要知道秦守可是連聖域狼王都畏懼到膽寒的可怕人物,他實在沒有膽量敢忤逆秦守。

秦守的寫輪眼將南宮傲臉部的表情變化清晰的掃入眼眸,明白了他的擔心,加大了自己的籌碼:“我可以送你們一個忠誠不二的聖域高手作爲陪同保護你們的安全,以後也是你們的忠實護衛了。”

“聖域高手陪同?!以後也是我們的護衛?”南宮傲一愣,隨後心頭狂喜,激動不已,他自然明白秦守指的是什麼意思。

但是其他的團員們卻左右掃視,根本沒有看到所謂的聖域高手在哪裏。

簌簌……

這三十多丈的銀月狼王的狼身卻劇烈的顫抖起來了,老狼那悲催的聲音哀嚎而起:“老大啊!拜託您放過我吧!老狼我已經被折騰的夠慘了,可不想跟這些人類契約啊!老狼我壽命悠長,可不想一不留神跟這些人類一起死翹翹了啊!”

這時,所有人才頓時恍然大悟,敢情那位神祕的聖域高手護衛就是這位銀月狼王啊,秦守的意思貌似是,要強迫這隻獸王跟自己簽訂契約,這麼一來就豈不是平白無故就擁有了一隻聖域強者作爲護衛了麼?!而且其絕對不會背叛的忠心,頓時讓南宮傲口乾舌燥,激動不已,面露極爲狂喜的色彩。

秦守不滿的踹了銀月狼王一腳,不悅的說道:“普通的主僕契約是生死契約,隨着主人的死亡而死去,但是你們聖域魔獸不是可以自己使用平等契約麼?這麼一來你也不吃虧嘛,你的壽命不會受到影響,就當是無償服務幾百年,到時候就會還你自由了。”

“平等契約也不行啊!”銀月狼王老淚縱橫,哀嚎不已,不知道的還以爲是一隻二貨哈士奇在這裏叫喚呢。

“你敢跟我討價還價?”秦守眉頭挑了挑,右眼瞬間轉化爲鼬的萬花筒,血色風車的形態,赤紅色的查克拉在秦守的身後飛舞,一隻可怕的赤紅色巨大骷髏骨架緩慢成型,傳遞而來的可怕威壓和精神上的壓迫讓近在咫尺的傭兵團衆人呼吸沉重,空氣彷彿都被凝固似的,可怕的殺氣滲透到他們的心田,他們雙腳忍不住劇烈的顫抖起來,彷彿世界末日就要來臨了。

這……是何等可怕的殺氣啊!此人絕對惹不得!南宮傲冷汗直冒,雙腿止不住的痙攣着,嘴脣都發青了。

銀月狼王哭喪着臉,此時心頭想自殺的心都有了,自己這純粹是作死啊,自從收攏了三大投靠而來的狼族,自身作爲唯一的王,過得那叫一個瀟灑自在,要知道,嘯月狼王和黑月狼王的王妃一個個千嬌百媚,作爲依附的條件,全都成了自己的側妃,以前自己可是垂涎不已,但是礙於兩位兄長的威嚴,不敢多看一眼,但是現在不同了,她們都成了自己的禁臠,還是心甘情願的侍候自己,看看那尾巴靚麗雪白,那健壯的後腿,那嫵媚的狼嘴和尖翹的犬牙,無不讓它流連忘返,夜夜笙歌,可能是瀟灑無憂無慮的日子過得太久了,竟然失去了警惕心,自信心膨脹閒着沒事幹又惹到這個煞星。

可憐啊!老狼我要是就這麼被抓去當人家的契約魔獸,成了這些人類的坐騎,狼王的威嚴何在啊!更嚴重的還是,自己難道就要跟那些可愛勾人的王妃永別了?!嗷嗷嗚嗚嗚…… 雙聲贏了這場戰鬥,輝一眾人全部被她打趴在地。而雙聲在結束這場戰鬥之後,也放鬆了剛才緊繃著的肌肉。她向後退了幾步,依靠著身後的石頭,想要暫且休息一會,處理左腳的傷口。

雙聲看到拎著油桶的九朝這邊走過來了,她能看出九眼裡的仇恨。於是,雙聲就扭過頭去瞥了塔可一眼,確認塔可是否還活著。不過,雙聲在看到塔可的腹部依舊有輕微的起伏后,鬆了一口氣。

