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這些問題要是放在李不忘和三叔的面前,似乎輕鬆多了。

0

在李不忘看來,自己都盯着張昊天這麼多年了,自己必須有這樣的優勢,之前自己在大將軍面前已經得到賞識了,現在自己只需要再加把勁兒,肯定能在大將軍面前得到重視的!

幾乎同樣的想法也出現在了三叔的腦袋裏。

並且,在三叔看來,自己要李不忘還有優勢,畢竟張昊天那小子是自己一手帶到大的,他有幾斤幾兩的,還有誰自己更知道?

更何況,張昊天身的那些本事,也全都是自己教育出來的,他能用處什麼招數來,自己還能不知道嗎?到時候,怕是張昊天要隨便自己怎麼處置了。

腦補着那些事兒,三叔也好,李不忘也好,全都在心裏默默的開心着,這簡直是一道送分題了!

大將軍這邊還在跟那些手下說話,說的倒是情真意切的家常,關懷備至的想知道他們這麼多年是如何度過的,說說他們的苦難,暢想一下美好的未來。

原本這些傢伙都是大將軍的忠僕了,現在被說的,更是激動萬分,恨不得爲大將軍天入地一樣了。

“哎,行吧,過去的事情過去了。以後咱們肯定會越來越好的!現在,誰願意去抓住張昊天?”

說了好大一堆,話題最後還是落在了抓住張昊天的這個面。

三叔和李不忘等着大將軍說這個事兒呢,這話音剛落,三叔和李不忘猛的全都衝到大將軍面前,恭敬的跪下。

“將軍,這件事交給小的處理吧。”三叔搶先一步,在大廈樓的時候,已經被李不忘搶了一次機會了,現在要是再被搶了,那自己的機會要去哪兒找?

“將軍,小的也可以勝任這件事兒。”李不忘纔不甘心丟掉這樣的一個好機會呢,自己本來已經在大將軍心裏贏得了一席之地了,要是再繼續好好表現的話,那大將軍心裏的位置,肯定也是自己的了!

自己必須要成爲大將軍心裏那個不可替換的,不然,這以後自己的地位也不會太穩定的。

所以在現在這種時候,李不忘纔不會丟掉現在這個美好的機會。

眼睛不由自主的衝着三叔的方向看了一眼,正巧了,三叔也正在朝着李不忘的方向看。

當四目相對,誰的眼神裏都沒有什麼友好,全都是劍拔弩張。

大將軍剛開始的時候還沒注意到這兩個傢伙的狀態,但是現在,算是沒腦子的人也可都注意到了。

這根本是個很嚴重的問題啊!

如果他們繼續這樣下去的話,還沒等怎麼樣呢,先鬧騰出來內部問題了,這絕對是沒好處的。

所以,現在要是可以的話,最好是讓他們兩個可以和睦相處。

“我看,這件事非同小可,你們兩個一起去吧。”

在大將軍看來,現在那個張昊天還沒成什麼氣候,說的明白點兒,是還沒那麼大的本事,所以現在正好是消滅他的好時機,要是真的等到他成了事兒了,本事大了,到時候再來收拾他,也不那麼好收拾了。

這件事總是要儘快解決的,既然他們兩個都想去,那直接讓他們兩個一起去好了,正好也讓他們知道知道什麼叫做合作。

倘若經過這件事兒他們兩個能友好相處,那自然是再好不過了,但是如果他們兩個還是這樣,那要想想辦法了。

大將軍雖然看着不像是心思細膩的人,但是真的想起來這些事兒,還是很知道的。

這也是用人的時候,要是換做是其他的時候,真的想把這兩個傢伙全都丟出去,這都什麼時候了,爲什麼不能顧全大局呢?這好好的不能合作嗎?現在這都什麼時候了,居然還在這種時候沒事兒找事兒做。

大將軍心裏雖然不是很喜歡他們兩個的這種行爲,但是也沒說什麼,至少暫時不想表現出來,回頭再看,要是真的不行,自己也不差這麼兩個!

空間之大佬的農家妻 想到這些的時候,大將軍還故意的看了看李不忘身後的那些鬼,還故意讓劉不忘和三叔全都看到了,這意思已經很明顯了,你們要是能一起合作的話,那繼續好了,要是不行的話,那別怪自己沒有警告了!

