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很快,林初唐就往後推了兩步。

0

滿臉通紅的低著頭,不敢看葉一鳴。

葉一鳴微微有些失神,然後回味著剛才的場景,忍不住舔了舔嘴唇,玩味的看向林初唐。

「老婆,怎麼能這麼快就結束?」

「這不算吧?」

葉一鳴邪笑道。

林初唐臉色更紅了,直接啐了一口唾沫。

「你可別得寸進尺,我是感謝你幫我解決了調研員的事給你的小獎勵!」

「僅此一次!」

林初唐羞紅著臉走到自己的椅子上坐下,直接埋頭看起文件,但此時心亂如麻,根本看不下去。

心中不斷在自責。

你怎麼回事林初唐!

你看看你都幹了什麼?

怎麼能這麼失態?

現在這個混蛋肯定心裡又在想些什麼壞事了!

林初唐想著,腦中又忽然回想起某一個夜晚的場景,臉更紅了,像是發燒了一樣。

葉一鳴看著林初唐的樣子,臉上笑容燦爛不已。

不過他也沒有多說什麼,他自然知道分寸,自己要是這時候再說些那就是不懂事了,沒準林初唐會發飆也說不定。

一時間,辦公室中多了一些不清不楚的氣氛。

翌日。

周末,林初唐正好休息,林小棠就吵著要去動物園。

耐不住女兒撒嬌,一家人直接驅車來到了北江動物園。

動物園中的猴子有一些猴子是散養著的,園區中不少告示寫著「文明投喂,不要攻擊猴子」的告示。

葉一鳴和林初唐拉著女兒走在園區上,身邊不少猴子圍著。

林小棠開心的笑著。

而在此時,前方一個小男孩正在單獨的逗著一隻體型比較大的猴子。

是一隻母猴,母猴身邊還有一隻小猴。

小男孩原本還是拿果子在喂猴子,忽然拿起旁邊地上一塊小石頭砸向旁邊的小猴!

小猴尖叫一聲,母猴直接暴戾大叫,盯著小男孩,手中的利爪直接展露出來。

猛地要撲到小男孩身上!

小男孩驚叫一聲!

「啊!」

葉一鳴一家人也看了過去,母猴的體型比小男孩還大,而且利爪看起來鋒利無比,這要是撲過來,小男孩絕對要出事!

動物園裡可不少遊客惹怒過猴子被猴子抓掉肉的事情。

這下小男孩要是被撲中,絕對是噩夢。

小男孩不遠處,一對中年婦女也是驚叫一聲:「家豪,快跑!」

可是小男孩根本不知道危險,愣愣的看著撲過來的母猴子。

葉一鳴眼神微凝,腳下一個箭步,出現在小男孩身前,將小男孩抱走退到旁邊。

抬腳將母猴踹到旁邊,不過葉一鳴刻意控制了力度,沒有傷到母猴。

母猴被踹開,有為畏懼的看著葉一鳴,不敢動彈。

葉一鳴這才將小男孩放下,小男孩這才哭了起來。

那中年夫婦立刻跑了過來。

「家豪,你有沒有被傷到?」

「來,讓媽看看。」

婦女將小男孩抱在懷裡,不斷關心的檢查自己兒子的身體。

中年男子看著自己的孩子似乎沒什麼事,立刻看向葉一鳴,眼神無比感激道:「謝謝你小夥子,謝謝你救我兒子!」

旁邊,林初唐帶著女兒也連忙走了過來,來到葉一鳴身邊。

「舉手之勞。」葉一鳴淡然道。

「這可不是舉手之勞,要不是剛才有你出手,我兒子恐怕現在要打120了,當家的,還不給人家謝禮!」

中年婦女起身,感激的看著葉一鳴,剛才的事他們也都看在眼裡呢。

如果不是葉一鳴及時衝出來,兒子肯定有危險。

中年男子這是忽然恍神,立刻點頭拿出一張銀行卡。

「年輕人,你拿著,這卡里是一百萬,權當救我兒子的謝禮!」

中年男子將銀行卡往葉一鳴手裡塞。

林初唐蒙了,一百萬?

