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現在碎片一四散,電路板,機械裝置與黏糊的血肉糾纏在一塊,看起來十分的觸目驚心。

0

「咳咳……」或人捂著手臂,機油與血液混合著流下,疼痛感還在刺激著他的大腦思想。

「或人先生,您沒事吧?」伊茲小跑著來到了或人的身邊,扶起了或人。

或人看了眼伊茲,隨後道:「走吧……」

「但是魔機偶……」

「走!」或人直接打斷了伊茲的話,粗暴地推開伊茲,「這是那個男人犯下的錯誤,與我無關!」

「但是那位園長的夢想,也與你無關嗎?」忽然淡漠的聲音,讓或人驚疑不定地扭過頭。

然而看到的,卻是那個呆萌小秘書,疑惑地看著自己:「或人先生?怎麼不走了?」

「你剛剛說了什麼?」或人緊緊盯著伊茲,開口說道。

伊茲不解地歪著頭:「或人先生為什麼不走?」

或人:「上一句!」

「但是魔機偶……」伊茲正想說完,卻又被再一次打斷。

「看來不是你,果然,你沒死。」或人低聲發笑,「也是,憑你也會死這麼早?」

「每次,你的安排我都沒有逃脫過,雖然這次我依然想反抗,但你卻依然抓住了我的弱點。」或人很是惆悵。

「那你的決定呢?」又是那淡漠的聲音。

或人沒再轉頭,因為他知道,沒有用。

「果然應該像你做的那樣,智械戰士,沒有感情,改造人也一樣。」或人吐出了口氣。

「或人……」

「你想說那只是意外對吧?不,這句話我聽膩了,在我看來,那就是事實。」

「你造成的,血腥事實!」或人一連串地話語,讓那淡漠的聲音說不出話來。

「使用01,只有那個要求?」

聲音變回了呆萌秘書:「或人先生,使用01隻有一個要求,擁有飛電姓氏的新社長。」

或人揉了揉太陽穴,身上的藍光漸漸收斂,皮膚也變回了正常的顏色。

若非破碎的手臂,以及機油與血液混雜滴下的液體,一切似乎都是幻覺。

或人點點頭,說道:「我答應了。」

「請簽署這份文件。」伊茲遞過來一份文件,看著上面的改姓聲明,或人笑了。

「還真是萬事俱備啊你。」

「謝謝您的誇獎,或人社長,這是秘書修碼吉亞伊茲,該做的事。」伊茲正經地回復道。

或人沒去解釋,自己說的你,不是指伊茲,而是指……

沙沙沙……

筆尖劃過,等飛電或人的姓氏簽下后,伊茲遞過來手提箱。

已經正式更名的飛電或人,接過手提箱,打開了箱子,拿出了裡面的腰帶。

「呵呵,為了你,我可是出血大咯。」或人低笑著。

拿出升程密鑰,將腰帶放在腰上,索帶伸出,牢牢固定。

一瞬間,或人的意識鏈接到衛星澤亞,又是一瞬間,或人重新睜開了眼睛。

「從今天起,我就叫……」

「飛電或人!」

「Jump!」

「Henshin!」

「Authorize!」

「Progrise!跳躍而起rise!RisingHopper!Ajumptotheskyturnstoariderkick.」

Zero-One直接拿起公文包,變形成公文包劍,隨即朝著鐮刀魔機偶衝去。

鐮刀魔機偶見此,直接雙手一揮,兩把鐮刀一上一下飛出。

當鐮刀臨近,Zero-One直接腳一跺,強大的彈跳力使得他瞬間蹦上高空,鐮刀直接偏離目標。

下一秒Zero-One身形閃現到鐮刀魔機偶身前,公文包劍接連揮出,劍刃在半空中帶出黃色的線條紋路,斬擊在鐮刀魔機偶身上。

魔機偶瞬間倒飛而出,Zero-One將公文包長劍扔飛,啟動高躍蝗蟲升華密鑰。

Zero-One雙腿彈起,腳底亮起光芒,激昂的聲音響起:「RisingImpact!」

轟!

必殺轟然落下,鐮刀魔機偶連帶著周圍的魔機偶,瞬間被破壞,隨後腳底一崴,緊接著去勢不減的撞入牆內。

——————————

PS:本書一切世界,若非註明,均為平行世界,與主世界(原著)發展不同。葉蕭蕭在原地杵了片刻,然後才跟了過去。

望着那離去的身影,印流蘇有些擔憂了起來。

「師尊是不是生氣了?」

姜洛元微微頷首:「肯定是。」

二人緊接着便去關照周沫楹的傷勢。

周沫楹雖然閉着眼睛,渾身都有些疼痛,但在曼伊伊的檢查下,她並沒有太過嚴重的傷勢,

《我的弟子皆是天驕》第三百九十八章:第一次懲罰「我沒事兒,多謝林小姐關心。」

慕寒隨意的道了聲謝后,便打算從沙發上離開,但是這手剛剛放在沙發上之後,手背上便是一抹溫暖覆蓋。

慕寒回過神來一看,就看到是林疏正將手放在了自己的手背上,並且似乎是十分真誠的看着自己。

……

《冥界戰神》第37章:林疏要一起吃飯 離開南陽已經過去了三天,一路上高焱等人沒有遇到任何異常,而且他們已經接近韓國的地界了,依舊是風平浪靜。

但高焱卻明白事情絕不會如此簡單,因為這幾天他一直隱約的感覺有人在車隊附近窺探,甚至高焱還發現,斷水的右手一直都在他斷水劍的劍柄附近,他恐怕也是察覺到了他人的窺探。