左右這邊還有這麼多的鬼呢,自己直接給他們換掉是了。

李不忘很明顯的看到了大將軍的那個眼神,心裏瞬間咯噔了一聲。

心說這事兒壞了,大將軍這是不高興了啊!

這個眼神從前也是看到過的,當時也是有人要領兵出征,大將軍用這種眼神看着那個人,之後又看了看身後的那些。

當時那個人也是沒在意這個眼神的,但是後來,那個人失敗回來了,結果是,大將軍直接把那個人宰了,又換了一個人代替他。

所以說,大將軍現在的意思已經很明顯了,這是在警告自己啊,要是這個事兒能做好了算是做好了,論功行賞是肯定的了,但是要是失敗了,那真的是要找個機會把自己給咔嚓了。

李不忘的後背開始漸漸發冷,心裏也開始小心謹慎起來。

三叔不是很明白大將軍的眼神,但是有件事三叔還是知道的,是這個李不忘啊,狡猾的厲害,他現在都戰戰兢兢的,那自己也要小心一些較好,省的真的出現了什麼問題。

“是,將軍,小的知道了。”三叔趕緊第一個應和了大將軍的話。

既然將軍都讓自己和李不忘來合作了,自己不管怎麼樣,好歹要有個姿態,但是具體怎麼操作,那是以後的事情了。

“很好,我等着你們的好消息。”大將軍似乎很滿意的點了點頭,但是眼睛裏的東西,還是有些怪的,看的李不忘還有三叔全都心裏又是一顫。

又交代了一些事情之後,大將軍起身準備去休息,畢竟之前召喚那些手下消耗掉了很多的能量,現在渾身都覺得不舒服,所以還是趕緊休息一下較好,畢竟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兒,誰也都不知道。

眼看着大將軍離開了,李不忘和三叔從地站起來,互相看了對方一眼,眼睛裏還都是滿滿的怒氣。

“呵呵,還真是會說話啊!”李不忘沒好氣兒的說着,這個傢伙啊,還真的是會給自己找事情做,憑什麼他第一個說出知道了,爲什麼不能等等自己呢,這是要跟自己爭搶嗎?

“你也不錯啊!這讓你表現的,不知道的還以爲你有多麼的忠心耿耿呢。”三叔也沒什麼好氣兒了,左右這傢伙是要跟自己鬥爭到底了,自己要是現在敗下陣來,那真的是不太合適了。

“這話你可別亂說啊,我一直都是忠心耿耿的,不像是一些人啊,弄不好這心裏藏着什麼心眼兒呢。”李不忘不高興了,這傢伙竟然說自己不衷心,這事兒可有問題了。

“那是你的事情了,正所謂路遙知馬力日久見人心,這都好幾百年了,我還能不知道你!”三叔撇嘴,心說這個傢伙心裏想的事兒多着呢,花花腸子實在是太多了,鬼都不知道他心裏想的是什麼。

本來李不忘還想再回敬三叔幾句的,但是現在這種時候,周圍還有這麼多的鬼,也都是跟自己有競爭關係的,也沒多說什麼。

“行吧,這個事兒呢,我不跟你說,你剛纔也說過了,路遙知馬力日久見人心,有些事兒啊,咱們騎驢看賬本,走着瞧!”

丟下這句話,李不忘轉身也了樓,這裏本來是自己的家,算是大將軍現在也住在這裏,這裏也是自己的家!終究是有自己的房間和地方的,不像是他們這些傢伙,最後只能全都在一起,留在外面的客廳裏。

三叔看着李不忘這種不可一世的樣子,心裏更加痛恨了,但是現在這種時候,真的也不是爭吵的時候,還是要看看,誰先把大將軍交代的事情做完了,誰纔是第一!

心裏想着這件事兒,三叔開始研究如何下手了。

張昊天那小子是自己從小看着長大的,雖然心裏一早知道會有這麼一天,但是說真的,多少還是有些感情的,不過,在大將軍面前,自己什麼感情不感情的,全都是假的!只有完成了大將軍交代的事兒,自己纔算是成功了!

又在心裏默默的想了一遍,順帶着還看了看那些三三兩兩站在一起的鬼,三叔決定還是出去走走,或許自己能想到什麼更好的辦法也說不定呢。

李不忘這會兒正在書房裏氣呼呼的坐着,心裏還都是對三叔的各種不滿意。

這傢伙膽子也真的是夠大的了,這麼多年,是自己在幫助他隱藏身份,要不是自己幫忙,他那麼一點點的小本事,真的能做什麼?

