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白小鳳卻是四品天師!

0

這已經不是天才了!

這特麼簡直就是妖孽!

之前他們不認爲白小鳳有多強,所以還能保持淡定。

但此時白小鳳展露出的實力,讓他們恐懼,甚至他們不確定能不能壓制白小鳳。

在場的所有人裏,只有家主能夠壓制。

想到家主,一個個中年人全都鬆了一口氣。..

那個預判白小鳳實力的唐裝中年人,眼中閃過一抹希冀的光芒,冷冷一笑:“家主可是進入四品天師十幾年了,這鄉巴佬即便是四品天師,也不過是剛邁入四品而已,絕對不是家主的對手,家主殺他,如屠狗!”

白小鳳掃了一眼跪下的一羣肌肉男,然後冷冷一笑,自顧自的坐了下來,又扭頭對震驚中的陳正德和陳靈兒說:“陳叔叔,靈兒,愣着幹嘛?快坐下啊。”

陳正德和陳靈兒一臉茫然,緊挨在白小鳳左右坐了下來,父女倆看着白小鳳,一陣失神。

這場面,是不是轉變的太快了?

原本以爲很兇險的,結果……完全是白小鳳一個人在表演了。

“王八蛋,誰讓你坐下的?”這時,對面的周浩昌勃然大怒,自己的手下被白小鳳這麼輕易的撂倒,對他來說簡直是恥辱。

他今天是要收拾陳家的,不是叫陳家來給自己求虐求侮辱的!

他對身邊的唐裝中年人咆哮道:“動手,你們快動手啊!直接廢了這鄉巴佬,廢了陳家父女!”

然而,

下一秒,坐在椅子上的白小鳳笑着用手指敲了敲桌子:“對對對,本大爺沒耐心和你們一羣大雕男嗶嗶,要動手就快點,還有牆角屏風後邊那位,你手腳快點,本大爺都給你這麼長時間了,還沒準備好嗎?”

什麼?!

這話一出,周浩昌和七個唐裝中年人同時驚呆了。

周浩昌更是虎軀一震,驚呼道:“你怎麼知道的?”

白小鳳摸着鼻子笑了笑,看向一個牆角,那裏擺這一面山水畫的屏風,顯得格外突兀。

從一進門,他就注意到這屏風了。

宴會廳這麼大,空落落的,唯獨這牆角擺着屏風,沒有貓膩纔怪了。

所以,他才耐着性子和蒼狼他們玩下去,就是要看看屏風後邊那位到底能搞出什麼。

然而,這傢伙速度實在太慢了!

白小鳳失望的搖搖頭:“設個壇都要這麼久嗎?簡直辣雞!”

轟隆!

這話如同驚雷一樣,劈在了周浩昌和七個唐裝中年人身上。

和周浩昌站在一起的唐裝中年人脫口驚呼道:“你,你早知道了?你是故意的?”

“不然呢?”白小鳳仰頭嗤笑了一聲,“不是故意的,誰讓一堆辣雞一個個往地上跪啊?”

嘶!

七個唐裝中年人臉色大變,同時倒吸了一口涼氣。

這一刻,他們看白小鳳的眼神就只剩下了驚恐。

那屏風後邊,正是王家家主。

同樣也被這鄉巴佬說對了,王家家主就是在屏風後邊設法壇。

但,這鄉巴佬明知道家主在設法壇,非但不阻止,反而故意拖延時間等待法壇設好,這意思可就截然不同了!

如果不是有絕對的把握抵擋家主的法壇,這鄉巴佬絕對不會這麼幹。

至於裝比,這傢伙只要不是傻比,就絕對不會幹出這麼蠢貨的事情來!

可是讓他們抓狂的是,一個剛剛進入四品天師的鄉巴佬,到底哪來的自信能抵擋家主的法壇之威?

“哼哼哼……小小年紀,沒想到目光如此銳利,老夫行事如此隱蔽,竟然都被你發現了。”這時,一道沙啞的笑聲從牆角屏風後邊傳來。

白小鳳瞪圓了眼睛驚訝道:“你怕是個傻子吧?這麼大宴會廳裏就你那方向立着一扇屏風,當本大爺瞎嗎?”

太古武神 牆角屏風後邊沉默了幾秒鐘,陡然厲喝起來:“哼!狂徒小兒,死到臨頭還不自知,等老夫此壇布好,就是你命喪黃泉之時,哪怕你是四品天師,也絕對抵擋不住老夫此法壇!”

“好啊,那你快給本大爺布好,讓本大爺好好領教一下!”白小鳳騰地一下站起來,伸了一個懶腰。

然而,就是這麼一站,卻讓對面七個王家中年人神情緊張起來。

牆角屏風後邊的王家家主更是厲聲喝道:“王家七子,給老夫攔住他!”

“領命!”

