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昭然微微眯眼,露出了冷笑,隨時準備動手。

0

就在這時,宋放開口了:「鄺泉雲,鄺馨,你們去酒樓待一會吧,我們談完事就去找你們。」

鄺泉雲心中咯噔一下,完了,這兩人若是勾結起來,可有大麻煩。

鄺馨忽然傳音過來:「哥,我們就去酒樓好了,正好可以向爹通風報信,小天地呢!宋放如此重視,必然至關重要,若是父親得了,說不定我們善雲城就能崛起了!」

鄺泉雲心中一動,覺得有理,便不怎麼抗拒宋放的提議了。

二人果斷告辭離去,倒是讓宋放三人頗為驚訝。

余昭然伸手一引,淡然道:「三位,請吧。」

宋放三人便跟着余昭然走了。

余昭然忽然回頭,對宋晉道:「副盟主,幫我安排一下這幾個傢伙的住處。」

這幾個傢伙,當然就是紅綠苕等人了。

宋晉連連點頭。

看來,余昭然的秘密已經揭開了。

宋晉招呼洪綠苕等人往後庭走去,白魚鴻湊近了陳意語,說道:「意語,你看到了吧?余盟主的眼睛啊,時刻不離那兩個女人,長得太漂亮了,這回,盟主是看上了,就是不知道對方可否願意。」

陳意語皺眉道:「你跟我說這個幹嘛?」

她眼神有些游移,有些飄忽。

白魚鴻笑嘻嘻道:「我聽嵩明說,你以前可漂亮了,因此招來很多橫禍,然後自己毀容,才搞成這樣的。不過,我也聽嵩明說了,你境界上去了,能恢復原貌的,你得儘快哦,不然余盟主被那兩個女的勾了去,可沒你的份呦!」

「你胡說八道些什麼呢?」

陳意語皺眉呵斥,卻已是留心了。

……

盟主大院,內屋。

余昭然在桌上擺了茶,直面宋放三人,淡然道:「三位,請吧。」

宋放和許錦絮端起茶來,朝余昭然微微頷首,表示禮節,而後,抿了一口茶。

遙梔公主卻趴在桌上,看着余昭然,笑道:「喂…余盟主,聽說你無所不能,無中生有,還能變出好吃的,你能不能給我變一點啊?越是新奇越好。」

她也不急着談事,先了解了解余昭然再說。

余昭然咧嘴笑道:「變個人頭給你吃好不好?」

遙梔公主面色微變,佯怒道:「我說認真的,你瞧你,沒個正形,不像話了啊,人家是女孩子,還是漂亮公主,你哪能這樣說話呢?」

「我的錯我的錯。」

余昭然輕輕抽了一下自己的嘴巴,這傢伙,就是典型的吃軟不吃硬啊,一個美得冒泡的小姑娘朝她嬌嗔怒罵,他很難不動容的。

心念一動,眼珠一轉,說道:「公主先喝茶,待會給你變。」

遙梔公主撇嘴道:「得,你這應付口吻,我都聽膩了。」

「看來公主挺纏人啊,否則,以公主的甜美與絕色容顏,誰會膩啊?」

余昭然笑眯眯道。

遙梔公主聽出了余昭然的諷刺之意,氣得牙痒痒。

宋放忽然輕咳一聲,然後,看着余昭然。

遙梔公主知道宋放要說正事,也就安靜下來了,她是知分寸的,否則,國師豈會讓她一起來呢?

屋內陷入一片寂靜,余昭然抿了一口茶,不動聲色。

「余盟主,善雲城城主說,他去童山探查詭物,遇到了你,你卻百般阻撓,還殺了他的左膀右臂,不知是否屬實呢?」

宋放忽然這樣問道。

余昭然一怔:「他是這樣跟你說的?」

宋放微微點頭。

余昭然嘆氣道:「也罷,我也來說說,我的遭遇。」

他便將遇到善雲城城主,併發生的衝突詳細情況告知了宋放。

末了,他淡然道:「這些事,我不想深究,你們也查不到什麼東西,恐怕只會是各執一詞的無頭公案,至於比較信任哪一方,全憑你們了。」

許錦絮忍不住嗤笑道:「余盟主藏了那麼多事,做了那麼多不為人知的事,能有信任可言嗎?」

余昭然聳聳肩道:「愛信不信。」

許錦絮那個氣啊,若不是師父的千叮嚀萬囑咐,她懷疑余昭然就是變數,是世道生機所在,就憑余昭然這個態度,她早就滅了這小子了。

宋放卻忽然說道:「你真能治好詭物之毒?」

「當然,這若是騙人,可太容易被拆穿了。」

余昭然神態隨意,看一眼許錦絮,笑道,「要不,用這位姑娘試驗一下?放出詭物,咬她一口,我再施救。」

許錦絮聞言,臉都綠了,差點小桌子。

遙梔公主一把拍在許錦絮的肩上,低聲道:「忍啊!小不忍則亂大謀矣!」

許錦絮鬱悶道:「他為何不說你呢?」

「可能是因為我長得比較好看。」

「公主確實長得比較好看。」

余昭然的聲音強勢擠入,一臉嚴肅,「若是能娶到公主,那可真是三生有幸了。」

宋放面色一沉,敢跟公主說這樣的話,這小子是不是活膩味了?