對於窺探車隊的人高焱覺得是衛庄的可能性很大,以衛庄性格來看為了達到目的進行再一次的刺殺也不足為奇。

而且高焱覺得,衛庄之所以冒著巨大的風險在秦國行刺就是因為秦使絕對不能死在韓國。

上一次秦使被天澤殺死在新鄭外,韓非付出了無數努力才將危機化解,而現在的韓國比之前更弱了,絕對經不起任何波瀾,若是這一次秦使再次死在韓國,韓國就真的會面臨滅國之危,以復興韓國為使命的流沙絕對不能成為韓國覆滅的掘墓人,所以若高焱站在衛庄的位置他也會讓秦使斃命於秦國。

再有一天高焱一行人就會步入韓國舞陽縣,若是刺殺今天就是最後的期限,再拖下衛庄就沒有機會了,高焱隱秘的向前面的孟防示意。

看到高焱示意的孟防開始更改護衛的範圍,外圈擴大警戒的範圍,而內圈的秦兵則向馬車的位置靠攏了一些,儘管高焱麾下的試驗品秦兵比普通秦兵士卒強了數籌,然而對於衛庄這樣的人來說,殺這些人只是一劍和兩劍的區別,但這會阻礙衛庄刺殺的節奏,只要有那麼一瞬的停頓,他和斷水就能將衛庄攔下。

但是一直過了數個時辰,車隊也沒有遇到任何異常,難道衛庄放棄了?

高焱不知道。

但謹慎一點總是沒錯的。

忽然間一條半山路出現在了車隊的面前,只要翻過這座小山,再走上兩個時辰就能到達韓國的舞陽縣,這裡高焱在高焱看來就是一個絕佳的埋伏地點,而且也是最後一個能出手的地方。

偏頭看了一眼斷水,這老者緊緊的守在馬車的旁邊,也不知道是不是正午的眼光過於刺眼,老者斷水的眼睛在高焱看來似乎有閉上的趨勢,只有一道微小的細縫告訴高焱,斷水沒有閉眼。

儘管高焱覺得此處有伏兵,但是這裡是通向舞陽的唯一一條路,就算明知道有埋伏他也不能不走。

孟防帶隊開始向著山上前行,一路上山林中寂靜無聲,只有那午時的陽光炙烤著大地,似乎山林中所有的生靈都避暑去了。

「有情況!」

隨著一名秦兵呼喊,這個車隊都緊張了起來。

「什麼事!」

高焱開口向前面的孟防問道。

「五百主,前面山路中央一顆倒塌的大樹攔住了我們的去路!」

聽到孟防話語的瞬間高焱就明白衛庄還是忍不住要出手了。

此時馬車正好轉過山路的一個拐角,一顆巨大的蘭樹倒在了路中央,正好攔住了馬車的去路。

儘管這根蘭樹是長在路邊的崖壁之上,但沒有颶風暴雨,這樣一棵樹怎麼可能倒在路中,而蘭樹的根上那還未徹底乾涸的泥土讓高焱明白衛庄的埋伏已經開始了,如果是他要怎麼攻擊馬車呢?

「不好!!!」

高焱心中猛然一驚,這裡既然有樹從崖壁上落下,那有其他東西落下砸中馬車不是正好的嗎?

「快!!!將姚上卿的馬車拉到山腳去!」

猛然驚覺的高焱立馬向馬車周圍的秦軍下令,他還是大意了。

這條山路的陡峭出乎了他的預料,原本看著很是平緩的山勢山上竟然有如此陡峭的一處山崖。

到底他麾下的這些試驗品只是頗有勇武,但是對於地形地貌,地理環境之類的危險分析根本就一竅不通。

儘管這是麾下士兵的誤判導致他的失誤,但是經此一事,高焱已經明白他需要一隻專業的斥候隊伍,不然今後在戰場上遇到這樣的情況他恐怕會全軍覆沒。

儘管山崖很短,但是馬車想退出去已經來不及了,山上落石的聲音已經傳入了高焱的耳朵。

轟隆的巨石將身後的退路徹底阻斷,而山上的石塊依舊在落,儘管巨石對於士兵來書危險不大,但是體積巨大的馬車卻是保不住了。

「轟隆!!!」

一塊巨大的花崗岩向著馬車砸去,眼看馬車即將被砸碎,斷水一溜煙的進了馬車,將姚賈帶出馬車的瞬間巨石已經來到了兩人的頭頂。

「七絕毒蠍斬—-七式合一!!!」

步光劍驟然出鞘,高焱鼓足全身的內勁長劍刺向了空中的巨石。

「錚!!!!」

盡數摩擦的聲音在山上回蕩,而巨石也因為高焱的一擊被擊偏了幾分,斷水帶著姚賈險之又險的躲了開來。

若是僅僅只有斷水一人,高焱無論如何也是不會出手的,但終究姚賈也在其中,若是姚賈死在這裡,以秦法的嚴苛他高焱也免不了責罰,而這個好不容易得來的合法身份若因為斷水而失去,高焱認為是不划算的。

一輪落石過後,空中就再也沒有落石出現,畢竟憑衛庄那不多的人手,高焱不相信他能準備多少落石。

不過這一輪落石終究還是讓高焱損失了幾個人手,不過也在承受範圍之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