話音落,七個王家中年人登時一聲大喊。

同時,七個中年人紛紛拿出法器施展術法或是符籙。

轟,轟,轟……

登時,一道道符火、陰風、術法光芒從七個中年人手中飛出。

宴會廳裏的光線一下子變得昏暗起來,狂風呼嘯,聲勢駭人。

七個中年人施展的術法符籙,登時如同七道絢麗多彩的蛟龍一般,騰空而起,朝白小鳳吞沒過來。

“娘希匹的,老子伸個懶腰而已啊!”白小鳳眉頭一擰,破口大罵道,同時雙手猛然掐訣唸咒:“明王護法,百邪不侵,十方威嚴,神**將,敕令!”

轟!

施展“不動明王護身咒”的瞬間,一層濃郁璀璨的金光轟然籠罩在了他身上,如同一個金鐘罩一般,把他嚴實的罩在了其中。

隱約間,一尊模糊的人影聳立在他的頭頂,散發着恐怖的威壓。

這一刻,白小鳳猶如身灑金光的神祗一般,無比威嚴!

沒等七道術法符籙落下呢,白小鳳雙手再次變換手印,悍然揮出:“不動如山,明王一怒!”

同時,他頭頂的模糊金光人影也揮動雙手。

嗡的一聲!

籠罩在他身上的金光瞬間潑灑了出去,如同一隻金光大手,悍然碾壓向了當空落下的七道術法和符籙。

轟!轟!轟……

七聲爆炸,七道術法和符籙全都被金光碾壓的潰散,隨之,璀璨的金光才消散在空中。

“怎麼可能?”

幾乎同時,七個王家中年人同時驚呼起來,看白小鳳的眼神如同見了鬼一樣,呆立當場。

七個三品天師同時出手,四品天師即便能擋下來,也絕對不會這麼容易。

白小鳳這一招,簡直就是秒殺!

“哼哼哼……你的實力還真超乎了老夫的預料,竟然能擋住七個三品天師的進攻。”這時,牆角屏風後邊的王家家主也驚呼起來:“如果讓老夫和你單打獨鬥,老夫也沒有全盛的把握了。”

頓了一下,屏風後邊的王家家主陡然大笑了起來:“但,此時老夫這百鬼壇已經佈置好,任憑你再天才妖孽,也絕對不是老夫操控百鬼壇召喚百鬼夜行的對手!” 蘇雯瀾在旁邊聽見蘇榮華和唐炙的名字。

蘇榮華當然不陌生,但是唐炙……

只是聽過他的名聲,卻沒有見過這個人。

聽說這人是平民出身,去年還是個普通的衙役,後來辦差有力,連續破了不少案子,一步一步升到了京兆府衙。

皇帝對他也格外的看好。他應該是唯一一個不用科舉,憑著自己的辦案能力從沒有官階到正三品的第一人。

當然,這人不僅年輕,而且長相不俗。

按理說他又沒有成親,應該有人上門提親才是。然而卻沒有一人願意把自家姑娘嫁於這樣一位新貴。

原因很簡單。只因這人的手段極狠。哪怕是冤案,到了他手裡也要受刑。因此,提起他的名字,差不多就是一陣叫罵聲。

「寧王。」秦黎辰突然叫住他。「交給你一件事情。」

「請吩咐。」寧王雖然叫著秦黎辰的名字,卻是下屬關係。

寧王非常清楚自己的位置。秦黎辰對他再客氣,他也不能忘記這個人是什麼身份。

而自己又是如何一步一步落到他手裡的。

寧王走後,蘇雯瀾問秦黎辰:「你打算一直關著我嗎?」

秦黎辰看向她:「你太不乖了。我好不容易才抓到你,怎麼能讓你再逃呢?」

「我不會走。你不是給我下了毒嗎?好死不如賴活著。我不會有輕生的念頭。」蘇雯瀾說道:「我只是想在王府里活動而已。」

秦黎辰沉默地看著她。

蘇雯瀾毫不畏懼地迎視他的眼神。

「不行嗎?還是說,你只是喜歡這具皮囊,所以我只需要像個死人一樣呆在這裡就行了?」蘇雯瀾說道:「其實說起來你絲毫不比秦驍差,以你現在的身份甚至高於秦驍。與其像現在這樣囚禁我,怎麼沒有想過讓我心甘情願地跟著你?」

「你會心甘情願地跟著我?」秦黎辰輕笑。「雯兒,你又在耍什麼花招?」

「我又沒有嫁給秦驍,怎麼就不可能呢?」蘇雯瀾看著他。「你對自己沒有信心?還是你覺得,我不可能愛上你,只會跟秦驍?」

秦黎辰臉色沉下來。

他當然不承認自己不如秦驍。

只是,他也知道這個女人有多狠心。

「好,我讓你自由活動。」秦黎辰說道:「不過,只能在這個院子里。」

蘇雯瀾沒有再糾纏。

只要不是呆在這個房間里就行了。

慢慢的,總能脫離這個人的控制。

蘇雯瀾頂著秦依靈的臉在院子里行動。

她打量著四周。

這裡至少有五個暗衛。

秦黎辰還真是害怕她跑掉啊!

