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月彤楚青峰等人這是第一次親身來到K4區堡壘,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0

太大了!

站在廣場中央,看向兩邊的城牆,陰沉天空下的薄霧籠罩,竟然都看不甚清楚,光是這目測上感覺,楚青峰也是倒吸了一口涼氣,這個安全城市比C3區堡壘大了可不是一點半點,至少三倍有餘。

每隔一大段,都會有一個大傳送門,來縮短這些路程之間的距離,最重要的是來往的不光是人,還有各種功能車輛甚至有很多被人操控的人形機械。

這裡的養殖業和種植業甚至是裁剪,工業製造,電力,水利工程,都是異常發達,在各種機械的幫助下,在如此大面積的可活動範圍上,在各個行業和領域的能工巧匠們辛勤勞作中,K4區發展可謂是蓬勃而迅速。

這其中最大的功臣,就要屬K4區收繳的那一大批大學生們了,有大量資源和人力的支持,楚河允許了他們大踏步的邁出實踐的腳步,在一些老科研學者的帶領下,讓K4區發展在各個領域都獲得了巨大突破。

「這……這就是K4區?」

何月彤有點難以置信,在末世不敢相信還有如此巨大的安全城市,這才足以稱得上是一個安全城市。

楚河多少有點尷尬的點了點頭,尤其是看到楚青峰臉上震驚過後的深深不解,楚河知道自己有必要解釋一下了。

「是,這就是K4區。」

「好啊,朱門酒肉臭啊。」

楚青峰話中明顯帶出了不少酸味,要知道不管是C3區堡壘,還是大一區,救世軍這個全華夏第一大的勢力都沒有如此大規模的資源,被喪屍打壓,食物緊缺,用水困難,甚至前段時間因為食物而打鬧出人命的事件時有發生。

但是K4區,眼前的繁榮景象顯然不是一天兩天了,但卻沒有給救世軍一口吃的,雖然楚青峰也明白,以前的救世軍對守夜人做的那些事,不給你塊投了毒的饅頭就是好事了,但心裡多少還是有些不舒服。

「隱藏K4區是我的主意,我並不是不想幫助救世軍,即便是現在成為盟友了,我也不會把K4區挖出來給所有人看,授之以魚不如授之以漁,我們真正需要的是發展,而且,守夜人越來越龐大,需要一個固定的糧草來源,否則何以養戰呢。」

楚青峰點了點頭釋然了,本身也沒想過多糾結,自己的兒子比自己有本事,那叫虎父無犬子,不過何月彤卻是驚嘆了起來。


「這地方的產量,供給你們那些守夜人,簡直是牛刀殺雞啊,我看別說供給四萬人,四十萬也照樣供的上吧。」

楚河幾人對視了一眼,粗略估計一下,還真差不多。

「那不會被大一區監視嗎?如果暴露在首腦那裡就不好辦了,這方面要做好防範。」

楚青峰四下看了看,這麼兩句話的功夫,楚青峰已經隱隱有點這都是自家地盤的感覺了,自然而然的替楚河著想了起來。

楚河幾人聽楚青峰如此說了,自然也都很高興,秦珊略有些得意的道:

「首腦這邊知不知道我不清楚,不過我們已經有了衛星屏蔽技術了,現在K4區的上空,呈現在衛星里的畫面是我們偽造的畫面。」

何月彤和楚青峰相視一眼,無奈一笑,已經無話可說了,這一群他們眼中的孩子,能量簡直超出了他們的想象。

走出不遠,廣場中央出現了通往指揮大樓的傳送門,進入傳送門,幾人來到了指揮大樓的二十層,這裡是楚美玉辦公的地方。

楚美玉恢復之後,任總設計師職位,同樣也是一個管理方面的人才,K4區的繁榮發展,有三分之一的功勞歸功於楚美玉帶領的設計師團隊。

此時的楚美玉辦公室內,似乎正在開會,楚河等人直接在辦公室門外的長凳上坐成一排,安靜等待。

「爸……你的手怎麼了……」

「有點冷。」

「那你這汗怎麼回事……」

「嗯……冷汗。」

「……」

不多時,辦公室內響起一陣凳子和地面的摩擦聲,辦公室的門被推開,一個個斯斯文文的青年男女推門而出,本來還有說有笑,一看長凳上坐著的一排人,頓時一個個見了鬼一樣,大眼瞪小眼,連招呼都忘了打…… 「指揮官好!」

