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青本來愛死了這個乾坤袋,但是一聽這是高先生用了十五年的積蓄才換回來的,就不再作聲。

0

“那就是一個普通的儲物袋,等以後找到材料,我給你煉製一個比那高級的多的儲物戒指。”金陽意興索然的說道。

一聽金陽能弄出比這更好的儲物戒指來,何青立馬變得興趣缺缺,隨手拿起桌上的錦盒,打開看了一下對着金陽說道:“兄弟,這玩意你能給煉成健體丸不?”

金陽伸着脖子瞄了一眼,點點頭說道:“煉倒是能煉。就是覺得麻煩。”

“別呀,兄弟,看在哥哥的面子上你上上心,給煉一下唄,你看高手也可憐巴巴的看着你呢。”說完就衝着高先生連連擠眼色。

高先生立馬反應了過來,腆着臉陪笑道:“是啊,您受累給煉一下吧。”

金陽懶懶的點點頭道:“好吧,我抽時間給你煉吧。”

何青一見金陽答應了,轉過臉對着高先生說道:“小高啊,你看我爲了你的事,拉下臉求了我兄弟好半天,等丹藥煉成了記得分我一瓶啊。”

高先生連連點頭,嘴裏連聲說道:“應該的,應該的。”

金陽鄙視的瞥了一眼何青,對着高先生說道:“藥丸的事不着急,到是你剛纔說的那個須彌芥子石能拿出來給我看看嗎?要是和我想得一樣,那以後的空間戒指就指它了。”

高先生連忙又從儲物袋裏拿出一個錦盒遞給了金陽,嘴裏說道:“就是這東西,你看看,要是用得着儘管拿去。”

金陽接過錦盒打開一看,不由得大喜,盒子裏放着的拳頭大小的材料,正是煉製空間戒指的主材料須彌石,笑嘻嘻的合上蓋子,金陽衝着高先生說道:“不錯,就是這東西,你先收着,等我湊夠了材料就煉製幾個空間戒指,到時候我們一人一個。”

何青在一旁流着口水,賤賤地說道:“兄弟,我要兩個,到時候你給我煉製一對情侶戒。”

金陽看了一眼何青笑着說道:“好,沒問題,咱們是兄弟嘛。”

說到兄弟,金陽心裏想起了大哥金圓,好兄弟周大志,最讓他感到牽腸掛肚的是盛子萱,“子萱,你們還好嗎?”金陽想着盛子萱,感到了心裏一陣一陣的疼。

看到金陽忽然臉色大變,低頭不語,何青小心的問道:“沒事吧,兄弟,是不是哪裏不舒服?”

金陽回過神來,輕輕一笑,搖頭說道:“想起以前一些事情,現在沒事了。”

“哦!那就好,我們去吃飯吧,今天我們吃點好的,給你們兩個傷殘人士好好補補。”何青看着眼窩烏青的金陽和豬頭一樣的高先生,哈哈大笑着說。 今天何青感到很開心,天上掉下了一個造化鏡九層的小弟,自己真真是賺大發了,嘴裏哼着“今天是個好日子”興沖沖的向着酒店走去。

說來也是奇怪,自從認識了金陽以後,何青就喜歡上了吃隴菜,要說在京都隴菜做的最地道的那就非“隴上人家”莫屬了。

“隴上人家”是一家專做隴菜的酒樓,黃燜羊羔肉,隴上蒸肉肉做的最是個地道,何青尤其喜歡的是隴上蒸肉,肥而不膩,蒸的酥爛的肉片,夾在特製的荷葉餅中,再配上洋蔥,一口下去滿口濃香,讓人有一種發自內心的滿足感。

心裏美滋滋的想着,只顧低頭往前走,不防和對面的人長了個滿懷。

何青還沒來得及說話,就聽對面那個跟何青撞在一起的年輕人誇張的叫道:“喲呵!這不是癆病鬼何青嗎?不好好在家待着,怎麼跑這來了。”

何青一見這年輕人,馬上滿臉笑容的說道:“小磊,是你啊,你也是來吃飯的嗎?”

那叫小磊的青年趕蒼蠅一樣的揮着手說道:“小什麼磊,和你有那麼熟嗎,離我遠點。”

何青尬尷的搓着手,不知說什麼好了。

這時候,金陽和高先生也走上前,站在了何青的身邊,那青年一見烏青的着眼睛的金陽和豬頭一樣的高先生,立馬捧着肚子笑得直不起腰來。

一邊笑,一邊指着金陽兩人對何青說道:“我去,果然是破爛人交破爛人吶,你帶着這兩個豬頭一樣的傢伙進去吃飯,也不怕讓人笑噴了,趕快找給犄角疙瘩躲着去吧,你也不嫌丟人的。”

金陽眉頭一皺,想要上去教訓教訓這張狂青年,但是見何青並不發作,就知道一定有隱情,所以就忍住了。

可是金陽旁邊的高先生就忍不住了,剛纔見這小子在自己老大面前張牙舞爪的,就已經老大的不爽了,現在這傢伙竟然還敢罵自己和金陽是豬頭,真是叔叔嬸嬸都不可忍了,於是上前一步,啪的一巴掌,抽在了那年輕人的臉上。

嗷的一聲慘叫!

