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運轉靈氣很容易,只要繞着周天運轉就行了,一鍵式傻瓜操作。

0

可是利用靈氣治療傷勢,可就不是那麼簡單的事情了,必須有針對性地進行,就像是從自動模式,變成了手動模式,葉秋是半路出家,修為根本不是自己練出來的,所以根本就不會使用。

所以現在葉秋非常惆悵!「叮!宿主想要學習如何利用靈氣治療傷勢嗎?」

「恩恩,系統大佬你可以教我嗎?」

葉秋期待地問道。

「叮!當然可以!」

「多謝系統大佬!」

葉秋激動地說道,瞬間從床上坐了起來。

鹹魚復活!「叮!不用客氣,幫助宿主是本系統應盡的責任,最強功德系統,旨在將宿主培養成德智體美勞全面發展的好青年,幫助宿主恢復健康,也在系統的服務範圍之內!」

葉秋點了點頭,系統大佬的覺悟真是非常高啊,有這樣的系統輔佐,葉秋覺得非常欣慰。

「那咱們趕緊開始吧!」

葉秋學着電視武俠劇里的人物,擺了一個五心朝元的姿勢,迫不及待地說道。

「叮!宿主請支付100經驗值,充當學習靈氣治療傷勢的學費!」

「什麼?還要學費!」

葉秋徹底震驚了,完全不相信這話是從系統大佬口中說出來的。

「叮!這不是很正常的話,去學校學習知識需要學費,你從我這裏學習知識難道不需要支付學費嗎?」

葉秋一陣無語。

系統大佬說的很有道理,他竟無言以對。

但是系統大佬的形象在他心中徹底幻滅了,這系統也太市儈了吧!「叮!宿主是否支付100經驗值,學習靈氣治療傷勢的方法?」

「我支付!」

葉秋張了張嘴,最後咬牙接受了。

他要是自己會治療傷勢的方法,就不用求助系統了。

想到這裏,葉秋下定決心,要好好修鍊了,不然的話,遇到問題都找系統幫忙,這個周扒皮,絕對會把他的骨頭都吃掉的。

「叮!宿主已支付100經驗值,開啟靈氣治療教程!」

就在葉秋治療傷勢的同時,黎尋正在自己家裏發了瘋一樣亂砸東西。

冥狗三人組一離開封鎖區,就和他分來,徹底不知去向了。

被葉秋打了一巴掌,受盡屈辱的黎尋只得灰溜溜地回到家裏。

「葉秋你這個該死的混蛋,還有宋家那兩個雜碎,我殺了你們,殺了你們,啊啊啊!」

一想到剛剛受到的侮辱,還有生命不能自己掌控的感覺,黎尋整個人就像是瘋了一般。

他狠狠地舉起一個花瓶,往大門的方向扔了過去。

他現在恨不得把葉秋和宋家兄妹三刀六洞,千刀萬剮,剝皮拆骨!但是不要說宋家兄妹了,如果不是藉著孫戰的勢,葉秋他也是惹不起的。

黎尋家裏的傭人們,站在他的房門口,嚇的渾身哆嗦,瑟瑟發抖。

他們都知道自己家這位少爺的脾氣,只要一受了委屈,就會像瘋子一樣,亂砸東西。

他們根本不敢上前去勸說,因為之前就有一個傭人見到黎尋砸東西,上前勸說了兩句,就被黎尋給打了個半死。

所以他們就在門口等著,等黎尋發泄完畢,就會吩咐自己進去收拾房間。

大概過了半個小時,黎尋的房子裏已經一片狼藉了,花瓶雕像、名畫電器、桌椅被褥……統統變得亂七八糟的,他也慢慢冷靜下來。

其實他也知道,就算自己把整個房子都拆了也一點屁用都沒有,不管是葉秋也好,宋家兄妹也好,都不會受到半點兒傷害。

但是這樣發泄之後,可以讓他的心裏舒服一點。

別的沒有,他家裏還算是有幾個錢的。

黎尋深吸一口氣,忐忑地從口袋裏拿出了手機,猶豫了片刻,還是撥通了孫戰的電話。