她有些弄不明白秦黎辰的執著。

她又不是什麼天香國色,為什麼死盯著她不放?以他現在的身份,想要什麼樣的國色沒有?

她端著一碟子點心走進去。

「敢不敢嘗試我做的點心?」

坐在那裡的秦黎辰抬眸,看了蘇雯瀾一眼,又看著桌上的點心。

沒有回答她的話,卻捏著一塊糕點放入嘴裡。

「很不錯。」

「你還真敢吃啊?」蘇雯瀾驚訝地看著他。

「為什麼不敢?」秦黎辰淡笑:「這不是我一直想要的嗎?」

蘇雯瀾沉默,說道:「如果這是你想要的,我們做個交易怎麼樣?」 話音剛落,正處在震驚中的七個王家中年人登時狂喜起來。

“百鬼壇?沒想到家主竟然佈置的是百鬼壇,厲害了,家主簡直厲害了!”

“我的天,家主佈置出百鬼壇,一旦起壇,那就能發動百鬼夜行了。”

“百鬼夜行可是五品天師纔有的能力,也就是這鄉巴佬面對家主開壇,就等同於面對是一個五品天師,哈哈哈……他就算再天才妖孽,家主殺他也如屠狗!”

激動狂喜中,七個王家中年人看白小鳳的眼神全都輕蔑起來,宛若看一個死人一般。

之前他們對白小鳳的實力預判,確實有很大的偏差錯誤。

但家主對白小鳳的實力預判,絕對不會出錯,家主說這鄉巴佬是四品天師,那他就肯定是四品天師。

在他們眼裏,白小鳳這個年紀能達到四品天師,簡直就是妖孽中的妖孽,乃至他們都聞所未聞見所未見。

但白小鳳太過年輕了,哪怕再妖孽再天才,可面對家主,即便同樣是四品天師,家主殺他也如屠狗!

這就是閱歷經驗積累的差距,家主能佈置出百鬼壇,等同於將自己的實力拔高到了五品天師的實力。

一旦發動百鬼夜行,那就是赤果果的碾壓了!

一想到即將扼殺一個超級天才,七個王家中年人臉上的獰笑就更盛了。

其中一個王家中年人更是大聲嗤笑了起來:“哼!鄉巴佬,裝比踢到鐵板了吧?有我們家主發動百鬼壇,你就等着感受一下五品天師的百鬼夜行的威力啊!”

“嘖嘖……死定了,這傢伙死定了,毫無懸念,純粹是被家主碾壓。”另一個王家中年人也附和起來。

“哈哈哈……”周浩昌也跟着大笑了起來,“鄉巴佬,有王大師在,今天你就徹底認栽吧!”

“額……”白小鳳摸着鼻子苦笑了一下,好無奈啊,可把這幾個傢伙牛比壞了。

然而。

一旁的陳正德和陳靈兒聽到周浩昌和王家中年人的笑聲,卻面若死灰。

父女倆同時擔心的看着白小鳳,卻見白小鳳苦笑,登時讓父女倆越發絕望起來。

這是……束手無策了嗎?

難道……今天真的會死在這?

“哼哼哼……鄉巴佬,能讓老夫動用百鬼壇殺你,你就算死,也該高興了。”這時,牆角屏風後邊,王家家主沙啞的聲音再次傳來。

“娘希匹的,你死了,你還高興呢?”白小鳳翻了個白眼,大罵了一句,“少扯犢子,快點出招吧,本大爺沒多少耐心了。”

“冥頑不靈!”牆角屏風後的王家家主一聲怒喝:“王家七子,給老夫把門戶把守着,莫要讓這個鄉巴佬逃了。”

“家主放心,我已經調動陰氣封門了,有我們看守,他們逃不出去的!”一個王家中年人大聲笑道。

這一刻,他們儼然一副勝利的姿態,大肆的炫耀嘚瑟着。

然而,絕望的陳正德和陳靈兒卻同時一震,互相對視了一眼,剛纔,白小鳳提過“陰氣封門”的事,而且還故意他來開門的。

難道……白小鳳剛纔故意開門,就是爲了破陰氣封門?

想到這,父女倆絕望的內心再次燃起了一絲希望。

或許,現在的情況還在白小鳳的掌控中,或許……還有救……

轟!

下一秒,牆角屏風後陡然掀起剛猛的漆黑勁風。

瞬間將碩大的屏風掀飛起來,嘩啦一聲,漆黑勁風瞬間將屏風撕扯的粉碎。

同時,白小鳳就看到了百鬼壇的樣子。

一張長桌,上邊蓋着黃布,還有香爐白蠟黃紙等等,物品極其繁雜。

而此時,一個身穿青色長袍的乾瘦老頭正站在長桌後邊,左手桃木劍,右手一個漆黑破舊的銅鈴,滿臉猙獰之色。

剛猛的漆黑勁風,正是從那破舊漆黑的銅鈴鐺中釋放出來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