現在好了,他竟然敢來找自己的麻煩了!這傢伙是翅膀子硬了嗎?竟然敢跟自己作對了!

要不是將軍已經醒過來了,自己真的很想找個機會吧他給咔嚓了,還有,要是自己真的早下手了,那真的不用有現在的這種事兒發生了。

李不忘在心裏默默的後悔,但是也明白,現在後悔是來不及了,自己現在能做的,也是趕緊想辦法解決了這個麻煩的傢伙,省的以後給自己找更多的事兒。

深呼吸了幾下之後,李不忘從椅子站起來,本來想去窗口呼吸一下新鮮空氣的,那些傢伙是鬼,不需要呼吸什麼的,但是自己還是需要的,多呼吸幾下新鮮空氣,對自己的身體有好處,對心情,更有好處!

然而,當李不忘站在窗口的時候,還沒等深呼吸呢,看到三叔從大門穿了過去,看着那個樣子,好像是還很着急的樣子。

這是什麼情況?

這傢伙在現在這種時候離開這裏,是要幹什麼去?難道是想自己先一步抓住張昊天嗎?

一想到這個,李不忘雙手攥緊,狠狠的咬了咬牙。

這傢伙還真是一門心思的想跟自己作對啊!看來,還是自己太仁慈了!

腦袋裏快速的運轉着,李不忘覺得自己也不能坐在這裏等着,回頭別再被那個傢伙撞大運了,再把張昊天給抓住了,那不好辦了。

這個功勞本來應該是自己的,這到了嘴巴邊的肉,沒道理這麼送出去了。

李不忘轉身看了看,順手拿了書架的兩個小號的骨灰罈子,放在桌子,扯開了面的符。

“你們兩個跟我走。”李不忘衝着那兩個骨灰罈唸叨了一句,轉身走。

不等李不忘走到書房門口呢,兩股黑氣從骨灰罈裏面鑽出來,直接跟在了李不忘的身後。

當李不忘走出大門的時候,原本還高溫的天氣,在李不忘這裏,根本已經不是個事兒了,畢竟身後跟着兩隻很厲害的女鬼,後背冰冷的厲害,根本不會覺得絲毫的熱。

只是,在跟着走出去一段距離之後,李不忘開始糾結了。

那個該死的三叔這是去哪兒了?爲什麼自己跟不了?這要是跟不了,自己要怎麼找到李不忘?

要是連李不忘在哪裏都不知道,那自己還去捉什麼捉?

停下了車,李不忘坐在車裏四下張望,腦袋裏也快速的運轉着,想知道自己現在應該怎麼做纔好。

還有,自己必須要搶在三叔那個老傢伙前面,一定要很好的完成現在的這件事!

只是,現在自己到底應該怎麼做呢?

李不忘從來沒覺得自己會這麼迷茫,從前的事兒不管如何,都有個解決辦法,但是現在呢?

這會兒身後的那兩隻鬼忽然開心起來,在那兩隻鬼看來,現在是表現的時候了,於是全都湊到李不忘耳朵邊,怪笑着告訴李不忘,說是可以幫李不忘解決麻煩。

李不忘心裏糾結,心說這兩隻鬼確實厲害,但是張昊天那小子也不是吃軟飯的,這兩隻厲鬼算是再厲害,那邊人多勢衆,肯定也不是他們的對手。

“行吧,你們兩個現在去,但是不是讓你們出手捉他,是讓你們去找到他的具體位置,找到了之後立刻回來告訴我。”

李不忘吩咐身後的那兩隻鬼。

只是,在那兩隻鬼準備出發的時候,李不忘忽然後悔了。

“等下!”

那兩隻鬼瞬間又乖乖的回到了李不忘的身邊,瞪大了雙眼,想知道李不忘還有什麼吩咐。

“你們兩個不用一起去,一個去找張昊天,一個去找那個三叔,盯着他,看看他現在在哪兒,有什麼風吹草動的,趕緊回來跟我彙報,但是千萬記得,一定要小心,這兩個傢伙都不是那種好對付的,小心,知道嗎?”