「喂,凌少,是這樣的,我要向您彙報一下葉秋的事情……」

黎尋猶猶豫豫地說道。

此時的孫戰還沒有休息,他正在享受着漂亮女秘書的按摩,他聽到黎尋說的話,之後,揮手示意秘書走開,有些急不可耐地說道:「怎麼樣,冥狗的人是不是把幹掉了?」

「沒有,他們失敗了!」

黎尋一臉苦澀地說道。

「失敗,怎麼可能失敗?」

孫戰豁然站了起來,冷冷地對着電話咆哮道,「冥狗的三個頂級殺手,我還派了四個高手,十三個狙擊手,還有三十多個打手,就算是刺殺樓鈞岳那個老傢伙都沒問題,你告訴我,葉秋怎麼可能還活下來?你告訴我,任務是怎麼失敗的?」

「凌少,您聽我解釋!」

黎尋再次深吸了口氣說道,「今天晚上,我帶着冥狗的人去堵葉秋,本來就要把葉秋給幹掉了,但是沒想到,宋氏武館的宋嘉兒和宋志傑冒出來攪局,四個高手,還有所有的狙擊手和打手都被他們幹掉了,所以……」

四個冷麵人是被東瀛劍客冥七搞死的,但是黎尋也把這個鍋扣在了葉秋和宋家兄妹的頭上。

「冥狗他們呢?」

孫戰暴怒道,「冥二、冥七還有冥十,他們一齊出手,難道還干不掉葉秋那個雜碎還有宋家那兩兄妹嗎?」

「凌少,我們不確定,宋家到底來了多少人……」

黎尋苦澀地說道,「所以我們才暫時撤退的!」

「暫時撤退?你們是落荒而逃吧?你就是要告訴我,這次的事情沒有辦成?你就要告訴我,你被他們教訓了一頓,我的手下損失慘重對吧?」

孫戰冷冷地反問道。

黎尋心裏苦啊,他只是一個帶路狗而已,打架殺人的事情,跟他一點關係都沒有,要追究責任,那也是追究冥狗他們的責任,幹嘛沖他發火啊!但是這些話,黎尋不能說,也不敢說,他只敢在心裏腹誹而已,嘴上卻只能夠委屈巴巴地說道:「凌少,我,我一定將功補過,拜託您,再給我一次機會吧!我,我一定……」

孫戰不耐煩地說道:「閉上你的嘴,你這個廢物!就算沒有宋家插手,就你還想着動葉秋一根手指頭?給說說當時的情況!我要知道,宋家那倆兄妹到底抽什麼風,敢跟我作對,記住,我要真實的、完整的情況,不要給我添油加醋,說一些沒用的!」

黎尋雖然在孫戰面前受盡委屈,但是他可不敢表現出一點不滿,就像是一隻聽話的狗一樣。

雖然郭家在長旗市也算有點錢,但孫戰只要不高興,動動手指頭,隨時都可以讓他家一夜之間,家破人亡。

「凌少,事情是這樣的……」

黎尋將今天晚上發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原原本本地說了出來。

但是說到宋家兄妹和葉秋留下的狠話時,他就不敢說下去了。

特別是葉秋說的,要孫戰洗乾淨脖子等着他,更是讓他心驚膽戰。

孫戰聽黎尋說完,並沒有馬上開口說什麼,而是陷入了沉默。

黎尋沒有再說話,而是屏住呼吸,等待孫戰的指示。

以黎尋對孫戰的了解,孫戰同樣也有在生氣的時候,亂打亂砸的習慣,但是如果他憤怒到了極點,反而會陷入沉默,就像現在這樣。

孫戰是真的怒了!「哈哈哈,好一個宋家,好一個葉秋,真厲害,真厲害!」

孫戰忽然哈哈大笑,然後反問黎尋,「你剛剛說你打算將功補過,跟我說說你打算怎麼做?冥狗的人都不是對手,你還能夠做什麼?」

黎尋咽了口唾沫,然後懦懦地說道:「凌少,咱們先不要招惹宋家,我們可以先避開他們,然後找更厲害的人,迅速幹掉葉秋,這一次其實我們已經快要成功了,只是宋家倆兄妹跑出來攪局而已。