一個方臉小夥子,推了推自己的眼鏡,看清長凳上幾個人,趕忙打了個立正,挺得筆直,第一個回過神來。

「指揮官好……」

「指揮官……」

其他人也都趕忙反應過來,各個都趕忙挺得筆直,還有幾個像模像樣的打了個敬禮,實際上守夜人在禮儀這方面做的不是太嚴苛,秦珊有意制定些禮儀,但許多都是形式主義,楚河不太喜歡,於是都給否了,最近秦珊等人還在跟楚河做這方面工作。

「好,去忙吧。」

楚河笑著點了點頭,這群人才有的撒腿就跑,有的一步三回頭。畢竟楚河出現在K4區太少了,他們這群人更是難得見到這個大人物,何況不管男女,守夜人中少有不崇拜楚河的,當然也有怕的要命的,楚河身上的那種氣勢,有很多對氣場敏感的人根本無法承受。

樓道里的動靜自然驚動了楚美玉,一聽指揮官來了,楚美玉迎了出來,氣質還是那麼出塵,笑容還是那麼淡雅,不過看到長凳上的人,楚美玉的笑容都僵在了臉上。

楚河等人緩緩站了起來,何月彤上前一小步,楚美玉突然後退了一小步,眼神有些空洞,眼眶在眼圈內打轉,楚青峰和何月彤她都沒見過,但是莫名的,就是有種感覺,眼前之人就是……

「美玉姐,你認得她們嗎?」

楚河上前兩步,扶住楚美玉,小聲說道。

楚美玉緩緩搖頭。

「我媽,咱爸……」

楚河在楚美玉耳邊簡單耳語了四個字,楚美玉身子一軟,白眼一翻,瞬間暈死了過去,好在楚河早有準備,就知道這個體弱的貨挺不住,趕忙扶到屋裡,掐人中拍後背,一兩分鐘的功夫,楚美玉才睜開了眼睛。

此時的楚美玉半躺在沙發上,何月彤就在自己身旁,楚青峰則坐在對面,楚河夫妻四人在另一個沙發上靜坐一排。

「丫頭,別怕,我是你何姨,我知道,你不認識我,但是我認識你,我看著你長大的,知道嗎?」

何月彤輕輕撫摸著楚美玉的臉頰,這一摸可不得了,楚美玉積壓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委屈哇的一聲爆發了出來,痛苦嚎啕,身上的淡雅氣質全然消失不見了,只有瘋狂的發泄,使勁的哭,用力的哭。

終於見到了長輩親人。

楚美玉是孩子中年齡最大的一個,也是知道事情最多的一個,同樣,也是最沒有安全感的一個,作為一個女孩,對弟弟,楚美玉要承擔起姐姐的責任,沒有同為老大的楚河那麼強大,沒有楚彤那般有一個強大哥哥那麼有人罩著自己,一切都要靠自己。

對於何月彤這個名字,楚美玉並不陌生,這正是自己母親的至親姐妹,雖沒有血緣關係,但是這是自己的親姨娘一樣,可以說是這個世界上,除了自己的母親之外,自己最能親近的人了,當然,如果母親還活著的話。

楚美玉哭了足足有十分鐘,何月彤也死死的抱著楚美玉哭了十分鐘,兩人的衣服已經濕了一大片,好半晌,何月彤才拍打著楚美玉的後背,兩人這才逐漸收斂。

「咳咳!~~~」

楚青峰早在一旁等不及了,出聲提醒何月彤,何月彤這才瞪了他一眼,隨後將楚美玉臉上沾著的頭髮整理了一下,輕聲問道:

「你認識他嗎?」

用手指了指楚青峰,楚美玉這才抬頭看了一眼,隨後輕輕點了點頭。

「爸……」

楚青峰有那麼一瞬間,眼淚已經到了眼角,眉頭狠狠的抽動了一下,鼻子一酸,險些哭了出來,因為他從楚美玉的眼中,沒有看到一絲絲的責怪,楚美玉這一聲爸,是發自真心,甚至還對自己有一絲畏懼或者愧疚之類的感情,但總之,她沒有怪自己。