「看來異類的生命力真的很強。不過,即便那個十夫長不給她最後一擊,她也撐不了太長時間了。」

雙聲沒有繼續看著塔可,而是低頭看向了地上那破碎的面具。雙聲看著那副跟著自己有兩年之久的面具,不由得長嘆了一口氣。

而在這時,九也走到了雙聲這邊,粗暴的拎起了塔可的頭髮。

「你打算怎麼做?」

雙聲隨口問了九一句,可當她發現九看向這邊時,她立馬就伸手扶額,遮擋住了自己的容顏,她不想讓九看清自己臉上的細節。

「就是她…清除了十…我也要讓她感受到十的痛苦。」

九的聲音里充斥著怨念,她鬆開的塔可的頭髮,並一腳踩在了塔可的後背上。然後,九就彎腰拎汽油桶,將裡面的易燃物傾倒在塔可身上。

「你打算用火清除擁有火屬性能力的異類,你可真是個天才。」

雙聲吐槽著塔可,她並不認為火焰能夠對塔可造成傷害。不過,雙聲也沒有指出這一點,她決定不插手九的復仇過程。

「以她現在的狀態,她根本不可能有力氣控制火焰。所以,火焰會給她帶來無盡的痛苦,會將她燒成灰燼。」

九簡單解釋了一下,她不願意讓別人懷疑自己的舉措。

「我多少也聽說過你的事情,我對那個代號為『十』的十夫長感到很抱歉。」

「不要在我面前提起十,你根本不認識他,你不需要為他的遭遇而心生憐憫。」

九聽到雙聲提起了十,她立馬就瞪了雙聲一眼,對雙聲投去了滿是敵意的目光。十對於九來說很重要,她不願意讓任何人輕易提起十這個代號,她只想一個人獨自佔有叫出這個代號的權利。

雙聲見九這樣,於是她就移開了目光,沒有再和九說什麼。

『九這個十夫長,年紀是和我相仿的。不過,她的性格很差,這樣下去她遲早要為自己的暴脾氣付出代價。

但這已經不是需要我操心的事情了,人各有命,我只要管好自己就好。』

雙聲心裡這麼想著,她簡單包紮了一下左腳的傷口,然後打算去找赤和無顏聊聊。她知道赤和無顏一定看清了自己的容顏,所以她也必須在這裡解決這個麻煩,以免進一步自己的暴露自己的真容。

當雙聲把懸著的左腳重新放於地面時,傷口處傳來的痛苦讓她皺了下眉頭。雙聲忍住了痛苦,她搖搖晃晃的朝著赤那邊走去了。

就在這時,雙聲聽到了低聲抽泣的聲音,她立馬就回過頭去,看向了聲音傳來的方向。雙聲驚訝的發現,流蘇此時正跪在輝身邊,為輝流著淚水。

「原來那小子不光是治癒了殤,他同樣也把這傢伙治癒了。真實愚蠢啊,既然自己都沒有力量保護同伴,那為什麼還要治癒自己的同伴,讓自己的同伴再一次經歷痛苦呢?」

雙聲吐槽了一番,她暫時也不打算找赤他們了,而是朝著流蘇走了過來。

流蘇看著這個擊倒了輝的敵人,她先是一愣,但也許是看在雙聲的年紀和自己相仿的份上,她竟然顫抖著求助起了雙聲。

「輝還有心跳…求你了…請不要清除輝…請給輝一次機會…

輝他是人類….他和塔可他們不一樣…輝一直很善良…而且…我們是同族…

求你了…求你治癒輝的傷…」

流蘇的話語已經不連貫了,她懇請著雙聲,想讓雙聲手下留情。但她並不知道,雙聲並不打算給輝一條生路,她也不知道,自己即將受到雙聲的致命一擊。

「如果站在你面前的是那個兇悍的傢伙,你還會像這樣懇求他嗎?你不要被我的面容所欺騙了,我不會饒恕你們的。既然他選擇站在異類那邊,那他就必然會被清除,既然你選擇跟著他一起冒險,那你最後的結局也自然跟他一樣。」

流蘇聽著雙聲的話,愣了,她心裡的絕望陡然上升了一個等級。

雙聲緩緩抽出了衣服里的短刃,然後伸手按住了流蘇的肩膀。

「放心,由於你是個普通人,我會給你一個痛快,你甚至感受不到痛苦。」

雙聲剛說完這這句話,她就聽到了一旁傳來的骨骼斷裂的聲音。這讓她皺了一下眉頭,瞥了九一眼,發現九正在折磨著塔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