遙梔公主嬌笑起來,花枝招展,美不勝收,迷人眼吶。

她幽幽的道:「余盟主若是以小天地作為聘禮,嫁給你又何妨呢?」

許錦絮和宋放聞言,都是目光灼灼,他們也這樣覺得,個人的婚姻算得了什麼?跟國朝興盛相比,屁都不是!

余昭然皺眉,嚴肅道:「我再重申一遍!我沒有什麼小天地!」

宋放三人顯然不信,一個個都是神色古怪的。

余昭然突然一揮手,遞了一個雪糕給遙梔公主,五彩斑斕,甚是好看。

遙梔公主愕然道:「這是什麼?」

「雪糕。」

「雪糕?」

「能吃的?怎麼做的?」

遙梔公主一臉驚奇,猶豫一下,一旁的許錦絮沉聲道:「公主,我來幫你嘗嘗!」

她懷疑有毒,要以身試毒呢。

遙梔公主明白,也不阻攔,看着許錦絮挖了一坨,放入口中。

許錦絮就怔住了,冰冰涼涼的,還甜甜的,口感似含着冰沙,卻又比含着冰沙的感覺還要好,有點入迷了啊。

她吃了一口又一口,遙梔公主問道:「怎麼樣?怎麼樣?有……額,好吃嗎?」

許錦絮吃完了,皺眉道:「不曉得呢,實在不曉得……怎麼說呢,安全。」

也就是說,沒有毒。

遙梔公主臉都黑了,你都吃完了,才說沒有毒?!

她看向余昭然,問道:「還有嗎?」

余昭然一翻白眼,又拿了一盒出來。

遙梔公主吃了一口,瞥一眼許錦絮,哼哼兩聲,這傢伙,獨享好物,真是惹人厭煩!

許錦絮眨眨眼,訕訕一笑。

等遙梔公主吃完,余昭然就緩緩取出一些精緻小甜品,女孩子不就喜歡這些嗎?先折服了這兩個小丫頭再說。

兩個姑娘雖然出身高貴,可吃的都是一些糕點,其精緻程度,好看程度,還有口味,遠不如余昭然拿出的這些。

莊園經常邀一些美人前來,舉辦酒會是少不了這些的,有一套製作流程,只要啟動就好了。

兩個小丫頭果然吃得津津有味,忘乎所以。 三百看著在沙發上的潘嬰,開口問道:「你,有什麼願望?」

「接生婆叔叔」楊祈聽到潘嬰對三百的稱呼差點嗆到,強忍著笑,假裝嚴肅地說:「叫他三百就行」

「那,三百,我想出去玩,之前一直呆在玻璃箱里,眼睛也睜不開,什麼都看不到,我想出去看看行嗎?」

「好,叔叔這就帶你出去玩……」

楊祈看著三百和潘嬰對話,眼前這個三百,平時是個十足的沙雕,對待潘嬰,自己的病人的時候,竟然完全沒有一絲的不著調,拿出十足的誠意,還有,一點點悲傷,耐心地聽潘嬰斷斷續續地描述著自己的請求。

「好,我陪你們去吧。」楊祈想著別半路碰到什麼人,發現了異樣,把他倆當成怪物。而且,潘嬰那麼小小的「人」兒,現在又是深夜,別被什麼遊離的惡鬼擄走。

三百點點頭,下面的問題就是,直接悄無聲息地帶潘嬰去,還是給他裝扮成真正活著的小孩的樣子?如果隱藏潘嬰的身體,那也不能發出聲音之類的。要是給魂魄穿上衣服,帶上帽子,那就可以像普通孩子一樣可以恣意玩耍了。

楊祈也犯難了,假扮活人倒不是問題,問題是深夜陰氣極重,潘嬰還是孩子,雖然是半死人,但身上的活物的氣味還是很重。萬一碰到什麼難對付的厲鬼吃了魂魄,導致潘嬰非正常死亡還得了,這樣的錯楊祈不敢想麻姑婆婆會怎麼指責他。

「還是扮成普通孩子吧,咱們小心一點就是了。」

「好哦好哦!我能和三百出去玩嘍!」

楊祈看著三百若有所思地做出決定,潘嬰披著小毛巾在沙發上高興的跳來跳去。實在不知該怎麼把自己的顧慮說出來。

他頓了頓,深吸一口氣,開口:「三百,晚上出來的人不多,但鬼神極多,如果不小心,潘嬰可能會被……」

他沒有繼續說下去,只皺眉看著三百。

三百神情漸漸低落,看著膝蓋邊趴著的潘嬰,沉默了一會,還是抬起頭堅定地對楊祈說:「這個孩子,一出生就沒有機會睜開眼睛看看這個世界,無論他的父母是關心賠償金,還是在乎孩子的生死我都改變不了。」

「但,如果我現在明明能有機會帶他出去看看,卻放棄了,我想我會恨死自己的。」

楊祈看著這個從小到大都一臉什麼都不在乎的傻小子現在卻這麼堅持,他只能把有關風險的話咽了下去。

若有不測,大不了讓遊魂吃掉自己剩下的一點點魂魄,無論如何,楊祈暗暗下決心,要護這孩子周全。

他倆牽起潘嬰小小的手,下了樓,深夜,沒有陽光,沒有天空,只有暖白黃色的路燈和天上微弱的幾顆星星。

他們在一家童裝店買了幾件小衣服和帽子,還有一個可愛的面具,在一個偏僻的角落給潘嬰穿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