「孩子,你不怪我嗎?」

楚青峰顫抖的抬手,捂著自己的胸口,似乎是要緩解某種心痛的感覺。

楚美玉搖了搖頭。

「……好。」

楚青峰嘴唇顫動,身子抽動了幾下,也不知道是在哭還是在笑,想哭卻沒有眼淚,想笑卻表情痛苦。

「何姨,我媽還活著嗎?」

「一定還活著,早晚會找到的,在那之前,何姨就是媽媽,好嗎?」

何月彤說著話,眼淚靜靜流淌了下來,楚美玉看不見,楚河等人卻能看得見,看來何月彤已經不知道從什麼渠道得知了漢娜已經不在了。

「美玉姐,我聽說你有個什麼秘境的鑰匙……」

楚河也是好意,想轉移一下悲傷的氣氛,不料身邊三女同時瞪了自己一眼,楚河一陣委屈,總不能讓自己爸媽問這麼意圖明顯的問題吧。

不過楚美玉顯然沒往心裡去,實際上這種時候,這樣的舉動反而會讓楚美玉倍感親切,楚河和自己就是同父異母的姐弟,哪一個弟弟跟姐姐說話,不是想說啥就說啥的?不過聽到秘境鑰匙幾個字,楚美玉也是一愣。

「鑰匙……」

楚美玉下意識的摸了摸自己的胸前,楚河這才注意到,楚美玉的脖子上有一條項鏈,可能很早之前就有,不過楚河好像從沒注意過,畢竟楚美玉實在真的沒什麼存在感……

楚美玉輕輕的將項鏈扯到衣服外,那是一小片漢白玉石,圓圓的,看起來像是一個小蟲子的形狀。

「這就是秘境的鑰匙。」

楚美玉將脖子上的項鏈直接輕輕拽了下來,想都不想就扔給了楚河。

「……」

楚河伸手接在手裡,屋子裡的眾人都愣了,這也有點太乾脆了,比乾脆面還乾脆。

「真的?」

楚河有些難以置信,完全沒想到楚美玉會這麼痛快把這個秘境鑰匙給自己。

「秘境對我本來就沒有什麼用,我也不敢進去,你是我的弟弟,又是守夜人首領,你做的事,比我更有意義。」

楚美玉說著,看了何月彤和楚青峰一眼,眼中都是溢於言表的幸福感,這世上對於楚美玉來說,除了親情,已經沒有什麼再可以稱為重要的事情了。

楚河仔細翻看著手中的美玉,這是一個精心雕刻的小蟲子,有點像是盤縮在一起的象鼻蟲。


「對了美玉姐,這個秘境里有什麼?」

「不知道……」 「啊?你不是說你不敢進去嗎?」

楚河一愣,楚美玉既然說了不敢進去,顯然是懼怕著其中的什麼東西。

「我從出生就帶著這塊玉,後來我在追查我身世的時候,曾經查過這個秘境,我去試過,可以開啟秘境,不過我知道關於這個秘境的傳說,所以嚇得沒敢進去。」

「什麼傳說?」

「相傳,這個秘境,是苗族修鍊蠱術的「蟲園」,顧名思義,就是毒蟲的樂園,大能之人們在秘境中煉蠱,而且養殖了許許多多的珍奇植物,這些植物都是那些毒蟲棲息之地……」

……

楚河幾人一聽,完犢子了嘛這不是??

根據以前神器的經驗,傳說在末世大都是非常可信的,如果按照這樣說的話,那這個秘境,去不去的不吃什麼勁……

楚河看了看手裡的這個所謂的秘境鑰匙,突然感覺有點燙手,終於明白楚美玉為什麼給的這麼痛快了。

現在踏入這個秘境,估計只能看到枯死的老樹皮還有滿地死蟲子了……

「除了這些之物和蟲子,這裡面沒有其他的寶貝了嗎?」

楚河還不死心。

「對於苗族來說,那秘境中的東西都是至寶,雪蓮靈芝在裡面都不算稀奇之物,冰蠶黑蟾更是滿地亂跑。」

「這些東西別說這麼長時間肯定早都變成幹了,就是都沒死,也是一丁點用都沒有……」

楚河捻著手裡的白玉,都琢磨著怎麼給楚美玉還回脖子上了。

「美玉姐,這個秘境在什麼地方?」

白桃一把拿過楚河手裡的項鏈翻看著,疑惑的問道。

「在雲南洱海。」


白桃雙眼一亮。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