那個笑得正開心的年輕人,被這一巴掌抽的在地上打了幾個滾。

高先生酷酷的轉過頭,對着何青說道:“老大,這小子就是欠抽,不過你放心,我只用了一成的力量。”

何青被突如其來的變化驚得目瞪口呆,好容易回過神來,連忙跑上前去俯身想扶起那年輕人,嘴裏連聲說道:“不要緊吧,沒傷着吧。”

恨恨的一甩胳膊,那年輕人咬牙說道:“不要你管,走開。”

“哎呀,小磊,你怎麼了。”

就在大家愣神的功夫,一個二十多歲的女孩跑了過來。

“姐,是何青讓人打的我。”那青年向着跑過來的女孩哭訴道。

那女孩瞪着何青罵道:“你算什麼東西,憑什麼打我弟弟啊!”說着話,就一腳踢向了何青。


嘭的一聲!

高先生見這女孩子上來不問是非,不但罵的難聽,還要拿腳踢自己的老大,乾脆一不做二不休,上前就是一腳,將這女孩踢得倒飛了出去。

“都是給慣的一身臭毛病,”罵完,轉身對着何青笑道:“老大,這樣的熊孩子就是欠收拾。”

這時候,酒樓的門口已經爲了好多看熱鬧的人,何青跺着腳,氣急敗壞的用手指點着高先生罵道:“祖宗哎!你可真是我的祖宗吶。”

罵完就有衝着那個女孩子跑了過去,高先生在不通人情世故,也覺察到了事情好像不對勁,無助的看了一眼金陽,惶恐的問道:“我是不是給老大闖禍了啊。”

金陽壞笑着,看了他一眼說道:“好像還是**煩。”

就在一片混亂中,突然一個大約不到三十歲,身穿淺藍色連衣裙的女人,分開人羣走到了何青面前,冷冷的說道:“你有什麼不滿的儘管衝着我來我,欺負小孩子算什麼。”

何青臉色通紅,連連搖手道:“曉彤,你誤會,你先聽我解釋。”

“小姑,他先是讓人打了小磊,又讓那壞蛋踢我,我現在渾身疼,快要喘不上氣來了。”那女孩子哭着對後來的這女人說道。

“就是,小姑,我姐說的沒錯,他讓那傢伙打我,你看我臉都腫了,頭也好暈吶。”那年輕人好像是嫌何青死的不夠快,也捂着臉湊了上來。


這個叫曉彤的女人,看着何青冷哼了一聲說道:“你現在還有什麼要說的,連小孩子都欺負,你究竟想幹什麼。”

“不是的,曉彤,你真的誤會了。”何青滿頭大汗,臉色難看的解釋着。

就在何青不知所措的時候,一個大約四十多歲的中年男子過來說道:“好了,有話進去說,老爺子讓你們都進去呢。”

何青一聽這話,臉色更是難看,磕磕巴巴的對着那男子說道:“大哥,伯父也在啊。”

那男子看了一眼何青,也不答話,只是輕輕的,哼了一聲,就轉身向裏面走去。

衆人都好像都很聽那男子的話,見他轉身進去了,就都跟着往裏面走。

何青走到金陽身邊剛要說話,就聽那中年男子說道:“老爺子說了,讓你的兩個朋友一起進去。”

何青苦着臉,先是用指頭點着高先生說道:“一會進去不許亂說話,更不許亂動,老實坐着就行,聽到了沒,祖宗!”

然後纔看着金陽說道:“兄弟,一會進去替哥哥撐着點,裏面的是我老丈人。”

金陽好奇的問道:“老丈人有啥可怕的,大大方方見個面不就成了嗎。”

何青臉色更加的難看,嘆口氣說道:“一言難盡啊,等消停了我再給你說吧,現在趕緊進去,要不老爺子該多想了。”

金陽隨着何青來到了一個包間,一進門,就見裏面擺放着兩張圓桌,一張桌子周圍坐着的是年輕人,另外靠裏面的一張桌子,上首坐着一個大約六十多歲不到七十的老者,在他周圍,圍坐着幾個中年男女,剛纔那個身穿淺藍色連衣裙的清秀女子也坐在下首。

何青一見到老者,就規規矩矩的行禮道:“伯父,您身體還好吧。”

那老者看着何青,點頭笑道:“嗯,我最近很好,你招呼你的朋友過來坐吧。”

何青點點頭回道:“多謝伯父。”

何青招呼着金陽和高先生坐了下來,自己卻對着老者說道:“伯父,剛纔在門口和小磊他們發生了點誤會……”