李不忘從來沒這麼小心的叮囑過,畢竟這是兩隻鬼,他們的魂魄根本不值得,但是這件事,千萬要小心,要是真的打草驚蛇了,那不好辦了。

兩隻鬼再次點頭,互相又看了一眼之後,直接快速的離開,各自朝着不同的方向出發,一個去找張昊天了,一個去找三叔了。

李不忘這麼繼續坐在車裏,想着自己接下來應該怎麼做纔好。

到這會兒,李不忘才覺得自己有很多房子的好處,算是給大將軍他們用一套,自己想要休息,想要做些自己的事情,也還是可以去另外一套的。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爲太長時間沒吃東西的緣故,李不忘這會兒肚子咕嚕嚕的叫了幾聲,想着肯定是自己的肚子空了,所以腦袋也有些空蕩蕩的了,趕緊找個地方吃東西還是很可行的。 第169章我保證日日夜夜都帶著

姜南初揪心的握住了陸司寒的手臂,那時候的他一定特別無助。

「別緊張,我的處境還不是最糟糕的,陸泰或許是認為我被毀容沒有了威脅,所以並沒有對我趕盡殺絕,而是將我安排在了賭場。」

「我可是清楚的記得當年四哥踢了陸泰養的藏獒,直接被陸泰遣送到了國外,結果在國外沾染上了毒癮,這輩子都毀了。」

「我原本還以為姜家已經很過分了,沒有想到帝都赫赫有名的陸家才是真正的狼窩。」

「那你之前都帶著那醜陋的傷疤,就是不希望陸泰針對你,對嗎?」

陸司寒點了點頭,但其實這只是其中一點原因,還有另外一個更重要的原因,陸司寒打算等以後再慢慢告訴姜南初。

「說起來,有些時候我還應該感謝我這位二哥。」

「陸司寒你是不是糊塗了,他這種對兄弟都下得去毒手的大壞蛋,你為什麼還要感謝他?」

「若不是他將我送我賭場,恐怕就沒有D.E集團的啟動資金了,那些錢全部都是我從賭場裡面贏回來的。」

「說了好多,你會不會覺得我是一個壞人? 終極全才 其實我和陸泰並沒有兩樣,這一次我也設計斷了陸致遠一根手指。」

姜南初立刻搖了搖頭。

「你那是為了自保,這麼能和那種人比。」

姜南初說著就有些不放心起來,陸司寒這一次斷了陸泰兒子一根手指,也不知道陸泰會不會查到陸司寒的頭上來。

如果被陸泰發現了,那麼陸司寒接下來的處境一定會很危險的。

想到這裡,也不管現在是幾點鐘了,姜南初直接打開了燈。

重返九五:不負時光不負卿 「陸司寒,你等著我去拿一樣東西。」

姜南初說完小跑出去,回來的時候手中拿著兩個掛件。

「我也沒有什麼能力,這是之前我們從日本拿來的平安御守,知道你不信,但是你就當安了我的心,帶著這御守好不好?」

小小的兩個御守,陸司寒知道這是姜南初的心意,將她抱坐在了自己的腿上,鄭重的開口,「我保證日日夜夜都帶著。」

第二天清晨,陸司寒就接到了陸家的電話。

陸致遠出了這種事,他身為叔叔,自然是要去醫院看看的。

陸司寒早已經預料到了這一結果,正好趁著這個機會,將南初帶了過去。

帝都醫院門口,姜南初開始緊張起來。

「不用擔心,有我在呢。」

陸司寒握緊姜南初的手前往了陸致遠的病房。

病房內,陸泰黑著一張臉,他的妻子於梅以正在抹眼淚。

陸致遠的手指被砍斷之後,他的手下很快就將他送到醫院,不幸中的萬幸是時間很及時,手指還可以接回去,但到底經過了這麼大的磨難,這手指絕對沒有從前那麼靈活了。

「我可憐的寶貝兒子,究竟是誰把你欺負成這樣的,那個醉夢軒我看他們是不想活了,媽媽替你砸了出去好不好?」

「婦道人家說出來的話真可笑,你知道醉夢軒背後是什麼勢力嗎?它縱橫帝都八年,是你說砸就能砸的?無知!」 這會兒張昊天基本已經不生氣了,算是要生氣,至少也要找個安全的時間不是!