。 這既是對整個世界,敢於得罪征伐人王殿的組織和勢力一個忠告和威脅。

征伐人王殿者,格殺勿論。

「好一個手段狠辣的人王殿主。」

哥斯拉勢力被滅,消息就像是雨後春筍一般,很快就傳播開來,a組織也不例外,做為天下第一組織,雖然三次戰敗,損兵折將,損失慘重,但是多年的積累依然讓他們擁有龐大的勢力。

他們現在所忌憚的唯一就是人王殿主。

只要人王殿主這一尊聖者不動,他們還有什麼好害怕的。

「這樣一尊聖者懸在我們頭頂,我們a組織還有何未來可言。」奧瑪搖著頭說道。

「復仇者威爾探索遺迹可有接過。」

伊利園。

這邊是他們無意中發現的一處遺迹。

一處據說是神居住的所在。

希望能夠探查其中找到成為聖者,甚至是成神的辦法。

一個手下彙報道:「還沒有任何消息,威爾首領進入其中就沒有下落,這一次伊利園中充滿了危險,我們這已經是第三次探查了,前兩次固然收穫頗豐,但是傷亡慘重,這一次要深入伊利園,危險只會更多,恐怕?」

奧瑪嘆息一聲說道:「你說的這些我如何不知道,但是能有什麼辦法,我們a組織成立三百多年,如何跟神州大地數千年歷史相比,要想成為強悍的存在,只有強化自身,而不是修鍊而來,現在面臨我們的是前路已斷,不得不出此下策啊。」

說道這裡,奧瑪心情何嘗不沉重。

奧瑪是軍方出身,這才讓他之前調集軍方勢力事半功倍。

但是同樣,他也是超級血清擁有者,半聖已經是他的極限,不說,沒有知道更強大的超級血清,就算是注射超級血清,他的身體此時也會奔潰而死。

可以說,超級血清分為五個階段。

第一個階段稱為戰將,死亡率不足一成,第二個階段是戰王,死亡率高達三成了。

第三階段,戰神,死亡率高達五成。

第四個階段,戰尊,死亡率高達七成。

最後第五階段是半聖,死亡率高達九成。

而不倒極限中的極限,他們絕不提升。

正因為如此高的死亡率,直接讓一大群人望而卻步,他們不倒萬分信念,相信自己能夠挨過崩潰的下場這才會答應提升自己的勢力。

正的不行,只能來奇的。

就是不知道這一次遺迹探索的如何了。

基本上a組織所有人都相信一點,只要他們能誕生一尊聖者,跟姜天抗衡,他們將無所畏懼,a組織必然洗刷之前的恥辱,重新,成為天下任何組織勢力不敢招惹的存在。

人王殿,就是他們覆滅之時。

域外戰場。

大戰已經接近尾聲。

蘇禪宗帶來的烏合之眾,剩下不到兩萬人,然而這兩萬人此時卻爆發出驚人的抵抗力來。

這一次他拿出上千億,召集而來的高手,自然不是全都是散亂不堪的,這兩萬人來自同一個雇傭勢力,訓練有素,進退自如,在他們的首領的指揮下,暫時進行了有效的抵抗。

這一支勢力名叫瓦龍勢力,據說是r組織退役軍人組建,他們的首領就叫瓦龍,他們在域外戰場名聲很臭,從來都是只認錢,不認人,誰給錢,就替誰辦事。

至於是非黑白,事情對錯,一縷不在他們考慮範圍之內。

。 書房內,康熙端坐在太師椅上,冷冷的瞧著索克,康熙的背後擺放了一個紫檀木雕刻的富貴牡丹屏風,噶盧岱悠閑的坐在屏風後面聽著。

佟貴妃去了博爾濟吉特氏侍妾的院落,明顯是把她的顏面踩在腳下,她為何要周全了部落的顏面,直接命令芙蓉當在院落門口,就說自己身體不適。

索克攜帶佟貴妃前來請安的消息一出,西北的官眷們都有所戒備了,部落裡面的閨女們常常被送來和親的,有幾家武將的家裡,都有這麼一位或者幾位貴女做嫡妻。

「索克,是覺得爺好欺負?」康熙臉色漆黑,踩著噶盧岱的顏面去做事兒,觸碰到了他的底線上。

「奴才不敢。」索克只是一個貝勒,很是擔憂將來的處境。

他們從葛爾丹的部落裡面歸化后,康熙就沒有怎麼有待他們,僅是賞賜了一些金銀珠寶,歸化部落的首領們紛紛上了摺子,希望能得到康熙的賜婚,哪怕是康熙的養女都是可以的。

「不敢?歸化后,內務府的人沒有安排規矩嬤嬤嗎?」康熙把玩著右手拇指上的扳指,臉上露出淡淡的笑容。

「有!」索克點頭,博爾濟吉特氏侍妾在他的面前撒嬌,他一時心軟,就免了她去學規矩。

選秀前,嫡妻提醒索克和博爾濟吉特氏侍妾,若是若是進宮,弄不好,可能像先帝爺的靜妃一樣,只能獨守空房,敢有更多的反抗,大清定然不會輕饒的。

「博爾濟吉特侍妾剛進院落,難免會想念父母,這次算是做罷,爺已經與福晉說了,讓福晉上摺子,求貴額娘分派一個規矩嬤嬤,讓侍妾好好的學規矩,規矩學好了,再說怎麼在後院呆著。」康熙冷漠的說道。「好了,你先領著佟貴妃跪安吧。」

索克聽到康熙安排,值得領命離開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