何青話還沒說完,那老者就揮揮手說道:“不用說了,嚴格來講,你算是他們的小姑父,教訓他們是應該的,你還是先給我介紹一下你的這兩位朋友吧。”

何青更顯尷尬,連忙指着金陽介紹道:“這位是從金城來的金陽,是我的好朋友。”

金陽連忙站起身對着老者行了一禮,何青對金陽介紹道:“這位是黃家的家主,黃浩然老爺子。”

金陽恭敬地說道:“我們沒打擾到您吧。”


黃浩然老爺子呵呵笑着搖手道:“不礙事,不礙事,請坐吧。”

金陽點頭稱謝後,坐了下來,隨後何青又介紹了桌上的其餘人。

“這位也是我的朋友,他姓高,叫高手 。”何青指着高先生介紹道。

噗!哈哈哈!

那都是年輕人的桌子上,聽到何青的介紹後,頓時笑成了一團。

但是,金陽坐着的這一桌卻詭異的靜了下來,黃浩然老爺子皺皺眉,謹慎的盯着高先生問道:“聽說陳家也有一個高先生,不知道……”

“不錯,我就是那個高先生,不過我現在自願跟隨老大,做了他的小弟。”高先生酷酷的指着何青說道。

“哦?這是怎麼一回事?”黃浩然老爺子狐疑的看着何青問道。

何青嘿嘿乾笑着說道:“其實也沒啥好說的,反正就是他是自願跟着我的。”

“不錯,我是心甘情願跟着老大的。”高先生連忙在一旁狗腿的補充道。

黃浩然老爺子半信半疑的問道:“我聽說高先生是個造化鏡九層的絕頂高手,可是我見先生你怎麼像是剛剛被人給痛打了一頓似的。”

“是我打的,我們只是切磋了一下。”金陽生怕高先生嘴裏沒輕沒重的說出點不該說的來,連忙舉手承認道。

黃浩然老爺子雙眼圓睜,看着金陽驚詫的問道:“你說是你打的?”

“他的左眼眶是我打的,”高先生不服氣的指着金陽烏青的左眼說道,見金陽回頭瞪了自己一眼,連忙閉嘴躲在了一邊。

黃浩然老爺子看了金陽好半天,才點着頭對何青說道:“你好福氣啊,能有這麼一個好朋友。”

金陽連忙謙虛的說道:“您老高看我了,真是慚愧。”

“坐吧,坐吧,大家都坐吧,堅強,你讓上菜吧。”黃浩然老爺一見這會好幾個人都站了起來,就揮手示意大家都坐下,並吩咐自己的長子讓服務員上菜。

笑看着何青說道:“這裏的隴上蒸肉香爛可口,肥而不膩,正適合我這老頭子吃。”

何青大喜道:“嗯嗯,這裏就這個隴上蒸肉最是地道,我每次來都是點雙份。”

黃浩然老爺子開心的大笑着道:“好,好,堅強啊,你一會也讓上雙份的隴上蒸肉。”

“哎喲!哎喲喲!我的肚子好疼啊!”正在何青和黃浩然老爺子聊的開心的時候,那個被高先生踢了一腳的女孩子忽然抱着肚子叫喚了起來。 何青狠狠地瞪了一眼高先生,心虛的想到,該不會是這貨腳底下沒輕沒重的,把人小姑娘給踢壞了吧。

“哎喲喲!哎喲喲!我真的不行了,我好疼啊!”那個叫黃娜的女孩子叫的更加大聲起來。

黃堅強的夫人心疼的看着捂着肚子黃娜,輕聲說道:“爸,我看小娜不像是裝的,要不我和堅強現在送她去醫院吧。”

黃浩然老爺子剛要點頭答應,黃娜就叫嚷道:“我不去醫院,我不去醫院。”

“那要不讓你媽陪你去旁邊的休息室休息一下?”黃堅強略微擔心的說道。

“我不去休息,”黃娜繼續叫嚷。

“那你到底想幹什麼,”黃堅強略帶煩躁的問道。

“我是被姓何的打的,爸,我要是就這麼死了,你記得要給我伸冤啊。”黃娜一邊捂着肚子,一邊嘩嘩的流着眼淚哭道。


“胡說,再敢姓何的,姓何的亂叫,我饒不了你。”黃堅強看了一眼滿臉不高興的黃浩然老爺子,連忙呵斥道。

“那好,你讓他給我找一顆前幾天何爺爺送給爺爺的健體丸,我就不亂叫了。”黃娜捂着肚子撒潑道。

“胡說八道,健體丸那是可遇不可求的神丹,你以爲是隨隨便便就能拿出來的嗎?你小姑父也不是有意打得你,你再胡鬧,小心我動家法”黃浩然老爺生氣的呵斥道。

“可是爺爺我的肚子真的很疼啊,一陣一陣抽着疼,我是不是快要死了啊。”黃娜捂着肚子繼續耍賴。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