只要我們能夠抓準時機,肯定可以將解決掉他!」

「黎尋啊,你知道為什麼你是小弟,我是大哥嗎?」

孫戰點了根煙,吸了一口,然後悠悠地對黎尋說道。

「凌少,您的本事比我大,又那麼有人格魅力,天生就是當老大的,我能夠跟在您身邊辦事,是我的榮幸。」

兩人雖然隔着電話,但是當黎尋聽到孫戰這麼問的時候,他的後背都滿是冷汗了。

孫戰微微一笑說道:「不不不,什麼本事,什麼人格魅力都是虛的,你不夠狠,所以只能夠當小弟。」

黎尋連忙恭敬地說道:「凌少說的是!」

「對付葉秋的事情,我還是交給你去辦,除了冥狗的人,我還會給你安排高手過去,我不希望你再失敗了,明白了嗎?」

孫戰說到後面,語氣無比冷厲。

黎尋連忙點頭回答道:「明白,明白,感謝凌少再次給我一次機會,我一定會將這件事情辦好的,我絕對不再讓凌少您失望了。」

孫戰再次吸了一口煙,雙眼微眯,雙眼縫隙中,閃爍著冰冷的寒芒,冷冷都說道:「既然排行第十七的冥狗不頂事,那麼我就聯繫排名更前的殺手組織,我就不信那個葉秋真的這麼厲害?」

國際排行第十七的冥狗已經無比恐怖了,更不要說排行更靠前的殺手組織,聽了孫戰的話,黎尋咽了咽口水。

果然,還是孫戰夠狠!而且也夠有錢!聽說這次請動冥狗的人出手,孫戰就用了一千萬世界幣,如果情排名更靠前的殺手組織,花費肯定不菲。

「孫少,您放心,我一定讓葉秋消失在這個世界!」

黎尋拍著胸脯保證道。

「如果這樣,你還干不掉葉秋的話,你也不用回來見我了!」 「是何人在此喧嘩?」

廣闊的原野中傳來一聲質問。

這樣的聲音,不知道是從四面八方何處傳來。

原野上站着的方子軒和萬欣怡兩人,聞見此聲之後,之前的笑聲戛然而止,都警惕起來,目光掃視四周,並無發現其他人。

「你知道我們現在在哪裏嗎?」掃視完四周之後,並無發現異常。方子軒看向萬欣怡隨口問道。

萬欣怡自然地將目光投向方子軒,當然她也不知道這裏是哪裏。

這裏其實是真武道觀心境試煉,在心境試煉中的方子軒已經忘記了自己在進行試煉,而萬欣怡作為心境試煉之中的方子軒自己內心所構思出來的人物,自然也不會知道這裏是哪裏。

但是依據心境試煉的準則,萬欣怡會告訴他,他她知道這裏是哪裏。

「這裏是北域的平原,塔里多!」

萬欣怡脫口而出,手上不知何時,一把傘,一把劍。

方子軒目光所及,發現萬欣怡手中所握的長劍乃是易融。

少年茫然,不知何時自己已將易融劍歸還於它的主人。

「塔里多?」

方子軒知道這個地名,這裏是北域最荒蕪的平原,可是望着這四周的花草茂盛,怎麼看也不能和書中所提及的「最荒蕪」三個字掛鈎。

「可是這裏依據書中記載是一片荒蕪的大漠呀?」少年有些不解,提出了自己的質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