現在這種時候,要是自己真的意氣用事了,那真的是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了。

“該說的基本也都說的差不多了,現在說說咱們應該怎麼辦吧。”

張昊天覺得時間不應該浪費下去了,大將軍那個傢伙啊,弄不好現在都已經做好計劃,準備跟這些人死磕到底了。

還有,他們都是鬼,並不是真正的人,所以他們要是想要發起攻擊,根本不需要擔心什麼擾民不擾民的狀況發生。

畢竟鬼要是做一些事兒,真的不見得一定要大張旗鼓,人盡皆知的。

“我覺得咱們應該先下手爲強,趁着現在大將軍還沒能……”周偉光說,但是沒等說完呢,被周瑩瑩給打斷了。

“沒用的,我知道你的意思,你是想趁着大將軍剛從地底下出來,但是你想過沒有,正是因爲他在地底下躺着的時間足夠長了,休息的也足夠充分了,所以現在過去找他,是在他狀態最好的時候。”

在周瑩瑩看來,要是真的現在衝過去,那絕對是自己給自己找麻煩。

最好的辦法不是現在衝去,而是想辦法消耗掉那個什麼大將軍的力氣,等到他消耗的差不多了,到那個時候再往衝也來的急。

張昊天贊同周瑩瑩這一說法,畢竟大將軍很有可能現在還很厲害,自己這邊現在還真的是不夠強大,以卵擊石什麼的,真的沒什麼意思。

還有一件事兒,那棟大廈面的黑雲,那是大將軍在召喚他的手下,並且看着當時的那個意思,大將軍是成功了的,並且召喚回來的舊部也不在少數,所以現在要是往前衝,真的是自投羅了,沒準兒人家正摩拳擦掌的等着這幾個人呢。

墨衣一直沒吭聲,但是墨衣心裏誰都明白,這話說的絕對正確,別的不說,說自己也在地底下躺了這麼多年,這一點,自己他們誰都知道!

誰說在地底下是消耗了,他們當初只是封印了那個什麼大將軍的,根本也沒有徹底的消滅掉他,更沒弄什麼消耗的東西,大將軍的力氣是在地底下一點點的積累的,這都這麼幾百年了,積累的早很充足了,所以這個事兒,還真的是要好好的研究研究了。

張昊天的前世捋着鬍子,微微的點了點頭,“這話有道理啊,咱們現在人少,他們鬼多,還都是厲害的,所以咱們更要小心了。”

畢竟人是人家少的,所以要是硬碰硬的話,肯定是不會有什麼好的結果的,這種時候,要學會四兩撥千斤的架勢。

張昊天嘆氣,“都是我不好,要是當時我多注意一點兒,不會被他們兩個給逮住了,也不會這樣了。”

當時的狀況真的是,如果真的不被三叔跟李不忘抓住,弄不好不會流那麼多的血,也更不會發生這樣的狀況了,或許大將軍現在還在地底下躺着,等着想辦法離開呢。

還有,算是真的被他們兩個給抓住了,只要是自己不流血,或者是不在墳地範圍之內流血,問題不會很大。

張昊天心裏是要多懊悔有多懊悔,原本還以爲大將軍可以晚一些出現的,到時候自己真的也已經都準備好了,誰想到,現在事情變成這樣。

“這種事情也不是你能說的算的,要是你能選擇的話,那個大將軍豈不是永遠纔不不來了?”周瑩瑩瞥了一眼張昊天說。

“所以這件事也別糾結了,算是現在不出現,回頭肯定也會出現的,所以不用在乎這些了,現在早點出現了,咱們早點解決了,也好是早點完事兒了,不然終究是個問題。”

周偉光也附和着,這種事情,真的是誰也說不準的,要是真的一直等,一直等,幾年之後,或許牽扯的事情會更多,要是再多等幾年,這年輕人都變老頭了,更沒什麼希望了。

墨衣一直默默的坐在那裏,一個字也不說。

不是墨衣不想說什麼,而是現在這種時候,自己還是不要說話的好,剛纔張昊天誤會了,要是自己再亂說話的話,還不知道要招惹什麼麻煩。

只有全都團結了,才能進行下一項,也纔能有勝利的機會。

墨衣靠坐在沙發,腦袋裏分析着剛纔說的那些話,看看是不是很有道理,是不是很有必要。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